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动画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党员干部反腐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党庆演出党员先进性题材搞笑小品
建筑工地施工安全教育搞笑小品《
校园如何防病防疫情小品剧本《默
关于职场新人的小品,初入职场小品
金融押运保安服务公司小品《金融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金融押运保安服务公司小品《金融卫
关于安全方面的小品,关于安全题材的
宣传党建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我奋斗
营养素营销推销业务员搞笑小品剧本
招商公司音乐诗诵读(不忘初心继往开
部队爆笑军人军营搞笑励志四人小品
校园后勤部门小品剧本《默默奉献》
三甲医院评选小品剧本《医院评审》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剧本(火警119
校园老师相声台词剧本《最美教师》
武汉现不明原因肺炎治疗全国战胜肺
乡镇财政所干部小品剧本(中国好干部
超级搞笑古装宫宫廷幽默小品(还珠歪
贪污受贿小品,双规小品剧本(严惩不
关于婚外情短剧本,绿帽子小品剧本《
伟大的祖国朗诵稿,伟大的祖国诗歌朗
酒店餐饮小品,酒店年会服务员小品《
三八妇女节节目小品,庆三八妇女节短
银行类爆笑小品,银行爆笑小品(快乐
政府帮助低保家庭就业改善生活脱贫
七夕创意剧本,七夕小品剧本(最佳美
国家电网变电站检修员工小品(特殊纪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义的元宵节小
解决员工上访为公司困难的小品剧本
过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偿命的小品(
城轨年会表演相声剧本《与城轨共未
公司创立周年小品,庆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铁公司员工年会相声剧本《找媳妇
为了工作舍小家顾大家情景剧本(特殊
公司年会三人群口相声《三狗闹新春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动画剧本 > 动画电影剧本 > 鼠与猫的冤仇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动画剧本-动画电影剧本   会员:cuizhiyva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2/12 9:17:38     最新修改:2019/2/13 13:21:45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动画剧本名:《鼠与猫的冤仇》
(原创剧本网)作者:崔志远
中国国际剧本网动画创作室专业创作动画剧本、漫画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鼠于猫的冤仇

(动画剧本初稿)


  

歌词:  只为争夺地支头,

        种下天大冤与仇。

        早知后代遭劫难,

        何必当初使计谋。
演员:太白金星、赤脚大仙、玉帝、托塔天王、黄眉童子、赤眉

      童子、店主、  

      虎、牛、龙、蛇、兔、马、羊、猴、鸡、狗、猪、老鼠。

      狮子、大象、金钱豹、狐狸、驴、狼、鹅、鸭、

   

    镜头画面出现一片绿草,旁边有一条大河,深不见底。远处有一只老鼠向这边跑来,后边有两只猫,急急地追赶。

    老鼠回头看,大约已是绝望,就在猫的前爪要抓到的时候,使劲一窜,掉到深不见底的河里,河水立刻淹没了老鼠的身躯。两只猫在河边向水里瞭望。

    猫甲说:“很好一顿美餐,叫他跑掉了。”

    猫乙说:“咱们就在这里等,他家里的成员一定来找。”

    两只猫在河边走来走去。

   

    河对面山坡,有一手拿佛尘的长冉老者,这里的情景看得清楚。只见这位老者把佛尘一甩,向河中一指,空中立时出现一朵祥云,祥云上下翻滚,直奔河里,在河里裹起一物,向老者身边飘来。

    老者一甩佛尘,祥云散去,一只老鼠落在地上。老鼠在地上就地一滚,变成一位俊俏的男孩,男孩跪地给老者磕头。

    老者手捋胡须微笑。

    老鼠:“谢仙长救命之恩,不知仙长尊姓大名,在哪座高山修行,以后也好报答。”

    老者说:“我是玉帝身边大臣,太白金星是也,今日有友人相约,前去做客,路过此地,在云头之上,见头支有难,特伸手相救,头支身体无耐吧?”

    老鼠:“多亏仙长相救,身体并无大碍。”

    李太白:“身体没事就好!”

    老鼠:“太白仙长,我们鼠类的这个地支官衔当的惭愧,时时都有危险,猫类不能相容我们鼠类,我们鼠类不能生存于世上,不知啥时种下的血海深仇。”

    李太白:“头支,那猫类本是和人类亲近之种类,你们可以到荒山野外生活,省的被猫追杀。”

    老鼠:“仙长,您有所不知,没有人类居住的地方,食物短缺,怎么生活?仙长,您天天在我身旁,那该多好!”

    李太白:“我有我的事要做,不可能天天保护你,今天算你走运,我路过这里,才伸手搭救。”

    老鼠:“仙长,杀人要杀死,救人要就彻,您就帮我们鼠类,彻底摆脱险境如何?要不,这个头支当得太窝囊了。”

    李太白:“我咋帮你?”

    老鼠:“您带我去天庭。”

    李太白:“你去天庭作什么?”

    老鼠:“找玉皇大帝,告御状。同是生活在大地上的动物,理应和平相处,猫有啥权利剥夺鼠类的生存权?我要玉皇大帝给我个说法。”

    李太白:“头支,你去也白去,玉皇不会给你答复。”

    老鼠:“玉皇大帝管理包罗万象之事物,难道物种生死,他就不挂于心。”

    李太白手捋胡须,哈哈大笑!

    老鼠:“李仙长,我们鼠类的生死就在顷刻之间,你笑啥?你是玉皇大帝跟前第一大臣,难道你对此事也漠不关心?”

    李太白:“天道循环已成定局,我关心有啥用?”

    老鼠:“猫类对我们鼠类,见一个吃一个,一点情面不留,您咋还说告御状没用?”

    李太白:“头支有所不知,此事的起因,源于玉皇大帝筹备设立地支。混沌初开之时,各种动物和平相处,互不侵扰,从打有了地支官衔,各种动物为争夺官位,就互相厮打。”

    老鼠:“李仙长,您带我去见玉皇,我就不信了,作为天、地、凡间的总管,他为何不管?”

    李太白:“时间久远,各种动物之间形成规律,已经无法改变。你们鼠类的祖先到天庭三次告御状,都无结果。”

    老鼠抱头大哭,擦一把泪说:“用不了多久,我们族类尽被猫类吃光,将来凡间没有鼠类了。”

    李太白:“头支,玉帝对你们祖先的状纸,虽然不予理睬,但对你们祖先的频频告状,也有特封。”

    老鼠:“什么特封?”

    李太白:“封你们族类一年数胎,一胎多子。这样,就和猫类永远平衡。”

    老鼠:“李仙长,鼠类和猫类的敌对什么时间能改变?”

    李太白:“头支,不好改呀!要想改变,除非是下一纪元。”

    老鼠又抱头大哭,一边哭着,一边大喊大叫:“我们鼠类没有出头之日了。”

    老鼠擦一把泪:“李仙长,我有一事不明,我们的族类,体质弱小,怎么做的头支?又怎么和猫类做下仇冤?”

    李太白:“此事的起因,是你们的祖先贪图地支的名头,把猫应得的地支头衔抢夺,从而生成冤仇。”

    老鼠:“仙长,您说我们祖先抢夺了地支头衔,做下冤仇,何不说说,让我死也明白。”

    李太白拿出一个装有甘露水的瓶子,喝了一口,润润嗓子。

    李太白:“要说此事的起因,老夫也有责任。”

    老鼠:“我越听越糊涂,我们鼠类和猫类的 冤仇咋还与您有关系?”

    李太白:“头支要想听故事的原由,请在一边静坐,听老夫慢慢的向你道来。”

    李太白说出一段上古时期的故事,老鼠听了翻肠搅肚,泪流满面。

   

    闪回

    玉皇大帝的大雄宝殿,宏伟明亮。玉帝升殿,群臣行礼,两边站立。

    群臣齐呼:“祝玉帝万寿无疆!”

    玉帝:“众爱卿,孤家这几日没有临朝,筹备一事,今已筹备完毕,想派一位公卿,去凡间办理此事。”

    众大臣不知何事,鸦雀无声,耐心等待,谁也不插言。

    玉帝:“从打混沌初开,凡间只靠日头运转,月亮圆缺来计年、计月、计日。天宫有了甲乙丙丁戊己庚辛任癸,十位天干管理时间,地上也要有管理时间者,不然,凡人不知四季,分不清春夏秋冬;不能计年,不知岁更;不能计日,分不清白天黑夜。所以,孤家筹划多日,要在凡间的动物里选拔十二位可靠者,管理凡间日时周转,这样凡间才算完美。不知哪位公卿,能替朕下界完成此事?”

    太白金星:“微臣愿往!”

    玉帝:“爱卿前去办理此事最好!但你自己去不行,可在众公卿之中选一搭档和你一同前往。”

    李太白:“不知玉帝派谁和我一同前往?”

    玉帝:“界下动物,四分五散,你二人下界后,又不能在人间驾云往来穿梭,朝中各位都是老气横秋,走路吃力,只有赤脚大仙腿脚灵活,这两日他在瑶池听圣母讲法,爱卿拿我手谕去招他回来,拿着文簿去凡间办理此事。”

    李太白:“圣上书写手谕,微臣这就去瑶池。”

    玉帝把手谕写好,李太白手拿手谕,直奔瑶池而去。

   

 

    李太白正往前走,东海龙王从后面追来。

    东海龙王敖广:“太白兄,慢走!我有事和你说。”

    李太白:“敖广老弟,你不在东海,来天庭做啥?”

    敖广:“我今天来晚一步,听说兄长已来在路上,就急急地追赶来。听说玉帝编排地支,是你担此大任。”

    李太白:“老弟的消息怪灵通的。”

    敖广:“玉帝我们是亲家,有事当然我先知道。太白兄,我从东海来时,拿得小巧玲珑的红珊瑚一对,咱哥俩日久不见,这珊瑚权当弟弟的一点心意,请太白兄收下,闲暇时把玩。”

    说完,把装有珊瑚的竹篮递给李太白。

    李太白:“敖广老弟,你平常也没送我啥东西,今天大方,是不是有事求我?”

    敖广:“看兄长说的,珊瑚本是海中之物,又不是值钱的东西。你不要太看重,这是咱哥俩的情义。”

    李太白:“那就谢谢老弟了,以后有事你尽管说,没有红珊瑚我也办。”

    敖广:“既然兄长这样说,真还有事相求,”

    李太白:“你看看,我想你就有事,贤弟,有事你就说,今天不成也得成。”

    敖广:“我想要兄长在地支的名额上给我挂个名。”

    李太白: “好说!我还没拿到文簿,十二个名额你是头一个。”

    敖广:“一个不行,把你弟妹也写上。”

    李太白楞了一下说:“好吧!可不要和别人说。”

    敖广:“这我知道。”

 

   

    敖广辞别李太白回东海而去,李太白来到瑶池。把玉皇给的手谕,递给童子,不一会,赤脚大仙跟童子出来。

    赤脚大仙:“太白老兄,玉皇叫我跟你作伴,有啥美差?”

    李太白:“玉皇叫咱俩下界编排地支,”

    赤脚大仙:“有油水没有?要是没有我可不去!”

    李太白:“有没有油水,一会见了玉帝就知道了。”

    二仙一边说笑,一边向南天门走去。

 

    二仙正往前走,嫦娥手提竹篮迎面走来。

    李太白:“嫦娥仙妹,你想去哪?”

    嫦娥: “来找二位兄长,听说父王叫你们下界编排地支事宜,我这里有两束雪地莲花送给二位仙长,祝二位仙长成功!”

    李太白:“无功不受禄,莫非仙妹想在地支名额里挂个名不成?”

    嫦娥:“有点想法!”

    李太白:“那可不行,你是天宫仙子,没有下界的名分。”

    嫦娥说:“我求你们不是为了我去,是为我的宠物玉兔挂个名。玉兔常年在月宫十分寂寞,也让他去凡间走一遭,享受一下凡间的乐趣。”

    李太白看了看赤脚大仙,没言语

赤脚大仙:“太白兄,答应他吧,这多年来,嫦娥仙妹才第一次求咱们。”

    李太白笑着点了一下头,接过了嫦娥手里的雪地莲花,嫦娥相谢而去。

   

    二仙来到南天门大雄宝殿,为了避嫌,李太白把两个竹篮扔掉,如意珊瑚和雪地莲花放在包裹里。两个人急匆匆奔大殿而来。有黄眉童子和赤眉童子迎入大殿。
 

    大雄宝殿  

    玉帝和众位大臣都在殿里等太白金星和赤脚大仙。

    玉帝:“你们二位前去凡间。办理的这件事,不是小事,一旦确定,就是整个一个纪元的大事。有一些章程,都写在文簿里了。你二人不可徇私,互相探讨,互相牵制,办好此事。地支的具体选拔条件,必须是忠诚、老实、勤苦、精明、强悍、不贪的动物十二名,掌管一天之中的十二时辰,一年之中的十二个月,官名称为地支,以后同天干混合编排,人天和为一体,六十年一轮回。明细事,朕已把文薄备好,一切事项都在文簿里显示明白,你们拿着文薄,千万要妥善行事,不得有误。”

    李太白:“既然如此,我二人现在就动身,
玉帝:“黄眉童子何在?”

    黄眉童子上殿:“小的在此恭候!” 

    玉帝:“你去书房桌案之上,把地支招聘文簿拿来。”

    黄眉童子拿来文簿,递给玉帝。

    玉帝手拿文簿,说:“爱卿,你二人肩上的担子不轻呀!此事非比寻常,关系到整整一个纪元。凡事要仔细斟酌,不可感情用事。动物的种类多多,要选恪尽职守,任劳任怨之辈。”

    玉帝把文簿递给李太白,李太白把文簿放在包裹里。

    玉帝:“你二人到了凡间,仔细翻看文簿,文簿分为两册,一册是招聘地支的章程,和编排名次的注意事项,另一册是书写地支的名字,还要书写招聘时间和简历。万万不可叫无恶不作的动物混进地支里来。”

    李太白和赤脚大仙拱手齐说:“请陛下和各位同僚放心,我二人这次下界,一定把事情办好!”

    李太白和赤脚大仙走出大殿外,玉帝带领群臣送太白金星与赤脚大仙到南天门外。二仙脚踏祥云向凡间而去。

 

 

    二仙霎时来到界下,祥云落在华山的山峰顶上,面对凡间的处处美景,二仙木然了。

    赤脚大仙:“太白兄,凡间的山山水水,景色迷人,咱们把编排地支的事,往后推一推,各处看看,多在凡间逗留几日岂不是好?”

    太白金星:“老弟,咱们不要因私忘公,玉帝派咱俩来干啥,你心里清楚,地支的编排,关系到整整一个纪元,必须把此事办好。”

    赤脚大仙:“咱哥俩你是主角,一切都听你的。”

    李太白:“要想按着玉帝的旨意,办好此事,咱先看看文簿,心里才有数。”

    太白金星打开文簿,两位星官看起来。

 文簿的第一页,八个字:

   

    勤于世事    不可徇私

   

    二仙又翻第二页,上面书写:地支的选拔条件,下面十六个字:

 

    老实勤苦,精明彪悍。

    忠诚勇敢,处世不贪。

 

    赤脚大仙又翻第三页,第三页二十个字,下面有(特许)俩字。

 

   啼音喧四海,

   高歌唱五湖。

   鸣叫惊千里,

   声波传九州。

 

   特许

 

    赤脚大仙:“这几句不是说的鸡吗?”

    太白金星:“玉帝提醒咱们,地支里一定要有鸡,玉帝是给鸡打了一个笼头,把缰绳放在咱的手里了。”

    二仙又想再翻,这时,远处有一只老虎嘴刁一个包裹向这边走来。二仙不知老虎底细,合上文簿,装在包裹里,站起身来,加以防备。

    老虎见了两人,摇头摆尾,恭恭敬敬。把嘴叼着的包裹放在地上。

    老虎:“听说二位上仙下界来,是为凡间编排地支,特来孝敬二仙。二仙已是老迈之年庚,走动时必然感觉腿脚迟钝,这样的身躯,还为凡间操劳,让凡间所有物种感动。我这里有祖宗骨头数块,奉献给二位仙长,愿二位仙长在身觉疲劳之时享用,请二位仙长笑纳。”

    赤脚大仙看了看李太白,李太白看了看赤脚大仙。

    李太白:“虎王,我二人无功不受禄,你有啥危难之事,何不直言?”

    老虎:“听说二仙来凡间编排地支,我想挂个名。”

    李太白:“这是天宫的秘密,你啥时知道的?”

    老虎:“东海龙王回家时,路过此地,落下云头休息,和我聊天,说了此事。”

    李太白:“玉帝还说叫咱们秘密行事,没成想消息走的这么快。”

    赤脚大仙:“玉帝给的文簿里,有强悍二字,虎本是兽中之王,这次地支编排,你的名字正应强悍二字,地支里有你,是顺理成章的事。我二人是秉公办事,不收你的祖宗骨头,还是拿回去吧!”

    老虎:“这里方圆百里是我的领地,二位仙长来到我的领地,并不是送礼,只是尽点地主之谊罢了!”

    太白金星把虎骨放在包裹里,打开第二册文簿,把老虎的名字写在文簿的头一页。老虎点头,离开了二仙。

    赤脚大仙:“玉帝还说叫咱们秘密行事,没成想消息已在凡间传开。”

 

    

    华山美景,山花烂漫。

    李太白:“这满山的美景,。让人陶醉,让人心旷神怡,怪不得天宫众仙,都想下凡,原来凡间这么优美!”

    赤脚大仙:“老哥哥,咱只管观赏美景,现在已是中午,腹中饥饿,山下村庄人声鼎佛,咱何不寻找一旅店,、一来歇歇脚,二来也尝一尝人间的美味,岂不是好!”

    李太白:“老弟言之有理。不过,可别忘了,咱们下凡来的大事,玉帝给咱们的时间不多。”

    赤脚大仙:“哥哥,你自管放心,天上过一日,地上已一年。咱们在凡间玩一年回去,那天上才一天。为了办好编排地支的事,咱哥俩一边游山玩水,一边仔细的斟酌,等带领十二位地支回天之时,仙班各位都会伸大拇指。”

    二人一边说着,向山下热闹地所在一路走来。

   

 

    二仙一边观赏美景,来到一个去处。

    赤脚大仙:“太白老兄,咱们一路向闹市走来,但是,要想住旅店,品尝美食,凡间的钱咱们分文无有,你说咋办?”

    李太白:“我这里有东海如意珊瑚一对,还有雪地莲花两束,拿去当铺当了,就会有钱了。”

    二仙停下脚步,李太白把包裹打开,大吃一惊。放在包裹里的雪地莲花和如意珊瑚,都成了一团乱麻。

    赤脚大仙:“雪地莲花是月宫里的东西,月宫常年积雪,咱们来到凡间,这里春暖花开,那好看的莲花当然不会存在。东海珊瑚也是如此,珊瑚是海底之物,在你的包裹里一刻钟就会变形,太白兄,咱们回吧!回到山上弄点野果充饥也能凑乎。”

    李太白:“老弟,别说的那么扫兴,。咱这里还有二十块虎骨,可以换钱。走!找当铺去!”

   

    赤脚大仙:“太白兄,这雪地莲花和如意珊瑚在你的包裹里,我还没有好好把玩,转眼间就没了,再把虎骨换钱,咱手里可是两手空空了。”

    李太白:“这虎骨若能换得几两银钱,用这钱,住一夜旅店,享受一下;买一桌酒席,品尝一下,不也是收获吗!”

    赤脚大仙:“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二人手拿虎骨,向当铺走去。

 

    两位仙长从当铺出来。

    李太白:“老弟,咱身上别无值钱的物件,这二十几块虎骨换了十两白银,订一晚旅馆用二两白银,订一桌酒席,用了一两二钱银子,照这样,三天就会花掉这十两银钱。”

    赤脚大仙:“太白兄,不要发愁,其实,神仙度日不用旅馆与酒席, 饿了吃点松柏仔,渴了喝点甘泉水,累了,找平坦的所在歇歇脚足矣。”

    李太白:“大仙老弟,没看出来,你还是一位知足常乐的神仙呀!”

   

    二仙你言我语,这时,店家端上酒菜。

    二仙看见酒菜,高兴地不知如何是好!

    赤脚大仙:“人人都盼着成仙得道,成仙得道有啥好?整天的吃松柏仔,喝甘露水,能吃上点水果就不错了。一年当中去瑶池啃两口蟠桃那是有头有脸的上仙。平生第一次知道,原来凡间的美味这么丰盛。”

    二仙赞叹多时,刚要举筷品尝,墙角趴着的一只猫引起了二仙的注意。

    赤脚大仙:“太白兄,你看那只猫,是睡还是醒着?说它睡,它睁着眼,说它没睡,面对这么一桌好吃的东西,它却一动不动?”

    李太白:“传言是假,眼见为真。都说猫嘴馋,有馋猫馋猫一说,今日遇见此景,方知此动物一点不贪吃,这好的一桌菜肴,就好像没看见一般。”

    赤脚大仙:“太白老兄,文簿第二页有不贪二字,莫非玉帝想的就是此种动物?”

    李太白:“果真如此,咱们写上就是。”

   

    二人吃完晚饭,舒舒服服地休息了一晚。

     天刚蒙蒙亮,二仙睡意正浓,忽听有一种叫声,再仔细听,叫声听不见了。赤脚大仙悄悄地走出客房一看,店家正在杀猪,原来听到的就是猪的叫声。

    赤脚大仙:“那店家狠毒,用绳子把猪的嘴绑上,猪叫不出声来。”

    李太白:“那些猪怪可怜的,想个办法让他们逃命去吧!”

    赤脚大仙:“我有办法。”

    赤脚大仙见店家不注意,把圈猪的栅栏门打开,满圈的猪蜂拥而出,立时跑的无影无踪。店家见有人放跑了猪,并不着急,也不去追赶。赤脚大仙和李太白感到奇怪。

    赤脚大仙:“太白老兄,原来咱们昨日来时吃的酒席,那荤食就是店家杀的猪。刚才我可怜那些猪,把它们放了,店家不去追赶,不知那些猪跑哪里去了,咱不妨出去走走,看看情况如何?”

    李太白:“都依你。”

 

    二仙吃完早饭,锁了客房,往村外一路走来。村子的边缘是一片槐林,槐花正开,二仙游走在林荫之中。

    赤脚大仙:“太白兄,人间比天宫好呀!我有一个想法,咱俩别回了,就在这里安度晚年,你看如何?”

    太白金星:“老弟,你倒是很自信的,是吧!你想过没有,下界来时玉帝咋说的?你就是想在凡间站脚,也得完成自己的使命,回天宫和众位同僚道别了,再来凡间不迟。你说呢?大仙老弟!”

    赤脚大仙:“好了!好了!不说了!开开玩笑而已,兄长就认真起来。咱们尽快地把该办的事办好,以免迁延日久,误了玉帝的正事。”

    太白金星:“这就对了,无论岁数大与小,仙道浅与深,干啥都不能三心二意,见异思迁,玉帝派咱们干的事,是大事,必须干好,无论干好干不好,都是一个纪元的大事,要是干得好,咱俩就千古流芳,干不好,就会遗臭万年。走!各处看看,也许会遇上合适的物种。”-

     两位仙人正往前行走,迎面跑来一群猪。赤脚大仙认得是刚才他放走的猪,站在路的中央,挡住了猪的去路。

    赤脚大仙:“你们想去哪?”

    猪说:“我们饿了,回我们住的地方去找东西吃。”

    赤脚大仙:“你们回去,不怕主人杀你们?”

    猪:“从小吃的店家,喝的店家,是店家把我们养大,我们不回来,在野外不是饿死,就是被虎狼咬死。客官,你们昨晚吃的不就是我们族里成员的肉麻?不管什么物种都有一死,有其陈尸野外,还不如临死前到人类的餐桌热乎一下。”

    赤脚大仙:“太白兄,猪说的比咱们想象地慷慨的多,真是老实物种。”

    李太白:“那就把猪写上。”

   

    快到晌午,二仙一路向林荫深处走来。这时,有两头狮子看见了两位仙者,以为二仙是凡人,两头狮子已三天没有进食,以为必定是口中只食,快速地向二仙进行攻击。

    赤脚大仙:“老哥,咱们使用法术,把这两个家伙赶走。”

    太白金星:“不可,那样会泄露咱们的身份,必定麻烦不断。咱俩分开行走,只要不受伤就行,千万不要使用法术。”

    太白金星引逗一头狮子向北,在头前行走,狮子在后面急急追赶,这时,一匹野马看的真切,咆哮一声,窜到太白金星面前。

    马说:“快上我的背上,我驮你离开险境。”

    太白金星跳上马背,野马如离弓的箭,向前窜去,不一会,把狮子甩的无影无踪。太白金星下了马背,向马躬身施礼。

    太白金星:“那狮子是肉食动物,你不怕?”

    马说:“正因为它是肉食动物,我才救你,这些狮子吃了我们族群很多幼崽,我们对它恨之入骨。我们的同类成年后,他们就无可奈何,今天冒死救你,怕你被它伤害,”

    太白金星:“我想给你一个官位,你可愿意?”

    马怔了一下:“你是啥人,咋还说给我官位?”

    太白金星: “我是天宫的星官,来凡间编排地支,你若同意,地支的名额里就有了你。并且还得跟我们去天宫听玉皇大帝的封赐。”

    马说:“愿意!我们的族类还没有挂管衔的,啥时走?”

    太白金星说:“别急,走时自然来找你。”

  

    赤脚大仙被另一头狮子追赶,久久不能脱身,只得使用缩地之法,狮子越发的红了眼,拼命的追赶。看看越发距离拉远,这时草丛里一只绵羊映入狮子的眼帘,吃人不成,这只羊也很好,猛地一扭头,向绵羊扑去,软弱的绵羊,哪经得起这一扑,绵羊倒地,四脚朝天。这一切赤脚大仙看在眼里,眼看绵羊的命就在喘息之间,不容多想,伸手一个干雷,照狮子打过去,狮子放开绵羊,跑的无影无踪。 赤脚大仙来到羊的跟前,这时,羊已吓得魂不附体,赤脚大仙勉强把羊扶起来。

    赤脚大仙:“你和那狮子有仇吗?”

    羊说:“狮子恶恨恨地追你,你和狮子有仇吗?老头,你不知道,这些肉食动物,吃咱们的族类,感觉着是它们的天职,我们已经习惯了,吃就吃吧!反正早晚都是死。”

    赤脚大仙:“我想给你一个官衔,你可愿意?有了官衔,他们就不会轻易地害你们了。”

    羊:“啥官衔?”

    赤脚大仙:“我们是天宫的星官,特来凡间编排地支,刚才看你可怜巴巴的,有了官衔胆子就大了。”

    羊:“既然是天宫的星官,咋还被狮子追着跑?”

    赤脚大仙:“我是怕泄露天机。”

    羊:“我这样身单力薄的,玉帝能同意我做地支吗?”

    赤脚大仙:“这事我说了算,你就等着吧!啥时间走,来叫你。”

  

    二仙中午饭没吃,绕了一个大圈子,下半晌才走到一起,采了一些山果充饥,各自叙说各自的经历。黄昏时节又回到昨天住的地方,晚饭没要酒席,只是简单的吃了一点素食,也许是今天累了,二仙吃完饭就休息了。

    没到一刻钟的光景,店家的狗“旺!旺!旺!”的狂叫起来。店家到院外查看一遭,见没有人,回来呵斥狗几句,回屋睡了。不一会,狗又叫起来,店家又出去,看院里院外还是没人,又呵斥狗一顿,回屋了。如此这般反复折腾了七八次,也许是店家累了,亦或是烦了,后来不管狗咋叫,店家也不出去了。

    大约是半夜时分,狗又狠命地叫起来,赤脚大仙抠开一小块窗户纸,单眼掉线的向窗外一看。

    赤脚大仙:“老哥,不好了,来了三位不速之客。”

    太白金星:“来的是谁?”

    赤脚大仙:“狮子、大象、还有金钱豹。狗从先前就狠命地叫,咬的准是它们,它们也许来好长时间了。”

    太白金星:“你白天暴露了身份?招来了麻烦。”赤脚大仙说:“我要不发一声干雷,那羊就会被狮子咬死。”

    太白金星:“这回可能要有麻烦了。”

    狮子:“二位仙长,白天不知是太白星官和赤脚大仙到此,多有得罪,我们哥几个午夜前来,给二位仙长赔罪了。听说二位是为凡间的地支而来,我们哥几个前来,也是想求二位仙长在地支挂个名,仙长,把灯掌上,我们进屋说话。”

    赤脚大仙一听这话,抓住门的拉手,狠命地拉着,就怕这几位进来。

    过了一会,院里的几位还不走,越发的来到门的跟前。

    赤脚大仙悄声:“老哥,要不,使一点法力吧?”

    太白金星摇了一下头:“不可。”

    抬头大声地对外面:“你们几位先回去,我们昨天才到,对凡间的情况一点也不明白,一会把你们的名字写上,此事我们说了也不算,还要把名册拿回天庭,请玉皇大帝批阅。”

    狮子、大象、金钱豹、听太白金星说把名字写上,也就悄悄地退出院子,消失在夜幕中。此时已经鸡鸣二遍。 二仙折腾了大半宿,这时已无睡意。

    赤脚大仙:“老哥,这门要是向里开多好,用棍子一顶就没事了。”

    李太白:“它们走了,这回可以睡了。”

    赤脚大仙:“老兄,你说今夜谁最累?”

    李太白说:“狗最累,这一夜它一时没消闲。不知疲倦的坚守自己的职责。”

    赤脚大仙:“也许这就是狗的可贵之处吧!”

    太白金星:“不!这种动物的高贵之处不在于此,在于它的忠诚,你看那狗每次叫的厉害之时,店家都会出去呵斥几句,这一夜店家不知出去呵斥多少次,可狗一点低落的情绪也没有,始终如一的护理这个院子,还有它不畏强敌,先前狮子、大象、金钱豹来这里,这几个哪个不比狗的力气大,可狗没有退缩,就在它们三位和咱俩说话时,狗也不顾一切地向上冲,多么高贵的一种动物,没有它,地支就没有光环。非得把它写上。”

    赤脚大仙:“对!把它写上。”

   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二仙想睡一会,这时,狗又在门外叫,赤脚大仙顺窗户纸的小孔向外一看,原来门外又来了一只狐狸,这狐狸,头顶一件狐皮大衣,尽管做的粗糙,还是怪吸引人的,赤脚大仙前去开门。

    李太白摆手制止:“狐狸心计多多,不管拿来多贵重的东西,都不要动心,以免闹出事来。”

    狐狸见二仙不开门, 把狐皮大衣放在院里的石板上。

    狐狸:“听说二位仙长来招聘地支成员,我特来看望二位仙长,我无心当官,也不强求,再说,地支也不是官,只是应个名而已,二位仙长,因为时间短,做了一件粗糙的大衣,如果二位仙长过几天再走,我再做一件拿来。

    赤脚大仙:“咋办?这狐狸说的怪诚实的。”

    太白金星看了看外边的狐狸,向赤脚大仙摇了摇头。

    太白金星:“你先回去,我们把你的名字写上,回天宫叫玉帝下定论,你如果命里有官位,我们会找你,先回吧!”狐狸走了,可走了几步,又回头把大衣拿走了。

    出太阳了,店家来:“二位客官,这一夜休息的可好?”

    赤脚大仙:“休息的很好。”

    店家:“早饭用荤还是用素?”

    赤脚大仙说:“拿点水果即可。”

   

    店家拿来了水果。二仙吃了一些。

   太白金星:“这一夜没得到休息,咱们已经暴露了身份,在这里一定肃静不了,找一个清净的地方躲一天,不能再抛头露面了。”

    赤脚大仙:“老哥,你想去哪里?”

    太白金星说:“去来时的那座山上,那里山高林密,风景又好,在那里玩一天,晚上再回来。”

    赤脚大仙:“你是哥哥,都听你的。”

   

 

    二仙吃完水果,循着来时的路径向山上走去,正往前走,路边有一只猴子,上前施礼。

    猴子:“二位仙长,想去哪里,吾在此处等候多时。”

    赤脚大仙:“你这泼猴说的啥话?谁是仙长?你知道啥?”

    猴子说:“我不但知道你们二位是仙长,还知道你们所要办的事。”

    赤脚大仙: “你这猴子,一派胡言。”

    赤脚大仙折一支藤条追赶猴子,一边追着,一边抽打。太白金星摇头制止。

    太白金星:“猴子,我们所办何事,你说说看,说不对别在这里捣乱。”

    猴子:“你们是来为凡间编排地支,并且我还知道地支的构成与称呼。”

    赤脚大仙:“胡说八道,我们都不知,你咋知道?”

    赤脚大仙一边说着,又拿藤条抽打。

    猴子:“你们不知,那是你们渎职,地支的称呼就在玉帝给你们的文簿第四页。不但如此,我还知道嫦娥送给你们两束雪地莲花,东海龙王送给你们一对珊瑚,老虎送给你们二十块虎骨。你们这是受贿的表现,要是在人间,是犯法的。”

    太白金星没言语,打开文簿,翻看第四页,上面清楚的写着:

   

   地支:十二星辰名号,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太白金星看完第四页,合上文博。看了一眼猴子。

    太白金星:“猴子,你咋知道的这些事?”

    猴子:“嫦娥把她的宠物(玉兔)送来界下,在我这里已玩了两日,嫦娥是玉帝的姑娘,天宫的秘密在我这里还是秘密吗?把我也写上吧!地支里也有我。”

    太白金星:“地支的名额够了。”

    猴子:“别骗我了,你们打开第五页,那里边就有我。”

    赤脚大仙:“把它写上吧!文簿的第二页有精明二字,也许玉皇就说的是它这鬼东西。”

    太白金星拿起笔,写上了猴子。

    太白金星:“猴子,山下闹市有一旅店,我们就在那里住,你明天下午去那里,帮我们给所有地支送信,有可能后天凌晨,我们领着你们十二地支去天宫。”

    猴子千恩万谢,蹦着跳着向山林深处跑去。

   

    二仙在林荫深处玩到下半晌,下山回旅店。走到山脚下,见有一农夫,手把耕犁,老牛在前面拉犁犁地。像是正在春播。

    赤脚大仙:“地支的名额还空缺一位,老牛替人拉犁种地,乃是勤苦之物种,地支里理应有它的位子。”

    太白金星:“看样子现在正忙,不能打搅,反正这个空位给它留着,明天走时再找它。咱们回旅店。”

  

    是夜, 二仙正要休息,忽听敲门声,二仙隔窗一看,原来是一条狼。

    狼高声说:“二位仙长,来凡间办了好大的事。也不找我商谈?你们编排的那些地支名额,除了东海龙王夫妇和虎王,其他的哪有我们狼室家族有派头?奉劝二位,动一动你们的神笔,把我的名字写上,你们把门开开,我进去咱们好好谈谈。”

    太白金星:“地支的名额已满,你真要想去天庭做官,不要急,等来年再有空缺,一定找你,这回就不要争了。”

    狼说:“这回我势在必得,要不随我意,以后你们地支的安危后患无穷。”

    狼一边说着,就要开门进来。二仙把住拉手,不敢松手,双方就这样僵持了很长时间。李太白看时间紧迫,这狼还不走,不得已,使用法力。伸手向空中一划,一声干雷,吓得狼连连后退。

    狼一边退着一边说:“咱们走着瞧,非叫你们的地支做我的盘中餐不可。”

  

     二仙一看狼走了,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说话之间,已东方发白,这时店家的狗又叫,赤脚大仙隔窗一看,门外来了两位姑娘,手提竹篮,前来叫门,赤脚大仙见是两位姑娘,回头看了看李太白。

    李太白说:“看起来不一定有危险,让它们进来吧!”

    赤脚大仙开开房门,两位姑娘进来,给二仙道了万福。

    其中一位姑娘:“近闻二仙长来凡间办理公务,小女子有鸭蛋一篮奉送。”

    另一姑娘:“二位仙长,天上的事务你们操心,又来凡间劳累,小女子有一蓝鹅蛋相送。”

    赤脚大仙接过两个竹篮,爱不择手。在天宫哪见过这玩艺。

    赤脚大仙:“你们都姓甚名谁?想求我们办什么事吗?”

    先说话的姑娘:“我姓鸭,学名鸭姑娘。我深知自己才不惊人,貌不压众,不想有过高的想法,只想在你们升天之时,带我去天宫看看,我就知足了。”

    后说话的姑娘: “我是鹅姑娘,常年在这闭塞的地方住腻了,想去大地方开开眼,请二位仙长高抬贵手,带我们去天宫走一遭,我们感恩不尽”

    李太白: “这好办,我们后天太阳出时走,到时你们来这里,跟我们一起去天庭。”

    鸭姑娘和鹅姑娘高兴地走了,二仙目送两位离去。

    赤脚大仙:“老哥,你这不是骗它们吗?”

    李太白: “这一帮接一帮的我们不都是骗吗?天宫戒备森严,我们必须把好这第一关。”

    赤脚大仙:“那这一竹篮鸭蛋和一竹篮鹅蛋咋办?”

    李太白:“带回天宫。”

    赤脚大仙:“那咱们可是拿人家的东西手短。”

    李太白:“拿了东西办不成事的时候多了。天宫和凡间有啥区别?再说,天庭与凡间相距甚远,且天上一日地上一年,要等这些不和谐的言辞传到天宫,人间已过去几代啦。”

    赤脚大仙:“就怕心里过不去。”

    李太白说:“不要想的太多了,过一时算一时吧!”
   
  

    吃完早饭,二仙盘算起所办的事情来。

    太白金星:“总算有头绪了,今天上午把地支的顺序编排一下,下午猴子过来,叫它帮咱们给所有的地支送信,晚上夜半启程。”

    赤脚大仙:“你要不说猴子,我还想不起来,现在想起来了,猴子说文簿第五页,有玉帝写的它是地支成员的文字,看看倒是有还是没有?”

    太白金星打开行囊,拿出文簿,翻到第五页,二仙一看,大吃一惊,哪里有猴子的名字。

    赤脚大仙:“这里根本没有关于猴子的言辞,倒是有一首诗,可能指的是牛。”

 

农夫种田写春秋,

耕牛拉犁苦低头。

天宫降旨封官爵,

不是王侯也王侯。

二仙看罢几行字,会意地笑了。

    太白金星:“这又是玉皇打个笼头,把缰绳给咱们的事,多亏昨天下午遇到了牛,要不还麻烦了。好了!咱们编排地支的顺序。牛是最有代表性的动物,又是玉帝钦点,就把它放在头支。可恨的是猴子,小小的个头,滑头滑脑。”

    赤脚大仙:“那咱们也不能反嘴。”

    李太白:“下午它来,叫它多干活。再就是要仔细斟酌,十二位地支,头支二支的顺序要好好编排。牛是最有影响力的动物,就叫它坐头支的位子。”

    赤脚大仙说:“老虎是兽中之王,就叫它坐二支,玉兔是玉帝姑娘的宠物,叫它坐三支。”太白金星说:“ 龙王夫妇坐四支和五支。”

 

            马、            猪、    猫、

 

    二仙编完地支顺序,已近中午,店家拿来饭菜。

太白金星:“猴子精明精明的,不知一会它来不来?”

赤脚大仙:“来!它哪能不来?那猴子是一个别人给它一盏灯,不知照那里好的主,能不来吗?他要真不来,咱们就晚走一天,再另选一位。”

    外边狗叫,猴子跳着躲着已经进了屋。不由分说,拿起饭来就吃。

    赤脚大仙:“猴子,这饭你不能白吃,一会咱俩四处走走,地支一共十二位,东海龙王夫妇,已在南天门等候,这里还有九位,咱俩分头送信。”

    太白金星:“无论如何也在夜半之时来到。”

    猴子说:“大仙老哥,玉兔在我那里,一会就到这里来,咱俩你去四处我去四处。”

   

   

    再有一会就该走了,有一俊俏后生手提竹篮来到客房。后生见了太白金星躬身施礼。

    后生:“闻知二仙来此公干,特来拜访!”

    李太白没有细看,把此人让到屋里,后生从竹篮里拿出一瓶好酒。赤脚大仙本来就是好酒之徒,拿起来就喝了一口。

    赤脚大仙:“好酒!天宫还没有这样的酒,比瑶池酒厂的酒要强百倍。”

    李太白听说酒好,也喝一口。

    李太白:“是好酒!就是没有下酒菜。”

    年轻后生从竹篮里拿出下酒的山珍海味。二仙吱的一口酒,叭的一口菜,大吃大喝起来。不到半刻钟,把一瓶酒喝的净光。李太白现在已有几分醉意,朦胧之中见这个年轻后生并不是人,是个有千年功底的老鼠。

    李太白:“千年鼠王,你今天请我俩喝酒,一定有事相求吧?”

    老鼠说:“不敢有非分之想,只是过一会你们带地支升天之时,能跟你们去天宫玩耍一回,就满足了。望二仙开恩。”

    赤脚大仙:“到了南天门,盘查甚严,你要有办法躲过盘查就行。在界下我们二人说了算,到了天宫可别惹出麻烦来。”

    老鼠:“这我知道。”

   

    李太白和赤脚大仙,来到众地支面前,见各个都准备就绪。

    李太白:“现在已是午夜,咱们就此启程,……。太白金星话没说完,店家来到面前,向二仙拱手一揖,说道:“二位仙长,请慢走,鄙人请求一事。”

    赤脚大仙:“店家,这几天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有事尽管说。”

    店家:“我有一驴子,只因生活在我家这闭塞的所在,习惯于胆小怕事,有一次,我用单根的高粱桔四面围定,这驴子一天没动,这样的东西,将来怎么能单独生活?求你们把他带上,到天庭见一见大世面。”

    店家说完,也没问二仙同意与否,去后院牵来驴子,抓住缰绳,就往十二地支的群里拉。 也许驴子怕生,也许驴子天生就犟,店家越往里拉,驴子越倒退,驴子和人争起来,店家连累带气,狠劲地一拉,砰!地一声,缰绳断了,驴子跑了,店家闹个屁股墩。店家站起身来,红着脸拍拍身上的土,叹了一口气。

    店家:“哎!天生的愚,天生的愚呀!”

    太白金星:“地支们,因你们还是凡身,不能自己驾云,所以你们都闭上双眼,我做法,把你们带到天庭,听玉帝封你们地支官位。”

    不知李太白嘴里念了一阵啥咒语,带着众位地支凭空而起,直奔南天门而去。
  

 

 

     出太阳的时候,鸭姑娘鹅姑娘来了。一看都走了,知是太白金星骗了自己,大叫:“嘎!嘎!嘎!

    打那以后,鸭子鹅子每见了人,都是嘎!嘎!的叫个不停。
  李太白带领众地支人等,到了南天门。有黄眉童子和赤眉童子盘查,并没有可疑之处。

    天还没亮,李太白和赤脚大仙领着众地支到了玉皇大殿,大殿空无一人。李太白与众地支只得耐心等待。

    黄眉童子敲响升殿大钟,文武百官排列两旁。玉帝像是睡眼朦胧,登上了大殿宝座。

    李太白上殿:“祝我皇万寿无疆!”

    玉帝:“爱卿可有本奏?”

    李太白:“微臣下界编排地支刚回,这是所有地支名额,请陛下过目。”

    李太白递上花名册。

    玉皇半睁双眼,翻看花名册。

    玉帝:“爱卿,地支现在哪里?”

    李太白:“地支在殿外候旨。”

    玉帝:“黄眉童子何在?”

    黄眉童子:“小的在此!”

    玉帝:“去殿外传十二地支进殿听封。”

    黄眉童子走出殿外。

    画外音:“众地支进殿听封。”

    众地支拥挤着进了大殿。

    玉帝高声说道:“头支听封。”

    头支是老牛,老牛却无动于衷。只见从老牛的耳朵里飘出一物,一晃变成一俊俏后生。老牛甩了几下耳朵。

    俊俏后生应声: “头支在此.”说完跪地听封。

    玉皇:“朕封你为头支,你必须恪尽职守,任劳任怨,不可懈怠。”

    后生扣头

    后生:“谢主隆恩。”

    说完站起身来。也是因为高兴,说完摆了几下头。就这一高兴,差点现了原形。  

    玉皇睁龙眼细看,原来这个后生是老鼠变化的。这时悔之莫及。有心翻盘,可自己是金口玉言,一旦传出去,不但是文武百官,整个天下都会耻笑。思想良久,只得硬着头皮往下叫,

    玉皇仔细看着花名册。

    玉皇:“老牛听封。”

    老牛又甩了几下耳朵。

    老牛:“老牛在此。”

    玉帝:“老牛, 朕封你为二支,你要勤于世事,不可懈怠。”

    老牛高兴,跪地叩头!

    老牛:“谢主隆恩!”

    玉帝:“虎王听封。”

    老虎:“虎王在此。”

    玉帝:“朕封你为第三支。”

    老虎:“谢主隆恩!”

    玉帝:“玉兔听封!”

    玉兔上前:“玉兔在此!”

    玉帝:“朕封你为第四支!”

    玉兔:“谢主隆恩!”

    第五个是龙;

    第六个是蛇;

    第七个是马;

    第八个是羊;

    第九个是猴;

    第十个是鸡;

    第十一个是狗;

    第十二个是猪。

    玉帝封完十二位地支,气冲冲地退殿而去。

    现在猫还在睡觉。狗上前推了一把猫。

    狗说:“老弟,别睡了,你都没有位置了!”
  玉皇大帝已经气冲冲地走了,文武百官大部已散去,被封的十二地支由执殿官领着去了殿外。猫不认识别人,只得缠住李太白和赤脚大仙不放。

    李太白心想,今天的事搞砸了,原因很简单,根本不应该喝那瓶酒,都是那瓶酒惹的祸。

    李太白悄声地和赤脚大仙说:“老弟,喝酒的事,千万不能让文武同僚与玉帝知道。”

    赤脚大仙:“这事我知道,这是咱俩永远的秘密。”

    黄眉童子来:“二位仙长,玉帝叫你们前去。”

   

 

    李太白和赤脚大仙来到玉帝寝室,见玉帝正没好气。只得小心翼翼地站在一旁。

    玉帝:“你们的第一关怎么搞的,怎叫老鼠钻了空子?”

    李太白辩解:“陛下在大庭广众面前都不能辨认,我们在黑夜之中,哪能顾及太多,况且,那老鼠是钻在牛的耳朵里。”

    玉帝无语。君臣三人沉默了一会。

    玉帝说:“今日之事,众位大臣不知实情,也不便追究你们二位的责任,只能是将错就错了。”
  

    狮子:“金钱豹老弟,现在已是三天了,那李太白说是三天让咱们听消息。咱们应该去问问。”

    金钱豹:“大象就在前面,约他一起去。”

   

    狮子:“大象老兄,咱们一同去找李太白。”

    大象:“你们去吧,我对功名没有兴趣。”

    狮子:“不思进取的家伙。”

 

    狮子和金钱豹来到客店,一看全都走了。

    金钱豹:“老兄,咱们被太白金星骗了。”

    狮子:“老弟,别沮丧,等这些地支回来,让他们知道咱们不是好惹的。”
  

   第二天夜里,十二地支由李太白和赤脚大仙送下凡间。虽然玉帝将错就错地安排了地支,可事情并没有结束,这猫在南天门大殿不肯离去,饿了不管哪里,不管啥东西,想吃就吃,困了,不管哪里,倒头便睡。一天两天可以,天长日久,文武百官都烦起来。

    太白金星:“猫,我们在旅店时,店家拿上一桌上好的饭菜,你咋一口不贪?”

    猫说:“那时,店家怕我在你们面前出丑,提前给了我不少好吃的,我的肚子装得满满的,自然也就不贪了。”

    太白金星:“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们多亏搞错了,要是给你一个职位,就你这个贪吃的劲头,我们非得落下怨不可。”

    猫说:“李太白,你可想好了,地支的名额可不是我想争的,来天宫也是你们把我带来的。现在后悔了?”

    李太白看了一眼赤脚大仙,叹了口气!

    赤脚大仙:“这回咱俩错的不轻呀!”

 

    玉皇大殿里,文武群臣排列大殿两边,玉帝升殿。

    托塔天王抱本上殿。

    玉帝:“天王爱卿,你奏何本?”

    托塔天王:“今有界下的猫,跟十二地支而来,十二地支封官以后,回凡间多日,唯有猫滞留天宫,猫的习性不好,吃睡没有节奏,五湖四海的上仙来开会,所办的盛宴,还没开席,他逐个品尝一遍。上仙的客房还没入住,他去拉一摊屎,闹得我手下的清洁工怨声载道。请陛下发一道圣旨,把猫赶下凡间。”

    玉帝:“准奏!爱卿暂且归班。”

    玉帝:“黄眉童子上殿!”

    黄眉童子:“陛下有何吩咐?”

    玉帝:“你去宣猫来大殿。”

    黄眉童子出大殿而去。

 

    黄眉童子四处寻找,在玉帝的书房找到了猫,猫正在睡觉,黄眉童子推了一把猫,猫抬起头,睁开眼又闭上。

    黄眉童子:“快起来,玉帝叫你。”

    猫:“玉帝叫我干啥?”

    黄眉童子:“都说你吃睡没有规律,文武大臣都对你有点烦。”

    猫:“从打混沌初开有了生物,我就在人间,凡间的人都拿我当宠物,来到天上还没日久,就有反感,你们这是啥地方?”

    黄眉童子:“你有话去和玉帝说,和我发牢骚没用,走吧!去见玉帝。”

    猫:“去就去!我又没犯法!”

    黄眉童子带着猫向大雄宝殿走去。

   

 

    黄眉童子带着猫,来到大殿之上。

    黄眉童子:“启禀陛下,猫已带到,请玉帝发落。”

    玉帝:“猫,你来天宫多少时日?”

    猫:“已来数月。”

    玉帝:“来了以后,都干了啥差事?”

    猫:“整天不是吃,就是睡,再就是四处游玩。”

    玉帝:“有固定地吃住地点吗?”

    猫:“没有,在凡间时就没有,哪里有好吃的,尽情地吃,吃饱了,挑又暖和又舒服的地方就睡。来到天宫,和凡间不一样的是没有了荤腥。”

    玉帝:“猫呀!你在这里不能日久,你吃睡拉尿都无定所,这里是神圣之地,不能叫你随便出入,你还是下界去吧!”

    猫说:“我不是自己来的,是你的大臣带我来的,来时说给我地支的官衔,现在官衔没有,又要赶我走,我不走。”

    玉帝:“你不能做官,你没有做官的派头,吃、喝、睡、拉、尿、都是随随便便。”

    猫说:“别把我说的太寒酸,地支里还有一种动物不如我,你们照样把它安排成头支。”

    玉帝:“哪种动物?”

    猫说:“老鼠,你们封官不辨是非曲直,把最上等的位子给了最下等的鼠类,如今就这样叫我回去,我心中不服。”

    玉帝:“你说老鼠不如你,可老鼠办啥事都是偷着,而你却大摇大摆。”

    猫说:“我来时说的清清楚楚,并且是挂了名的,你们君臣暗箱操作,让老鼠顶了我,不给我说法,我永远不走。”

    玉帝:“这好办,我写一道圣旨,你拿着圣旨找老鼠尽数厮杀,等把老鼠杀得尽绝,就由你来坐头支,他们鼠类身体弱小,此事你们猫类定能办到。”

    猫:“这还差不多!谢主隆恩!”

    第二天太白金星把猫送下界来。从此猫和鼠的冤仇就世世代代流传下来。

    闪回完

 

    老鼠听到这里,寻思一会。叹了一口气,眼里流下泪来。

    老鼠:“哎!太白老兄,那我们的族群就没有回天之力了,我看这样行不行,和玉帝说说,把这个头支的官位让出去,不做官可以免去灭顶之灾吗?”

    李太白:“恐怕不行,多少年来,循环已成事实,要想改变,除非是下一纪元。”老鼠仰天长叹,大声说道:“祖上无德呀!为了一个地支的虚名,给后代留此恶果。”

 

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演艺人才网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