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招聘小品编剧
话剧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扶贫心理剧剧本《贫困户创业》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现场情景再现剧本《合作伙伴》
派出所警察正能量小品剧本《最美
扶贫办小品剧本《贫困户创业》
国企疫情防控期间如何推进复工复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现场情景再现剧本《合作伙伴》
仁义礼智信小品,德孝文化小品《贺寿
扫黑除恶小品小戏台词《举报黑恶势
燃气安全主题小品,天然气安全小品剧
银行抗击肺炎疫感人小品剧本《你在
小学生音乐剧剧本,适合学生表演的音
反对校园暴力小品,校园霸凌小品台词
保险公司抗疫小品剧本《公司需要我
政府年度报告三句半剧本《不平凡的
喜剧爆笑小品《相遇在冬至》
搞笑小品《失眠》
房地产中介销售搞笑小品剧本《爱拼
工厂精益改善的小品,有关车间生产类
银行抗击冠状病毒疫情感人小品剧本
疫情时代工作生活小品剧本《善意的
公司晚会小品励志搞笑《公司好经理
社区志愿服务活动小品,志愿者题材小
人贩子拐骗儿童校园小品《熊孩子大
512护士节正能量小品剧本《全民健康
新冠疫情防控搞笑音乐小品《请相信
适合公司年会赞美公司的相声剧本《
乡村振兴题材小品剧本《农村好风光
银行搞笑音乐跳舞剧本《银行优质服
简短优秀儿童剧剧本《山野村居》
舞蹈音乐剧剧本《工地舞蹈队》
儿童音乐剧剧本《山野村居》
小品剧本《我能够报销》
宣传企业文化的小品《我们的责任》
关于感恩母校的小品剧本《回忆母校
有关植树节保护森林小品剧本《熊大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话剧剧本 > 其它话剧剧本 > 话剧《一口棺材》
中国国际剧本网话剧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hjxs 中国最大的话剧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话剧剧本-其它话剧剧本   会员:韩勇yongha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1/18 16:43:29     最新修改:2018/11/19 9:22:28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话剧剧本名:《话剧《一口棺材》》
(原创剧本网)作者:韩勇
专业代写小品、相声、戏曲、双簧、诗诵读、演讲稿、话剧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话剧剧本
 
 
   

大幕拉开。

舞台上是一间比较阴暗的屋子,屋子里显得十分的阴冷,在屋子的一角停放着一口上好的棺材,除此以外别无他物。

此刻月光透过窗户静静地洒了进来,给这间阴冷的屋子稍微带来了一丝亮光,屋子里寂静无声,只有那口棺材静静地躺在那里。

不大一会只见油葫芦鬼鬼祟祟地推开门走了进来,他连忙把门给关上。

油葫芦:我,油葫芦,是镇上的一个惯偷,听说今天镇上的卢老爷死了,所以我就想到他家里趁机偷点东西,也不要多,只要够花就行了,反正他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银子,这不,我就来了。

稍后他转过身仔细地打量着屋子里,忽然一眼就看见了那口放着的棺材,顿时吓了一跳。

油葫芦:(丧气地)哟,一口棺材,他妈的,真是晦气,今天卢老爷死了,本想到他家里偷点东西,没想到一进门却看见了他的棺材,真是太不吉利,我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油葫芦转身拔腿要走,忽然听到了外面的对话声。

大太太:到这屋来,没人。

管家低声地应和着。

管  家:嗯。

油葫芦连忙打开门朝门外望去,顿时又吓了一跳,大惊。

油葫芦:不好,有人来了,这下可好,逃也逃不掉了,不如我先藏起来,等他们走了我再去偷,对,就这么办。

想到这油葫芦连忙把门给关上,迅速躲在了棺材板的后面,他又抬起头望了一眼门口,连忙藏好。

稍后门被推开,只见大太太和管家一起走了进来。

大太太虽然是个上了年纪的一个老女人,但她面容姣好,还是依稀可以看得出她年轻时的美貌和风采。

管  家:大太太。

大太太:管家,你先把门关上。

管  家:哎。

管家连忙把门轻轻地关上。

管  家:好了。

大太太:二太太呢?

管  家:睡了。

大太太:三太太呢?

管  家:也睡了。

大太太:忙了一天,我也累了,真是上了年纪不中用了。

管  家:我也是的。

大太太:趁着她们都睡了,所以我才找你说说话。

管  家:这里只有老爷的棺材,不会有人进来的。

大太太叹了一口气。

大太太:唉。

管  家:你怎么啦?

大太太:(难过地)没想到老爷还是死了,真叫我难过。

大太太用手绢擦了擦眼泪,管家连忙安慰着她。

管  家:老爷已经病了半年了,镇上的郎中都说没治了,现在走了也好,省得受罪了。

大太太:可不是,一走百了了。

管  家:老爷后来病的越来越重,真是遭罪了。

大太太:现在终于解脱了。

管  家:死了也好,享福去了。

大太太:我从十六岁的时候就开始嫁给了他,现在他走了,我还是很难过,毕竟夫妻了一场。

大太太又擦了擦眼泪。

管  家:太太你也要保重身体,小心自个儿的身子。

大太太:现在他已经躺在了这口棺材里,我就是再难过都没用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管  家:可不是,人死如灯灭,谁又能例外呢。

大太太:想我这辈子和老爷恩恩爱爱,可惜我就做了一件对不起他的事。

管  家:我都知道的。

大太太:自从我嫁给了他,可惜五年了都没有生育,婆婆只怪罪我,说我没用。

管  家:孩子哪能说怀上就怀上,需要机会的。

大太太:你说的不错,五年后我终于怀上了自己的孩子。

管  家:这是好事。

大太太:可惜这是你的孩子,不是吗?

管  家:太太年轻时也是个貌美之人,当时我也是情不自禁。

大太太:情不自禁?

管  家:是的,我不忍心老太太和老爷要把你赶出去,于是……

大太太:于是你就帮了我。

管  家:是的,也是意外了。

大太太:所以我很感激你,一直到现在。

管  家:那都是应该的,我也是个男人。

大太太:可你为什么要帮我呢?

管  家:太太年轻时是镇上的一枝花,哪个男人见了都会喜欢的,更何况那时候我也年轻,还未结婚。

大太太:我记得那年你才二十二,比我大一岁。

管  家:是的,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大太太:那是你还是卢家里的小伙计。

管  家:是的,老爷和老太太见我干活勤快,人又老实,后来就让我做了管家。

大太太:我也在老爷面前说了你不少好话。

管  家:这些我都知道的,所以我也一直没有忘记你对我的好。

大太太:转眼都三十年了,日子过得可真快。

管  家:是的,茂儿也成了家,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大太太:三十年了,恍如一梦,如今我也老了。

管  家:我也一样。

大太太:我记得那晚你喝多了。

管  家:是的,当时我晕乎乎的,你来到我的房里哭诉老太太和老爷要休了你。

大太太:我一时难过就哭倒在了你的怀里。

管  家:我也是一时冲动,于是就和你发生了那种关系。

大太太:还好,那晚老爷不在家,老太太也睡了,没人发现。

管  家:嗯。

大太太:巧得很,后来我就怀孕了。

管  家:那孩子是我的。

大太太:当然,我知道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

管  家:幸亏老爷没有发现。

大太太:是个男孩,他高兴的不得了,哪里还顾得上这么多。

管  家:也多亏了茂儿长的像你,要是像我就麻烦了。

大太太:不错,现在他也已经是三十的人了,都已经当爹了。

管  家:可惜我和他也不能相认,我很难过。

大太太:你千万不要说出去,这样会毁了他。

管  家:我知道,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他的亲生父亲。

大太太:是的,要是老爷知道了我们都完了,所以为了儿子你一定要保守这个秘密。

管  家:我会为儿子着想的,只要每天能见到他就行了。

大太太:你要学会克制,千万不要流露出来。

管  家:我会小心的。

大太太:后来你也结了婚,也有了自己的两个孩子。

管  家:是的,两个女儿。

大太太:你很幸福。

管  家:可我喜欢的还是你,我等了你很多年。

大太太:谢谢你。

管  家:不用谢我,知道我喜欢你就行了。

大太太:你也知道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毕竟我还是卢家里人人尊敬的大太太,你也是卢家里的大管家。

管  家:可我心里还是喜欢你的。

大太太:那就让它藏在心里吧。

管  家:现在老太太和老爷都已经死了,这件事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大太太:那就再好不过,可是你还是要注意,千万不要让人发现了。

管  家:我知道,我不会害了自己的孩子。

大太太:茂儿很懂事,也很孝顺。

管  家:他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儿女,过得很幸福。

大太太:是的,多亏了你,否则也不会有他了。

管  家:没想到一次意外竟然有了他。

大太太:该来的都会来,这是老天爷成全了我。

管  家:后来老太太和老爷对你都好了。

大太太:那还不是看我怀了孩子,卢家有后了。

管  家:可不是,他们不知道真相。

大太太:幸亏又是个男孩,老太太和老爷高兴地要命。

管  家:这都是你的福气。

大太太:也是你的福气,毕竟他是你的儿子。

管  家:是的,我一直都很疼他,看着他长大。

大太太:所以他也很听你的话,你们情同父子。

管  家:可我不敢表露的太多,怕控制不住。

大太太:你必须把握好分寸,不要失了言。

管  家:我时刻记着呢。

大太太:好了,说点老爷的事吧。

管  家:都安排的差不多了。

大太太:下葬定了吗?

管  家:就在后天。

大太太:你又费心了。

管  家:应该的,谁让我是卢家的管家呢。

大太太:我们女人家的也帮不上什么忙,一切你看着办好了。

管  家:我会把丧事办的风风光光的,还请太太放心就是。

大太太:银子不够了就去账房里拿,我已经吩咐过了。

管  家:知道了。

大太太走近摸了摸那口棺材。

大太太:这口棺材很不错,挺厚实的。

管  家:材质很好,是老爷喜欢的。

大太太:那就让他安心地睡去吧,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管  家:是的,人死不能复生,太太也要节哀。

大太太:我跟了他三十多年,还是有感情的。

管  家:我知道。

大太太:转眼三十年都过去了,我也成了老太婆。

管  家:不,你还是那么的漂亮。

大太太:瞎话。

管  家:真的。

大太太:五十岁的人了还能美到哪去。

管  家: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那么美。

大太太:在卢家也只有你夸夸我了,老爷都不愿意看我一眼的。

管  家:为什么?

大太太:二太太和三太太哪个不比我漂亮,我还有什么资格跟人家比呢。

管  家:你怎么也是大太太,正房,她们是妾室。

大太太:时过境迁了,再也不是三十年前的我,人老珠黄了。

管  家:都会老的,谁都一样。

大太太:什么时候了?

管  家:一更天了。

大太太:好了,天也很晚了,你也该回去睡了,明天一大早还要起来。

管  家:哎。

大太太:跟你说说话我的心里好多了。

管  家:我也是。

大太太:那我先走,你一会再出去,免得被人看见。

管  家:很晚了,没人看见的。

大太太:小心点的好,别忘了这个家里还有两个女人。

管  家:我知道了。

大太太:茂儿他们呢?

管  家:还在守着灵呢。

大太太:天凉了,你一会再给他们送点衣服,不要冻着了。

管  家:哎,我一会就去。

大太太: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这孩子忙着丧事已经一天没吃饭了,我还是放心不下。

管  家:他很孝顺,哭了一天了。

大太太:不能让他知道真相,记住了。

管  家:我知道的。

大太太:那我先走了。

管  家:天黑,你慢着点。

大太太:嗯。

大太太正欲走忽然油葫芦一下子从棺材后面跳了出来,大喝一声。

油葫芦:不许走!

两人顿时吓了一大跳,连忙转过身来,大太太指着他脸都变了色。

大太太:你,你是谁?

油葫芦:(嬉皮笑脸地)大太太,怎么,您不认识我了?

大太太:你到底是谁?

油葫芦:您老是贵人多忘事啊,您再仔细地想想。

大太太:看你很陌生,没什么印象了。

油葫芦:我对您老印象可深啦。

大太太:哦,是吗?

油葫芦:再想想。

大太太:上了岁数了,真的记不起来了。

油葫芦:好吧,我来告诉您,我呢就是镇上的油葫芦。

大太太:油葫芦?

油葫芦:是的。

大太太:哪个油葫芦,我怎么还是想不起来。

油葫芦:嗨,看来您老真的把我忘了。

大太太:管家,他在说什么,你记得他吗?

管  家:油葫芦?

油葫芦:是的。

管家忽然想了起来。

管  家:哦,我想起来了,不错,就是你。

油葫芦:都好几年没见了,你总算想起来了。

大太太:他究竟是谁,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管  家:太太,你怎么忘了,几年前他曾偷过咱们卢家,还被老爷狠狠地打了一顿,还是你说得情呢,要不然老爷非打死他不可。

大太太: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他。

管  家:是的,五、六年前的事了。

大太太:你不说我倒是给忘了。

管  家:我记得他,是镇上的惯偷。

大太太:惯偷?

管  家:是的。

大太太知道了他的身份立刻又威严了起来。

大太太:(厉声)油葫芦!

油葫芦:小人在。

大太太:你来我家里又做什么,难道你好了伤疤忘了痛?

油葫芦:大太太,您可不要生气,我可是来看您老的。

大太太:(不相信地)看我?

油葫芦:是啊。

大太太:你有那么好的心吗?

油葫芦:当年是你求老爷放走了我,我一直惦记着您呢。

大太太:我那是看你可怜,要不然非把你送进衙门,打个半死不可。

油葫芦:所以小的一直惦记着太太的恩情。

大太太:用不着惦记着,只要以后手脚干净就行了。

油葫芦:可我今天还是看您来了。

大太太:我不用你看,老爷刚走,家里乱哄哄的,你快走。

油葫芦:我好不容易来了一趟,还想和太太您多说两句话。

大太太:没什么好说的,你只是个小偷。

油葫芦:不错,您是卢家里的大太太,您的身份确实比我高贵多了。

大太太:你到我的府上做什么,还不滚出去,要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

油葫芦:哟,大太太,您可不要那么大的火啊,我进来一趟也不容易。

大太太:你是怎么进来的?

油葫芦:大门自然是不让我进的,所以只好翻墙而入了。

大太太:你这个毛贼,再不走看我不好好地收拾你。滚!

油葫芦:您叫我滚?

大太太:怎么,难道还想让我把你也装进棺材里吗?

油葫芦:那倒不用了,还是留着装老爷吧,我可配不上这么好的棺材。

管  家:油葫芦!你到底想干什么,不要忘了太太曾经对你的好。

油葫芦:是的,幸亏上次太太求情,我才没有被送进衙门,我一直都没有忘啊。

管  家:那你现在还不走。

油葫芦:我自然是要走的,毕竟这个家姓卢。

管  家:那你还磨蹭什么,要不要我叫人把让你给抬出去?

油葫芦:抬出去?

管  家:不错。

油葫芦连忙挥舞着手。

油葫芦:不不不,用不着你这么麻烦,我可不是卢家里的老爷,使唤不动他们。

管  家:那你究竟想干什么?

油葫芦:很简单,办完事我自己立刻会走。

管  家:什么事?

油葫芦:不急不急,我想太太一定会答应我的。

大太太:答应你什么?

油葫芦:太太,您可听清了,刚才你们俩的话我可是一字不落的都听见啦。

两人一惊。

大太太:什么,你都听见了?

油葫芦:不错,刚才我就藏在棺材板的后面,我的耳朵里又没有塞东西,自然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

大太太:你怎么可以偷听我们的话?

油葫芦:我也只是进来找点银子,碰巧你们就进来了,这可怨不得我。

大太太:气死我了,你……

油葫芦:太太您也不必紧张,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大太太:(无奈地)好吧,既然你现在都已经知道了,那咱们就谈谈条件吧。

油葫芦:条件?

大太太:是的,这不是你希望的吗,这下子你可要发财了。

油葫芦立刻睁大了眼睛。

油葫芦:发财了?

大太太:是的,这也就是你来的目的,今天我满足了你。

油葫芦:其实我在乎的只是银子,别的都无关紧要。

大太太:知道,否则你半夜三更也不会爬进卢家。

油葫芦:太太说话可真是痛快,干我们这行的都是半夜里行事的。

大太太:哼,我就知道狗改不了吃屎。

油葫芦:那是,多少年了,一天不偷我就难受。

大太太:说吧,你想要多少?

油葫芦:多少?

大太太:是啊,好歹也有个数目,我也好给你凑啊。

油葫芦一听非常高兴,连忙伸出了一个手指头。

油葫芦:怎么样?

大太太:一百两?

油葫芦:我说太太您可真会开玩笑,一百两的银子您怎么好意思拿出手呢。

大太太:那你要我拿出多少?

油葫芦:至少也要一千两吧。

两  人:(同时)一千两?

油葫芦:是的,这点银子对你们卢家来说太容易了,可别说您老拿不出来啊。

大太太:你好大的胃口。

管  家:你这是在趁火打劫。

油葫芦:那又如何,反正我又没有偷人,不怕天下人知道。

大太太:油葫芦,你这是在威胁我?

油葫芦:好好想想您的茂儿吧,要不要我告诉卢家所有的人呢?

大太太:你敢!

油葫芦:那可不一定。

大太太:我和你拼了。

说着大太太就要打向他,油葫芦连忙地摆着手。

油葫芦:不不不,好男不和女斗。

大太太:你到底想怎样?

油葫芦:我不要和你拼,也不要和你打,我要的只是银子,拿了立刻就走,怎么样?

大太太:你这个窃贼,我应该上次让老爷打死你!

油葫芦:可惜我没死,还活着。

油葫芦又嬉皮笑脸地。

管  家:太太,你不能答应他,他这是在敲诈。

大太太:那就对了。

管家一时不明白。

管  家:对了什么?

大太太:此时不敲诈,何时再敲诈。

管  家:嗨,都到了这个时候你怎么还帮着他说话,一千两不是个小数目,你可要想清楚了。

大太太:我自然拿得出。

油葫芦:瞧,卢家里有的就是银子,我没说错吧。

管  家:闭嘴!小心我报官。

油葫芦嘿嘿地笑着。

管  家:你笑什么?

油葫芦:不要忘了你的儿子。

管  家:我的儿子?

油葫芦:茂儿不是你的儿子吗?

管  家:你想做什么?我不许你碰他。

油葫芦哈哈地大笑着。

油葫芦:可以,只要我拿了银子,你们的儿子就可以平安无事,否则……

大太太:否则怎样?

油葫芦:太太是个聪明人,不会舍不得这点银子吧。

管  家:太太,你不用怕他,我这就报官。

大太太:不!

大太太连忙阻止着他。

管  家:怎么?

大太太:这件事绝不能让别人知道。

管  家:那么你还是准备给他?

大太太:嗯。

管  家:一千两?

大太太:(干脆地)就一千两,给他就是。

油葫芦:痛快!不愧是卢家的大太太,出手就是大方。

大太太:不过我可告诉你。

油葫芦:说吧,我听着呢。

大太太:拿了银子马上给我滚蛋,要是你走漏了半点风声,小心我要了你的命!

油葫芦:只要银子到手,我保证守口如瓶。

大太太:那好,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会我给你送过来。

油葫芦:先说好,银子不到手我是不会走的。

大太太:放心,我一定会成全了你。

油葫芦:我想太太一定知道名声和银子哪个重要。

大太太:少啰嗦,用不着你来教训我,我知道我该怎么做。

油葫芦:那就再好不过了,油葫芦就在这里等着您了。

大太太:放心吧,少不了你的一两银子。

油葫芦:已经一更天了。

大太太:我知道。

管  家:太太,真的要给他吗?

大太太:为了我的名声,更为了我们的儿子,我不能让他说出去。

管  家:可是一千两也太多了。

大太太:比起名声这点银子算不了什么。

管  家:可是……

管家还要再说,大太太连忙打断了他的话。

大太太:你不要再说了。

管  家:怎么?

大太太:我心里自然有数。

管  家:好吧,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油葫芦:还是太太您大方,看来今天我是没有白来。

大太太:少废话,你在这里等着我,我一会就回来。

油葫芦:放心吧,我不会走的。

管  家:太太。

大太太:你跟着我回房里拿银子好了。

管  家:(无奈地)好吧,一切都听你的。

大太太:走吧。

管  家:嗯。

管家连忙打开了门,望着门外忽然大惊失色,连忙又把门给关上。

管  家:不好了。

大太太:怎么啦?

管  家:好像有人朝这边来了。

大太太:这么晚了是谁呢?

管  家:我也不知道,外面太黑,看不清楚。

大太太:坏了,走不掉了。

管  家:没事,我们就说来看老爷的。

大太太:不行。

管  家:为什么?

大太太:(一指油葫芦)他还在这。

管  家:也是。

大太太:说不清的。

油葫芦:那你们快从窗户爬出去,不会被发现的。

大太太:也只有这样了。

管  家:快点,来不及了。

大太太:嗯。

两人连忙打开窗户爬了出去,油葫芦还在里面不停地叮嘱着。

油葫芦:一千两,别忘了。

大太太:少不了你的。

油葫芦:好的,太太真是让我尊敬。

管  家:快走!

大太太:嗯。

大太太和管家连忙走开了,油葫芦连忙又藏在了棺材板的后面。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652117037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话剧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