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话剧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4人搞笑古装音乐小品剧本(还珠歪
情景片段舞台剧,5人励志舞台剧(提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本《站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与班长
医院年会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相声《农商行趣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赞公司快板书,赞企业快板( 10-27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小品 10-26
部队送退伍老兵晚会搞笑小 10-25
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调 10-24
公司企业收款难音乐剧剧本 10-23
世界残疾人日帮助残疾大学 10-22
企业年会音乐剧剧本《有房 10-21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话剧剧本 > 其它话剧剧本 > 画皮
中国国际剧本网话剧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hjxs 中国最大的话剧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话剧剧本-其它话剧剧本   会员:韩勇yongha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9/4 20:37:09     最新修改:2018/9/5 8:53:0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画皮
作者:韩勇
专业代写小品、相声、戏曲、双簧、诗诵读、演讲稿、话剧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微信:13979226936
话剧剧本
 
 
   

                                                                   过   

蒲松龄捧着一颗鲜红的心缓缓地走到了舞台中央。

蒲松龄:(自语着)我,蒲松龄,字留仙,山东人氏,我写了一本书叫做《聊斋志异》,所以人们也叫我聊斋先生,我的书里有很多的花妖狐魅,他们或妖或怪,或善或恶,今天我要说的就是一个书生的故事,他的名字就叫做王生。

王生家住在山西太原,他年轻时勤奋好学,本想考取功名,一念之差却最终叫鬼挖了心,我的手里就是他的心,究竟怎么回事,我们还是从头慢慢地说起吧。

蒲松龄捧着那颗心又缓缓地走了下去。

                                                         幕   

                                                          第一幕

一棵大树前慧娘孤零零地走了过来,她是一个非常貌美的姑娘,虽然衣着朴素,却挡不住她娇美的容颜,但此刻的她失魂落魄,她满脸的悲伤,手上一个拿着简单的包袱,另一个拖着一根长长的绳子,慧娘来到了舞台中央伤心地把绳子抛在了树上,正欲寻短见,忽然一些人看见跑了上来,连忙阻止着她。

男子一:哎,哎,姑娘,你别这样啊,又何必要寻短见呢。

妇人一:就是啊,你生的这么漂亮,还这么年轻,不要想不开啊。

慧娘还是哭的很伤心,并不言语。

男子二:姑娘,听我一句劝,人生一世哪能事事都如意,凡事都要想开点,你千万不要冲动啊。

妇人二:就是,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就说出来,我们大家也许可以帮你想想办法呢。

男子一:是啊,你就说出来吧。

妇人二:说出来吧。

慧娘止住哭声,依旧满脸的忧伤。

慧  娘:你们都是过路之人,也帮不了我什么,不必再问这么多了。

男子二:可不能这么说,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妇人一:就是。

慧  娘:你们还是让我去死吧,只有死了我才能解脱。

男子一:哟,可不能这么说,你还如此年轻,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妇人一:办法总会有的,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否则后悔就晚了。

男人二:就是,你可要想开点,千万不要走上这条绝路啊。

男子一:姑娘,你到底有什么为难事,说出来了大家也许可以能帮到你。

慧娘又掩面哭了起来。

妇人二:姑娘,别哭了,慢慢说给我们听吧。

男子二:说吧,姑娘。

慧娘止住哭声慢慢地叙述着。

慧  娘:我家住在太原,名叫慧娘,母亲早亡,后来父亲又娶了一个女人,没想到后娘她对我从小就又打又骂,水火不容。

男子一:你现在不是长大了吗?

慧  娘:是的,就在上个月我的父亲去世了,后母竟然背着把我卖到了妓院里。

众人大惊。

男子一:妓院里?

慧  娘:是的,她拿了一千两的银子,却不顾我的死活。

男子二:啊,天下竟有这样的母亲。

妇人一:也太狠毒了,怎么可以这么做。

慧  娘:毕竟我不是她的亲生,我也没有办法。

男子一:那你可以逃啊。

慧  娘:是的,妓院里的老鸨又天天的逼着我接客,可我宁死不屈,我不能玷污了自己的清白。

妇人二:你真是个好姑娘,有骨气,做女人的可不能作践了自己。

慧  娘: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打死我都不会接客的。

男子二:那你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慧  娘:那晚老鸨又逼着我接客,于是我便灌醉了那个男人,趁着夜半三更就逃了出来。

男子一:你真是勇敢,好样的。

妇人一:姑娘,你做的对,逃出来了就好,再也不要回去了。

慧  娘:打死我都不会回去的。

男子二:那你现在去哪呢?

慧  娘: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可是我也不知该往哪里去。

妇人二:你可以投奔亲戚啊,他们见你可怜一定会收留你的。

慧  娘:慧娘无姑无舅,无兄无妹,又去投奔谁呢?

男子一:那就没有办法了。

妇人一:一个大姑娘的在外面流浪也不是个事,小心坏人。

慧  娘:我也想过,就是死了也比在妓院里好。

妇人一:那倒是,那可不是人呆的地方,去的都是不正经的男人。

妇人二:逃出来了就好,不用担心了。

慧  娘:好在他们没有追上,慧娘才流落到此地。

男子二:不过像你这样四处流浪会有危险的,毕竟你孤身一人。

男子一:是啊,我们也很担心。

慧  娘:既然无处可去,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免得再受人欺辱。

男子一:姑娘,这可万万使不得,你还年轻。

慧  娘:可我又去哪呢?

男子二:大家想想办法,救救这个姑娘吧,她一个人实在是怪可怜的。

慧  娘:你们还是不要管我了,如今父亲已经去世,慧娘再无牵挂,就让我随父亲一起去吧。

说着慧娘又拿起了绳子,众人又连忙拦住了她。

男子一:哎,哎,姑娘,使不得,使不得呀。

妇人一:快放下!快放下!

众人连忙又夺过了绳子。

慧  娘:你们救我做什么,我还有什么活头,你们就让我去死吧。

妇人二:姑娘,你可千万不能这么想啊,你还年轻,又生的这么漂亮,要是死了太可惜了。

慧  娘:如今慧娘生不如死,活着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倒不如死了干净。

说着慧娘又哭了起来。

男子二:姑娘不幸,可一定要想开啊。

慧  娘:如今我流落异乡,无处安身,你让我还怎么想的开呢,唯有一死才能解脱。

说着慧娘又哭了起来。

男子一:(望着男子二)老兄,不如你收留她吧,让她也好有个归宿,不好吗?

男子二:(为难地)不行啊,我已经有老婆了。

男子一:嗨,又不是让你娶老婆,你害怕什么。

男子二:我有好几个孩子呢,生活也很困难,姑娘就是到了我们家也是受罪,你现在也是孤身一人,你可以收留她啊。

男子一:唉,男女有别啊。

男子二:怎么说?

男子一:我一个男人,她一个姑娘,怎么共处一室呢,久了别人会说闲话的。

男子二:这倒也是,那可怎么办呢。

慧  娘:大叔,你们都不要为难了,我哪里也不去,就死在这里好了。

说着又欲寻短见,众人又连忙拦着她。

妇人一:姑娘,使不得,使不得。

男子一:别这样,别这样啊。

慧  娘:慧娘现在已经走投无路,活着也只会给别人增添麻烦,你们还是让我去死吧。

妇人二:不行的,不行的。

男子二:大家说说怎么办呢?

妇人一:(忽然高兴地)嗨,我有办法了。

众人一喜。

众  人:什么办法?

妇人一:你们看,姑娘虽然落魄,模样可不丑,不愁找不到婆家,这几天我就给她介绍个好人家,姑娘意下如何呢?

男子二:对呀,这倒是个好办法,姑娘既嫁了人,又有了家,这太好了。

妇人二:我也觉得挺好的,可是嫁谁好呢?

妇人一:这不急,我认识的人多,慢慢地替姑娘介绍了。

妇人二:也只有这样了,辛苦你了。

妇人一:辛苦什么,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这姑娘生的真是漂亮,我就没有见过这样的美人儿,可惜我没有儿子,否则一定娶回家去做儿媳妇了。

妇人二:我也是这么想的,可巧你就说了。

妇人一:长得可真是好看,眉清目秀的。

慧  娘:慧娘不幸,长得好又如何呢,还不是流落街头。

妇人一:姑娘不要着急,三天之内我保证你嫁出去,这事呀包在我身上。

慧  娘:谢谢你了。

妇人一:哎呀,不用客气,我的心肠软,你还这么年轻,长得就像一朵鲜花似的,真叫人喜欢。

慧  娘:谢谢大婶夸奖。

李  四:哟,这么热闹,你们都在这干吗呢?

李四说着走了上来,众人连忙回过头。

妇人二:哟,是李四啊,我还当是谁呢。

李  四:你们围着姑娘在干吗?

妇人二:还能干吗,这位姑娘要寻短见,我们正在帮她呢。

李  四:寻短见?

妇人一:可不是,我们正在劝她。

李四望着慧娘顿时一惊,随即眉开眼笑。

李  四:哟,好标致的姑娘啊。

妇人二:可不是,这方圆百里就没有一个比得上的。

李  四:姑娘是哪里人氏?

慧  娘:太原。

李  四:好好的你干吗要死呢?

妇人二:(抢过话)嗨,你不知道,她后娘把她卖到了妓院里,她是逃出来的。

李  四:哦,逃出来的?

妇人一:可不是,不知跑了多少天才到我们这的。

李  四:那她现在住哪呢?

妇人二:她孤身一人,又没有个亲戚,无处可去呢。

李  四:(高兴地)我呀有一个好主意。

男子一:什么主意?

李  四:让她跟我回家得了,虽然我李四谈不上荣华富贵,吃喝这辈子却不用愁的。

妇人二:你的家境倒是不错。

李  四:那是,谁让我爹是个商人。

妇人一:还是不行。

李  四:怎么了?

妇人一:你的那个老婆像个母夜叉似的,姑娘要是跟了你,不知要受多大的罪呢。

李  四:可我喜欢她呀,跟了我吃好的穿好的,我还能委屈了她。

妇人二:话别说的那么好听,你老婆就不会答应。

男子二:还是先问问姑娘自己吧,看她愿不愿意跟你走。

李  四:好啊。

李四走近了慧娘。

李  四:姑娘,我叫李四,就住在这附近,我家是卖布的,你愿意跟我走吗?

慧娘犹豫着。

慧  娘:这……

李  四:嗨,你还犹豫什么,有吃有住就不错了,我是见你可怜才收留你的,谁让我李四是个热心肠的人呢。

慧  娘:就怕你的家人容不下我。

李  四:没事,没事,这事包在我身上,只要我喜欢你,一切都没有问题。

慧  娘:你不怕她吗?

李  四:(逞强地)怕她?笑话,一个臭娘们,她敢说个“不”字我今天就休了她。

慧  娘:你倒是厉害了。

李  四:(嬉皮笑脸地)姑娘,你就快跟我走吧。

李四欲拉过慧娘的手。

李老婆:你敢!

忽然一个女子的声音如雷般的响起,众人吓了一跳,只见李四的老婆快步地走了上来,李四顿时变了色。

李老婆:李四!

李四望着她意想不到。

李  四:老婆,你,你怎么来了?

李老婆:我就知道你是个不安分的男人,背着我整天地在外面寻花问柳,不要以为老娘我不知道。

李  四:哪有的事,你别听他们胡说,我可是个清白之人。

李四老婆斜着眼望着他。

李老婆:清白?

李  四:是啊,除了你一个,我谁都没有碰过,我是个天下最好的男人了。

李老婆:放屁!

李四吓了一跳。

李  四:老婆,你不要那么凶啊。

李老婆:刚才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你还要把她带回家去,你好大的胆子!

李  四:姑娘无家可归,你看她挺可怜的,我们应该帮帮她。

李老婆:那也用不着你去可怜。

李  四:老婆,你别这样,我们就收留她吧,也好让她有个安身之地,不好吗?

李老婆:呸!你分明就是想娶第二个老婆,你少跟我玩花样。

李  四:(慌忙)没,没啊。

李老婆:打野食的男人,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说着就脱下了鞋子狠狠地打着他,李四吓得抱着头。

李  四:老婆,别打了,别打了。

李老婆:你还要带她回家有吃有喝,你当我家是粮仓呢。

李  四:她实在是走投无路,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李老婆:姓李的,我可告诉你,不要跟老娘玩什么花样,只要有我在,你这辈子就甭想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李  四:要不我们就收她做个丫环吧,她长得可不丑。

李四继续地求情着。

李老婆:甭想!

李四老婆一口回绝了他,李四满脸的不高兴。

李  四:你也太绝情了,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李老婆:我可不是庙里的活菩萨,谁想帮谁帮,不过你肚子里想拉什么屎,我可是一清二楚,别跟我玩花招!

李  四:你又多想了不是,有你在我哪敢啊。

李老婆:少废话,还不回家去!

李  四:那她呢?

李四老婆望了一眼慧娘。

李老婆:哟,这么漂亮,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呢。

慧  娘:大姐过奖了,慧娘也是落难之人,无家可归。

李老婆:长得可真不丑,像你这么迷人的姑娘自然会有人欣赏,你呀一定不会寂寞的。

慧  娘:慧娘不太懂大姐的意思。

李四老婆立刻又凶悍了起来。

李老婆:少在这里装蒜,再敢勾引我家的男人,我就饶不了你!

说着李四老婆又举起了鞋子。

慧  娘:我并没有答应要跟他走,你们还是走吧。

李四老婆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李老婆:(咬牙切齿地)哼,料你也不敢。

慧  娘:大姐,你真的多想了。

李老婆:甭说了,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个狐狸精!

妇人一:好了,不要再说了,这不关姑娘的事,是你家李四自己愿意的。

李老婆:那也不行,这是家听我的。

李四又抱住最后一线希望。

李  四:老婆,我们还是带她走吧,她实在是太可怜了。

李老婆:你做梦!

李四的希望又破灭了。

李  四:你别这样啊,别人会笑话的。

李老婆:别人的事我可管不着,快走!

李  四:真的要走?

李老婆:难道你也想吊死在这棵树上吗?

李  四:我可不想死,还没活够呢。

李老婆:少废话,快走!

李  四:(无奈地)那好吧。

李四边走边恋恋不舍地回头望着慧娘,李四老婆一看顿时又来了火。

李老婆:不要脸的男人,你还看,当她是你老婆啊,滚回去!

李老婆气的上前揪着他的耳朵就走。

李四痛得大叫着。

李  四:哎哟,你放手,放手啊,哎哟,哎哟,你放手,放手啊。

李老婆:到家里我再收拾你!

李  四:你放手,放手啊。

李老婆:快走!

李  四:哎哟,哎哟。

两人吵着闹着走了下去。

众人无奈地叹着气。

众  人:唉。

妇人一:不跟他走也好,姑娘,你放心,我保证给你说个好婆家,要比李四强多了。

慧  娘:你多费心了。

妇人一:费心算不上,只要你有个好归宿就行了,我也是心软,都是女人,我不忍心看着你一个人流落在外,坏人总是有的。

慧娘又哭了起来。

慧  娘:事已至此,我还能怎样呢,只要有个落脚之地我也就满足了。

妇人一:只要你不嫌弃,就先住在我家吧。

慧  娘:谢谢了。

妇人一:不用客气的。

慧娘又掩面哭了起来。

三公子:怎么回事?

三公子说着带着家丁走了上来,众人忙回过头望着他。

妇人二:哟,原来是县太爷家的三公子。

妇人一:三公子,你来的正好,快来瞧瞧了。

三公子:咦,这位姑娘为何在此哭泣?

妇人一:嗨,三公子,您是不知道,这位姑娘受后娘虐待逃了出来,可怜的很呢。

三公子:哦,那这位姑娘叫什么名字?

慧  娘:我叫慧娘。

三公子:慧娘?

慧  娘:是的。

三公子:请问你住在哪里?

慧  娘:我匆匆忙忙地逃了出来,无亲无故,也不知要到哪里去。

三公子:无亲无故,一个单身女子也够可怜的。

妇人二:可不是,我们都在帮她呢。

妇人一:我正要带家去,可巧您就来了。

妇人二:三公子,您看这姑娘长得可真是水灵,真叫人喜欢。

三公子上下仔细打量着慧娘。

三公子:(赞许地)好一个绝色的美人,我还从未见过。

妇人二:可不是,是个标致的人儿。

妇人一:娶回家做媳妇可不丑。

三公子:既然你无家可归,不如跟我回去,如何?

慧  娘:公子是……

妇人连忙抢过话。

妇人二:哎呀,你有所不知,他呀就是我们这里县太爷家的三公子,人可好啦。

慧  娘:哦,原来是三公子,小女子有礼了。

慧娘连忙给他行礼。

三公子:(连忙)姑娘请起,请起。

慧娘起。

妇人一:姑娘,人家可是富贵人家的少爷,家财万贯,你要是跟他回去呀,一定有福可享了。

妇人二:就是,三公子既然看上了你,你还不答应。

妇人一:(催促着)快啊。

慧  娘:(连忙)小女子从此愿意伺候着公子,做牛做马都心甘情愿。

三公子:(微微一笑)你这么漂亮,我怎么舍得让你做牛做马呢?

慧  娘:那公子是想……

三公子:我要娶你做妾室,不好吗?

慧  娘:妾室?

三公子:是的。

慧  娘:你不会在开玩笑吧?

三公子:我堂堂马家三公子岂能言而无信。

慧  娘:多谢三公子怜爱,我一定会好好地报答你。

三公子:好啊,你长得如此美丽,我一定会喜欢你的。

慧娘终于笑了,众人看了都非常高兴。

男子一:这下好了,姑娘终于有了安身的地方,我们也就放心了。

妇人一:虽然是个偏房,可好歹是个官宦人家,亏不了你的。

慧  娘:我知道。

妇人二:姑娘今天是碰到了好人家,真是谢天谢地了。

男子一:就是,姑娘好福气啊。

妇人一:三公子要貌有貌,要财有财,你呀算是掉进福窝了。

慧  娘:还是要谢谢大家了,慧娘没齿难忘。

男子二:应该的,应该的,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男子一:你没事就好,可不能再做傻事了。

慧  娘:再也不会了。

妇人二:嫁给了三公子也是你的福气,明年再生个儿子,你的好日子就来了。

慧  娘:这都是慧娘的造化。

三公子:好了,天色也不早了,你就快跟着我回家吧。

慧  娘:你爹娘会责怪吗?

三公子:不会的,你这么漂亮,他们一定会喜欢的。

慧  娘:那我就放心了。

三公子:走吧。

妇人一:去吧,好好地跟着三公子,他不会亏了你的。

慧  娘:嗯。

妇人二:去吧。

三公子:我们走吧。

慧  娘:嗯。

慧娘拎着包袱随着他一起慢慢地走下,家丁跟随其后。

大家望着他们的背影如释重负。

妇人一:好了,终于平安无事了,我们也就放心了。

男子一:三公子真是一个好人。

妇人二:他也有老婆的。

男子二:可惜是个妾室。

男子一:哎呀,做妾室就已经不错了,亏她长得漂亮,否则三公子还不要呢。

妇人一:这倒是实话。

妇人二:三公子今天可是好福气,白白地捡了一个大美人。

男子二:这姑娘可真是好看。

男子一:如花似玉,我见都没有见过。

妇人一:好了,别说了,姑娘都走了,我们也该散了。

众  人:嗯。

妇人二:走吧。

众人随即各自散去。

                                                              幕急落

                                                                 

第一幕中的几个女人和男人急急忙忙地从两侧走了上来。

妇人一:(慌张地)不好了,不好了。

男人一:怎么回事?

妇人一:听说县太爷家的三公子昨晚死了。

众人大惊。

众  人:啊!

妇人二:不会吧,前几天他不是带回了一个漂亮的姑娘吗,还说要娶她做偏房。

男人二:是啊,我们大家可都看见了。

妇人一:怪就怪在这里了。

李  四:怎么回事?

说着李四走了上来。

妇人一:那三公子昨晚被人挖了心,死的可惨了。

众人又是一阵大惊。

众  人:啊!

李  四:被人挖了心?

妇人一:不错。

男子一:吓死我了,谁这么大胆敢害死县太爷家的儿子。

妇人一:还会是谁,就是那个姑娘。

众人又是一惊。

众  人:啊!

李  四:可能吗,一个姑娘家的,她怎么杀得了人?

妇人一:不!那个姑娘根本就不是人。

李  四:那她是什么?

妇人一:我说出来了你们可不要害怕。

男子一:你快说吧。

妇人一:她呀是个鬼。

男子二:鬼?

妇人一:是的。

李  四:你又胡说了,明明是个美人,何来的鬼呢。

妇人一:我也不信啊,可是县太爷家的仆人都看见了。

男人一:都看见了什么?

妇人一:他们看见一个丑陋的恶鬼深夜里在画着一张美丽的人皮,而那张人皮画的就是……

众  人:谁?

妇人一:(急了)哎呀,就是那个姑娘。

众人又是一阵大惊。

众  人:啊!

李  四:怎么可能,她分明是个柔弱的姑娘。

男人一:是啊,我们都看见了,她的样子很可怜,还要寻短见,怎么一转眼又会是鬼呢。

妇人二:你会不会搞错了?

妇人一:不会的,是县太爷家的下人亲口告诉我的,错不了。

李  四:那三公子呢?

妇人一:早死了,心都被挖了。

李  四:啊!

妇人二:幸亏你没带那个姑娘回家,要不然她一定也会挖了你的心。

李  四:怎么会这样,意想不到的事。

妇人一:算你命大了。

李  四:是的,是的,看来路边的女人还是不能要的。

男子一:那县太爷呢?

妇人一:哎呀,哭的死去活来,正忙着办丧事呢。

男子二:县太爷是个大官,他派人去抓啊。

妇人一:抓什么,别忘了她可是个鬼,早就跑了。

男子一:那心呢?

妇人一:早就让她吃了。

众人又是大惊。

众  人:啊!

李  四:我就说吗这好好的姑娘怎么会寻短见呢,看来我们都是被她骗了。

妇人二:可不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装的可伤心了。

妇人一:我还想着给她做媒呢,这下倒好三公子的命都给送掉了。

男子一:这个鬼聪明的很,变作了一个姑娘来骗人,我们都没有察觉。

妇人一:我还听说那个姑娘是画出来的。

众  人:画出来的?

妇人二:是的,只要那个鬼把画好的人皮往身上一披就变成了美女,可妖艳了。

众人一惊。

众  人:啊!

男子二:想不到她还真有心计。

妇人一:下次我们可要擦亮眼睛,再也不上别人的当了。

李  四:对,再也不会上当了。

妇人一:我们一起去县太爷家看看吧。

男子一:好啊,我也正想去瞧瞧。

妇人二:可别多说话。

男子一:我知道。

妇人一:快走吧。

众  人:嗯。

众人连忙一起走下。

                                                             幕     

                                                              第二幕

一个老道士和一个小徒弟把一张张美丽的画皮都挂在了两棵树之间,画面上的美女都非常得妖艳动人,似乎呼之欲出。

小徒弟:师傅,都挂好了。

道  士:嗯。

随后道士手拿拂尘便向行人大声地吆喝着。

道  士:快来看啊,绝色的美女,快来看啊,快来看啊!

很快一些年轻的男子走了上来。

男子一:美女在哪里?。

男子二:你这挂的什么,卖画的吗?

道  士:(连忙)不,不是。

男子三:明明是些美人图,还说不是。

道  士:不,这些不是美人图,而是画皮。

众人不解。

男子四:什么,画皮?

道  士:是的。

男子一:什么叫画皮?

道  士:就是用彩笔画出来的人皮。

众人大惊。

男子二:啊,人皮?

道  士:是的。

男子三:吓死人了。

男子四:(好奇地)你画她们做什么?

道  士:(神秘地)你们有所不知。

男子一:那你快说啊。

道  士:我的这个故事就是说给你们这些男人听的。

男子二:什么男人女人,都一样。

男子三:快说啊。

男子四:就是,别卖关子了,我们都等不及了。

道  士:我要是说了出来你们可都不要害怕。

男子一:都是男人害怕什么呢。

男子二:(急不可待地)再不说我就要走了。

道  士:不用着急,听我慢慢地说来。

男子三:我们在听着。

道  士:这是一个鬼故事。

男子四:鬼故事?

道  士:是的,他是一个恶鬼,面相非常得丑陋,他为了成精经常要挖……

道士正欲说下去忽然王生从一侧走了上来,一个男子连忙叫喊着他。

男子一:王兄。

王生连忙走了过来。

王  生:哦,你们都在这。

男子二:快来听啊,鬼故事。

王  生:(好奇地)什么鬼故事?

男子三:哎呀,还没说呢,听着就是了。

王  生:(望着画皮)咦,怎么这么多的画像?

道  士:错了,这不是画像,而是画皮。

王  生:(想不到)什么,画皮?

道  士:是的。

王  生:你弄这些人皮做什么,怪吓人的。

道  士:实话对你们说吧,我就是个捉妖的道士。

王  生:道士?

道  士:是的,他是我的小徒弟。

道士用手指了指小徒弟。

王  生:哦,那你这些画皮从哪里弄来的?

道  士:这些画皮不是我画的,而是一个恶鬼画的。

王  生:恶鬼?

道  士:是的。

王  生:他画这些做什么?

道  士:因为他要吃了你们的心,所以就画了这些人皮,变作美丽的少女,专门诱惑那些好色的男人们。

王  生:你又说笑了,哪里来的鬼,我怎么没有遇到?

道  士:你们有所不知这青莲山中有个恶鬼。

男子一:恶鬼?

道  士:是的,他长的非常得丑陋,每当他要吃人的时候就会画一张人皮,然后披在身上,专门诱惑那些年轻的男子。

众人大惊。

男子二:啊。

男子三:真的?

小徒弟:这些都是他丢下来的画皮,难道还会是假的吗?

王生仔细地看着那些画皮。

王  生:(赞许着)可真美。

道  士:不美就勾引不了男人,他诡计多端,毒如蛇蝎,你们千万要小心。

男子四:那你杀死他呀。

道  士:这个恶鬼道行很深,每次我赶到的时候可惜他都跑掉了。

王  生:那这些画皮……

道  士:都是他逃跑时丢下来的。

王  生:那心呢?

道  士:早都让他吃了。

众人又是一阵大惊。

众  人:啊!

男子一:真有此事?

道  士:我说出来你们千万不要害怕。

王  生:不会的,你说吧。

道  士:不久前这个恶鬼画了一张人皮躲在庙中,一个路过的书生见她美貌,于是半夜便和她同床共眠。

王  生:然后呢?

道  士:可想而知,等我赶到时那个书生早已被鬼挖了心,鲜血流了一地。

王  生:吓死了,幸亏不是我。

道  士:又是这个恶鬼前几天变作一个姑娘,说是被逼逃出来的,后来县太爷的三公子见她可怜于是便收留了她,打算收为妾室。

男子一:然后呢?

道  士:没想到几天后那个恶鬼便挖了他的心。

众人大惊。

众  人:啊!

道  士:三公子引狼入室,结果害的自己丢了性命。

王  生:唉,可惜人死不能复生。

男子二:可不是。

男子三:这就是好色的下场。

男子四:不好色的男人又有几个呢。

道  士:他就藏在这附近,我一直在找他,你们可要当心了。

男子一:我们又不认识,怎么识别他呢?

道  士:他是个恶鬼,不敢见人,所以每次出现的时候都是披着妖艳的人皮,也好勾引那些好色的男人们。

王  生:我不会的。

男子二:不好色的肯定不是个男人。

众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王  生:(生气地)你们在胡说什么,不理你们了。

男子三:王兄,别生气,开开玩笑罢了。

男子四:就是,别当真。

道  士:这恶鬼厉害的很。

王  生:如何厉害?

道  士:他即将修炼成精,所以每次都能逃过我的手掌心,可我一定要杀了他,不能让他再祸害人间。

男子一:我们也遇不到啊。

道  士:不,你们这些男人时刻要当心。

男子二:当心什么?

道  士:因为他要找的就是你们。

王  生:为什么?

道  士:因为你们阳气正足,血液正浓,他喝了好成精。

众人又是大惊。

众  人:啊!

王  生:那你何不杀了他,也好为民除害。

道  士:他会隐藏术,我遍寻无果,每次找到他时地上都只剩下了一张画皮。

王  生:这些都是他的吗?

道  士:是的,他每吃下一颗心,就会丢下一张画皮,这些都是我后来拾到的。

王  生:可真是好看。

道  士:千万不要上当,因为他会挖了你的心。

王  生:不会的,不会的。

道  士:都说不会的,可他挖的又是谁的心呢。

王  生:自然谁好色就是谁。

道  士:说的好,但愿不是你。

王  生:肯定不是我。

众人立刻又起着哄。

众  人:是你,肯定是你。

王  生:(生气地)你们又在胡说,真的不理你们了。

男子三: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么说吗?

王  生:理由呢?

男子三:因为你是这一片出了名的美男子,那美女自然不会放过你。

男子四:就是,我们太丑了,她看不上。

王  生:去你的,净在胡说八道。

众人又哈哈大笑着。

男子一:王兄,你可要小心哟。

王  生:我可没有这样的艳福。

男子二:那也不一定,世上的事谁又说得清呢。

道  士:告诉你们,若是遇到了就一定要告诉我,千万不要靠近他。

男子三:他躲在哪呢?

道  士:不用去找,他自然会变作美人主动地靠近你、勾引你,然后吃了你。

男子吓的一闪。

男子三:真是可怕。

道  士:所以你们一定要把持住,千万不要心动。

众  人:知道了。

男子四:王兄,一会我们去青莲山玩,你也去吧。

王  生:不用了。

男子一:你要到哪去?

王  生:去我姑妈家。

男子二:去那干吗?

王  生:她病了,我要去看看。

男子三:好吧,那下次一起了。

王  生:嗯。

道  士:送公子一句话。

王  生:什么话?

道  士:公子相貌英俊,气宇不凡,若是他日遇到妖艳女子一定不要搭讪,以免惹火上身。

王  生:我可不是好色之徒。

道  士: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公子一定要牢记刚才我的话。

王  生:谢谢你的提醒,我会的。

道  士:这世上很多人都是死到临头才会痛哭流涕,可惜为时已晚,我也爱莫能助,只能收拾残骸葬于山中。

王  生:放心吧,我已经记住了你的话。

道  士:那就再好不过了。

王  生:好了,我要走了,你还是继续你的鬼故事吧。

道  士:后会有期。

王  生:但愿吧。

王生遂走下。

男子一:(望着画皮)太可惜了。

男子二:可惜什么?

男子一:都是画出来的美人,要是能娶回家做媳妇就好了。

男子三:你就不怕她挖了你的心?

男子一:我才不怕,我呀就是喜欢美人。

男子二:我也不怕,哪里来的这么漂亮的鬼。

男子三:可道士说有。

道  士:信不信就由你们了,反正你们都要记住我的话,否则到时我也救不了你们了。

男子四:哦。

忽然舞台上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灯光顿时暗了下来,只见画面上的美人随风飘了起来。

男子一:好好的怎么忽然天就变了?

男子惊恐地指着那些飘动的画皮尖叫着。

男子二:有,有鬼。

男人们见状吓坏了,拼命地大叫着。

众  人:鬼来啦,鬼来啦!

转眼间众人跑了个干干净净,舞台上只剩下了师徒两人。

小徒弟:(紧张)师傅。

道  士:(警觉地)不好。

小徒弟:怎么啦?

道  士:我闻到了一股妖气。

小徒弟:那鬼来了?

道  士:他一定是经过此地才刮起了这阵风。

小徒弟:他在哪?

道  士:带上剑。

小徒弟:是,师傅。

小徒弟连忙从一旁抱起了一把木剑。

道士手里的拂尘一甩。

道  士:跟我来!

小徒弟:是。

小徒弟跟着他急忙地走下。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话剧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