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话剧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企业公司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
企业公司年会娱乐小品剧本《为祖
正能量题材感人搞笑小品剧本《缘
公司节目相声,二人最搞笑的相声台
饭店引餐员点餐员前台服务员小品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群主摇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扶贫小品,完整扶贫小品剧本 10-8
乡村题材农村妇女小品剧本 10-6
小学生校园自闭症儿童小品 10-3
邮政小品剧本,关于邮政的小 9-29
国庆节表演什么节目好,推荐 9-27
万圣节幽默小品(相亲故事) 9-25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 9-23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绿色运动才是健康养生最有 8-20
红色革命情景剧剧本(红军精 8-18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话剧剧本 > 其它话剧剧本 > 不是爱风尘(音乐话剧。古装。)
中国国际剧本网话剧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hjxs 中国最大的话剧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话剧剧本-其它话剧剧本   会员:xiaopinjube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15 15:09:37     最新修改:2018/1/15 15:09:37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不是爱风尘(音乐话剧。古装。)
作者:宋武明
专业代写小品、相声、戏曲、双簧、诗诵读、演讲稿、话剧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微信:13979226936
话剧剧本
 
 
   
                                                                                 
                  不是爱风尘(音乐话剧。古装。)
                           第一幕
人物:
严蕊(字糼芳),二十岁左右。气质娴静淡雅,富有内涵。眉蹙春山,眼频秋水,清丽纤细。浙江台州名歌妓。
唐仲友(字与正),二十五岁左右。眉清目秀,气质高雅,神彩飘逸。浙江台州太守。
谢元卿,与唐仲友年龄相近。略显粗放,有一股豪爽之气。唐仲友朋友。
二位仆人。
 
布景:春风二月。蓝天白云。唐仲友的花园中,桃花盛开,绿柳浓荫,黄莺、画眉在桃花中、柳叶间婉转啼鸣。一派盎然的春意。
   [严蕊缓缓上。平静中透着一丝那个年纪特有的对生活的热爱和向往。环顾一下明媚的春色,唱:
   
“春风桃李又一年,
莺燕成双心波澜。
羞花闭月人人夸,                                                                                      
琴棋书画个个赞,
谁能知,我这女儿心,
心里多苦寒。
母燕护糼崽,
蓝天欢飞翔,                                                                                   
我始识人世,
父亡家贫落此方。
五陵少年争缠头,                                            
只为软香夜色狂,
人流如潮去复还,
不见一个真情郎。
唐君一片尊我心,
寒风世中倍温暖。”
 
  [唐仲友与谢元卿上。
   唐仲友拱手:“幼芳小姐来了,欢迎,欢迎!桃花盛开,今日置酒赏花,特邀元卿兄与小姐,共度良辰佳日。”
严蕊:“奴多谢太守大人厚爱!”
唐仲友对里边:“摆桌上酒!”
  [二位仆人在花园中摆放桌椅,置酒。
   谢元卿对严蕊拱手:“久闻糼芳小姐大名,今日得见,果然羞花闭月,名不虚传。应与正兄之邀,共与赏花,实乃三生有幸!”
   唐仲友:“二位请坐。”
  [三位先后入坐。仆人斟酒。
   谢元卿:“素闻糼芳小姐琴棋书画俱佳,今日有幸得会,还望不吝才艺,以解久慕之渴。”
   唐仲友望了望桃花,与严蕊对视一眼,脸呈微笑思索之状,缓缓地点了点头:“百闻不如一见,一见不如才现。今日以红白桃花为题,请糼芳小姐赋词一首,让元卿兄见识见识如何?”
   严蕊一脸娴静优雅的微笑,作思索状后道:“奴今日赴会,不曾带琴,不知太守大人可否供琴一台,奴借此献丑?”
   唐仲友对里边:“摆琴桌,供幼芳小姐一展才艺。”
 [二位仆人摆好桌、古琴。
   严蕊立起,神闲气定地坐到琴桌前,举起玉白葱嫩的纤纤细指,轻抚古琴,唱:
 
“ 道是梨花不是,
   道是杏花不是。
   白白与红红,
   别是东风情味。
   曾记,曾记,
   人在武陵微醉。”
 
 [反复吟唱三遍后止。
  谢元卿立起,拊掌盛赞:“好一个《如梦令》!‘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意境、词味皆美、皆浓,不亚于易安居士的‘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唱:
“东风桃花琴声飘,
  玉女词吟泉悠悠,
  疑是仙境与仙乐,
  嫦娥心动下九宵。
  桃花赏花昨已定,
  是否此前作词藻?
  我出一题试才情,
  或许果然李清照。”
谢元卿唱毕,道:“糼芳小姐果然才貌双绝啊!不才渴望再拜赏小姐的绝伦才艺,仙境仙乐,可让红尘百烦皆消啊!”
  严蕊望了望唐仲友,唐仲友会意地点了点头。
  谢元卿:“可否让不才出题出韵?”
  严蕊:“奴愿领赐教。”
  谢元卿:“是否就以七夕为题,以不才之姓为韵,求赋一首?不才当满饮三大斛。”
  严蕊沉思片刻,凝神静气:“奴献丑了。”轻抚古琴,唱:
 
“碧梧初坠,
  桂香才吐,
  池上水花初谢。
  穿针人在合欢楼,
  正月露、玉盘高泻。
  蛛忙鹊懒,
  耕慵织倦,
  空做古今佳话。
  人间刚到隔年期,
  怕天上、方才隔夜。”
 
  谢元卿边听边点头,待严蕊唱毕,大喊一声:“好,好啊!真令不才叹服!天底下竟有如此绝貌绝才之女!古今罕见,词既新奇,调又适景,才思如此敏捷,真乃天上人也!我辈何幸,得亲闻天音。(亟取大瓯对严蕊)也请糼芳小姐分饮此瓯,略见不才钦慕之意。”
  严蕊接过,轻轻柔柔饮尽。
  唐仲友望着二人对饮,颇有感触地点了点头,唱:
 
“我慕糼芳虽已深,
  此情只可心中藏。
  法度有令官与妓,
  只可赏艺不可沾。”
唐仲友唱毕,道:“元卿兄如此欣慕糼芳小姐,不妨到糼芳家中相伴些日。”
  谢元卿豪爽大笑,作揖:“不敢请耳。不才所愿固深,但不知糼芳小姐意下如何?”
  唐仲友:“糼芳小姐善解人意,岂能不愿陪伴您这样的佳客。再说我做主玉成元卿兄和糼芳小姐的良辰美景,糼芳小姐想必也不会反对。”
  谢元卿:“那不才真是福星高照、丽日盈怀啊!”
  谢元卿向严蕊伸手做了个请样,然后向唐仲友拱手作揖:“多谢与正兄一番美意。小弟告辞了。”
 [严蕊、谢元卿下。
  唐仲友目送二人的背影,一脸感触地轻叹了一声。
    (幕落)
 
                              第二幕
  人物:
  陈亮(字同父),二十七八岁。有豪爽之气。秀才。
  赵娟,二十二岁,色艺略次于严蕊。歌妓。
  唐仲友。
 
  布景:赵娟的绣房中。
  赵娟坐在梳妆台前梳妆,唱:
 
“朝朝暮暮歌与酒,
  秋月春风淡红颜。
  铅华洗去觅归宿,
  日思夜盼遇良郎。
  陈君慷慨情义真,
  两情相悦鱼水欢。
  有心嫁他始从良,
  风月场中空念想。”
 
 [陈亮上。站在赵娟身后,望着梳妆镜中的赵娟。
  陈亮抚着赵娟的双肩,一脸情深,唱:
 
“昨夜东风花千树,
  良辰美景吾珍惜。
  燕回画堂双比翼,
  眼前惊鸿不忍失。
  愿与共枕鬓如霜,
  她身必须办落籍。”
陈亮唱毕,道:“自相从以来,你我情相依、心相连,不忍别却。我愿娶,你愿嫁,实乃凤翥鸾翔,天成的一段好姻缘。你落籍从良一事,只须与太守唐仲友说说即成,容易得很。”
  赵娟:“贱妾与郎君心同此心,情同此情,若能如愿,乃今生之大幸。愿苍天保佑!”
  陈亮:“那好,我即去见唐仲友,你在家静候佳音。”
 [二道幕开。唐仲友府宅客厅。唐仲友坐在太师椅上,捧着一部书静阅。
 [仆人上。
  仆人:“禀老爷,有一姓陈名亮的客人求见。”
  唐仲友:“请进。”(把书放在身旁的桌上,立起)
 [陈亮上。
  陈亮向起迎的唐仲友拱手作揖:“有些日子不见,太守大人一向可好?”
  唐仲友抱拳回礼:“好、好。同父兄请坐,请坐!(对仆人)泡茶。”
 [仆人泡茶。
  陈亮在隔桌相对的太师椅上坐下,望了望唐仲友搁在桌上的书,语含嘲意:“太守大人在勤读圣贤书?”
  唐仲友:“翻翻,随便翻翻。对那些道学先生的理论,我是一向不苟同的。同父兄对道学的那一套不也是一向鄙视?”
  陈亮:“太守大人所言极是。方今世界,只管讲那道学,说正心诚意的,多是一班害了风痹病、不知痛痒的人。君父大仇全然不理,只知扬眉袖手,高谈性命,实却不懂性命是什么东西?”
  唐仲友:“道不同,不相与谋。既如此,同父兄何以与整天在鼓吹道学的朱晦阉相从甚密?”
  陈亮:“那是两码事,我看重的是朱晦庵的学问。”
  唐仲友:“什么狗屁学问,他又真正识得几个字?”
  陈亮:“好了,我们不谈朱晦庵。今日来府上,尚有一事相求。”
  唐仲友:“何事请言。”
  陈亮:“赵娟小姐想必太守大人并不陌生?”
  唐仲友:“知道,知道,色艺俱佳,在台州除了严蕊便数她了。”
  陈亮:“在下与她相从一些时日,相交甚密,识得赵娟小姐确是一个不错的姑娘,在下已生不舍之情,想娶她为妻。只是她是个官身,必须落籍,方可从良嫁人。特求太守大人恩准她脱籍。”
  唐仲友点了点头,用开玩笑的口吻:“同父兄乃当今第一流人物,为什么不交严蕊而交赵娟?”
  陈亮:“不闻‘情人眼中出西施’,有情人便是世上最美的佳配,世上无人比得上,纵然严蕊。话再说回来,严蕊乃太守大人最属意的,我如与其相交,即便落了藉,太守大人岂肯放她走?”
  唐仲友:“非是属意。果然严蕊若去,此邦便觉无人,自然使不得。若赵娟要脱籍,这事不难,但不知他相从仁兄之意已决否?”
  陈亮:“其意至诚。还要太守大人玉成,作个月老。”
  唐仲友:“相从之事,出于本人情愿,非小弟所可玉成,小弟只管与她脱籍便了。”
  陈亮立起拜谢:“多谢太守大人恩准!告辞。”
    (幕落)
 
                              第三幕
人物:
唐仲友。
赵娟。
唐仲友的几个同僚。
 
布景:唐仲友府宅中摆了桌宴席。
一同僚举起酒杯对唐仲友:“太守大人日夜为民操劳,来,我们大家敬太守一杯!”
  [众举杯向唐仲友敬酒。
另一同僚对赵娟:“赵小姐歌如夜莺,今良辰吉日,特请赵小姐来一曲助兴如何?”
赵娟望了望唐仲友,唐仲友鼓励地点了点头,赵娟立起:“承蒙各位大人错爱,奴唱一首根据唐朝张籍《节妇吟》谱的歌,希望各位大人能喜欢。(清了清嗓子)唱:
 
“君知妾有夫,
赠妾双明珠;
感君缠绵意,
系在红罗襦。
妾家高楼连苑起,
良人执戟明光里。
知君用心如明月,
事夫誓拟同生死。
还君明珠双泪流,
恨不相逢未嫁时!”
 
赵娟唱毕,道:“在下献丑了!”
赵娟欲坐下,除唐仲友默笑无语外,其他几个人一片赞颂声:“好,好!词好、曲好、唱得好!真是天簌之音!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赵娟一脸欣然,望着唐仲友,唐仲友点了点头,赵娟:“承蒙各位大人喜欢,那奴就再献唱一首。是根据北宋晏殊《蝶恋花》谱的。希望各位大人能喜欢。”(清了清嗓子)唱:
 
“槛菊愁烟兰泣露。
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
明月不谙离恨苦,
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欲寄彩笺兼尽素,
山长水阔知何处。”
 
赵娟唱毕,道:“在下献丑了。”
  [又是一片叫好声。赵娟坐下。
唐仲友问坐在一旁的赵娟:“赵小姐,有一事相问,前日陈官人替你来说,求本官准你脱籍从良,是否确有此事?”
赵娟叩首,一脸殷切:“奴已厌倦风尘,若蒙太守大人准予脱籍,与陈官人携手相从,实乃再造之恩。”
唐仲友:“本官准你脱籍不难,脱籍去,就跟陈官人了?”
赵娟:“陈官人是名流贵客,从他是奴之福,只怕他嫌弃奴而变卦。他若真有一片诚心,奴自欣喜无限,一脱籍就从他去了。”
唐仲友若有所思地立起身来,在客厅中踱了几步,唱:
 
“姣容婀娜歌如莺,
性温情暖心良善。
命比纸薄落风尘,
梦寐以求艳阳天。
吾愿春风伴她行,
丰衣足食度华年。
同父不是好郎君,
卯食寅粮性暴强。
根底不知乱应承,
当须提醒深与浅。”
 
唐仲友回位坐下,对赵娟:“对陈官人,你是不是知根知底?你果要从了陈官人,到他家去,须会忍得饥、受得冻方可。”
赵娟脸呈惊诧:“怎么,有这等事?我见陈官人慷慨使钱,想必他家一定富裕,至少不至无粮无裳,这也是我想嫁他的原因之一。若按太守大人所言,难不成他是个顾了今日快乐,不顾明天饥寒的汉子。这样的男人……嗨!”(赵娟一脸的沉重、忧思)。
  [二道幕开。赵娟的绣房。赵娟静静地仰靠在椅背上出神。
  [陈亮上。
陈亮哈哈一声后:“怎么,去了一趟唐仲友家回来反而不快了?是不是唐仲友变卦了,不让脱籍了?”
  [赵娟摇了摇头,不语。
陈亮:“那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像你们这样的人家,真的就这么无情,说变脸就变脸?”
赵娟淡淡地望着陈亮:“太守大人说,到官人家里须忍得饥、受得冻方可。这是怎么回事?”
陈亮大怒:“可恶!姓唐的居然如此坏我的大事!只许他喜欢严蕊,不许我娶赵娟!他娘的!”(下)
 (幕落)
 
                        第四幕
人物:
朱晦庵,五十岁左右。浙东提举。
陈亮。
唐仲友。
朱府仆人。
朱晦庵去台州时的俩个随行者。
太守府衙役。
 
布景:朱晦庵府宅客厅。
  [朱晦庵从内书房步出,风度儒雅。
朱晦庵一脸深沉,唱:
 
茫茫寰宇,熙熙人世,
蒙蒙气体,浩浩尘象,
出于何方?
问苍天,问大地,
理是万物之源。
说什么天地乱象纷纭,
只要把握理之规律,
天地万物皆简单。
存天理,灭人欲,
人世污秽,风流云散。
 
  [仆人上。
   仆人:“提举大人,有一位姓陈名亮的客人登门求见。”
   朱晦庵略一思索:“请进。”
   仆人:“是,提举大人。”(下)
  [陈亮上。
   陈亮一声响亮的哈哈,拱手作揖:“提举大人,今得一见,实乃荣幸!”
   朱晦庵:“同父兄,欢迎,欢迎!从何而来?请坐。——倒茶。”
   [仆人上来倒茶。
  [陈亮落座。朱晦庵在对面坐下。
   陈亮:“从台州来的。那可是提举大人管辖的地界啊!”
   朱晦庵点了点头:“哦。那个小唐,唐仲友在台州如何呢?”
   陈亮不快地“哼了”一声:“唐仲友心中除了一个严蕊,还能如何呢。”
   朱晦庵思索着点了点头:“他一向对本官心怀不满,最近对本官是不是又有什么说头?”
   陈亮又“哼”了一声:“这家伙除了严蕊,目中还会有谁呢?一点都不把提举大人放在眼里,居然说什么大人又识得几个字,如何做得提举。可天下人谁不知道提举大人著书立说,是位饱学之士,人人仰慕。”
   朱晦庵脸色渐变,立起身来,踱了两步,唱:
 
 “风流倜傥唐仲友,
   恃才傲物太狂妄!
   不尊吾学犹可恕,
   贬我不文岂可谅。
   当然同父非诚辈,
   背后言语当分辩。
   若要识别真与假,
   须得台州行一趟。”
 
   朱晦庵唱毕,道:“我明日正要去一趟台州察看政务,也顺便去会会这个唐太守。”
   陈亮:“提举大人去台州视察政务,实乃英明。”
 [二道幕开。台州太守府公堂。朱晦庵立在厅堂中央。边上立着俩个随行者,一个太守府衙役。
   朱晦庵对太守府衙役:“都半天了,这唐太守怎么还迟迟不见?”
   衙役:“去人禀报了,估计唐太守很快就来了。”
 [一衙役上。
   衙役:“报提举大人,太守大人到。”
 [唐仲友上。
   唐仲友对朱晦庵,双手抱拳,一脸公务,不冷不热:“拜见提举大人!下官失礼,让提举大人久等了。”
   朱晦庵盯着唐仲友看了会儿,唱:
  
 “眼前这付傲慢相,
   本官看了百般烦,
   同父之言果不假,
   从不把我心头放。
   如此属吏不治治,
   提举之威在何方。”
 
   朱晦庵唱毕,道:“好你个唐太守,你目中还有没有我这个提举?传了半日才露面,如此这般,以后有多少公务不被你耽误了!”
   唐仲友:“提举大人误会了,方才下官正在忙着查询一件事,公务缠身,得悉提举大人驾临,即刻动身赶来。”
   朱晦庵:“狡辩!纯粹是一个不称职的太守,日后势必误国误民!据报,唐太守在任,无视法度,与歌妓同居,有伤国体、政体。把府印纳上!”
   唐仲友不语,片刻,唱:
 
 “永康学派理学派,
   识世治世各所见。
   吾亦属向永康学,
   反对理学有罪焉?
   借机寻事今分明,
   欲加之罪辞何患。”
 
 [唐仲友下,捧太守官印呈上。朱晦庵让随行人员接印。
   朱晦庵:“唐仲友待职听参!”
   (幕落)
 
 
 
                            第五幕
人物:
朱晦庵。
严蕊。
绍兴太守。
朱晦庵的俩个随行者。
绍兴太守府俩个衙役。
 
布景:台州太守府公堂。
朱晦庵坐在案桌上,签了一道令:传拿严蕊!
   [朱晦庵的俩个随行者接令后下。
朱晦庵在公堂上踱着,唱:
 
恃才风流唐仲友,
歌妓相染必无疑,
堂堂法度头上悬,
召妓侍寝当律处。
柔弱细嫩如严蕊,
小刑略施必招供,
当堂画押铁证在,
参奏小唐予罢黜。
 
   [朱晦庵的俩个随行者带严蕊上。
朱晦庵的俩个随行者:“报提举大人,严蕊传拿到!”
   [严蕊镇静地望着眼前的朱晦庵。
朱晦庵坐回案桌:“歌妓严蕊,你和唐仲友是什么关系?”
严蕊:“谈不上什么关系,官府、府宅举办酒宴时,奴去唱唱歌助助兴,比较熟悉而已。奴为歌妓,此乃本职,望大人明鉴。”
朱晦庵:“就这些?”
严蕊:“嗯,就这些。不知道提举大人是什么意思。唐太守貎赛潘安,学问人品,奴一向高山仰止,如太守大人有意于奴,乃奴前世修来之福,只是唐太守一向谨守法度,洁身自爱,对奴除了尊重之外,从无任何举动,让奴惟梦中是求,空怀叹惜。”
朱晦庵拍桌喝斥:“一派谎言!据太守府中人告,歌妓严蕊,身着内衣,服侍唐仲友洗澡擦身,光天化日之下,视法度为儿戏,公然同居!”
严蕊脸呈愤慨:“肆意栽赃陷害!何人如此恶毒,可请来当堂对着青天,当面起誓、对质!”
朱晦庵冷冷一笑:“看来你这贱人,为了替唐仲友遮丑、掩罪,嘴巴还挺硬,不动点厉害,是不会从实招供。——上刑!”
   [朱晦庵的俩个随行者将严蕊绑上施酷刑,杖打、夹棍。严蕊死去活来,就是不松口,直至昏迷过去。
朱晦庵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立在昏迷过去的严蕊前,唱:
 
“柔弱风尘一歌妓,
冰肌玉骨竟如钢。
发去绍兴再审讯,
不信肉骨磨不穿。”
 
朱晦庵唱毕,道:“送绍兴府再审,一定要让这贱妓从实招供!”
  [二道幕开。绍兴太守府公堂。
绍兴太守对旁边的一个衙役:“台州送来的那个叫严蕊的歌妓,在牢中关了些日,现在状态如何?”
衙役:“一脸漠然,从不求告,让人无奈。”
绍兴太守:“提举大人有示,一定要让她从实招供、画押。再过堂,一个只认银子的歌妓,只要她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信她捱得过大刑侍候。提上来!”
衙役:“是!”(下)
  [俩衙役挟着严蕊的胳膊上,扔在地下。严蕊粗服乱发,身上血迹斑斑。
绍兴太守在严蕊跟前转了转,唱:
 
“世上最毒妇人心,
红粉女郎尤更甚。
殊不知,
卖笑丛中人,
娇柔如弱柳,
竟有一腔情,
冷对阎罗殿。
吾今再用刑,
看她招承不招承。”
 
绍兴太守唱毕,道:“严蕊,我看你还是早一点承认和唐仲友的奸情为好,免得再受一番筋骨之苦。凡到这里来的,纵然钢筋铁骨,都乖乖招认了,更不用说你这细皮嫩肉的。”
  [严蕊冷冷地闭上双目,一声不吭。
绍兴太守“嘿嘿”地笑了一下:“你这贱人,还真要硬抗到底。动刑!”
  [又是一番如台州公堂上的酷刑,致严蕊气息奄奄。绍兴太守无奈地哼了一声(下)。严蕊微微睁开双目。
   一衙役带着些许怜悯的神情望着严蕊:“你何必这么硬抗到底?天下还真没有第二个像你这样傻的女子了,招认了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严蕊微弱地喘了一口气:“我严蕊不过一介被世人歧视的歌妓,纵使真与太守有奸情,也罪不致死。只是人世间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不能黑白颠倒,为了摆脱自已的苦楚,无中生有,诬陷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士大夫。这样的事,就是刀架在脖子上,我严蕊也决不为之!”
   衙役赞赏而同情地点了点头。
(幕落)
 
                         第六幕
人物:
孝宗皇帝。
宰相王淮。
群臣。
太监。
陈亮。
狱吏。
 
布景:朝廷早朝。孝宗皇帝坐在龙椅上,底下站着一班奏本的大臣。
一大臣:“启奏皇上,接浙东提举朱晦庵奏本,参台州太守唐仲友。”
孝宗皇帝:“念。”
大臣对着奏本:“唐某不伏讲学,罔知圣贤道理,却诋臣为不识字。居官不存政体,亵昵娼流,鞫得奸情,再行复奏。”
王淮:“启奏皇上,臣这里也有台州太守唐仲友的一私揭。唐仲友谓:朱某不尊法制,职官在案公务,其突然来府,职官因公务未能及时迎候,其酷逼官妓,妄污职官,公道难泯,力不能使贱妇诬服。尚辱渎奏,明见欺妄。”
孝宗皇帝问宰相王淮:“二人是非,卿意如何?”
王淮:“以臣所见,此乃秀才争闲气耳。一个讥他识不了几个字,一个道不迎候他,实际上也就这么回事,其它的都是由此衍生出来的,没多大的事。皇上不听他们的就是了。”
孝宗皇帝:“卿所见极是。上下司不和,与已与民都不妥,不宜在一个地方谋事,两下调开即可。”
王淮:“陛下圣见英明,臣当吩咐所部奉行。”
太监:“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退朝。
   [二道幕开。夜色。监牢。
严蕊一脸哀伤,望着窗外冥暗的夜空,唱:
 
“天昏昏,地冥冥,
寒风阵阵吹进窗。
风寒衣可暖,
心冷如深渊,
不知今夕是何年。
问天地,叩神灵,
法理二字在何方?
你二人官场争长短,
恁地拿我来作践?
唐太守你明明提举之下官,
何必书生意气言无忌,
牵连我无辜受屈冤,
酷刑阵阵,生死几番。”
 
  [狱吏带陈亮上。
陈亮抓着监牢栏杆,痛悔交加地对着严蕊嚷:“可怜严蕊,一羸弱风尘女子,竟遭如此酷刑。”唱:
 
“怪我口无遮拦,
朱晦庵面前说长短,
不过图一时口舌之快,
那曾想,
朱晦庵借题发挥,
对一风尘女子施酷刑,
做尽唐仲友文章。
可怜眼前严蕊,
风狂雨骤一朵莲花;
可敬眼前严蕊,
风骨奇高入云天。
堂堂七尺男儿我,
愧不如一弱女郎!
愧疚万千如油煎,
当速请晦庵网开一面,
长短相争伤及弱女,
非你我男儿之所长!”
 
陈亮唱毕,道:“严蕊小姐,我对不起你,我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还你平安,还你自由!否则,我陈亮又有何颜于人世!”
严蕊一脸淡然,费劲地对着陈亮:“我严蕊原不过是路边一根任你们踩踏的小草,你们男人间争来斗去,原本与我无干,却拿我来做你们争斗的工具。此番落得如此,生也由你们,死也由你们,听便吧。”
陈亮:“陈亮有罪,陈亮有罪!”(下)
 (幕落)
 
                           第七幕
人物:
岳霖(岳飞儿子),五十岁左右。提典刑狱。
绍兴太守。
衙役数人。
严蕊。
 
布景:绍兴太守府。绍兴太守在前毕恭毕敬引岳霖上。
绍兴太守:“提典大人请!”
  [衙役急忙搬座、倒茶。
一衙役上:“报提典大人、太守大人,府前有众多百姓,为入牢的歌妓严蕊喊冤!”
岳霖:“本官正为此事而来。”(左右踱了两步,举首仰天,一脸正气。)唱:
 
“青天湛湛,
长风萧萧,
文人多是非,
日日说长短,
累及无辜坠深渊!
精忠报国,
廉洁奉公,
国民至上,
先父高风不敢忘!
民之为重官为轻,
官不为民官何用?
长思先父日月光,
时时事事垂风范。”
 
岳霖唱毕,道:“你太守何以不分青红皂白,对一风尘弱女动大刑?”
绍兴太守:“下官实在是无奈之举,一切都是遵朱提举之命,要从严蕊口中拿到治唐仲友的证据。下官是他的属吏,焉敢不从。想不到严蕊一风尘弱女,竟有如此风骨,是非分明,正气凛然,绝不妄言,什么刑罚都奈何不了她。多少七尺男儿都不及啊!说心里话,下官也真是打内心佩服啊!今提典大人主持正义,也正是下官所愿,下官无不欣慰万分!”
岳霖:“太守听着,你亲带俩人去监牢,释放严蕊。先带到这里来,我要见识见识这个多少男儿都不及、一身刚气的奇女子。”
绍兴太守:“下官遵命,速放严蕊。”(带着两个衙役下)
岳霖在公堂上来回独步,一脸沉思,立住,自语:“先父一生,严以律已,宽以待人,令出如山,赏罚分明,行若明镜。我虽不及先父之才之德,但也要力求无愧先父的在天英灵。我当时时记住先父的《宝刀歌》,以为自律、自警,唱:
 
“我有一宝刀,
深藏未出鞘,
今朝持赠南征吏,
紫蜺万丈于青霄。
指海海腾沸,
指山山动摇。
蛟鳄潜形百怪伏,
虎豹战服万鬼号。
时作龙吟似怀恨,
咻得尽剿诸天骄。
蠢尔蛮蜒弄竿梃,
倏聚忽散如群猱。
使君拜命仗此往,
红炉炽炭燎氄毛。
奏凯归来报天子,
云台麟阁高瞧峣。
噫嘻!
平蛮易,自治劳,
卒犯市肆,马躏禾苗。
将躭骄侈,土狃贪饕。
虎张囚馘,妄邀金貂。
使君一一试此刀,
能令四海烽尘消,
万姓鼓舞歌唐尧。”
 
   [太守、一衙役上。
太守:“报提典大人,严蕊小姐来了。”
   [严蕊上。脸色苍白,形容憔悴。
岳霖迎上,一手扶着严蕊的臂膀:“严小姐受苦了!”
严蕊跪下:“谢提典大人救奴于炼狱之中!”
岳霖:“快起。(对衙役)严蕊小姐身体虚弱,快搬椅子扶严小姐坐。”
   [衙役搬椅,扶严蕊坐下。
岳霖:“严小姐气节、人品、学识、才气广为传颂,本官请严小姐以自家心事作词一首,让本官拜赏如何?”
严蕊沉思片刻,唱:
 
“不是爱风尘,
似被前缘误。
花落花开自有时,
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
住也如何住。
待到山花插满头,
莫问奴归处。”
 
岳霖赞赏地点着头:“果然名不虚传。本官准严小姐从今脱籍如何?”
严蕊跪拜:“谢提典大人再造之恩!”
 (幕落)
 
                         第八幕
人物:
严蕊。
唐仲友。
 
布景:风和景明,一道岸边绿树成荫的清溪旁。
   [严蕊上。望着波光粼粼的溪水,一脸沉静,气质富有内涵。
严蕊:“多么美丽、清明、宁静的乡野啊!”唱:
 
“东风绿树溪水清,
画眉自由啼婉转。
君不见,
杜鹃啼血愁空山,
孑然一身心长叹;
君不见,
明年春风花再发,
明年闺中心悲叹?
太白失意访名山,
吾今徬徨路茫茫。
仰天问天天不语,
俯地叩地地无言。”
 
   [唐仲友上。
唐仲友见严蕊,脸落欣喜:“幼芳小姐,你果然在此地!”
严蕊转身见唐仲友,欣然:“太守大人,您怎么也来这里?”
唐仲友:“方才我去你舍找你,有人说你独自一人往这边走,我便一路寻来。你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
严蕊:“太守大人找奴有事?”
唐仲友:“我已不是什么太守了。”
严蕊脸呈惊愕:“为什么?是不是朱晦庵又寻什么事了?现在有岳大人在,他还能把太守大人怎么样?”
唐仲友:“那倒不是,是我自已辞官不干了。”
严蕊:“为何要辞官?大人十年寒窗,凭饱学之才,金榜题名,官居太守,前程无量。”
唐仲友:“我是读书的料,但不是做官的料。官场这块污泥浊地,已使我百般厌绝。因为我这个官身,又因为与朱提举见识有异,害得幼芳小姐无辜受刑、坐牢,我唐仲友对小姐实在是罪孽深重!因为这个官身,我如入牢笼,不能大胆爱我所爱之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深爱之人与别的男人笙歌宴舞,心尖在滴血。今下我学陶潜公,不为五斗米折腰,终于卸下了那五斗米,成了一个自由身,如黄庭坚公所言,‘清风明月无人管,并作南楼一味凉’,干我想干之事,爱我想爱之人。不仰人鼻息、观人耳目,如此逍遥,何其快哉!”
  [严蕊紧紧地盯着唐仲友,无语。
唐仲友:“我意已决,走陶潜公的路,归隐田园。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幼芳小姐的学识不在我之下,想必也熟知陶潜公的《归园田居》?”
严蕊脸呈笑意:“不太熟,大人诵一遍我听听。”
唐仲友颔了颔首,唱:
 
“少无话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十三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田园。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严蕊点着头:“很美,非常非常美!”
唐仲友:“北宋欧阳公《蝶恋花》,意为女子,这些日子我重读了,别有一番前所未有的感受,句句触及我心,感同身受。”唱: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严蕊一声赞叹:“欧阳公的《蝶恋花》,奴亦曾多次品读、联想、动情泪下。易安居士也极为欣赏,对应做了《临江仙》。”唱: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
柳梢梅萼渐分明。春归秣陵树,人老健康城。
感月吟风多少事,如今老去无成。
谁怜憔悴更凋零。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
 
唐仲友:“真乃仙音也!我是误落尘网中,久在樊笼里,今复得返自然啊!我已在这条溪的上游买了一些土地,几间房子,从今以后,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躬耕细作,种瓜种豆,清溪绿树,读书写字,如陶潜公般‘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严蕊:“田园生活固然好,自然清新、宁静、悠闲,无人世之喧嚣、争斗、烦扰,但这样一来,大人的十年寒窗,金榜题名,不就成为无功之劳了?”
唐仲友:“十年寒窗为的是什么?金榜题名为的又是什么?出发点不就是为了过好日子。现在既然日子过得不好,那一切又有什么用呢?我要的是与我的心相融、情相连的真正的好日子,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一个太守算什么?就在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上,范蠡协助越王勾践灭吴雪恨后,功成身退,连相位都不屑一顾,与深爱的西施泛舟太湖,飘然出尘,过不受羁跘、约束的自由自在的日子。跟范蠡的相位比,我一个小小的太守算什么?幼芳小姐,今天我——唐仲友,以一个自由身的身份正式向你请求:嫁给我,跟我一起归园田居吧?小姐才高唐某,一齐读书吟诗、书画、抚琴,悠闲自在,何其逍遥!”
严蕊脸呈激动之色:“奴,严蕊,一个微贱的歌妓,如何配得上大人,一位金榜题名的进士,一位曾经的台州太守。大人不计较奴的过去?大人不在乎世人会怎么看,怎么说?”
唐仲友:“我的生活我自已决定,我认为好便是好,我不在乎世人怎么看、怎么说。小姐的过去,那不是小姐的本意,一切都是为生活所逼,都是表面的东西,是小姐你一个弱女子所无能为力的。我看重的是高山流水觅知音,看重的是小姐本质上的风尘不染、冰清玉洁。我知道小姐的一颗心一直在我身上,只因为我这个官身,致使一切……好,不谈那些了。小姐是个很有思想很有情义很清纯的姑娘,我真正看重的是小姐内在的东西,也就是小姐的那颗洁白无瑕、刚正不阿的心。跟我一起走吧,我再次向小姐请求!有什么要求小姐尽可提出来,我尽量满足小姐。”
严蕊眼含泪水,慢慢步过去,抓起唐仲友的手,紧紧地依在脸上。
唐仲友:“泪眼问花,乱红飞过;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之于我们,皆成往事矣!”
俩人手挽手,共唱:
 
“山外青山楼外楼,
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
直把杭州作卞州。
临安题壁不虚言,
北国沦丧南国舞。
中原父老等驾回,
官场不尽窝里斗。
我们无心尘嚣闹,
亦更无力乾坤扭。
今日双双归田园,
晨风夕月无闲愁。
春种秋收看白云,
无须低眉俸禄求。
云雀蓝天声声唱,
人生难得是自由。”
 
[俩人缓缓下。
     (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话剧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