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全国小品剧本大赛
石牛寨酒店招商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话剧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交通建设公司微电影剧本《路在
邮政储蓄银行信用卡小品剧本《
师生情感人小品剧本《关爱农民
关于旅游景区饭店价格欺诈游客
医药公司员工代表年会小品《把
银行营销理财幽默喜剧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银行营销理财幽默喜剧小品 8-24
银行信用卡音乐剧剧本《信 8-21
创建和谐家园小品剧本(大声 8-18
公司年会音乐剧,年会音乐剧 8-16
老兵退伍晚会小品剧本,新兵 8-14
公司管理员小品剧本(生日祝 8-11
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年会音 8-9
银行情景模拟音乐剧剧本(财 8-7
小康生活音乐快板词(越来越 8-4
大学正能量情景剧剧本,校园 8-2
小学生音乐剧剧本《世上只 7-31
公路工程质量小品剧本(安全 7-29
校园小品,校园搞笑小品(大 7-27
旅游风景区管理规划搞笑小 7-25
公司职场办公室搞笑情景剧 7-17
军营部队题材改革强军为主 7-12
关于铁路的节目音乐剧剧本 7-11
送红包拉关系廉政小品剧本 7-10
小区小品剧本,邻居小品台词 7-8
文明创建小品剧本(先锋模范 7-6
精准扶贫话剧小品剧本(新生 7-3
饭店快板词(特色家族) 7-2
最搞笑的多人哑剧剧本(时代 6-29
旅游公司音乐剧剧本(中外友 6-27
气站三句半剧本台词(我们的 6-26
搞笑单人脱口秀剧本《中国 6-24
与党有关的小品剧本《因为 6-23
公务员偷生三胎小品剧本(举 6-21
银行服务三农小品《惠农政 6-19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话剧剧本 > 搞笑话剧剧本 > 糊涂底爷
中国国际剧本网话剧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hjxs 中国最大的话剧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话剧剧本-搞笑话剧剧本   会员:傲雪寒松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6/3/19 3:06:39     最新修改:2016/3/19 10:57:2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糊涂底爷
作者:欧宗平
专业代写小品、相声、戏曲、双簧、诗诵读、演讲稿、话剧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话剧剧本
 
 
   

宾阳山歌独幕喜剧剧本

 

 

糊涂底爷

 

编剧 欧宗平

 

人物表

 

苗大叔 男 57岁

翠 莲 女 22岁

王 宾 男 24岁

四 娘 女 40岁

 

时间 1986秋的一天

地点 苗大叔的家

序幕

劳动致富乘东风, 千家万户乐融融。

莫学死鸡撑硬胫, 硬把黄金讲是铜。

幕启

一幅美丽的山水画衬托着一间简陋的农舍,厅前摆着一张办公桌,桌上有一个热水壶。一个口盅。墙壁正中挂有一张毛泽东画像。

苗大叔满脸冰霜的坐在厅堂一边修补着一只破坭箕,他上身穿着一件印有“农业学大寨奖”的短袖背心,下身穿着一条中筒裤子,脚踏一双半旧解放鞋。他一边修补一边欣赏,时尔绽出笑意。

苗大叔(唱)

莫讲我手干如柴, 织出坭箕乖又乖。

莫想发财万元户, 只图肚饱有餐筛。

(白)

唉,我苗大叔,大叔不像大叔,总督不像总督,当了几十年的农村基层干部,热闹够子,本想清静安度晚年了,可是我那个野仔就是不给你安静,你看他带着一个妹子回家,头发卷得像一个鸡窝,还戴着一付黑眼镜,像个磨面马,穿着连衣裙像个东洋女,踏着高跟鞋像个平常鬼,难看死了,我拿着这个扫把(演身说明)左一下,右一下,左一下,右一下。打得她跑得比兔子还快。(坐下原位喘气,吸烟)

翠 莲(上)

(翠莲卷头发,戴黑眼镜,穿连衣裙,踏高跟鞋。她一边走一边哼着电影《少林寺》小调。当她发现苗大叔的时候,突然停了歌唱,蹑手蹑脚地走到苗大叔的背后“呸”了一声,吓得苗大叔从桌上翻倒。)

苗大叔 啊,你还敢来呀!

(苗大叔拿起扫把左一下,右一下,左一下,右一下地追打翠莲)

翠 翠 爸,我是你女儿。

(翠莲脱下墨镜,苗大叔盯着翠莲的脸面细看一片)

苗大叔 啊,你是翠莲?唉,女呀女,你怎么装这套鬼相!我以为你哥那个女朋友啊,差点打死你了。

翠 莲 什么?我嫂嫂来过呀?

苗大叔 来过,被我打跑了。

翠 莲 你疯了吗,你打她干嘛!

苗大叔 我看她不顺眼.

翠 莲 哪里不顺眼了?

苗大叔 她卷头发,戴墨镜,穿连衣裙,踏高跟鞋就是不顺眼。

翠 莲 唉,你真糊涂啊,现在青年人哪个不赶时髦。

苗大叔 那叫奇装怪服,是资产阶级思想严重。

翠 莲 哎哟,我的老爸。别人巴不得媳妇来家玩啊,你却唱反调了。

苗大叔 哼,这种媳妇,我宁可不要!

翠 莲 你言重了,爸,你看我这件连衣裙好看不?

苗大叔 好看,好看,赶快脱去!

翠 莲 丑死了,哪有老爸叫女儿脱去的!你封建思想严重了。(坐下脱鞋倒掉坭土)爸,你看我这双高跟鞋几靓,穿着高了一拳头。

苗大叔 拿来我看靓么?(接过高跟鞋)(板)

高跟鞋,实在乖。 鞋头尖尖鞋跟歪。

穿着一时错了脚, 要你连时叫跛跛。

(苗大叔举起柴刀将鞋跟砍掉,翠莲悲痛哭泣)

翠 莲 你疯了,你砍我鞋干嘛,你赔我鞋来,你赔我鞋来!

苗大叔 好好好,我赔你,我赔你。

(苗大叔脱下自己的解放鞋递给翠莲,翠莲接过鞋甩去老远)

苗大叔 好呀,你掉下革命传统。

翠 莲 你因循守旧。

(父女二人各自捡起自己的鞋穿上,翠莲因一只鞋没鞋跟了,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

茵大叔 呵呵,看见没有,这种鞋是穿不得的,一穿就变脚跛。

翠 莲 好呀,我脚跛了,你养我一辈子吧。

苗大叔 脚跛就嫁个眼瞎的得了呗。

翠 莲 我才不嫁眼瞎的呢,我早就谈好了。

苗大叔 谈好啦,拿来我看看。

翠 莲 是布娃娃吗,拿来给你看!

苗大叔 我是说叫你拿相片来看。

翠 莲 你看相片干嘛,现在他就来在门外,你想看我就叫他来给你看个够。(欲下)

苗大叔 慢点慢点,容易得见岳父面吗!

翠 莲 放心,他买有菜来,还有两个手留弹。

苗大叔 手留弹?

翠 莲 茅台酒。

苗大叔 咳!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知道他家庭情况的。

翠 莲(板)

帅哥情况[实不错, 发家致富银纸多。

他是有名专业户, 养得大猪养得鹅。

城镇买有商品屋, 内设舞厅和K歌。

手机电脑样样有, 买了汽车换中拖。

苗大叔(板)

闻得女儿同样讲, 心中热血翻绿波。

资本主义尾巴在, 又养大猪又养鹅。

城镇买屋新地主, 东洋色女是K歌。

喜新厌旧人人恨, 买了汽车换中拖。(白)

哦,讲了半天,原来是搞资本主义!

翠 莲 爸,现在政策都落实了,谁说是资本主义呀?

苗大叔 不是资金本主义去哪得这么多钱?

翠 莲 我讲给你听,他家承包有一张大鱼塘,又在鱼塘上面养鸭,人养鸭,鸭养鱼。样样技术都是我大哥教他做的。

苗大叔 你大哥?

翠 莲 是呀,他与我大哥是战友,早些年我大哥说在我们家搞,不同意呢,要不我们家早就发财了。

苗大叔 那个时候谁敢搞呀,挨斗争的,斗到你学狗叫去。你爸是老革命,老党员,老干部,不与你放鞭炮进裤裆去。

翠 莲 爸,现在还怕吗?

苗大叔 怕到是不怕哩,去哪有钱搞呀,银行又不是我们家开。

(内幕男声:翠莲——,你爸同意了没有?我蹲到脚麻去了。)

翠 莲 哎——,我爸同意了,进来,进来。

苗大叔 是谁叫的?

翠 莲 他。

苗大叔 谁呀?

翠 莲 他。

苗大叔 他是谁呀?

翠 莲(贴近苗大叔的耳朵大声咸)我的伙计!

苗大叔 好呀,我正想看你这张牌呢。(欲下)

翠 莲(拉住)爸,你坐好,你怕不得看吗。

王 宾(上,他留着长头发,左手提着一个收录机,右手提着一个皮包)翠莲!

翠 莲 王宾!

(翠莲接过皮包和收录机放在桌上)

苗大叔(旁白)我还以为是谁呢,头发长长的,像个贵州“钳工”

翠 莲 这个是我爸,王宾呀,快来叫爸。

王 宾 爸!

苗大叔 谁是你爸?我同意你叫了吗?

王 宾 你好。

苗大叔 好好个屁吗,眼角都绉了。

王 宾 嘻嘻。

苗大叔 嘻嘻什么,我七老八十三与你嘻嘻哈呀?

王 宾(递烟)抽根烟。

苗大叔(拒绝)我抽生烟的。

王 宾(打开皮包取出一件西装递与苗大叔)我买件衣服给你,你试穿看。

苗大叔 是那些衣尾开线的吧?我不要!

翠 莲 买给你就要吗,你看你这件衣服像酱油炒过似的,脱去得了。

苗大叔 我这件衣服能脱得了吗?你看你看,“农业学大寨奖”是一九七三年劳模会上,县委书记亲自发给我的,没有一定的功劳容易得穿吗?你真不识岳母是女人啊!

王 宾(旁唱)

宾阳山岭有高低, 行路见人种不齐。

心想与共来耕种, 看来有话也难提。

等我慢慢开道那, 拱木删那做直梯。

……

(白)大伯,我听翠莲说,我们村有一张大鱼塘,打算包它下来活鱼养鸭……

(苗大叔只管织他的坭箕,无语)

王 宾 若是你们想做之话,我可以支持你们……

苗大叔(无语)

翠 莲 爸,若是搞得成功之话,一年间也有两万元收入哦。

苗大叔 要这么多干嘛,够吃就得了呗。

王 宾 光够吃不行啊,太落后了,搞吧大伯,我支持一千元你做投资。

苗大叔 你可不要诱我下水啊!

王 宾(唱)

灯草拿来绑米粽, 我是有心来抚帮。

阿伯大胆朝前走, 放开脚步入鱼行。

苗大叔(唱)

鱼行有口不会讲, 家婆不是你来当。

取得经来唐僧受, 惹了祸来行者当。

翠 莲(唱)

前怕狐狸后怕虎, 酱包口袋你窝囊。

手中没有四两铁, 怎敢杀猪做屠行。

苗大叔(白)呵呵,没见过你这张牌哎,睡到太阳晒屁股去,养鸭,鸭养你啊!

翠 莲 你就知道我起不早,我夜间学习到母鸡老公啼叫去你知道吗?

苗大叔 学习学习,学你那条命!(转唱)

牛出我栏我识得, 识你几斤与几长。

豆腐卖光空架子, 坏炉打铁学铿锵。

翠 莲(唱)

鸡圳渡船你浅见, 落水麒麟讲是羊。

只见人家眉毛短, 不见人家头发长。

苗大叔 计讲到头发长人啊,我最恨!

王 宾(摸后脑)(旁白)啊,原来他是恨我头发长哩。

苗大叔(唱)

头发长人见识短, 学低不相又不洋。

一眼看出无家教, 知是缺爷知缺娘。

王 宾(唱)

菩萨挨偷失神了, 针挑灯草我心伤。

自古人称老姜辣, 今日看见气断肠。

苗大叔(唱)

从细打鱼挨鳖咬, 轮死毋去那条江。

老实做人平白过, 毋去出头挨粉枪。

(白)你们就知道养鸭养鸭,以后有什么我不管啊。

翠 莲 爸,现在养鸭还怕吗?

苗大叔 不怕,不怕,怎么养法?你试讲些计划看。

翠 莲 我计划养八百只鸭……

苗大叔 屙屎给它吃呀。

翠 莲 对呀,牛屎和糠发烤,再加些青饲,完全可以解决饲料问题嘛。

苗大叔 鸭的肚子痛怎么办?(吸烟)搽红汞呀!鸭发瘟怎么办?(吸烟)炒呀!鱼着针怎么办?(吸烟)煎呀!得吃多啊,乱弹琴!

翠 莲 爸,我看你就是不想做。

苗大叔 我实际就是不想做,你就知道养鸭养鸭,那些田自己长出谷子来吗?

翠 莲 田吗,可以给别人种嘛。

苗大叔 当农民不种田,吃大江砂呀?

王 宾 大伯,你看这样好吗?你专门种田,翠莲专门养鸭,她可以做得通的,只是苦求你去帮她守夜……

苗大叔 叫我去帮坐镇守夜,你想死我这块老骨头吗?你养得就养,养不得就不养,我不与你去守夜!

王 宾 哪就这样好吗,只要你老人家同意,我,可以来帮翠莲守夜。

苗大叔 你你你……你不要做这种事啊!

翠 莲 爸!(接唱)

讲你是牛又无角, 讲你是象身又轻。

马行田字你假相, 口喃陀佛假正经。

苗大叔(唱)

丈六横条做把秤, 千二斤象我够称。

吃盐比你吃米重, 分析问题比你精。

翠 莲(唱)

横条拿来做大秤, 你是帝朝旧脑筋。

如今称象使地磅。 发家致富是正经。

苗大叔(唱)

水中捞月是假意, 老糠浮面是空心。

草带当龙你乱舞, 阿爸拳头不认人。

王 宾(唱)

阿伯你且把气沉, 翠莲语气也要轻。

我们有话好好讲, 灯笼点火心才明。

(白)翠莲呀,我们讲话要照顾一些老人的自尊心,大伯当了几十年的农村基层干部,他是有一定的功劳的。

苗大叔 呵呵,起码这样讲嘛,那时我们吗——身在农村,胸怀世界,为革命大造良田,夺取丰收!是啊——,现在阿爸老啦,不中用了啦,跟不上形势啦,放个屁都不响罗……

王 宾 大伯,只要你把家庭搞好了,群众是会跟你的,——你的失败正好说明了哲学书上所讲的一句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正确的。

苗大叔 我不当过泥水匠,我不懂得什么建筑不建筑。

王 宾(旁白)看看,他就是这种水平。(接唱)

大伯马列学得少, 哲学名词混不清。

鱼目混珠不识得, 大虫你讲是黄京。

苗大叔(唱)

自涂黑面不知丑, 鸡毛落秤不知轻。

鲁班面前弄大锯, 孔子面前卖诗经。

翠 莲(唱)

三年牛屎你老粪, 暑往寒来不知因。

十二月天穿线挂, 坭做菩萨硬精神。

苗大叔(唱)

饿死不吃猫儿饭, 冷死不穿连衣裙。

牛在栏中叹大气, 畜牲白替人操心。

王 宾(唱)

捡到蕃薯当金印, 捡到尿布当围巾。 面丑硬讲镜子坏, 世上难逢这种人。

苗大叔(唱)

见朵乌云想挤水, 见块黄坭想捞金。

纸画门神轻薄鬼, 问你安的什么心。

王 宾(白)唉!

苗大叔(将翠莲拉过一边)女啊,这个人嫁不得啊,不老不少的,讲话极促雷。我越看越像贵州“钳工”,上次阿爸晒在竹竿那条短内裤不见了,我看就是他偷。你小心上当受骗啊!

翠 莲 阿爸——,唉!(接唱)

木做茶煲你实固, 牛皮灯笼硬不明。

棺材里面熏老鼠, 看见你今气死人。

四月黄瓜日晒老, 血口喷人罪不轻。

……

苗大叔(烟筒斗扣在手心上,火星四散,手指翠莲)你你你……(接唱)

老人讲话你不听, 意而纸钱挂你身。

翠 莲(唱)

生定是娘长是骨, 因何强加指责人。

苗大叔(唱)

摈着衫儿你反骨, 从此剪断父女情。

翠 莲(唱)

猪肉炒菜自由炒, 吃粥淋汤随意人。

苗大叔(白)我话讲在前,你要是嫁着这个人,我就是不准你近屋!

翠 莲 爸,八月花生榨是定,你去辣椒根上吊你就去吧。

苗大叔(气得七窍生烟)好呀你!你你你……我当你娘少生个,滚!

(苗大叔抱起王宾的皮包住门外甩,当他抱起收录机高高高举起,正要砸的时候,翠莲上前拦阻)

翠 莲 爸!一只牛钱啊!

(苗大叔听到一只牛钱后,手中的收录机慢慢降下)

苗大叔(吼道)拿你家的牛走!

翠 莲(接过收录机)走就走!(下)

王 宾(求情)大伯……

苗大叔 伯伯什么?滚!

(苗大叔拿起扫把追赶王宾,他左一上,右一下,左一下,右一上……)

(四娘上,她挑着一对贴有“喜”字的箩筐,一边走路一边哼着小曲)

(苗大叔追赶王宾到拐弯处时,一棍打一去,正好打在四娘的头上)(王宾下)

四 娘 喂,你发癫了吗,干嘛打人啊?

苗大叔 我癫你也癫吗,你走过我这边来干嘛!

四 娘 谁走你这边啦?男左女右,你懂得交通规则么?

苗大叔 懂,我就是走我的左边,是你走错了。

四 娘 我明明是走我的右边,我怎么错了我?是你错!

苗大叔 是你错!

四 娘 是你错!

苗大叔 是你错!

四 娘 是你错!

苗大叔 你是谁?

四 娘 你是谁?

苗大叔 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姓苗,叫做苗大叔。

四 娘 啊,你就是苗大叔呀,恭喜发财,双喜临门,底爷!(拍肩)

苗大叔 你发癫呀,哪个是你家底爷,乱得乱喊!

四 娘 还说不是呢,人家出礼来啦!

苗大叔 我女不嫁这种人!

四 娘 人家不是娶你女,是娶你儿子的。

苗大叔 娶我儿子?你是谁?

四 娘 我叫做四娘,与你媳妇同一个村。今日我是送礼来的。

苗大叔 送什么礼?

四 娘 你忘了?上次你媳妇来家玩,你赶她走,现在人家决定不来了,倒娶你儿子去做上门女婿,故此,出礼来了。

苗大叔 我不同意!

四 娘 你不同意也没有办法呀,是你儿子自愿去的。

(听到四娘这一说,苗大叔手中的烟筒落在地上)

苗大叔 死了呢,这个野仔哪!(接唱)

狗吠得得牛偷贼, 项鸡倒咬公鸡头。

独生个儿也去嫁, 我做老头去哪谋。

四 娘(唱)

叹你当初不识宝, 得了底咩丢掉婆。

好坏到头终有报, 管你怎谋不怎谋。

苗大叔(唱)

当初是我做毋着, 那女穿着太风流。

奇装怪服看毋惯, 是我一时脾气潲。

四 娘(唱)

脾气好歹我不管, 现时礼物收不收。

若是想收就快手, 若是不收就转头。

苗大叔(唱)

十二月天砍甘蔗, 知是留表知留蔸。

正想连根都拔去, 又想拿来造香炉。

四 娘(白)你就看着办咯。

苗大叔 唉,四娘呀,谁不想娶媳妇,问题是那女穿着太散,我看毋惯!

四 娘 大叔呀大叔,现在的青年人啊,那个不装得靓些,以为是像你年轻时呀,用些旧牛索来做裤头带,用些纱纸来做衬衣,下场小雨,你走到尾直去。

苗大叔 四娘呀,俗话讲“近水知鱼性,近山知鸟声。”你和那个妹子同村你识得,讲本心话,你看她聪明些么,够水些么?

四 娘 够水着呢,又聪明,抓痒的时候,爪头她爪相落,爪脚她爪相上,爪肚子她横着爪。

苗大叔 哎呀,我不是问这个,小孩子都知道爪肚子是横着爪呀,我意思是说,你看的她娶得么?

四 娘 怎么不娶得呢?芦圩乡有个后生弟讲,“如果她肯嫁给我之话,哪怕是去碗窑山借水舂捣糠卖,我也攒钱来娶她。

苗大叔 哦。

四 娘 大桥乡有个后生弟讲,如果她嫁给我之话,哪怕是去大桥江打虾子卖我也攒钱来娶她。

苗大叔 哦,同样讲挨娶得啊。

四 娘 何止挨娶得呀,广东有个大老板讲,她的身价低值八个电动机。

苗大叔 同样讲吗,我娶我娶!

四 娘 什么你娶你娶!你七老八十三,谁嫁给你呀?

苗大叔 我讲错了,是我儿子娶,我儿子娶。

四 娘 晚了!(接唱)

得吃豆腐你嫌渣, 手中无线你嫌纱。

岭顶吹哨唱高调, 饿你正同了水瓜。

(白)大叔那,实话讲把听,——人家不是来嫁你儿子,是你儿子自愿去上门人家啊。你不要问这么多了,好歹是人家的,无关你事。现时人家出礼来了,你领还是不领?

苗大叔 我,我……

四 娘 我我什么!若是不领,我就转退回去,到时候你连养奶钱都不得,你不是白白养个儿子这么大吗?你领不领?

苗大叔 领,领。(欲去挑礼物又走开)(旁白)领不得啊,领了人家的礼物,我儿子就得去当倒插女婿啊。

四 娘 又怎么啦?

苗大叔 四娘呀,领不得,领不得。

四 娘 干嘛领不得了?

苗大叔 领了别人的礼物,我儿子就得去上门了。

四 娘 哪我退回去咯?

苗大叔 退吧退吧。

(四娘挑担刚走几步,苗大叔又扯箩索叫停)

四 娘 你要干嘛!

苗大叔 四娘,你停下,我还有话要说。

四 娘 娘娘什么!有话就讲,有屁就屙,别误我回话给人家。

苗大叔 你停一先,听我讲。

四 娘(放担)讲吧讲吧,我则着耳朵听。

苗大叔(唱)

老鼠跌落风箱内, 两头受气实在难。

……

四 娘(白)难难那门,得大包银纸也叫难。

苗大叔(唱)

难了难, 风吹坏席实勾关。

四 娘 怕什么,你是老干部,老党员,老革命,应该带个头嘛,男到女家上门也是一个新生事物呀。

苗大叔 四娘那,我考虑过了,我们是农业人口,女也去嫁,儿也去嫁,剩下我这个老鬼谁人养?

四 娘 到那时共产主义早就实现了,怕没有人养吗?

苗大叔 哎哟,你不要敲我痛脚了。(接唱)

看见礼物泪浠浠, 望你四娘原谅些。

是我一时心意乱, 快锹移木伤着枝。

四 娘(白)你识阴了吗?

苗大叔 四娘呀,千错万错是我错了,你看这样好吗?你把这些礼物退回去,我愿出钱去娶媳妇归来得么?

四 娘 得呀,这么说你就在家准备钱了。(欲下)

苗大叔 等等。准备多少钱啊?

四 娘 不多不多,头礼出四百米,四百钱,四坛好酒四条烟。

苗大叔 哦,还有什么吗?

四 娘 还有第二礼。

苗大叔 第二礼多吗?

四 娘 不多不多,三百米,三百钱,三百猪肉三百面。现在结婚要用钱,头头尾尾使三千。

苗大叔 天唉天,我去哪屙得这堆钱!

四 娘 没有银钱不要紧,赶快上门给人牵。

苗大叔 等等,等等,四娘呀,我看干脆动员他们去旅行结婚算了,喜事新办,不吃酒,不送礼,你看这样好吗?

四 娘 好呀,这么说我就退回礼物啊?

苗大叔 退吧退吧。走好啊!

四 娘(走了几步又回来)大叔那,有件事得与你讲清楚啊。

苗大叔 还有什么事啊,讲吧讲吧。

四 娘 旅行结婚后,你儿子照样是去上门。

苗大叔 我是娶媳妇的啵!

四 娘 娶媳妇你就得出钱去吗!

苗大叔(掏口袋)(唱)

关公菩萨庙堂立, 谁知全身都是坭。

后悔当初不识宝, 马瘦毛长不敢嘶。

叹我妻人去世早, 丢我正同卖剩狮。

公鸡带仔白辛苦, 毛长翅硬那就飞。

四 娘(旁白)死啊,那老婆死得这么久了,还没有开丧哩,等我也去陪他哭些才是。 苗大叔 难啊,以后的路怎么走呀?(接唱)

看来得去做乞丐, 三日是圩四日游。

四 娘(唱)

饭店剩菜尽管吃, 高楼底下打地铺。

苗大叔(唱)

猪屎巴来牛尿洗, 鼻涕水出舌头抚。

四 娘(唱)

肩膀衫坏用草绑, 裤裆开线用手捂。

苗大叔(白)滚蛋!,讲得我不值把糠钱,我是乞丐命吗!

四 娘 好好好,大叔不是乞丐命,大叔是富贵相。

苗大叔 嘻!有啦!

四 娘 有什么啊?

苗大叔 有办法。

四 娘 什么办法啊?

苗大叔 现在,我的女儿翠莲,与那个头发长长的谈好了。

四 娘 谈好了吗?

苗大叔 谈好了,叫做王宾,刚才还来这里玩呢。

四 娘 你打算怎么样?

苗大叔 我想叫王宾出礼来,然后,借尸还魄。

四 娘 怎么还法?

苗大叔 笨蛋!进了半天还不懂。我意思是说,先叫王宾出礼来,然后借王宾的礼钱转去出礼娶媳妇。你看这个计使得么?

四 娘 得到是得呀,可惜了……

苗大叔 可惜什么?

四 娘 头先王宾说给钱你又不要,还赶他们走,哪有什么礼钱不礼钱呀!现在他们去旅行结婚啦!

苗大叔 哎哟——他们婚,我也昏啦——(晕倒)

四 娘(大喊)快来人啊,救人啊——

(王宾和翠莲提着收录机急上)

(四娘抚着苗大叔坐在地上,呆若木鸡)

王 宾 快捏人中呀!

四 娘 人中在哪里啊?

王 宾 在这里呢。

(王宾捏了苗大叔的人中,苗大叔终于醒过来了)

(翠莲替苗大叔槌背)

苗大叔 不要槌了——,不死都给你槌死了。

(王宾倒来一盅开水灌给苗大叔吃,苗大叔吃饱后,时尔发出饱隔声“亿,亿”

四 娘 死啊——,刚才正讲到三千,现在他讲到亿了。

苗大叔(有气无力地)女呀——

翠 莲 哦,爸,我在这里。

苗大叔(做了一个数钱的动作)有吗?

翠 莲 有什么?

苗大叔 有钱么?

翠 莲 要多少?

苗大叔 三千。

翠 莲 要这么多干嘛,够吃得了呗。

苗大叔 你不要敲我痛脚了,……你哥要走了。要钱……,要钱去娶,娶嫂归……

四 娘(捂着嘴笑)大叔那,你莫用气,头先我是逗你玩的。

苗大叔 啊,你逗我?我收你去!

(苗大叔速起,拿起柴刀,四娘吓得失了魂)

四 娘 大叔,大叔,你听我说,是真的,我不是逗你,女方真的得钱来了,你看!

(四娘掏出一个大红包打开,露出一叠钱,苗大叔见钱后又昏倒,王宾抱着他,继续捏人中)

翠 莲(旁白)怪啊,别人是见钱眼开,我爸却是见不得钱。

四 娘 大叔那,你不要激动,你听我讲。

苗大叔 讲吧,讲吧,我听着……

四 娘 这些不是出礼钱,是你媳妇送把你搞发家致富的。

苗大叔 哦,不是礼钱呀?

四 娘 不是,不是,你收起。

苗大叔 哪我收起啊?

四 娘 收吧收吧,还有你媳妇给你的一封信,你收起。

苗大叔(接过信,疑视)你偷看了是吗?

四 娘 我没得闲!

苗大叔 不能看啊,恋爱信的啵。

四 娘(旁白)实在是糊涂啊!

苗大叔(朗读书信)亲爱的嫁公些些……

翠 莲 不是些些,是冒号。

苗大叔 哦,亲爱的嫁公冒,号……初次见面,穿着有失体统,万望老人谅解,现寄去一千元给你大搞种养,希望你尽快把家庭搞好……

四 娘 看见了没有,我没骗你吧。

苗大叔 真的真的,这媳妇孝顺哩。

四 娘 决心搞致富了没?

苗大叔 决心决心。

王 宾 大伯,我也送你……

苗大叔 等等等等,不要叫大伯了,叫爸。

王 宾 爸,我也送你一千元做投资。

苗大叔 呵呵,好姑爷,好女婿……

(翠莲打开收录机,播出了之前苗大叔的录音:“女啊,这个人不嫁得啊,我越看他越像贵州钳工,上次阿爸晒在竹竿的那条短内裤不见,我看就是他偷。你小心上当受骗啊!”)

苗大叔 这个朵老是谁呀,他在说什么?

翠 莲 是你呀。

苗大叔 是我?我不可能钻得进里面去讲话吧。

翠 莲 刚才你讲话时就把你收进去了。

苗大叔 啊,恶啊,它能收得爸进去哩!

王 宾(掏烟)爸,抽根烟。

苗大叔 啊,姑爷好烟,好烟。

四 娘 姑爷牵你也吃了吗?

苗大叔 合手门就吃,合手门就吃。

四 娘(旁白)真是糊涂啊!

(苗大叔接过烟后反着吸,把过滤口露出外来。王宾帮他纠正过来)

王 宾 爸,你吸错了,嘴在这边。

苗大叔 啊,怪得,我吸到胫腮胀去不出气。好笑啊,人有嘴,烟也有嘴。

王 宾 爸,我买一个套西服给你,试穿看合适么。

苗大叔 好,马上穿看。

(苗大叔退回后台换上西服,上)

苗大叔 你们看,我穿西服靓么?

众 靓,靓,非常靓,像新姑爷一样!(大笑)(合唱)

劳动致富乘东风, 千家万户乐融融。

脱贫致富花遍地, 祖国江山万代红。

(落幕)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话剧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