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全国小品剧本大赛
石牛寨酒店招商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栏目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关于母亲节的小品剧本(大声说出
企业年会搞笑小品剧本(生日祝福
铁路隧道施工现场规范小品(安全
关于小区的小品《共创美好家园
石油天然气危险品运输司机小品
爆笑电影《黑白照相馆》今日全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石油天然气危险品运输司机 5-26
传承好家风好家训小品(爸爸 5-24
关于二胎的喜剧小品(婆媳同 5-22
银行产品营销幽默情景剧剧 5-19
公路施工音乐剧剧本(安全底 5-17
简单的儿童音乐剧剧本(大圣 5-15
高速公路收费站员工迎国检 5-12
电力安全施工小品剧本《安 5-9
创建文明城市情景剧剧本(先 5-7
农村精准扶贫情景剧剧本(新 5-5
创建卫生城镇音乐剧剧本《 5-3
校园四人望子成龙搞笑小品 5-2
部队改革强军三句半台词(维 4-29
举报超生搞笑情景剧剧本(举 4-28
三农金融服务音乐剧剧本《 4-27
护士医学类搞笑小品(孕前检 4-26
农村精准扶贫搞笑小品剧本 4-24
端午节幽默爆笑喜剧小品剧 4-21
银行类快板小品台词剧本(A 4-19
宣传用气安全小品剧本《后 4-17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禁 4-15
家风家教音乐剧剧本(爸爸妈 4-14
计划生育二胎音乐剧剧本(婆 4-12
电力安全生产反违章作业情 4-7
中国银行年会幽默小品剧本 4-5
包子幽默爆笑小品(相亲也疯 4-3
二人简短搞笑双簧台词《我 3-31
急诊科的医闹小品剧本《和 3-29
小学生校园小品剧本(聪明的 3-27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 古装武侠短剧剧本 > 古装武侠栏目剧本<绝情刀>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短剧剧本-古装武侠短剧剧本   会员:fanhoulai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3/5/4 11:23:53     最新修改:2013/5/4 11:23:53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古装武侠栏目剧本<绝情刀>
作者:爱亦浓
中国国际剧本网短剧创作室专业代写各种栏目情景剧、电视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绝情刀

    作者:爱亦浓

    外  狂野——日

    天朗气清。

    昆仑派掌门人郝大同正率领弟子在赶往泰山的路上。却见一个背刀的人背对着自己挡住了去路。

    郝大同

    这位兄台,麻烦你让一下路,我们要过去。

    顾风

    要过去必须留下一样东西。

    郝大同

    什么东西?

    顾风

    你们的命!

    顾风拔刀回过头来怒视着郝大同,郝大同看看刀,又看看顾风。

    郝大同

    绝情刀?顾风?你•••你不是已经•••

    外  断崖——日

    泰山派掌门人梅令天、昆仑派掌门人郝大同、青城派掌门人钱森、华山派掌门人岳中奇等人各拿着兵器。

    李芸馨躺在顾风的怀里,顾风伤心欲绝。

    李芸馨

    顾大哥,我不能再陪在你身边了。

    顾风

    芸馨,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李芸馨

    不用白费力气了,我知道我不行了,在我临死之前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顾风

    你说,我一定答应你,一定答应你。

    李芸馨

    我求你答应我,我死后你要好好活着,不要为我伤心难过,我死后会化成你眼里的一滴泪,如果你哭的话,那么你将会永远的离开我了。

    顾风

    我答应你。

    李芸馨

    那•••那我就算死也能瞑目了•••

    李芸馨死了。

    郝大同

    顾风,我劝你还是早点儿交出绝情刀的刀谱,不然下一次就不会再有人替你挡我的霹雳掌了。

    顾风

    你们要绝情刀的刀谱是吧,好,我给你们!

    顾风拿出刀谱,众人都蠢蠢欲动,突然顾风将刀谱扔进了崖底,众人大惊,顾风抱起李芸馨走到了悬崖边。

    顾风

    芸馨,我们生不能同枕,死也要同穴,黄泉路上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梅令天

    不好,他要跳崖,快拦住他,如今世上就只有他一人知道绝情刀的秘诀了。

    众人一起跑过去,顾风抱着李芸馨纵身跳下万丈悬崖。

    外  狂野——日

    顾风拿刀指着郝大同。

    顾风

    你万万没想到我还活着吧!你们这群狗贼为了我家的绝情刀刀谱竟然杀死了我最心爱的女人,上天让我活下来,就是让我亲手杀了你们来祭芸馨的在天之灵,受死吧!

    顾风用了一招万羽金刀,将昆仑派的小喽啰尽数杀死,郝大同身受重伤。

    郝大同

    万羽金刀!

    顾风

    你不是想要绝情刀的刀谱吗?你死了之后我就烧给你。

    顾风手起刀落,郝大同环睁大眼死了。

    内  泰山梅庄——日

    梅岭天、钱森、岳中奇等人一起惊恐的望着躺在地上的郝大同以及他的众弟子。

    钱森

    绝情刀?是•••是顾风!

    岳中奇

    顾风?不可能,他跳入了万丈悬崖•••难道还没死?

    梅令天

    不错,顾风没有死,而且还练成了绝情刀。

    钱森

    梅庄主你是怎么知道的?

    梅令天

    这就是我今天招大家来我梅庄的意图,数日前我的密探来向我报告,说发现了顾风的踪迹,所以我才急忙招大家来商量对策。

    岳中奇

    顾风练成了绝情刀,功力恐怕在我等之上,况且他一心复仇,只怕我们都难逃他的毒手。

    钱森

    那怎么办?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我们现在就去找他,我就不相信他能把我们一起都杀了。

    梅令天

    钱掌门请稍安勿躁,顾风的武功也许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高。

    钱森

    什么?

    梅令天

    你们看郝掌门的伤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郝掌门一开始就被绝情刀吓住了,他丝毫没有还手。

    岳中奇

    嗯,或许真的是我们杞人忧天了,但是顾风活着始终对我们是个威胁。

    梅令天

    所以我今天请各位来就是想选出一个盟主,带领着我们大家对抗顾风。

    钱森

    对,正所谓一根筷子易折断,十双筷子抱成团,以后我们同气连枝,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样就不怕那个什么顾风了。

    岳中奇

    可是我们选谁做我们的盟主呢?

    钱森

    当然是梅庄主了,我们之中应该就数梅庄主的武功高了吧,选梅庄主最能让人心服口服了。

    梅令天

    我?梅某何德何能,怎么能担当得起如此大任?我看你们还是另选高人吧!

    岳中奇

    梅盟主就不要推脱了,现在是危急时刻,我们大家的性命可都交给你了。

    梅令天

    这•••这•••好,既然大家这么信的起我梅某,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向大家保证,一定会带领着大家度过这次的难关!

    钱森

    梅盟主、梅盟主•••

    此时,众武林豪杰“梅盟主、梅盟主”地喊起来。

    外  树林——日

    顾风背着刀急匆匆地走着,这时陈晓女扮男装拿着剑挡住了他。

    陈晓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路去,留下买命财。

    顾风

    让开,否则只有一死!

    陈晓

    啊,我是打劫的,就这样让开多没面子啊!你多少给点儿嘛!

    顾风不理她继续向前走,陈晓提剑追了上去,顾风拔出刀将她的剑打飞,刀气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身上,长发飘起来,顾风才知道她是个女的,急忙飞过去抱住了她,陈晓已经昏了。顾风背着她找了一家客栈。

    内 客栈——夜

    顾风将陈晓放在床上,她的腹部已经被绝情刀划伤了,只有把她的衣服脱掉给她敷上药才能止血,顾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脱了她的衣服给她敷了药,然后再给她穿上衣服,最后为她运功疗伤,才放心的去休息了。

    第二天,陈晓醒来突然感到腹部一阵剧痛,她这才发现自己的腹部已经被人敷了药,她大叫起来,顾风推门而入。

    顾风

    你醒了。

    陈晓

    你•••是你帮我敷的药?

    顾风

    你以为呢?

    陈晓

    啊?我要杀了你!

    顾风

    如果不想死的话,就不要动。

    陈晓

    我的清白已经被你玷污了,我就是死也要先杀了你。

    顾风

    你胡说什么?

    陈晓

    我胡说?刚才你都承认了是你帮我敷的药,你•••

    顾风

    如果我不帮你敷药,你很有可能流血过多而死。

    陈晓

    我就是死也不让你帮我敷药,你知不知道名节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你这样•••让我还怎么嫁人啊?

    顾风

    你放心,这件事我是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陈晓

    这样就完了?

    顾风

    那你还想怎么样?

    陈晓

    我看你长得还不错,既然因为你我嫁不出去了,干脆你就娶了我得了。

    顾风

    等我报完仇,就会以死谢罪。

    陈晓

    喂,我长得很难看吗?让你宁愿死也不愿意娶我。

    顾风

    顾风的心已死,如今剩下的只剩下一具行尸走肉,今生不会再爱上其他的人。

    陈晓

    哎。

    顾风夺门而出,陈晓捂着伤口跟了出去•••

    外  树林小路——日

    陈晓捂着伤口一路追着顾风。

    陈晓

    喂,你站住,你等等我。

    顾风

    你跟着我做什么?

    陈晓

    我的身子都被你看过了,今生就是你的人了,你想就这样走了。

    顾风

    我说过,等报完仇之后就会以死谢罪的。

    陈晓

    我不管,反正你去哪儿我就跟着你去哪儿。

    顾风

    我去的地方很危险,你回去吧!

    陈晓

    你是在关心我吗?没关系的。

    顾风

    滚!

    陈晓

    干嘛这么凶?我是想帮你嘛!

    顾风

    顾风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陈晓

    我真的能帮你,你不相信我?

    外  院子——日

    小时候的顾风站在房顶上,他的母亲站在地上。

    母亲

    风儿,跳下来。

    顾风

    娘,我不敢。

    母亲

    没关系的,娘接着你。勇敢点儿,不要怕!

    顾风跳了下来,他的母亲却没有接他,顾风摔在地上哭了起来。

    顾风

    娘,你骗人,你骗人,你说要接着风儿的。

    母亲

    风儿,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连自己的母亲都不能相信,你就更不能相信其他的人。风儿,原谅娘,娘都是为了你好,江湖上有多少人都在觊觎我们顾家的绝情刀,如果你相信一个人,那个人很有可能就会给你致命的一击。记住了吗?

    顾风

    风儿记住了娘,风儿记住了。

    母亲

    我可怜的孩儿,你这么小就让你承受这么多,是娘对不起你!

    外  树林小路——日

    顾风

    我不相信任何人!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否则别怪我刀下无情!

    顾风飞走了,陈晓傻傻的站在原地。

    陈晓

    你不让我去,我偏要去!哼!

    外  泰山英雄台——日

    各路群侠齐聚英雄台,祝贺梅令天的登基大典。

    梅令天慢慢走上英雄台的盟主宝座,还没等坐下,却听见一声讥笑。沈俊东飞身过来。

    沈俊东

    这样就坐上武林盟主的宝座了?看来这宝座也不是人人都坐不得的。

    梅令天

    这位少侠,你这句话似乎话里有话啊!

    沈俊东

    什么叫似乎啊?本来就是话里有话,像你这种智商的人都做的了盟主,看来我能做喽!

    杨正

    你说什么?你想做盟主,先问问我这把刀吧!

    杨正举刀飞来,沈俊东一掌推出,杨正被打倒在地。

    梅令天

    降魔掌?你是古流风?

    沈俊东

    你真是老糊涂了,我长得有这么老吗?看来你是真的不适合做这个盟主,赶紧让出来吧!

    梅令天

    即使你不是魔教教主古流风,也跟他有莫大的关系,自古道正邪不两立,今天老夫就要为天下武林除了你这一大害。

    沈俊东

    好啊,如果你输了就让出盟主宝座。

    梅令天

    哈哈•••好,你输了,就留下你这条命。

    沈俊东

    那就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梅令天与沈俊东打起来,沈俊东稍稍不敌,这时顾风拿刀砍来,将他们分开,众人大惊,都在议论顾风。顾风拿刀对着沈俊东。

    沈俊东

    喂,你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啊!我是在帮你,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顾风

    顾风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这个人只能我来杀。

    顾风转过身,拿刀对着梅令天。

    梅令天

    哈哈•••好,都来了,省的老夫到处去找你们。看来老夫今天要大开杀戒了。

    沈俊东

    你少在这里说大话了,谁死还不一定呢?顾风,我来帮你!

    顾风

    站住,如果你敢帮我,别怪我刀下无情。

    沈俊东

    哎你•••

    顾风挥刀杀去,沈俊东在一旁看着。顾风不是梅令天的敌手,被掌击中倒在地上吐血,沈俊东见势,推出降魔掌把顾风救走了。

    众人

    盟主、盟主•••

    梅令天

    这两个人今后一定会是老夫称帝的大敌,必须除去他们才行!

    外  树林——日

    陈晓捂着伤口走着。

    陈晓

    这个死顾风,竟敢丢下我就这样走了,最好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

    陈晓抬头一看,沈俊东正抓着顾风从头顶飞过。

    陈晓

    顾大哥,喂,顾大哥,顾大哥•••

    陈晓跟着他们跑了过去。

    内  破庙——夜

    顾风躺在地上,沈俊东把他扶起来正想给他疗伤,陈晓跑进来把沈俊东推到一边。

    陈晓

    喂,你干什么?你对顾大哥做了什么?

    沈俊东

    我是个男人,能对他做什么?都是他自以为是被仇家打伤了。

    陈晓

    你说顾大哥受伤了?顾大哥你怎么样?你快醒醒啊!

    沈俊东

    你再不让我救他,恐怕他就要死了。

    陈晓

    哦,好,那你快点儿救他!

    沈俊东

    咦?你干嘛这么紧张他?你跟他什么关系?

    陈晓

    我•••我•••我是他未婚妻你管得着吗?

    沈俊东

    未婚妻?不可能吧!

    陈晓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你跟他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救他?

    沈俊东

    我•••他是我的债主。

    陈晓

    债主?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俊东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你再不让我救他,他真的要死了。

    陈晓

    哦,那你快点儿救他。

    沈俊东

    让开了。

    陈晓把顾风给沈俊东,自己站在一旁,沈俊东看着她。

    陈晓

    你看什么?赶紧疗伤啊!

    沈俊东

    你在这儿我怎么疗啊?你会让我分心的,一会儿你的未婚夫死了你可别怪我。去门外守着,别让任何人打扰我。

    陈晓

    哦哦,我马上去。

    陈晓出去关上了门,沈俊东开始给顾风疗伤。

    外  破庙门口——夜

    陈晓在外面焦急的守着,几次想看但又怕打扰沈俊东而害了顾风几次都忍住了,这时只听顾风大叫了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陈晓急忙跑了进去。

    内  破庙——夜

    顾风倒在了地上,沈俊东收回内力。

    陈晓

    喂,怎么会这样?你不是疗伤的吗?

    沈俊东

    不把他的淤血打出来,他的伤怎么会好?你放心,他已经没事了,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陈晓

    哦。

    陈晓扶顾风躺好。

    沈俊东

    他现在需要休息,我们还是出去吧!

    陈晓

    我不,我要在这儿守着他,不然等他醒来看不见我会着急的。

    沈俊东

    你真的是他的未婚妻?

    陈晓

    当然了。

    沈俊东

    不会吧,这个不哭死神竟然又找了一个。

    陈晓

    什么又找了一个?你是说?

    沈俊东

    还说是人家的未婚妻,连他以前的事都不知道。

    陈晓

    他以前什么事?你快给我说说。

    沈俊东

    好吧,我们出去说,免得打搅到他。

    陈晓

    哦,走。

    外 破庙房顶——夜

    沈俊东与陈晓坐在房顶上,抬头一起看着满天的繁星。

    陈晓

    原来是这样。哎,不对不对,你说他的母亲从来不让他相信任何人,那他怎么会相信那个李芸馨,更殉情于她。

    沈俊东

    就像你喜欢沈俊东一样,感情这东西你说拦就能拦得住吗?

    陈晓

    我•••

    沈俊东

    其实李芸馨是梅令天安排在顾风身边的,可后来两个人日夜相处渐渐的产生了感情,李芸馨就背弃了梅令天,可最终还是没能逃过梅令天的追杀。

    陈晓

    真想不到顾大哥还有这样曲折的经历。哎,你跟他什么关系?你说他是你的债主,这是为什么呀?

    沈俊东

    喂,你不是就像知道顾风的事吗?干嘛又扯到我的身上?难道你对我也感兴趣?

    陈晓

    你胡说什么?你吞吞吐吐的就是不肯说真话,你说,你是不是也是为了顾风的绝情刀?

    沈俊东

    你真是不可理喻,麻烦你动动你的猪脑子好好想一想行吗?如果我真的要害顾风的话,刚才又怎么会费尽内力去救他?

    陈晓

    这就是你高明的地方,你明知道刀谱已经被顾大哥丢到悬崖了,而世界上就只有顾大哥一个人会这绝情刀,你先是得到他的信任,然后再偷学这绝情刀,是不是?是不是?你不说话,那就证明是了。

    沈俊东

    啊,你•••你认为我的武功打不过绝情刀吗?

    陈晓

    切,这可说不定。

    沈俊东

    自以为聪明的家伙,好了,不跟你废话了,我去看看顾风醒了没有。

    陈晓

    喂,你就这样走了?

    沈俊东

    那你还想怎么样?

    陈晓

    你把我带上来了,就不打算把我带下去了?

    沈俊东

    你这么聪明,一定会有办法下去的。

    陈晓

    哎你•••

    沈俊东飞下去,陈晓走了两步停下来,看看底下不觉头皮一阵发麻。

    陈晓

    你这个死人,看我下去之后怎么收拾你?

    陈晓小心翼翼地从墙头上跳下来,摔倒在地上,生气地往屋里走。

    内  破庙——夜

    陈晓走进破庙刚想对沈俊东发脾气,却看见沈俊东盯着顾风刚才躺过的地方看。

    陈晓

    哎?顾大哥呢?

    沈俊东

    肯定是走了。

    陈晓

    啊?都怪你,没事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还要到房顶上去说。

    沈俊东没有说话急忙向外走。

    陈晓

    喂,我还没说呢?你干什么去?

    沈俊东

    你再说这么多废话,恐怕顾风真的要出危险了。

    陈晓

    什么?你是说?

    沈俊东

    现在大街上到处都是追杀他的人,他的武功还没有恢复,遇到一般的小喽啰还好说,如果遇到像梅令天这样绝世高手,他就必死无疑了。

    陈晓

    那你还等什么?我们赶紧去找!

    外  野店——日

    旷野之中只有一座茶馆矗立在这里。

    青城派掌门钱森与众弟子在这里喝茶,看见顾风蹒跚地走过来,顿时众人持剑围了上去。

    钱森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盟主刚对你发了追杀令,想不到就让我遇上你,看来真的是轮到我钱森立功了。

    顾风

    哼,就凭你们,也想要我顾风的命!

    钱森

    你不要再装腔作势了,你中了盟主的催命符,连我都打不过,更何况我们还有这么多人!

    顾风

    不信你们就过来试试。

    顾风慢慢拔出刀,青城派的人也拔出剑,做好了对战的准备。

    钱森

    看你这次怎么逃出我的手心,上!

    青城派弟子围杀过去,顾风举刀杀来,众人不是敌手被顾风打倒数人,顾风也有些体力不支,钱森见势拔剑飞了过去,顾风身受重伤不是敌手被钱森踢到在地,钱森提剑刺过去,这时一粒石子飞来打在了钱森的剑上,钱森翻身后退,沈俊东与陈晓赶来,陈晓扶起顾风。

    陈晓

    顾大哥,你没事吧?

    沈俊东

    幸亏来的及时,不然你这条小命就被他拿走了。

    顾风

    谁让你们来救我的?顾风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沈俊东

    哎,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陈晓

    你说什么呢你?

    钱森

    沈俊东,又是你!

    沈俊东

    真没想到连你这个无名小卒都知道我的大名,看来我在江湖上还是有一定名气的。

    钱森

    哼,死到临头还在开玩笑。

    沈俊东

    谁死到临头啊?

    钱森

    你!

    沈俊东

    我是不死死到临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在说大话!

    钱森

    你•••好,就让你见识一下我青城派无敌剑阵的厉害,布阵!

    青城派弟子弟子布阵,顾风看也不看捂着胸口走了。

    沈俊东

    喂,顾风,你也太不讲义气了吧,我在帮你杀敌,你就这样走了?

    顾风

    我没让你帮我,要不你走,要不我走。

    沈俊东

    好吧,你去前面等我,等我搞定了他们就去找你。

    陈晓

    啊,那个谁,你先搞定他们,我跟顾大哥一起在前面等你。

    钱森

    上!

    沈俊东三下五除二破了他们的剑阵,钱森又提剑与沈俊东打,沈俊东用降魔掌把钱森打败。

    沈俊东

    原来青城派就这两下子?

    钱森

    沈俊东,你不要得意的太早,我们的账今后再算!我们走。

    沈俊东

    好啊,沈俊东随时恭候大驾!

    钱森被弟子们扶着走了。

    沈俊东

    顾风!

    沈俊东沿着顾风走的方向追去。

    外  小路——日

    沈俊东远远的看见顾风与陈晓在前面走着,高兴地追上去。

    陈晓

    喂,顾大哥你不要不理我嘛!

    顾风

    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陈晓

    我都是你的人了,不跟着你跟着谁呀?

    顾风

    你不要胡说,顾风根本就不可能再有感情!如果你再跟着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陈晓

    你为了李芸馨吗?

    顾风

    芸馨?

    陈晓

    都是那个女人才让你变成这个样子的,她为了永远的占有你,竟然把你变成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她才是一个狠毒的女人。

    顾风

    闭嘴,我不许你这么说她!

    陈晓

    我说错了吗?就算你杀了我我还是要说,她已经死了,你知道的,为什么你还要这么折磨你自己?

    顾风

    闭嘴!

    顾风拿出刀放在了陈晓的肩上,沈俊东一看苗头不对,忙跑了几步过去。

    沈俊东

    喂喂,你这是干什么?你干嘛这样对你的未婚妻啊?

    顾风

    你胡说什么?我跟她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沈俊东

    就算没有,看在她帮了你这么多你也不能这样对她呀?你知不知道,刚才你一声不响的消失了,她有多着急?

    顾风

    我不想再见到你们,滚!

    顾风收起刀走。

    沈俊东

    顾风,难道你真的这么无情无义?

    顾风

    顾风本来就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

    沈俊东

    你撒谎,如果你真做到了无情无义,那你怎么会连梅令天都打不过?反而被他打伤了呢?

    顾风

    你闭嘴!

    沈俊东

    你根本就是在逃避,你在逃避你的人生,逃避你的感情,你的人生不仅仅是为了报仇!

    顾风

    住嘴!

    顾风把刀砍来,沈俊东抓着陈晓飞到一边。

    沈俊东

    顾风,我跟陈晓真的是真心想要帮你!

    顾风

    我不需要,你们马上走,否则别怪我刀下无情!走!

    沈俊东

    我们走。

    陈晓

    哎,可是顾大哥他•••

    沈俊东

    等他心情平静了以后再说吧!

    沈俊东拉着陈晓走了。顾风发疯似的练刀。

    内  客栈——日

    沈俊东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陈晓则坐在一边闷闷不乐。

    陈晓

    亏你还吃得下,刚才你为什么要拉我走?你没看见顾大哥有多生气吗?

    沈俊东

    他生气才好呢!

    陈晓

    你说什么?

    沈俊东

    他生气啊证明我说的话他听在心里了,说到他的心坎里了,更证明他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最起码他还是有心的。

    陈晓

    哦,你的意思是他今后就好了。

    沈俊东

    哪有那么容易?他对李芸馨的感情这么深,他活着就是为了报仇。

    陈晓

    那我们帮他报仇不就行了。

    沈俊东

    这种事怎么能帮?再说了,你有那本事杀得了梅令天等人吗?他们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陈晓

    那该怎么办啊?总不能看着顾大哥一辈子都这样吧!

    沈俊东

    这个不哭死神真是让人替他着急。

    陈晓

    说来说去都怪那个李芸馨,没事儿干嘛要顾大哥答应她什么要求嘛,更可气的是还不让他哭。

    沈俊东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李芸馨,她也是好意。当初她这样做,一是不让顾风伤心难过,二是她知道练习绝情刀的人是不能有任何感情的,这样可以使顾风更加专心的练习刀法,不会被仇人杀害。

    陈晓

    她的好心啊也中下了恶果,现在让我们为难了。

    沈俊东

    好了,别想这么多了,赶紧吃东西吧!

    陈晓

    我不吃了,吃不下,你自己吃吧!我回房休息了。

    沈俊东

    哎你•••

    陈晓无精打采的回房间了,沈俊东自己一个人吃。

    沈俊东

    唉,顾风啊顾风,你看你害了多少人啊?或许,也只有这个办法能够救你了!

    内  大殿——日

    梅令天站在主位,下面依次坐着各派掌门。

    寒暮云

    如今的顾风已经练成了绝情刀,我等皆不是他的对手,倒不如化干戈为玉帛,做个朋友了。

    梅令天

    你想退出?据我所知,当年断崖一役,逼迫顾风交出绝情刀谱的门派中也有你陆合门吧!

    寒暮云

    你这是什么意思?

    梅令天

    寒掌门不要误会,梅某只是想告诉各位,顾风此番的目的就是报仇,谁都不可能逃出他的魔掌。如今之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就是我们还仅仅联系在一起,如果我们一拍而散就是给了顾风一个各个击破的机会。

    岳中奇

    不错,当势之事就是尽快除去顾风,了结了我共同的心腹大患。

    刀霸天

    说得倒轻巧,顾风已经练成了绝情刀,我们哪一个能够杀得了他,你说啊!

    梅令天

    霸天兄稍安勿躁,据我所知顾风的绝情刀还没有练到家,否则以我的催命符是不可能把他打伤的,只要我们在他练成绝情刀至高一层的时候除掉他,那就万事大吉了。

    钱森

    区区一个顾风倒不足畏惧,只不过现在又加上了一个沈俊东,再想除去他就不那么容易了。

    梅令天

    嗯,那就想办法离间他们!

    密探

    报,启禀盟主,我们在断崖发现了顾风的踪迹。

    梅令天

    哦,好,下去吧!

    密探

    是。

    岳中奇

    盟主,怎么办?

    梅令天

    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赶往断崖!

    外  断崖——夜

    顾风疯狂的练刀,这时从远处飘过来一缕缕的青烟,顾风头昏,迷迷糊糊的,只见李芸馨从他身后走来,离他一段距离之后停了下来。

    顾风

    芸馨,真的是你吗?

    李芸馨

    顾大哥,是我!

    顾风

    芸馨。

    李芸馨

    你不要过来!你我人鬼疏途,你静静地听我把话说完。

    顾风

    你说!

    李芸馨

    你还记得当年在这里你曾经答应过我什么吗?

    顾风

    我记得,你让我好好的活着不让我伤心难过,不让我为你流泪,这些我都做到了。

    李芸馨

    但是你始终不了解我的用意。

    顾风

    芸馨。

    李芸馨

    顾大哥,我真的没有想到我当年的让你遵守的承诺会让你变成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你偏偏用了最笨的一种方法来理解我让你答应我的事呢?

    顾风

    什么?

    李芸馨

    当年我让你这样做也只不过是让你高高兴兴地活着,而你现在却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别人对你的好难道你不知道么?

    顾风

    你是说•••陈晓?还是沈俊东?

    李芸馨

    他们都是真心待你的,你要好好珍惜。

    这时梅令天、岳中奇、钱森等人来到,看见了李芸馨着实吓了一跳。

    钱森

    是她?难道是她的鬼魂?

    梅令天

    何人在此装神弄鬼?为什么不已真面目相见?

    李芸馨

    你难道不认识我是谁?

    梅令天

    我认得!

    突然梅令天单掌一挥,一道掌风划过将李芸馨打飞了,此时沈俊东在后面飞来接住了李芸馨,李芸馨吐了一口鲜血人皮面具掉了下来,原来是陈晓!

    梅令天

    哈哈•••原来是你们两个在装神弄鬼,沈俊东,你们跟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方式不一样,你们选择了获取顾风的信任,可是你们不知道这一招老夫早就已经用过了。

    沈俊东

    你说什么?谁跟你们一样?

    梅令天

    顾风,看看你身边的这些人,有谁是真心对你的?

    陈晓

    喂,你说够了没有?

    顾风愤怒得很,又好像使不出半点力气。

    陈晓

    顾大哥怎么了?怎么好像有点儿不对劲?

    沈俊东

    当然不对劲了,我刚才对他用了逍遥散让他神志不清,否则你的演技怎么能骗到他?

    陈晓

    啊?那顾大哥岂不是很危险?

    梅令天

    顾风,只要你交出绝情刀刀谱,我可以向你保证,让你安全离开绝不会伤害你一根毫毛。

    沈俊东

    哈,如果你的话也能信的话,那世界上就没有恶人了.

    梅友人

    顾风,如果你相信我说的话你还有一丝希望,如果你不相信,那就必死无疑了!

    沈俊东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沈俊东与梅令天打起来,陈晓跑到顾风面前。

    陈晓

    顾大哥你怎么样?你别听那个老头瞎说,我•••

    顾风

    滚开,我最恨虚情假意的人了,今天在这里的人,一个也别想走!

    顾风一刀砍下,将沈俊东与梅令天分开。

    沈俊东

    哇,喂,你怎么连我也要杀?

    顾风

    我不但要杀你,这里的人我都要杀,因为你们都是害死芸馨的凶手!

    顾风杀过来,见人就杀,沈俊东一边躲着顾风一边帮着顾风打梅令天等人,陈晓把沈俊东拉到一边。

    沈俊东

    你拉我干什么呀?

    李芸馨

    你没看见顾大哥连你也要杀啊?都怪那个梅令天挑唆的,我看我们还是走吧,改天等他气消了再来跟他解释。

    沈俊东

    那怎么行?顾风一个人打这么多人,会吃亏的。

    李芸馨

    顾大哥武功这么高,即使打不过他们,逃跑总该没问题吧!况且你留在这儿,顾大哥还会耗费精力对付你,更加重了顾大哥的负担。

    沈俊东

    嗯,好像有那么点儿道理!

    这时一道刀气砍过来,沈俊东抓着陈晓飞到了一边。

    陈晓

    别看了,赶紧走吧!

    陈晓拉着沈俊东跑了。顾风仍与那些人打着。

    外  小溪边——日

    二人跑了很久停下来,沈俊东洗了一把脸。

    沈俊东

    真是没想到好好的一个计划竟然被梅令天那个老贼破坏了,更可气的是还被他从中挑拨倒打一耙,弄得我们里外不是人。

    陈晓

    真是的,找个机会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那个老贼。

    沈俊东

    嗯,害得我•••糟了!

    陈晓

    怎么啦?

    沈俊东

    顾风中了我的逍遥散,功力大减,别说打败那些人了,就连逃也是个问题呀!

    陈晓

    啊,你为什么不早说?

    沈俊东

    我刚想起来嘛!

    陈晓

    那你还不快去救他!

    沈俊东

    哦!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栏目剧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lanmu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