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动画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水务公司年会娱乐三句半剧本《巡
矿产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家里
年会娱乐演出快板台词《团队力量
年会娱乐搞笑剧本《爆笑全场》
防毒防艾宣传音乐小品,禁毒防艾宣
关于个人信用创业贷款心理剧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公司圣诞年会搞笑小品剧本 12-17
正能量医学类年会小品剧本 12-15
司法基层音乐剧剧本《司法 12-14
春节回家买票难小品,火车站 12-13
正能量的医患小品剧本(你健 12-12
有关医院年会感人情景剧剧 12-11
邮政局音乐剧,邮电局音乐剧 12-10
最新最幽默最合适年会表演 12-8
业主收楼时和交房售楼员之 12-6
银行扶贫贷款小品,金融扶贫 12-4
公司员工出国工作音乐剧剧 12-3
物流管理小品剧本,物流那些 11-30
防控禽流感小品剧本(预防禽 11-29
反应公司员工长期在外国工 11-27
急诊室医生拒收红包小品,急 11-26
关于食堂的情景剧表演,食堂 11-24
最适合企业公司年会会计财 11-22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动画剧本 > 动画电视剧本 > 金丝公主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动画剧本-动画电视剧本   会员:米粒质子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4/12 15:57:30     最新修改:2017/4/18 8:29:45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金丝公主
作者:清泉石上流
中国国际剧本网动画创作室专业创作动画剧本、漫画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金丝公主

                      (动画片)                    

第一集  金丝公主的诞生

1、森林的上空  黎明时分 外

曙光下的大森林一片寂静。

突然,一声滇金丝猴痛楚的喊叫声响了起来。

鸟儿们顿时发出了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并在树丛中飞起飞落。

2、        一间小屋里  黎明时分 内 

一群小兔依偎在妈妈的怀里,正在熟睡。

叫声传来:

兔妈妈睁开眼睛,认真地倾听起来。

小兔们一个个懒懒地扭动了一下身体,又睡了过去。

又一声喊叫传来。

免妈妈站了起来。

小兔们被掀开了。

一只小兔揉着眼睛,懒洋洋地问:“妈妈,是谁在叫啊?”

另一只小免娇柔地说:“是啊!我睡得正香呢!好讨厌!”

又一只小兔则半睁了一下眼睛说:“哦!我还好困!叫什么呢?”

免妈妈看着孩子们,自信地说:“哦!孩子们!妈妈应该没听错!这叫声一定是金丝猴王妃阿哨阿姨发出来的。她正在生小宝宝呢!”

小兔们顿时全都兴奋地蹦了起来。它们抬头看着妈妈,异口同声地叫道:“生小宝宝!太好了!我要去看!”

兔妈妈开心地看着他们说:“好吧!我们这就看看去!”

没等她的话音落下,小免们已经挤挤攘攘地溜出门去了。

3、另一间小木屋里  黎明时分 内  

狸猫一家,正卷缩在屋里熟睡。

叫声传来,他们都警觉地竖立起了耳朵。但是,只有狸猫妈妈睁开了眼睛。孩子们全都困乏地睡着。

又一声喊叫传来。孩子们才全部睁开了眼睛,认真地倾听起来。

小狸猫甲说:“妈妈!是金丝猴在叫吗?”

另外几只也七嘴八舌地说:“对!我也觉得是金丝猴的声音!对吗?妈妈?”

狸猫妈妈欣赏地看着孩子们,高兴地说:“对!孩子们!你们都很机灵!你们没听错,正是金丝猴在喊叫呢!”

小狸猫甲说:“可是,他怎么了?为什么会叫得这样痛苦呢?”

另外几只七嘴八舌地说:“是啊!他究竟怎么了?”

狸猫妈妈同情地说:“哦!她一定是难产了!她怀孕的时间也实在是太长了!”

小狸猫们再次七嘴八舌地问:“妈妈,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

狸猫妈妈看着他们笑了笑说:“哦!妈妈说,这应该是金丝猴王妃阿哨阿姨,生小宝宝遇到困难了!”

小狸猫们诧异地问:“真的?”

狸猫妈妈:“错不了!这个小宝宝一定是老生不出来,阿姨疼痛,所以才喊叫呢!”

小猫们顿时高兴得蹦跳起来:“哦!太好了!我们要看小猴宝宝出来去!”

小狸猫们嚷嚷着,一个跟着一个地窜出门去了。

狸猫妈妈忙叮嘱道:“慢点!慢点!小心别摔到树下去!”

小狸猫全出去了。

狸猫妈妈才跟着出门去了。

4、        一个躲在美丽花丛中的漂亮巢穴里 黎明时分 外  

箐鸡妈妈正在熟睡。叫声传来,她惊骇得猛地站了起来。她身下的一群小鸡,顿时也叽叽喳喳地嚷嚷着,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

一只小鸡眼睛也不睁,歪歪倒倒地问:“妈妈!怎么了?好困啊!”

另外几只附合道:“是啊!好困啊!”

小鸡们围着妈妈叽叽喳喳地嚷嚷着,一个个地又蹲下瞌睡起来。

箐鸡妈妈刚蹲下,又一声叫喊传来,箐鸡妈妈再次站了起来。

小箐鸡们也再次跟着妈妈站了起来。

几只小鸡异口同声叽叽喳喳地问:“谁呀?怎么老叫唤呢?”

几只说:“就是!都不让人睡觉了!”

鸡妈妈看着孩子们,安抚地说:“应该是金丝猴王妃阿哨吧!”

小鸡们:“她为什么要这样叫喊啊?”

鸡妈妈:“因为,她的小宝宝总在她的肚子里闹腾,不肯出来见你们吧?”

小鸡们惊喜地问:“真的?”

鸡妈妈:“应该是吧!妈妈听说,这个小宝宝早就应该出来和你们一起玩了,可是,他却总也不肯出来,现在他一定是在妈妈肚子里呆烦了,拼命地想出来,结果,把他妈妈折腾得很疼痛,阿姨才这样喊叫的。”

小鸡们顿时快乐得跳的跳,飞的飞。并且七嘴八舌地嚷嚷着:“我要去看小宝宝出来!我要去看小宝宝出来!”

鸡妈妈:“好的!好的!我们这就去!”

于是,鸡妈妈带着孩子们,吵吵嚷嚷地离开了巢穴。

5、         森林上空   日 外

 圆圆的大太阳徐徐升起。金色的阳光洒向森林。

6、        森林里    日 外 

叫声中:

树上,金丝猴在飞窜;狸猫们在飞窜;松鼠们在飞窜。

树丛中,一群群的羚羊、狐狸、牦牛、小免、岩羊、黑熊、箐鸡在奔跑。

动物们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了一片开满鲜花的草地上。

7、一个美丽的小房间里  日 内 

滇金丝猴王妃阿哨(头上系着一个水晶般的粉红色蝴蝶结),正怀抱着孩子,疲惫地倚坐在一张漂亮的小床上。

一脸幸福地看着怀里的孩子说:“哦!小宝贝!我说你怎么老也不出来呢?原来,你是躲在妈妈的肚皮里梳妆打扮啊!直到把自己打扮得这么漂亮,才肯出来的。对吧?”说着,她低头亲吻了自己的孩子。

  一旁的猴王(他头顶上的那撮长发,象喇叭花状,在最高处被拧了一下,再折叠到头顶,形成了一顶自然的王冠。他的身上披着一件向征着猴王的白色色披风。)心急火燎地央求道:“爱妃!快让我看看!我们的小公主到底打扮成什么样子了?啊!”

      阿哨疼爱地把女儿捧出怀抱。

小猴一身淡黄色的毛发,丰满的小圆脸,厚厚的红嘴巴,非常漂亮!

      阿哨把女儿递给丈夫。并看着他幸福地说:“看吧!我们女儿是不是很特别?很漂亮呢?”

猴王惊喜地接过孩子说:“哦!我的小公主。你是怎么长的?怎么会有这样一身与众不同的黄毛呢?还有一张这样胖乎乎的小圆脸!难怪妈妈说,你躲在她的肚子里梳妆打扮呢!原来,你真的把自己打扮得这样特别!这样漂亮啊!”

小公主似乎听懂了父亲的赞美。她缓缓地睁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看着父亲,纯真地笑了!

猴王大喜!他俯下身去,疼爱地亲吻了女儿的小脸蛋后,便抱着女儿走出了卧室。

8、王宫外   日 外

一棵盘根错节出一个个美丽洞穴,呈现着扁形的大树根,弯沿环绕着一座美丽的傣味王宫。一根根向上翘树枝,就像宫殿一个个翘起屋檐。宫殿顶部,有一个美丽的阳台。

猴王怀抱着小公主,从房间里走出来。

侍卫官阿旺(穿着一件白马甲),立即从旁边的树枝上窜到了他的身边。

猴王径直走到阳台边上。他往外看去,只见:

草地上,站满了一群群的金丝猴、羚羊、狐狸、牦牛、麋鹿、小免、岩羊、黑熊等宾客。

宫殿所居的大树冠上,有小金丝猴,松鼠、狸猫,小熊猫和各种各样的鸟儿,蝶儿。

天空中,还有鸟儿,蝶儿在翩翩起舞。

猴王大喜。他激动地对来宾们说:“啊!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这个小金丝公主的降生,居然惊动了这么多的左邻右舍前来看望!真是让我太感动了!谢谢!谢谢各位朋友们的关怀!”

来宾们众口一词地回答:“不客气!恭喜大王!”

猴王:“同喜!同喜!哦!这么说来,我的这个小公主,一定是为了不辜负各位亲朋好友的关怀,才长得格外出众吧!”

猴王说着,双手把女儿高高地举起来说:“你们看哪!她是不是长得格外的特别?格外的漂亮啊?”

被举在空中的小公主,似乎懂得父王的心情,她使劲直起身体,睁大眼睛,环顾着四周的人群,露出了纯真而又甜蜜的笑容!

人群立刻欢腾起来!他们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欢呼:“是!”

一只老牦牛望着小公主感叹道:“哦!她还真是不同一般啊!我这一生,见过滇金丝猴的小孩无数!他们的毛发全都是灰色的!而这位,居然长了这样一身艳丽的嫩黄色!真是太特别!太漂亮了!”

他身旁那只老麋鹿说:“没错!他们的小孩我同样见过无数。除了没见过她这样的毛发以外,我还没见过她这样的小脸颊!她完全不是我们熟悉的、滇金丝猴小孩的那种瘦瘦的小脸!而是长得这样的丰满,圆润,胖胖的,多好看啊!”

老羚羊捋着胡须说:“对!对!你们俩说得都不错。不过,我更喜欢她的笑容!瞧!她笑得有多甜!多美!多可爱呀!”

 站在树上的老狸猫大声说道:“都特别!都特别!所以,才会惊动这么多的人前来看望她!恭贺她啊!你们说对不对?”

人们再次齐声欢呼道:“对!”

然而,金丝猴群里一只(头顶中央的长发,交错向上,像是一个拧着的喇叭状小皇冠。项颈的毛不仅非常洁白,而且,从下巴一直遮盖到肩下。雪白的肚皮,艳丽而厚实的红嘴唇,让他显得格外雄壮,威风凛凛)的公猴,却愤愤不平地握紧了挙头。

这时,好奇的小鸟,蝴蝶们,纷纷朝公主飞过去。

鸟儿们一个个用翅膀去轻轻地抚摸一下公主的身体。

蝴蝶们在她的头顶上,飞起飞落。像是给她扎上一个个不同的蝴蝶结。

小松鼠和小狸猫们则沿着树枝,飞快地跳跃到了离小公主最近的树梢上,伸长脖子去看她。

兔妈妈看着他们,羡慕地说:“哦!有对翅膀真好!想到哪里去,拍拍翅膀就可以飞过去。而我们,就做不到了!”

羚羊赞同道:“是啊!”

一旁的箐鸡自嘲地说:“光有翅膀也不行啊!还得看看是什么样的身材!我也有翅膀,可我要是飞过去的话,那得吓倒多大一片人群啊!”。

豪猪回头看着箐鸡说:“不过,你超级漂亮啊!”

小兔甲双手杵着下巴,羡慕地看着蝶儿,鸟儿们,美美地想像出一个画面:自己向空中一跃,腾空朝小公主跑去,小公主一下子把自己抱进怀里。小兔撒娇地用自己的长耳朵,亲密地蹭着小公主美丽的脸蛋。小公主高兴地用她的红嘴巴亲吻了小兔。

于是,小兔甲陶醉地闭上眼睛说:“好幸福啊!”

兔妈妈看到了小兔的表情,低头看着女儿,好奇地问:“你在幸福什么?”

小兔睁开眼睛,正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一声欢呼便响了起来:

“小星星!小星星!金丝公主的手心里有一颗小星星哎!”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全都转向了小公主。

只见:一只相思鸟停在小公主的左掌心前,煽动着翅膀,看着小公主的手心在欢呼。

于是,鸟儿们立即叽叽喳喳地嚷嚷着:“在哪里?在哪里?”,纷纷挤向小公主的左掌心,去观看。

蝴蝶儿们也嚷嚷着:“我看看!我看看!”而拥了过去。

看到小公主左手心的鸟儿们,顿时欢呼起来:“我看到了!我看到了!真的有一颗小星星咿!”

随后挤到小公主手心前蝴蝶们也嚷嚷起来:“真的!是真的哎!红红的,好漂亮!”

猴王诧异地把公主抱回怀里。

一旁的侍卫官阿旺,也急忙凑了上去。

猴王扳开了小公主的左手。掌心的中央,一颗红红的小星星轮廓鲜明,非常醒目!

猴王惊喜地对着室内的阿哨兴奋地说:“爱妃!我们女儿的手心里,还真的有一颗红红的小星星呢!”

阿哨的声音:“是吗?快!去把公主抱进来!让我看看!”

侍女出门,来到了猴王的身边。

猴王把女儿递给侍女。

侍女抱着公主进屋去了。

这时候,侍卫官阿旺转着眼珠子想了想,立即奉承地对猴王说:“大王!上苍既然给了金丝公主这么漂亮的一颗小星星,那,它应该要昭示着点什么吧?”

猴王:“是吗?那!会昭示着什么呢?”

猴王挠着脑袋想了想。突然,恍然大悟般地高兴起来!

猴王转身,对着来宾们大声地说道:“我的侍卫官阿旺说得对!上天既然给了我的小公主这么漂亮的一颗小星星,那,它一定是昭示着什么的!我想,我的这个小公主,本来就长得超凡脱俗,手心里还握有这样一颗小星星,它一定是昭示着,这个小公主长大以后,会美艳无比!让我们每个看她的人,会像仰视天上的星星一样,充满了敬慕与爱戴!你们说,我的这个猜测的对不对啊?”

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欢呼道:“对!”

而那只握紧了挙头的公猴,则再也忍不住怒吼起来:“不!不对!这是不可能的!”

他大声吼叫着,冲到人群的最前面,对着猴王大声地怒吼道:“你这个老东西!这个孩子,本来应该是由我阿冒和阿哨来生的!我和阿哨互相爱慕已经很久了。可是,你却仗着你是猴王,无情地抢走了她!让她生下了你和她的女儿。现在,你还想让人们永远地仰视你的女儿!你做梦去吧!今天,我定要夺了你的王位!抢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第二集  瞬间被改变的命运

1、        王宫外  日  外

阿冒说完,怒火中烧地窜上大树,跳到了猴王的面前。

猴王一时愣住了。

阿冒乘机把毫无防备的猴王高高地举起来,奋力抛出阳台。

猴王重重地摔倒在草地上。

阿冒跳下阳台。

猴王急忙站起身来。

阿冒与猴王厮打在一起!

动物们惊骇地四处逃开了!

只有金丝猴们还呆在原地,观看着他们的厮打。

王宫里的人纷纷涌出宫门。惊骇地看着两人的厮打。

猴王头上貌似皇冠的长发,在撕打中乱成了一蓬茅草状。

而撕打中的阿冒,怒发冲冠!头顶上那撮拧着的长发,顿时直立起来,形成了一顶真正的王冠状。

猴王挣脱阿冒的厮打,落荒而逃!披风在踩踏中脱落在地上。

阿冒追了上去。

阿旺捡起披风,也跟了上去。

一旁观看的公猴们一拥而上,合着阿冒,全力追赶起猴王来。

猴王在拼命地奔跑。慌不择路的他,跑到了悬崖边上。

看到眼前是万丈深渊,猴王停住了脚步。他无奈地回过头来,想要求饶。

然而,追上了他的阿冒,却迎头给了他狠狠的一拳!

刚回过头来还没有站稳的猴王,立即向后倒去!

随着一声:“啊!”的惨叫,猴王坠向深谷。

阿冒惊骇地探身望了望那深不见底的悬崖,然后,无奈地挠着脑袋,有些懊丧地说:“哦!我只是想狠狠地揍你一顿的!”

紧追着跑过来的阿旺,看了看深谷,忙安慰地对阿冒说:“对!我们知道!你虽然恨他,但是,并不想要了他的命!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你已无力回天了!现在,你胜利了!”

说完,阿旺转身向着后面追上来的猴群欢呼道:“阿冒胜利了!”

众公猴响应道:“胜利了!胜利了!”围向阿冒。

阿冒转身,在众公猴的簇拥下,离开了悬崖,走进了林子!

阿冒威风凛凛地回到了王宫前。

阿旺立即为阿冒披上了那件金色的披风。同时,转身向猴群大声地宣布道:“亲人们!朋友们!我们勇敢的阿冒,已经把老猴王打下山涯,葬身于深谷之中了!现在,阿冒就是我们的新大王了!让我们向他臣服吧!”说完,他诚惶诚恐地朝着阿冒跪拜起来。

所有的猴子,都齐刷刷地向阿冒俯身下跪,表示了臣服!

猴群中,阿哨抱着女儿,也急忙跪下了。

阿冒沉浸在当王的喜悦之中。他得意地看着拜倒在他脚下的臣民!

眼睛扫过猴群,阿冒看到了系着水晶般粉红蝴蝶结的阿哨。

阿冒急忙朝着阿哨走了过去。

阿冒扶起阿哨说:“起来吧!亲爱的!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了!我爱你!”

阿哨忙拜谢道:“谢大王!”

阿哨说着站起身来。怀里的金丝公主露了出来。

阿冒的脸阴沉下来。他指着金丝公主冷冷地说道:“哦!她是那个老东西的!所以,她不能留下!”说着,伸手就去抢公主。

阿哨急忙搂紧女儿问:“那,你要拿她怎么办?难道?难道你要杀了她吗?”

阿冒稍微犹豫了一下说:“我可以不杀她,但是,我会把她扔得远远的,让她自生自灭!”

阿哨忙祈求道:“哦,别这样!她刚刚来到这个世上,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她没有罪的!你就饶了她,让我留下她吧!”

阿冒:“她虽然没有罪,但是,留下她,就留下了那个老东西对我的羞辱!留下了仇恨的种子。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留!”说着,便去扳阿哨的手臂。

阿哨拼命抱紧手臂,抗争地说:“不!她是我的女儿!如果你不想让她活的话,那你就把我也一起杀了吧!”

阿冒:“不!你当然不能死!我爱你,非常非常的爱!这个,你是知道的!而且,我现在已经是大王了,我将封你为王后!一个王后,怀里怎么能抱着别人的孩子呢?这当然是不行的!”

阿哨央求道:“可是,我不要当什么王后。我只要你留下她!因为我爱她!我不能失去她!”

阿冒:“是吗?难不成,你要我抚养一个仇人的女儿,让她长大以后,来对我进行报复吗?这怎么可以呢?”

阿哨:“不!她不会那样做的!只要你饶过她,我会告诉她,你就是她的亲生父亲。我会教她爱戴你,敬重你的!”

阿冒:“哈哈!这可能吗?森林里这么多的人都看到了,是我把她的父王打下悬崖后,取而代之当上猴王的。你怎么可能骗得了她呢?”

阿哨:“只要你对她好,就算她知道了这一切,她也不会恨你的。因为,让强壮的年轻人,取代老去的猴王,是保证我们猴群兴盛的根本。这样的改朝换代,在我们猴群里,历来都有啊!”

阿冒:“但是,我不单单是打败了老猴王,还失手害死了他!这个事实却是不能改变的!”

阿哨:“是啊!你不是存心想害死他,只是失手!所以,她会理解的。”

阿冒:“可是,只要见到她,我就会想起你被那个老东西抢走以后,我的痛苦!想起失手杀死那个老东西的罪孽!想起那个老东西以她为荣的情景!不!不行!无论如何,我都没有办法接纳她!我恨她!”

阿哨说:“哦,你为什么要恨她呢?你瞧瞧!她是多么地漂亮!多么地可爱啊!看!她现在还在望着你笑呢!她笑得多甜美,多纯真啊!你怎么能忍心伤害她呢?”。

阿冒怒吼道:“不!你不要试图说服我!现在我是大王!一切事情,我说了算!我说她不能活,她就不能活着!”。

阿冒说着,又伸手来抢小公主。

阿哨紧抱着公主,绝望地向阿冒跪下,哀伤地祈求道:“那,你就先处死我吧!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的女儿就不能死!”

阿冒看着绝望的阿哨,不知所措了:“这….,这…..,你为什么要这样为难我呢?”

一直在旁边看着两人争执的阿旺,这时候开口了:“大王,小的倒是有个主意,或者可以解决你们两人的难题!”

阿冒:“哦,什么主意?快说!”

阿旺:“森林里的亲朋好友们,全都见过阿哨的这个女儿了。大家都对这个孩子交口称赞!而阿哨又这么爱她的这个女儿。所以,我认为大王您确实不能杀她!当这个恶人!不如,您让阿哨把这个孩子送走!送得远远的。只要阿哨能够把她送到一个您永远见不到她的地方去,那,她是死是活,就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了!您看这个办法行吗?”

阿冒犹豫起来:“这个嘛…,”

阿哨忙说:“哦!就照阿旺说的办吧!你既然不愿意看到这个孩子,那就让我把她远远地送走好了!我一定把她送到一个,你永远见不到她的地方去!如果我做不到,那么,只要你再见到她,要杀要剐,就都随你!行吗?”

阿冒:“可是,我你不是也要离开我了吗?….,”

阿哨:“哦!大王不必为我担心!不管我走多远,我是一定会回来的!因为,她是个可爱的孩子,我想一定会有人喜欢她,收留她的!而我,别说我已经是一个母亲,离开这里,就不会有人再喜欢我,接纳我了!就算我还未嫁人,又有哪一个族群愿意接纳一个异族人呢?所以,我不回来,还能到哪里去呢?”

 阿冒挠着脑袋想了想,无奈地答应道:“也是。那好吧!既然你一定要留下她,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你一定要早去早回!”

阿哨急忙跪谢道:“是!感谢大王的不杀之恩!我一定争取早去早回。我这就走了!”

阿冒依依不舍地说:“那,你走吧!”

阿哨再次叩拜道:“谢大王!”然后站起身来,抱着女儿,急匆匆地跑开了。

阿哨抱着女儿,拖着沉重的步伐,一直在走。

天空阴沉下来,飞起了鹅毛大雪!

阿哨虚弱地喘息着,在冰天雪地的森林里,步履艰难地行走着。

2、一道被冰雪覆盖的悬崖上  日 外 

两只雪豹(一瘦,一胖)躺在悬崖上。

瘦的那只站起身来,慢吞吞地走到悬崖边上,低头向山下的树林望去。

3、从高处往下可看到的森林的地方  日 外

在冰雪的覆盖下,一片松、杉的林子里,一棵冒着嫩芽的杂树,显得光秃秃的。

阿哨怀抱着女儿,在这棵树上吃嫩芽的身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4、  悬崖上  日 外

瘦雪豹看到了阿哨母女,狰狞地笑了起来:“哈哈!终于有美餐送上门来了!”

胖雪豹听到了,忙起身问道:“什么美食?在那里?”说着,向瘦雪豹走来。

瘦雪豹抬起一只前脚来,指着阿哨得意地说:“那里!看!那棵光秃秃的树上,是不是有一只母猴在吃树芽,怀里还抱着一只小猴啊?”

胖雪豹看到了。他惊喜得一双眼睛顿时夺眶而出,直奔阿哨母女而去!同时,兴奋地大叫着:“哇!真的是一对金丝猴母子哎!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说着,口水哗哗地流了下来!

微风吹过,口水吹到了瘦雪豹的脸上。

瘦雪豹回头狠狠地瞅了他一眼说:“吃货!就会流口水!”说完,转身向山下跑去。

胖雪豹急忙跟了上去。并且不服气地大声回答说:“又叫我吃货?难道你就不是吃货?你不是吃货,那你为什么活着呢?活着,难道就不就是为了吃吗?”

瘦:“当然不是!”

胖:“那你还能做什么?”

瘦:“我还能娶妻生子,当父亲!传宗接代!”

胖:“可是,要做到这一切,首当其冲,还是要当吃货,吃饱肚子啊!否则,你都饿死了,所有的一切,不就灰飞烟灭了吗?”

瘦:“所以呢?”

胖:“所以,当一个吃货,这是必须的!”

瘦:“既是必须的。你还跟我争论什么?”

胖:“我?是啊!我为什么要跟你争论呢?”

瘦:“问你自己啊!”

胖:“对了!我是想说,都饿了几天了!见到美食流口水,这很正常啊!我就不相信你不流!只不过,你咽得快,没有流出来而已!”

瘦:“所以,这就是我和你的差别!”

胖:“哦!所以,你就没有我强壮!”

两只雪豹边争吵着,边狂奔着,来到了山下,钻进了树林里。

5、树林里  日 外

两只雪豹一前一后,嗅着味道,蹑手蹑脚地向那棵冒着嫩芽的大树走去。

快到大树前时,贪馋的胖雪豹突然猛跑,窜到了前面。

瘦雪豹压低声音,狠狠地瞅着他说:“你忙什么?吃货!”

胖雪豹头也不回地低声回答:“你说我忙什么?当然是忙着去吃大餐了!”说着,他飞身一跃,上树去了。

不高兴的瘦雪豹反而放慢了脚步,慢慢腾腾地跟了上去。

6、        树上  日 外

阿哨抱着女儿,又累又困地骑在树枝上,背靠着大树,正昏昏欲睡。

胖雪豹悄无声息地向阿哨靠近。

旁边的树上,一只松鼠正好从枝头往下走,他看见了雪豹。于是,他忙朝着阿哨大声地叫道:“雪豹上来了!快逃啊!”

阿哨忙睁开眼睛,低头去看。见胖雪豹的爪子都快要抓到自己的尾巴了。她急忙翘起尾巴,往高处爬。

 

                第三集 豹口脱险

1、        树上  日外

阿哨抱着女儿,飞快地往树梢上逃窜。

胖雪豹紧跟在她的身后,穷追不舍。

瘦雪豹也从大树的另一个则面追了上来。

枝头上的雪花纷纷坠落。

胖雪豹的爪子已经碰到阿哨脚底了。

阿哨急速向上窜。

胖雪豹稍稍地缩下身体,准备一跃,抓到阿哨的脚!却不料,就在他用力一蹬的时候,竟把他踩踏的那根树枝给蹬断了!于是,随着一阵劈劈啪啪的响声,他势如破竹般地把身下所有的树枝都给折断了!最终,还是瘦雪豹伸手撑住了他的脚掌,他才在比瘦雪豹高一点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时候,一阵大风吹来!在危急之中被逼上了摇摇欲坠枝头的阿哨,便在大风中,随着被吹弯的梢头,下降、下降,一直降到了几乎可以让胖雪豹伸手就能抓到的地方。

于是,胖雪豹高兴得一边欢呼着:“好啊!好啊!风!你再刮大一点!再大一点!”一边一手搂住树杆,一手伸了出去,跳着,使劲够着,想要抓住阿哨。

阿哨紧张地低头看着身下的雪豹,不停地对怀里的女儿说着:“乖女儿,你要抱紧妈妈!一定要抱紧妈妈啊!不要掉出去!抓紧了啊!”

就在雪豹的爪子已经触摸到阿哨的身体的时候,风小了!树梢又慢慢地抬起了头!

终于,风停了,阿哨脱离了险境!

胖雪豹看着高高在上的阿哨,口水哗哗地往下流!

微风吹过,胖子的口水被吹到了瘦的脸上。

瘦雪豹忙擦去脸上的口水,厌恶地说:“恶心死了!口水这么多,还要抢在我前面!”

胖雪豹:“有什么办法呢?看到吃不到!我更加饿了啊!”

瘦雪豹:“哼!活该!谁让你这么笨,还要不自量力地赶在我前面呢?”

胖雪豹:“这能怨我吗?得怨这树枝不结实,不然的话,我早就抓住她们了!”
    瘦:“哼!你不怨自己太肥,却怨这树枝不结实!你倒是会找借口!”

胖:“本来就是啊!还有这风,它也和我作对!都快抓住他们了,它却突然就不刮了!只要它再刮那怕那么一下下,我就可以抓住她们了的!”

胖雪豹看阿哨说:“真是馋死我了!”说完,他的舌头,猛地从口中伸长出来,一直冲到阿哨的屁股下。

只见 ,那舌头在阿哨的肛门上使劲地舔了一下,肛门被挤出来一小团屎巴巴,结果,舌头便又迅速地被收了回来。

胖:“呸!呸!呸!臭死我了!臭死我了!”

旁边树上的小松鼠乐得“哈哈”大笑。

瘦:“哈哈!怎么样?肉没吃到,舔到屎了吧?你真是恶心哎!”

胖:“可是,这眼看着就可以到嘴的肉,它就是吃不着!你叫我怎么办呢?”

瘦雪豹讥讽地说:“你现在知道问我了?早时候为什么不问?老实说,要是我在前面,早就抓到她们了。而且,树枝也不会被弄断!”

胖:“那你为什么不抢到我前面来呢?”

瘦:“我为什么要跟你抢?你既然想逞能,我就让你逞!结果怎么样呢?抢到屎了吧?你很能吗?”

胖雪豹理亏地叨叨着:“我,我不能!可是,我抢都抢了!你现在怎么骂,也都过去了!现在,我跟你也就差这么一点点距离了,要不,你到我这儿来,我到你那儿去?我们换换!”

瘦:“知道就这么一点点距离,还换什么?有意思吗?”

胖:“可是,风也不刮了,这伤痕累累的细树梢,我们也爬不上去了,你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是等着大风再次吹来吗?可是,什么时候才会有大风呢?”

瘦:“我怎么知道?”

胖:“那,你说怎么办嘛?我现在全听你的!”

瘦不耐烦地问:“全听我的?学乖了?”

胖:“嗯!学乖了!”

瘦气恼地看了看他,又抬头看了看阿哨和树梢。他看到自己头上,伸手可以够得到的那根树枝,主杆在胖雪豹的上方。于是,他有了主意。

瘦说:“那好吧!既然你全听我的。那我们也用不着再等什么风了!我们自己动手,把她们摇下来吧!”

 胖:“把她们摇下来?”

瘦雪豹:“是啊!我们俩现在正好站两对面。而我头上这根从你脚下漏过的树枝,所在的位置又够高,”瘦说着,伸手拽住那根树枝,使劲拉着说:“看!我一拉这枝头,树梢就已经弯曲了。你在那一面,伸手往上再用力推一把!”

胖听话地坐在树叉上,双脚紧紧地摽住树杆,然后双手伸高了便劲往前推。树梢果然弯曲得更厉害了。

瘦满意地说:“对!就这样。我们一起使劲,我说推,你就用力推,说放,你就放手!”

胖:“好的,你喊吧!”

瘦喊道:“推!”

胖照着做了。树梢在两人的共同操纵,和阿哨母女两的重压之下,低下了头。

可是,当瘦雪豹喊:“放!”时,树梢却在瘦雪豹放下枝头的那一瞬间,狠狠地朝着胖雪豹反弹过来。胖雪豹躲闪不及,被树杆重重地砸到了脑门上。

胖雪豹被砸得一个脑袋晃成几个:“哎呀!”他叫着,捂住了脑门。

瘦看到了,骂道:“笨猪!你就不知道闪开吗?”
    胖委屈地摸了摸脑门,松开手,脑门上被砸起了一个大包!

胖:“我都被砸成这样了,你还骂我!”

瘦:“谁让你这么笨呢?还摇不摇了?”

胖:“当然要摇!不然,我不是白挨砸了吗?”

瘦:“那我喊口号了?”

胖:“嗯!你喊吧!我小心点就是了!”

于是,瘦又喊起口号来:“推!放!推!放!”

在瘦雪豹的一声声号令中,阿哨像坐过山车一样,一下被拉向瘦雪豹一边,一下又被放上梢头,再荡向胖雪豹一边,就这样在树梢上激烈摆动起来!

阿哨看着自己一次比一次荡得凶,一次比一次离两只雪豹更近了。她紧张得一边紧紧搂住女儿,一边单手双脚地紧紧搂住了那纤细的树梢,无助地任由两只雪豹操纵着,向他们靠近,再靠近!突然,一阵疼痛,胖雪豹的爪子抓到了她的身体了!她惊出了一身冷汗!

就在这时候,只听得“咔嚓!”的一声脆响,被雪豹推拽得大幅度摆动的树梢被折断了!阿哨被甩了出去!

随着树枝被抛向空中的阿哨,连忙松开紧抱着的树杆,飞身向旁边的大树窜去。

只见阿哨一手搂着女儿,用另一只手和双脚抓住了那棵大树的枝杆。然后,飞快地倒腾着单手和双脚,很快,就消失在树丛中不见了踪影!

两只雪豹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飞了出去的阿哨,束手无策!直到阿哨消失了,才沮丧地对视着嚷嚷起来。

瘦雪豹恼羞成怒地冲着胖子喊道:“又胖又笨的大吃货!你抢什么?要是我在前面,早就抓住她们了!”

胖:“嗯!是你自己出的主意!推!放!推!放的!费了半天劲,变成帮她们逃跑了!我都没怪你,你还怪我!”

瘦:“这树为什么会折断,难道不是你滑下来的时候,把那些叉枝都弄劈了的结果吗?大笨蛋!”

胖:“你既然知道我笨,那你为什么不抢到我前面去呢?”

瘦:“哼!我何必跟你抢?你想上前,就让你上前!就是要让你知道,你就是一个不自量力的蠢猪!笨蛋!”

胖雪豹看着那断口,确实是在那被自己压断树枝的地方,他无言以答。

看同伴已经无言以答了,瘦只能无奈地看着阿哨消失的方向,叹息道:“跟你这个大肥猪在一起,就是倒霉!眼见得到口的一顿美餐,又泡汤了!”

胖雪豹默不作声。只有口水哗哗地往下流。

瘦看着他嘟囔道:“只会流口水的大蠢货!”说着,无精打采地下了树。

胖跟着他,也下了树。两人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走了!

7、森林里  日 外

阿哨在树上,往远处眺望。

随着她的目光,穿过丛林,远处有一条小河。

阿哨警惕地四处看了看。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阿哨下了树。向小河走去。

阿哨来到小河边。她低下头正要去喝水,却听到有沙沙的脚步声。她忙抬头去看,见是岩羊奔朝她走来。

阿哨高兴地招呼道:“是奔吗?”

奔:“是的。你是阿哨?”

阿哨:“是的!是的!我是阿哨!真高兴在这儿还能见到一个熟人!你好!”

奔:“哦!你好!我也很高兴能见到你!”

奔说着,四处看了看,见没有其他人,便好奇地看着阿哨怀里的小公主问:“不过,你怎么一个人带着小公主到这里来了?这里离你们的王宫可不近啊!”

 阿哨苦笑着说:“唉!她现在哪里还是什么公主啊?差点就连命都没有了!以后就叫她小星星吧!”

奔:“真的?这么说,阿冒当上新大王了?”

阿哨:“是的。”

奔:“哦!他那么爱你,还是容不下这个小星星吗?”

阿哨叹息道:“唉!就因为他爱我,所以,他无论如何也容不下她啊!”

奔:“是吗?这么说,你们是逃出来的?”

阿哨:“不得到他的允许,我们怎么可能逃得了啊!是阿旺替我们求情,让我把女儿送到阿冒永远看不到的地方去,他这才同意让我们走的。”

奔:“是吗?”

阿哨:“是啊!可是,离开那片我熟悉的森林,我真的不知道,要往哪里走?要到哪里去啊!”

奔:“也是。”

阿哨:“所以,我一心想的只是赶快离开阿冒,走得越远越好!结果,瞎走乱窜地,我走到山脚下去了。要不是遇到好心的小松鼠,我们母女二人,现在很可能已经呆在那两只雪豹的肚子里了!”

岸羊:“真的?”

阿哨:“是啊!想起刚才那凶险的一幕,我的心还砰砰直跳呢!”

奔:“哦!真是难为你了!”

阿哨:“是啊!就是为了逃离雪豹,我跑得口干舌燥!所以,让我先喝点水再说吧!”

奔:“快喝吧!快喝吧!我也渴了呢!”

两人在低头喝水,一只喜鹊悄悄地落在了他们身边的枝头上,专注地看着他们。

阿哨终于满足地抬起头来,离开小河,在草地上坐了下来。

岩羊来到她身边。

阿哨看着茫茫的大森林,无奈地说:“奔!你能告诉我,我该往哪里去吗?”

岸羊:“如果仅仅是让你们俩个人活下去,那,或许只要不离开森林,总是可以的。可是,就只有你们母女俩,危险难免时时会碰到啊!再说,小星星总不能一辈子就跟着你一个人过吧?她要长大,要恋爱,要结婚生子,总得有同伴啊!所以,离开你们的族群,我还真的不知道,你们究竟该去哪里呢!”

阿哨:“就是。所以,我愁啊!真是愁死我了!”

这时候,喜鹊在枝头“喳喳”地叫了两声。

奔立即抬头去寻找。并且高兴地说:“喜鹊叫,好事到!一定是你们的救星来了!”

阿哨忙抬头去寻找喜鹊,并欣喜地问:“真的?他在哪儿呢?”

喜鹊:“哦!我在这儿呢!你们好!”

喜鹊说着,从枝头上飞了下来。落到了他们中间的草地上。

奔:“原来是乐乐啊!你好!”

阿哨也喜出望外地说:“你好!乐乐!奔说了,‘喜鹊叫,好事到!’你真的能给我带来什么好消息吗?”

 乐乐:“当然!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金丝公主确实是太不幸了!刚一出生,就遇到了这么糟糕的变故!”

阿哨:“可不是吗?她让我尝到了从天堂,瞬间掉到地狱的苦涩!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要把她送到哪里去才好呢!”

乐乐:“是吗?如果你最大的忧愁是这个的话,那我还真的有好消息可以带给你呢!”

阿哨:“真的?是什么好消息?你快告诉我吧!我都快愁死了!”

乐乐看着阿哨,笑着说:“这是你的运气!我告诉你以后,保准你就不会再愁了!”

阿哨:“那你快说呀!”

乐乐:“是这样的!前几天,我无意之中,听到一只雄鹰对他的同伴炫耀。”

阿哨:“炫耀什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动画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donghuajuben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演艺人才网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