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动画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银行行业节日演出搞笑相声《感恩
育儿题材搞笑感人小品剧本《望子
医院帮扶救急相关搞笑感人小品《
教育行业相关搞笑小品《非诚勿考
医生节娱乐演出小品剧本《医务人
文化传承相关娱乐搞笑剧本《考试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超级搞笑音乐剧剧本《新姑爷上门》
消防官兵抢险救灾小品剧本(最美消防
新农村建房安置点小品《搬迁故事》
适合公司年会演的小品,公司年终总结
以孝为主题的情景剧,关于孝的感人情
反应自然灾害的感人小品剧本《洪水
误入传销窝点小品剧本,有关传销的剧
驻村扶贫小品《为乡村振兴出份力》
关于国庆节的节目表演搞笑小品《共
适合中秋表演的超级幽默喜剧小品《
交通安全小品剧本,关于交通安全的剧
医生节娱乐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关于抗日战争的红色剧本,抗日题材小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战友情深)
关于师生的小品,师生情小品(让爱一
适合各种场合表演的超级搞笑正能量
司机驾驶员相声小品《比赛心得》
创新创业情景剧剧本《不忘初心回报
卫生室情景剧剧本《医心医意》
用气生活安全知识小品剧本《后果不
工程建筑四方验收小品剧本(样板工程
关于禁毒防艾的小品剧本《禁毒防艾
土地题材的搞笑小品,关于土地执法的
端午节超级幽默喜剧小品剧本(神粽)
适合老师表演的音乐剧剧本《青春纪
禁毒防艾音乐剧剧本《禁毒防艾从我
村级卫生室医生音乐小品剧本《医心
以金融扶贫为题材贷款贴息贫困户搞
抗击肺炎小剧本,新冠病毒小剧本《逆
金融押运保安服务公司小品《金融卫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动画剧本 > 动画电影剧本 > 原创剧本《太平公主》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动画剧本-动画电影剧本   会员:一个人的红尘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0/7/8 9:23:01     最新修改:2020/7/9 9:04:47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动画剧本名:《原创剧本《太平公主》》
(原创剧本网)作者:张润轩
中国国际剧本网动画创作室专业创作动画剧本、漫画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一幕

时间:唐高宗上元年间

地点:长安大明宫太液池旁太液亭

天气:风和日丽

人物:太平公主、麒麟忆笛、乐舞班子、宫女含春、众宫女

几只天鹅在空中翱翔着,它们飞过一朵朵祥云,最后停落在了大明宫太液池的湖面上。湖面上可以说是一派‘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场景。不远处坐落在岛屿上的太液亭内传来了悠扬的乐舞之声。

亭内微风阵阵,风景宜人,一个宫廷乐舞班子在吹奏着《秦王破阵乐》的前奏,一群身着舞蹈裙的宫女随着音乐起舞,在音乐到达较为高潮的时候,一位身着华丽舞衣、头戴面具的女子在众舞者的簇拥下手拿佩剑加入了舞蹈,琉璃的地砖映出她矫健流畅的舞姿与飘逸的舞裙。台下一只麒麟卧着看着这一切也跟着音乐摇头晃脑。

就在舞蹈结束之时,宫女含春快步走进了太液亭,在亭边禀报道:“启禀公主,皇上与皇后正在麟德殿等您,有要事要与您商议,请您即刻前往。”穿着华丽舞衣的女子将面具摘下,露出倾国之容,她走出太液亭,同时将手中的剑扔给了宫女含春,对含春与乐舞班子说道:“我换身衣服就去。你们今天就排练到这里吧。”同时对麒麟说:“忆笛,走啦。”随后走出了太液亭,忆笛伸了个懒腰也跟了上去。

第二幕

地点:大明宫紫宸殿

天气:风和日丽

人物:太平公主、麒麟忆笛、唐高宗、武皇后、众宫女、众大臣

太平公主换上了平时她最爱的一套齐胸襦裙,虽说是常服,但也是满绣唐锦搭配上华丽的各色宝石,充分显示出了她高贵的身份,映衬得太平公主的面容白皙娇美。太平公主与忆笛走进紫宸殿,看到唐高宗与武皇后正在店内与大臣们商讨国事,唐太宗用眼神示意让太平等一会,于是太平就站在一旁抚摸着忆笛。直到众大臣告退,唐高宗与武皇后的目光再次落到太平身上。太平与忆笛一同上前行礼道:“不知父皇母后找儿臣来所为何事?”唐太宗与武皇后含笑对视了一下,随之武皇后说:“太平,过几天就是你的生辰了,又恰好是你成年的日子,我们想给你隆重举办这个庆典。还有,周边各国都派来了使者向你求婚了,你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不如一起操办。”太平公主略有些生气地说道:“儿臣谢父皇母后的关心,但是儿臣还无成婚的意愿,麻烦父皇母后把求婚使者都拒绝了吧。至于我的生日,向往常一样就挺好,儿臣告退。”说着就带着忆笛向殿门走去,武皇后站起来说道:“太平,你给我回来!这和亲岂是你想退就退的?!”太平公主走到一半停了下来说道:“姑姑文成公主和亲的成功是恰巧遇到了对的人,我和姑姑不一样,我出嫁绝对不出长安城!”话音刚落,就走出了紫宸殿。

唐太宗坐在龙椅上摇摇头说:“咱俩把她给宠坏了。”武皇后坐下说:“是啊,不过是时候让这孩子历练一下了。”唐高宗把手搭在武皇后的手上说:“反正你也没想过让她去和亲,等她的成人庆典上可以为他选一位高官的儿子,到时我们把全长安城的官员与他们的儿子全都请来。”武皇后也只能笑着答应了。

第三幕

地点:大明宫宣政殿月华门西中书省

天气:风和日丽

人物:太平公主、麒麟忆笛、狄仁杰、众大臣、众仆从

 太平公主领着忆笛漫无目的地走着,谁知就走到了中书省门外,来来回回的侍从手里捧着的都是各地刚刚呈递上来的奏折和唐太宗与武皇后已经批阅过的奏折。忆笛说道:“这个时辰,你师父一定在里面处理政务呢。”太平公主朝忆笛狡黠地笑了一下说道:“那我们进去打扰他一下吧。”于是她们一起走进了中书省,各来往的官吏与侍从纷纷向太平公主弯腰行礼,太平公主一边应答,一边走到了狄仁杰平时办公的房间。太平公主左右看了看,并没有见到狄仁杰的身影。忆笛说:“你师父可能是出去办案了。我们可以等他一会。”太平公主走到书柜后面找出一本《山海经》看了起来,忆笛则蹲在了太平公主身边。文成公主把书翻开到一页看了一下问道:“忆笛,你听说过九尾狐妖吗?”忆笛凑上来看了一下说:“她们善于修炼后幻化成人形为祸人间。以前我住在泰山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条,那只九尾狐还伤了我。”太平公主好奇地问道:“是我们俩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吗?我记得那时咱俩都很小,我是跟着父皇母后去泰山封禅结果走丢了就遇到了受伤的你。”忆笛说:“没错,就是那次,在御林军找到我们之前,咱俩在山上等了一夜呢。”太平公主也笑了,儿时的回忆如江水般涌来,太平公主抱住了忆笛,说道:“无论以后我在哪里,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忆笛也依靠着太平公主,把它的大头伸进太平公主的怀里说着:“我也要永远在你身边保护你,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

   “是谁要把你们分开啊?”狄仁杰身着宰相官服走了进来。太平公主忙起身行礼并撒娇道:“师父,我们俩在这里等您好久了。”狄仁杰走到太平公主面前慈祥地笑着,并摸了摸忆笛,说道:“下了早朝我就接到长安城官府的禀报说城里又出了案子,我就感到现场去看了,接到下人的禀报说你们来了,我就赶回来了。”“师父,又发生了和之前一样的案子吗?”太平公主瞬间精神起来。狄仁杰捋着胡须说道:“是啊,与之前发生在外地的几个案子一模一样,现在长安城里也出现了这样的怪事。”太平公主好奇地问:“那您现在有思路了吗?”狄仁杰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对了,你来找我所为何事啊?”太平突然想起了来意说道:“师父,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和成人礼了,您一定要来庆典呀。到时候您再帮我跟父皇母后求求情,别让我去和亲了。”太平公主先扶狄仁杰坐下,然后给狄仁杰捶背。“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个小机灵鬼肯定是找我有事。”太平公主说道:“最主要的当然是来看您啊,这几天您一直去外地办案,我好久都没有见到您了。”说着,太平公主与狄仁杰又笑了起来。

第四幕

地点:大明宫马球场

天气:风和日丽

人物:薛绍、李显、李旦、御林军、众仆从

大明宫的马球场上,几位翩翩公子正在进行着激烈的马球比赛。他们一共分为两队。一队是以三皇子李显为首,身着蓝色马球服的蓝队。一队是以李旦为首,身着红色马球服的红队。此时场上战况十分激烈,比分是3比4,已经到了最后的赛点。正在这时李旦终于在一堆的蓝色马球服队员中驱马冲出重围,并将马球传给了一位身着红色马球服的帅气公子,那位公子趁其他蓝色队成员还没来得及赶过来,迅速将马球打进了蓝方的门洞。李旦看到后兴奋地欢呼道:“太好了,我们赢了!薛绍,咱俩配合地还是那么默契。”李旦驱马上前与那位进球的少年击掌,那位少年正是薛绍。李显看到这一幕垂下头,下马说:“真是的,又输了。不玩了,我还不如回去看书呢。看书还不累。”李旦也下马,牵着马来到李旦身边说:“马球场如战场,又输就有赢。这是母后说的。”薛绍也下马,牵着马走上前来说:“是啊,三皇子,四皇子说得对。而且您的马球技术已经进步了不少了。”李旦听后笑了。

此时,一位仆从上前来禀报道:“启禀二位皇子、薛公子,皇上与皇后在麟德殿想要召见你们,说是要交代一些关于太平公主成人礼庆典的事情,请三位迅速前往。”三位少年听后停下了脚步,李旦说:“来人啊!”三位仆从跑上前来行礼道:“四皇子有何吩咐。”李旦说:“给我们把马栓起来吧,以后打马球再骑。然后给我们准备好常服。”“是。”三个仆从接过马缰,将三匹马牵走了。三人就朝着马球场的出口走去。李显对李旦说:“过几天妹妹的成人礼,你准备好给她什么礼物了吗?”李旦说道:“当热是她最想要的礼物了。”李显说:“每次给家人送礼物你都想得比我周全,礼物也比我有新意。”李旦笑了笑,对薛绍说:“薛绍,今年我妹妹的成人礼你也来宫里参加庆典吧,听说这次的庆典要办得格外豪华。你在宫里来给我们当伴读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我妹妹呢。”薛绍笑道:“在下仅仅是皇子的伴读,在大明宫不能随处走动。如果今年公主殿下的成人礼皇上与皇后允许我去的话,我也会到场送上我的祝福。”三人就这样走远了。

第五幕

地点:大明宫含凉殿

天气:风和日丽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

人物:太平公主、忆笛、众宫女、众仆从

很快就到了太平公主的生日和成人礼的那天,大明宫处处张灯结彩,宫女和仆从们忙前忙后地摆放花束,收拾桌椅、准备礼服和宫宴菜品。唐高宗与武皇后以及李显、李旦亲自督办,一切都按照预想顺利地进行着,就等着晚上的宴会开始了,全家人都想给太平公主一个完美的成人礼。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们都期待着太平公主的成人礼的到来。

唯一不期待这个成人礼到来的就是太平公主本人,早晨起床以后她就如行尸走肉一样被宫女侍奉着梳妆打扮,然后再穿上这华丽厚重的礼服,就连丝履上的东珠也沉重到快要抬不起脚了。当一切都收拾完毕,所有宫女都退出了含凉殿,关上了殿门。忆笛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到太平公主面前,太平公主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的形象,略带生气地对忆笛说:“这还是我吗?这礼服也太沉了。”忆笛仔细看了看太平公主礼服上的绣花说道:“这件礼服能顶长安城一年的赋税了吧?你为什么会不喜欢自己的成人礼?”太平公主说道:“成人礼过后啊,就意味着我再也不是小孩子了,会受到更多宫规的束缚,我可不想被那些死板的宫规所束缚,最后日复一日地过着呆板又无趣的生活。”说完费劲地想要坐下,结果礼服太沉,太平还没坐稳,板凳就倒了。忆笛忙上前扶起她,仿佛也明白了太平公主的感受说道:“你听说了吗?你父皇母后不仅在大明宫里给你办的宴会,就连长安城内也会宴庆三天呢,就连宵禁都取消了。”太平公主委屈地说:“那又有什么用,我作为今晚的主角,你觉得我可以凭空消失在父皇母后以及宾客们的面前吗?”忆笛想了想说:“也对,那你今晚只能乖乖的做好你的宴会主角了。”说完,与失望的太平公主靠在了一起。

第六幕

地点:大明宫麟德殿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夜晚

人物:太平公主、唐高宗、武皇后、李显、李旦、狄仁杰、忆笛、众大臣、众宫女、众仆从

夜幕降临,整个大明宫灯火通明,烟花不停地燃放,把夜晚的天空照地像是白天。麟德殿内歌舞升平,各种歌舞节目轮番登场,宫廷乐班演奏着早就排练好的燕乐。这是一种吸收了各民族音乐精髓并且专门在宫廷宴会上演奏的乐曲。太平公主早就听腻了,她与忆笛走进麟德殿的时候,唐高宗、武皇后与两个哥哥都穿好了礼服,在殿内等候她多时了。太平公主端庄地向前行礼道:“儿臣向父皇母后请安,向两位哥哥请安。”武皇后上前扶起太平公主笑着说道:“我的女儿长大了,越来越漂亮了。快,我们都入座吧,宴会马上开始了。”唐太宗则在抚摸着忆笛。随后一家人都入座了,太平公主扶着唐高宗坐上龙椅,太平随后也坐到左边的凤椅上,忆笛卧在太平公主与唐高宗中间。武皇后坐到右边的凤椅,李显坐在大殿两边座位左侧的第一个,李旦坐到了右边的第一个。随后有宫人上前禀报道:“启禀皇上、皇后、公主、两位皇子,诸位大臣已经携亲眷在殿外等候多时了。”唐太宗说:“让他们进来吧。”随后诸位大臣就身着官服,带着礼物进殿了。第一个进来的就是狄仁杰,他孤身一人在众人中显得格外突兀,狄仁杰上前来行礼道:“臣给陛下、皇后请安,给公主与二位皇子请安,祝愿公主平安喜乐,永享太平。”太平公主忙起身扶起狄仁杰,与狄仁杰说笑着,这一幕让唐高宗看到都嫉妒了。唐高宗不自在地咳嗽了一下,太平就将狄仁杰扶到座位上,回到凤椅上坐下了。随后诸位大臣与亲眷也进殿了。

第七幕

地点:大明宫麟德殿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夜晚

人物:太平公主、唐高宗、武皇后、李显、李旦、狄仁杰、忆笛、众大臣、众宫女、众仆从

宴会进行地十分顺利,歌舞节目一直不停,不时有大臣上前来带着儿子给唐高宗、武皇后和太平公主敬酒,两个皇子也与诸位大臣的公子谈笑风生,诸位大臣也在向狄仁杰敬酒。太平坐在凤椅上无聊的摆弄着桌子上的酒杯,忆笛也打了个哈欠,唐太宗见状就对太平公主说:“怎么了?这么多长相英俊的公子你没有一个看上的?”太平公主说:“没兴趣,不想看。父皇,我可以回去休息了吗?”武皇后上前来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行,就今天,你必须给我找一个重臣的公子订婚!”太平公主听后瞬间就站了起来:“为什么?母后永远都在安排我的人生!难倒您女儿的幸福就必须要一晚定下吗?我难道没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吗?”全殿人听到太平公主的喊叫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都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武皇后表情严肃地说道:“你会有今天的骄纵都是我们把你宠坏的!我的话你今天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忆笛都被武皇后的气势吓到了,太平公主听后开始哭泣,并且想要跑出麟德殿。

此时一位御林军跑上殿来禀报道:“启禀皇上、皇后,长安城东市的仙客来酒楼又发生了类似于之前的案件!”太平公主停下了脚步,唐太宗听后说道:“狄仁杰,快去现场查看,争取速速破案。”狄仁杰上前来说道:“臣遵旨。”太平公主灵机一动,对武皇后说道:“父皇母后,我有信心帮助师父在三天内破案。”唐太宗与武皇后被太平公主的言行震惊到了,武皇后说:“好,那我们就给你们三天时间,要是这个案子能破,你就可以自己选择何时成婚。”太平公主帅气的笑了一下说:“我们一言为定!诸位大臣都当见证人”说完,太平公主匆匆脱下礼服,身着常服,就带上忆笛跑了出去。

第八幕

地点:长安城街市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夜晚

人物:太平公主、薛绍、忆笛、面具摊摊主、百姓

今夜的长安城街道上人头攒动,百姓们都走出家门参加这盛大的庆典,由于取消了三日的宵禁,年轻的男男女女也都来到街上相会。太平公主第一次自由出入大明宫,内心未免有些兴奋,她刚出丹凤门想要融入这熙攘的人群,就被忆笛用牙咬住了裙摆。忆笛说:“你也太过低估自己的知名度了吧?这长安城内见过你面容的人可不少,你想让你的追求者们阻挡了你宝贵的三天查案时间吗?”文成公主停下脚步想了想,觉得忆笛的话很有道理,就问道:“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忆笛左看右看,目光落在了一个面具摊上,忆笛说:“你可以选个面具带上啊,反正没到庆典到来很多贵族游街都会戴面具的。”太平公主带着忆笛走到面具摊前指着一个面具对摊主说:“老板,我想要那个面具。”摊主顺着太平公主的手指的面具看去,并将太平公主选中的面具摘下递给太平公主,笑道:“姑娘好眼力,这是当下长安城里最流行的昆仑奴面具,所以在长安城销量很好。”太平公主接过面具戴上,看了看忆笛,忆笛笑着说:“这回认不出来了。”太平公主摘下红宝石鎏金耳环给了摊主说道:“我用这对耳环换这个面具,不用再找零钱了。”然后又对忆笛说:“你隐身吧。”话音刚落,太平公主就往东市的方向跑去。忆笛也迅速隐身跟上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走着走着有点迷路了,东市那么大,又是长安城人最密集的地方。太平公主在人群里钻来钻去,突然撞到了一个身穿宝绿色缂丝圆领袍的人身上,两人都后退了一下,太平公主大喊道:“你是用脚看路吗?”太平公主定睛一看,那人也和自己一样戴着昆仑奴面具。那个人摘下面具,躬身抱拳道:“姑娘,对不起,是我走路太过匆忙,请原谅。”太平公主没想到这个人态度这么好,声音又温柔,瞬间就不生气了,她说:“算了,我也有不对的地方。”那位少年就直起身朝太平公主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他虽然有点婴儿肥,但是依旧不能掩盖他英俊的神采。太平公主看呆了,不自觉也摘下了面具,露出倾国之容。少年也深深地被太平公主吸引了,他说道:“真是与君初相识,似是故人归呀。在下薛绍,不知姑娘要去何地?”太平公主这才回过神来说:“薛公子,我有要是要去东市一家叫仙客来的酒楼,还请公子指路。”薛绍笑着说道:“正好在下没有急事,可以陪姑娘一同前往。”于是两人就一起朝着仙客来酒楼走去。

第九幕

地点:长安城东市仙客来酒楼门口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夜晚

人物:太平公主、薛绍、忆笛、御林军

太平公主在薛绍的带领下来到了仙客来酒楼门口,酒楼的门口已经被微观的百姓堵了个水泄不通。并且早就有一队御林军守在酒店门口了,还有一辆马车,太平公主意识到师父已经到了。太平公主将证明身份的腰牌给守门的御林军看,御林军看后马上行礼道:“在下参见公主!宰相大人正在查案,在下给公主带路。”薛绍听后吃惊地张大了嘴,太平公主笑道:“辛苦将军。”然后对薛绍说:“感谢你给我带路,你要和我一起上去看看吗?”薛绍还没回过神,就顺势点了点头。两人就由御林军守卫引路进了酒楼,忆笛也现出真身跟了上去,薛绍看到巨大的忆笛,又被吓了一跳。

第十幕

 

地点:长安城东市仙客来酒楼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夜晚

人物:太平公主、薛绍、忆笛、狄仁杰、御林军、仙客来酒店老板、仙客来酒店店员、百姓

太平公主与薛绍走进仙客来酒楼后四处打量着,酒楼内已将所有顾客封锁在了店外,此时店内空空如也。御林军守卫引领他们来到案发现场禀告了狄仁杰后退下了。太平公主走进房间来到狄仁杰身边问道:“师父,您有什么发现?”狄仁杰看到薛绍后笑道:“呦,这不是薛家的二公子吗?”薛绍忙向狄仁杰行礼道:“狄大人好,小生久仰狄公威名。”狄仁杰笑了笑,对太平公主和薛绍说道:“这次的案发现场与之前发生的一模一样,都是当事人发现了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随后消失在自己眼前,没有发生命案,现场也无打斗痕迹。”狄仁杰指了指身后的酒店老板与店员,对太平公主说道:“你可以问他俩。”太平公主问酒店老板:“是什么时候的事?”酒店老板行礼道:“回公主,是今夜酉时三刻的事。当时我正在招呼一位身着紫色锦缎的贵客,他戴着面具,说要我们店最好的酒。我就去后院拿。然后在前台招呼的伙计又看到我从前门进来了。”伙计说道:“回公主,我当时看到我们老板刚走近后院,我就给那位客人倒茶,谁知我们老板又从前门进来了,但是感觉很怪,走路很轻盈。这时我们老板从后院回来了,我看到老板与那人对视了几秒,那人就在我们面前消失了。”太平公主看了看四周,没发现任何异常,就说:“那位顾客哪去了?”老板说:“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其实很多顾客都看到了,顾客们说是见到鬼了,就四处逃窜,那位顾客也跑掉了。”薛绍问道:“老板,那您还记得那位顾客带的是什么面具吗?”酒楼老板想了想说道:“是昆仑奴!与公主手里的这个一模一样的,今天宴会开始之后有好多有钱的老顾客都戴着昆仑奴面具来买酒的。”狄仁杰见状捋着胡须说:“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看来这个作案者很聪明。我们现在的唯一线索就是这个昆仑奴面具。太平,我想到了一些东西,我们回大明宫详谈。”“好的,师傅。”太平公主挺厚握紧了手里的昆仑奴面具。于是狄仁杰就和太平公主还有薛绍一起上了马车,忆笛在马车旁边走着,御林军则是跟在后面保卫。

此时,一只九尾白狐站在酒楼楼顶,看到远行的车马队伍后消失在了夜空中。

第十一幕

地点:大明宫宣政殿月华门西中书省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夜晚

人物:太平公主、薛绍、忆笛、狄仁杰

狄仁杰与太平公主还有薛绍都在成排的书架上查找着成山的书,就连忆笛都在帮忙查看书籍。太平公主坐在桌子前的椅子上翻阅着一本书,表情逐渐变得不耐烦,太平公主看向坐在大殿正中央的书桌旁正看着太平公主在夜市上买的昆仑奴面具的狄仁杰,说道:“师父,到目前为止我们的线索只有一个昆仑奴面具。而且长安城内到处都可以买到这种昆仑奴面具,我们难道要问遍整个长安城的面具摊吗?这样下来别说三天,哪怕是三个月我们都查不完。”狄仁杰此时陷入沉思,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起身走到书架上翻找着书籍。太平公主与薛绍、忆笛走上前来,太平公主问道:“师父,你在找哪本书?”狄仁杰边找边说:“太平,你还记得我让你看过的《山海经》吗?里面记载着一种神秘的神灵。”太平公主问道:“我记得呀,《山海经》中记载了上千种灵兽鬼怪,不知师父问的是哪一个?”狄仁杰说:“我记得《山海经》中记载,那种灵兽常在青丘与灵山之间出没,需要修炼千年便可化成人形,而且有九条尾巴。”太平公主与薛绍听后异口同声道:“是九尾狐!”狄仁杰找到《山海经》分开有关九尾狐的记载,边看边说:“之前的所有案发场所的所在地附近都有记载出现过九尾狐,我就曾经猜测过有这种可能。但是连长安城内都出现了,就很难以断定。今天那个酒楼店员的证词说从正门进来的‘老板’走路轻盈,行为怪异,我就更怀疑是九尾狐妖所变。”薛绍好奇地问道:“狄大人,那九尾狐为什么会出现在长安城内呢?”忆笛也问道:“九尾狐生性胆小,很少离开其所居住的山野,并且它们及其不喜热闹,为什么要在宴庆这一天现身呢?”狄仁杰也陷入沉思,他说道:“这些疑点也是我想要寻找证据解决的。我现在很怀疑那个身着紫色锦缎,带着昆仑奴的客人。既然他没有消失,那就说明他是个普通人。既然带着面具,就有不想被人认出的动机。而且他跑得无影无踪,并没有留在酒楼门口看热闹,就说明他惧怕被询问,暴露了他的真面目。并且锦缎也不是普通人家能穿着的服饰布料,紫色也是只有贵族和高官才能穿的颜色。”太平公主想了想,突然看到窗外后叫道:“啊!天亮了!我的时间不多了。”

此时,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第十二幕

地点:大明宫太液亭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第二天

人物:太平公主、忆笛、薛绍、李显、李旦

太平公主和薛绍坐在太液亭内的玉桌旁分别翻看着《山海经》和《瑞应图》,桌子上还摆放着那个昆仑奴面具。忆笛则卧在桌边,他们在这里看了好一会了,太平公主说:“自从早晨师父与咱们分开去了早朝以后,咱们什么进展也没有。”就在这时,李显和李旦来到太液亭,他们一起在桌边坐下,李旦问道:“你们进展如何?”李显见薛绍摇了摇头,就对太平公主说道:“早朝的时候我们遇到狄大人了,他已经把昨晚你们的查案结果都告诉我们了。并且也禀报给了父皇母后,父皇母后很担心你。”太平公主把头别过去生气地说:“麻烦二位哥哥告诉母后,我一定会成功帮助师父破案的!”说着就拉着薛绍的手走出了太液亭,忆笛也忙跟了上去。只留两个皇子在太液亭中叹着气。

第十三幕

地点:大明宫麟德殿外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第二天

人物:太平公主、薛绍、武皇后、忆笛、绫雪、众宫女

太平公主拉着薛绍的手走了一会,她本来是想走回中书省找狄仁杰的,结果走到了麟德殿外遇到了下早朝的武皇后。薛绍见到皇后来了迅速,松开了太平公主的手行礼道:“微臣见过皇后。”太平公主却只是站着,什么也不说。武皇后见状并不生气,她抚摸着忆笛,对太平公主与薛绍说:“你们两个在狄仁杰的指导下用一个晚上就能查出许多线索,本宫十分欣慰。你们查案如果需要任何人力物力的帮助可以随时来找本宫。”太平公主说道:“等儿臣破获案件之后母后再欣慰也不迟。”说完就走了。薛绍见状忙说:“谢皇后,微臣告退。”武皇后叫住正要转身的薛绍说:“绍儿,本宫知道你会一些武功。保护太平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本宫也会派御林军暗中保护你们。”薛绍说:“请皇后放心。”随后就与忆笛一起去追太平公主了。只留武皇后叹息着望着他们的背影,随后与身后的众宫女离开了。

这一幕被藏在柱子后面的九尾狐绫雪看在了眼里,凌雪看到武皇后朝紫宸殿方向走去,狡黠一笑后摇身一变,化得与武皇后的容貌一模一样,然后悄悄跟了上去。凌雪朝武皇后与众宫女吹了一口妖气,随后武皇后就倒在了地上,宫女们也仿佛被控制了一样呆住了,凌雪将衣袖一挥,把武皇后藏了起来。凌雪迅速代替武皇后走在了前面,刚回过神的宫女们就匆忙地跟上了。她们一同朝着紫宸殿的方向走去。
 

第十四幕

地点:大明宫紫宸殿

天气:风和日丽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第二天

人物:唐高宗、绫雪、来俊臣、众宫女

唐高宗此时正在紫宸殿内的桌子后批阅奏折,不过他的头疼病犯了,有一些看不清眼前的字,当然也看不清此时他的皇后是假的。‘武皇后’走进殿内躬身行礼道:“臣妾给陛下请安”。唐高宗笑着说道:“皇后今日格外温柔。”“让臣妾来为陛下按揉吧。”随后‘武皇后’就走到了唐高宗身后蹲下身,将手放在唐高宗的太阳穴上,朝唐高宗吹了一口气之后,唐高宗也昏迷了。

此时绫雪笑着说了一声:“御史中丞大人,你可以出来了。你让我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你什么时候解决对我的承诺?”此时,来俊臣从紫宸殿的侧门悄悄地走了进来,他奸诈地笑道:“不要着急,我一定会在今年的皇帝泰山封禅大典之前说服皇帝,拯救你的族人。现在最重要的是帮我找到那本狄仁杰上奏的弹劾我的诏书!我要让他在我之前离开这大明宫,永不翻身!”
                              第十五幕

地点:大明宫中书省外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第二天

人物:太平公主、薛绍、麒麟忆笛、狄仁杰

太平公主在中书省外站住,朝薛绍说:“看到了吧?这就是我的母后,想要控制我一生的人。”薛绍温柔地说:“你母后对你挺好的,而且你有母亲的关爱多幸福啊。不像我……”太平公主看到薛绍面带羡慕又伤心的表情后说道:“你怎么了?”薛少回过神说:“没事,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破案。”狄仁杰坐着马车此时从远处走来,此时,狄仁杰已换好便装。太平与薛绍、忆笛赶忙迎了上去。

狄仁杰拉开帘子,对太平公主与薛绍说:“今日我要去长安城内最大的服饰布料店锦绣纺探访一下,看看那个紫色锦缎的神秘顾客到底是何身份。太平,你们和我一起去看看吧。”太平公主与薛绍点了点头,都上了马车,忆笛也隐身跟了上去。

第十六幕

地点:长安城东市最大的服装店铺玉锦纺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第二天

人物:太平公主、薛绍、麒麟忆笛、狄仁杰、锦绣纺老板

马车很快就到了锦绣纺门口,一行人下车来到店里,店里顾客熙熙攘攘,并且看起来都是身着锦缎、环佩珠宝的贵族与富人和他们的仆从。太平公主一行人刚进店,锦绣纺老板便笑着迎上来,老板一看太平公主一行也身着华服、气质不凡便问道:“几位贵客是买布还是选衣服呢?近日小店新来了几匹锦缎,紫色的销量最好了。”之后老板看了看太平说:“这位小姐一看就是出身高贵的美人,穿紫色会很好看。”正在打量的几人一听全都聚了过来,太平公主问道:“那老板就带我们去看看那几匹紫色锦缎吧。”老板领着狄仁杰、太平、薛绍到了紫色布匹前指着说:“就剩下这些了,再不买可就断货了。”狄仁杰抚摸着紫色锦缎问道:“老板,你还记得之前都有哪些人买过这些紫色锦缎吗?”老板回答:“对不住啊,客官,小店每日来往顾客繁多,且近几日买这种紫色锦缎的顾客太多了,很多又都是高官,所以也不方便透露啊。”太平公主问道:“那店里最近有奇怪的人来过吗?”老板想了想说:“这还真有一位。那位客人是几天前让仆人来订的衣服,说是宴会当天来取。宴会当天是这位顾客本人亲自来的,不过他戴着昆仑奴面具,腰上好像还挂着一个玉质腰牌。我也没看清他的样子,只是他的声音略带沙哑,而且有些咳嗽。”狄仁杰与太平公主若有所思,薛绍想了想突然对老板说:“老板,能不能给我也定制一套和之前那位顾客一样的圆领袍?越快越好。”老板说:“这位公子够爽快,小店里还刚好有一套适合公子的成衣。”说着,老板就取来了。狄仁杰与太平公主知道薛绍一定是有了好办法,如果没错的话,三个人的想法应该是吻合的。一行人便走出了锦绣坊,就在这时,一位仆从突然上前来对狄仁杰和太平公主说道:“启禀大人、公主,皇上今早下了早朝在紫宸殿突然晕过去了!”一行人听后瞬间面带惊色,忆笛也现身了,太平公主说道:“怎么会这样?忆笛,带我迅速回大明宫!”说着就骑上了忆笛穿过人群飞奔向大明宫,薛绍与狄仁杰则将本来拉马车的两匹马卸了,两人纷纷上马也飞奔向了大明宫的方向。

第十七幕

地点:大明宫紫宸殿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第二天

人物:唐高宗、绫雪、太平公主、薛绍、狄仁杰、忆笛、众宫女

忆笛刚跑到紫宸殿门口,太平就匆忙地跳了下来,她们一同飞奔进紫宸殿内殿,唐高宗正躺在龙踏上,双目紧闭。‘武皇后’站在床边假装担心的样子,来俊臣则站在殿中央,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太平公主蹲在床边,握着唐高宗的手说:“父皇,儿臣来了。您睁开眼睛看看我吧。”太平公主眼中此时已有泪水打转。‘武皇后’见状对太平公主说:“太平公主,别哭了,你父皇就是因为头疼病犯了,暂时性昏迷,一会就会好的。”忆笛此时与‘武皇后’对视了一下,之后它就腿脚麻木,不敢动弹。太平也觉得眼前的母亲的行为很奇怪,刚要与她争辩,狄仁杰就进殿来行礼道:“臣狄仁杰参见皇后,不知陛下龙体可安好?”绫雪想着:这狄仁杰果然像来俊臣说的那样,看起来城府极深。‘武皇后’走下台阶,围着狄仁杰走了一圈,笑道:“宰相大人忧国忧民,本宫与皇帝圣体均安。你们都退下吧,宰相大人还有很多国事要处理,这里有本宫和御医看着。”狄仁杰笑了一下说道:“那老臣就放心了,老臣先带公主跪安了。”说着狄仁杰起身就看向太平公主,并向太平公主使了个颜色,他顺便看了一眼来俊臣,发现来俊臣的腰牌不见了。于是就与太平公主一同退出殿外了,忆笛也面带惧色地跑了出去。

第十八幕

地点:大明宫宣政殿月华门西中书省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第二天夜晚

人物:太平公主、薛绍、忆笛、狄仁杰

薛绍此时正在中书省内等着他们,一见他们回来了,就上前问道:“皇上龙体怎样?”太平公主呆呆地坐在了窗边的椅子上,狄仁杰也思考着坐在桌子旁的椅子里,忆笛则蹲在太平公主旁边没精打采的,三个人一声不出。薛绍一看就察觉到度对劲,他问狄仁杰:“狄大人,到底出了什么事了?”狄仁杰和太平公主对视了一下,对薛绍说道:“皇帝是没有大碍,御医也看过了。但是......”薛绍好奇地问道:“但是什么?”太平公主抢在了狄仁杰之前开口道:“但是我母后好像出了问题。”忆笛也说:“没错,皇后今天的言行举止怪怪的。”薛绍问道:“怎么说?”太平公主说:“以前母后从来不会叫我‘太平公主’,都是叫我‘太平’的。”狄仁杰也说:“皇后也从来不会叫我‘宰相大人’,都叫我‘狄卿’。”忆笛也说:“今天皇后的眼神也好奇怪,我们对视了一下,然后我就腿脚发麻,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薛绍听了他们三个的话之后也思考了一下问道:“也就是说,你们都觉得皇后被人掉包了?”“没错。”狄仁杰、太平公主、忆笛看向薛绍,异口同声道。薛绍就更好奇了,问道:“你们就凭这么一个称号就断定皇后是假的?万一皇后只是因为担心皇上龙体而改变了对你们的称呼呢?”太平公主斩钉截铁地说道:“不会的,母后为人小心谨慎,并且对我和师傅的称谓已经固定了十多年了,不会说变就变。”狄仁杰也说:“太平说得有道理,况且皇后既然连太平都不让守在皇帝身边,又为何会让来俊臣留在那里?他只不过是个御史中丞。而且咱们今天去锦绣坊刚说到腰牌的事,我就看到来俊臣的腰牌不见了。”忆笛也说到:“平时皇后的眼神是和蔼可亲的,而且她的手也是温暖的。今天她的眼神锐利的让人不敢接近,周身还散发着寒气。”薛绍双手在胸前交叉,边思考边说:“忆笛是神兽,神兽的感觉是不会错的。所以可以断定你们今天看到的这个‘武皇后’是九尾狐变的了,那它又和来俊臣有什么关系呢?”狄仁杰说道:“过几天皇帝要去泰山举行封禅大典,九尾狐来自泰山附近,而之前皇帝又恰好让这位御史中丞大人打点一切泰山封禅的事宜。”

太平公主此时拿起手边的《瑞应图》看了一下说道:“你们快来看。这上面写道:“十年前父皇在泰山封禅大典的时候为了修建行宫、寺庙和祭坛,大兴土木,导致山上的很多灵兽都受到威胁,其中就有九尾狐一族。”狄仁杰说道:“看来这就是来俊臣与九尾狐联手的最主要原因了。不过十年前的泰山封禅的行宫也都是来俊臣督建的,我听其他大臣说他在这期间还破坏了农田,并且将朝廷发放给当地官员和工匠们的银两大打克扣而中饱私囊。今年他很有可能也会这么干。”太平公主不再平静,她站起来说道:“九尾狐也很有可能是被他蒙蔽了,我们必须要阻止他的阴谋。并且我母后也很有可能在他们手里,性命攸关,我们必须马上行动。”于是,三人与忆笛一起商量对策。三人商量后目光坚定,狄仁杰说:“情势紧急,我们明日分头行动,务必成功。”之后狄仁杰将两只手分别放在太平公主与薛绍的肩膀上说道:“大唐能否渡过这一劫,就靠你们俩了。”

第十九幕

地点:大明宫武皇后寝宫蓬莱殿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第三天白天

人物:太平公主、薛绍、忆笛、绫雪、众宫女

    太平公主带着薛绍悄悄地来到武皇后的寝殿蓬莱店外,忆笛跟在他们后面,她们在殿外停了一会,正好看到穿戴整齐地‘武皇后’与身后两排端着瓜果和汤药的宫女朝着唐高宗所在的紫宸殿方向走了。太平公主回过头来对薛绍说;“我们来得正是时候,立刻行动。”于是忆笛先走进蓬莱殿前的空地上看了看,朝太平公主与薛绍使了个颜色,太平公主与薛绍就从大殿侧门进去了,忆笛则是在殿外望风。殿内一个人也没有,太平公主闻了闻味道,对薛绍说:“母亲礼佛,之前殿里点的是檀香,现在那个九尾狐给换成龙涎香了。”薛绍说:“我还闻出了一些其他怪怪的的味道.....”太平公主与薛绍来到蓬莱殿的正殿内,他们走到桌前,看到桌子上还摆放着三天前太平成人礼前一天武皇后批的奏折,太平上前翻开几本看了看,对薛绍说:“上面还有母亲工整的字迹,是用红墨水染了鲜花汁子写的,所以每本都有花的香味。”薛绍也上前闻了闻,对太平说:“是百合花和牡丹的味道。”太平若有所思,喃喃自语道:“母亲还记得我最喜欢百合与牡丹......”薛绍定睛一看说道:“诶,这本不就是狄大人上奏的想要皇后革除来俊臣御史中丞职位,并代替他准备泰山封禅准备事宜的诏书吗?”。太平公主回归神来,迅速将奏折装了起来。薛绍看到太平面带伤心的神色说道:“我们快到后殿办正事吧,时间紧迫啊。”太平公主将其他奏折放下并摆放好之后,两人就溜进了后殿。

第二十幕

地点:大明宫紫宸殿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第三天

人物:唐高宗、绫雪、狄仁杰、来俊臣、众宫女、众仆从

此时的狄仁杰正身着朝服在紫宸殿外等待着皇帝的召见,听说皇帝今早已经醒了。而按照他们的计划,狄仁杰必须与‘武皇后’和来俊臣就过几日的泰山封禅展开唇枪舌战,狄仁杰必须说服唐高宗,并且拖住来俊臣与‘武皇后’,在不被二者怀疑的情况下为太平公主与薛绍赢得时间。此时紫宸殿的大门缓缓打开了,一位仆从向狄仁杰行礼道:“狄大人,皇上和皇后让您进去。”狄仁杰说:“好。”然后深吸一口气,跟着仆从走进了紫宸殿。

   紫宸殿内唐高宗坐在龙踏上靠着枕头,‘武皇后’在给唐高宗喂药,来俊臣则早就在殿内了。众人见到狄仁杰进殿后神色各异,狄仁杰行礼道:“臣狄仁杰参见皇上、皇后。”唐高宗说:“爱卿快请起,朕病了这几天国事全都是由爱卿处理的,有劳爱卿了,朕要重赏!”来俊臣一听唐高宗的话,面色开始沉郁下来,‘武皇后’也刚想要张嘴,狄仁杰观察到二人的行动后说道:“臣身为大唐官员,为大唐肝脑涂地,理所应当。臣不需要赏赐。”唐高宗说:“也对,一来爱卿已身为宰相,一人之下,无需升官;二来爱卿为官清明廉洁,不需钱财;三来爱卿早就将封地给需要的百姓耕种,也无需土地了。看来不是爱卿不要赏赐,是朕无法赏赐了。不如今年的封禅就交给爱卿来操办吧,朕记得十年前是来爱卿准备的。”绫雪听了唐高宗对狄仁杰的评价之后愤怒地看向站在一旁地来俊臣,因为它意识到来俊臣在欺骗它,绫雪用意念传输对来俊臣说:你竟然敢欺骗我,十年前封禅大点的操办者根本就不是狄仁杰。而且狄仁杰为人正直,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狄仁杰笑着说道:“可是之前陛下已经让来大人继续主持了,臣这样抢了来大人的活不太好吧....”来俊臣刺客面颊上已经流出了冷汗,他战战兢兢的咳嗽了几下,用沙哑的声音说:“陛下,请您相信臣,臣一定可以将今年的封禅大典操办的像上次一样成功。”此时,‘武皇后’对唐高宗说道:“陛下,依臣妾看,不如就将封禅大典主持的要务交给狄大人吧,狄大人不会让您失望的。”唐高宗笑道:“既然皇后也这么认为,那就这么定了。况且来爱卿进来身体不适,适合回家休养。”狄仁杰迅速行礼道:“臣谢皇上、皇后信任,臣定不负期望。”此时的来俊臣百口莫辩,他欺骗绫雪的事实已经暴露了,整件事都是他理亏。‘武皇后’笑道:“狄大人和来大人都退下吧,皇上有本宫照顾。”于是狄仁杰就与来俊臣退出了紫宸殿。此时的绫雪想:我已经不能再依靠来俊臣为我求情了,我必须与狄仁杰处理好关系,然后趁机说服皇帝。

第二十一幕

地点:大明宫武皇后寝宫蓬莱殿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第三天白天

人物:太平公主、薛绍、忆笛、众宫女

太平公主与薛绍来到蓬莱殿的内殿,这里是武皇后的寝宫,寝殿内布置极其奢华美丽。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幅《母女连心图》,薛绍被这幅画深深地吸引了,他走上前去细细观看,然后对太平公主说道:“这幅《母女连心图》上的母亲真美啊,而且很像武皇后。这个孩子的脸型也像你,她笑得好幸福。太传神了!”太平公主走上前来,站在薛绍身边,用充满怀念的神情说:“这幅画是我出生百日时母后请当朝画圣阎立本所绘,画的就是我与母后。之前母后跟我说过,其他画家都画得不好,体现不出我们母女的情感。我那时小,不能理解,现在看来,母后说得很对......他们会把母后藏在哪里啊,我想她,她会不会出事啊.....”太平说道这里开始哽咽,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薛绍一把将太平抱在怀里说道:“我答应过皇后好好保护你,从今往后,我一定不再让你受委屈!”太平也抱住薛绍说道:“都是我不好,总是惹母后生气,她那么爱我,我以后一定好好听母后的话。”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殿内,温暖的阳光洒在两人的脸上,太平与薛绍抱在一起,幸福的笑了。薛绍为太平公主擦干眼泪说:“我们快点行动吧,一定要就出皇后。让你把这些话亲口告诉她!”说着,薛绍为太平公主擦干眼泪后两人就到衣柜前打开了武皇后的衣柜。

不久,有两队宫女向蓬莱殿的方向走来,忆笛看到之后迅速跑进殿内给太平公主与薛绍报信,他小声说:“你们俩好了吗?有宫女回来了。”此时的太平公主已经在薛绍大帮助下找出了武皇后的衣服与发饰,将这些东西包裹好,随后他们三个一同从蓬莱殿后殿侧门溜了出去。

第二十二幕

地点:大明宫宣政殿月华门西中书省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第三天白天

人物:太平公主、薛绍、狄仁杰、忆笛

太平公主与薛绍藏在中书省殿外门口左顾右盼,看到宫人们都没有看到他们,就悄悄地溜了进去。狄仁杰一听门外有人,就打开门,太平公主与薛绍迅速进屋,忆笛也现出原形。太平公主将包裹放在桌子上,对狄仁杰说:“师父,我们成功啦,没有人看到我们。”狄仁杰笑道:“很好。”随即狄仁杰又陷入沉思道:“今天我去紫宸殿,本来以为说服那位‘武皇后’要大费口舌,但是她听说十年前的封禅事宜是由来俊臣操办的之后,主动提出将今年的风扇十一交由我处理。”薛绍说:“事情果然如你们预料的那样。不过九尾狐与来俊臣的盟友关系看起来已经要破裂了。”狄仁杰说:“如果我预料不错的话,他们今晚一定会在宣政殿附近碰头。来俊臣无法进入内宫,宣政殿就是最好的接头场所。我们今晚就行动。”太平公主与薛绍同时点头说道:“好!”

第二十三幕

地点:大明宫宣政殿外天桥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第三天夜晚

人物:太平公主、薛绍、忆笛、绫雪

夜幕降临,大明宫中的打更人意境开始在宫中巡逻打更了。太平公主与薛绍悄悄地走到宣政殿附近的天桥上暗中观察着整个宣政殿附近的情况。此时太平已经换上了武皇后的衣服,装扮地非常像武皇后,黑夜里不仔细看根本无法辨认出。而薛绍也换上了那件紫色锦缎圆领袍,手拿昆仑奴面具。腰间挂着也快玉质腰牌。忆笛从宣政殿殿顶飞了过来,笑着小声说道:“你们俩的装扮很成功,我都快要辨别不出了。接下来只需要.....”忆笛朝着太平公主脸上吹了一口气,太平公主瞬间就成了武皇后。薛绍惊讶道:“忆笛,你太厉害了。”忆笛也朝薛绍吹了一口气,说:“你再说句话。”薛绍说:“怎么了?”此时薛绍的嗓子瞬间就与来俊臣的声音一模一样了。忆笛说:“我的神力只能帮你们维持一刻钟,你们不要耽误时间了。”正在这时,太平公主指着宣政殿东边的房顶说:“你们快看。”薛绍与忆笛顺着太平公主指的方向看去,一只九尾狐正在月光下俯视着整个大明宫,它仿佛在找什么人。太平公主说:“我们该去会会他们了。”薛绍也戴上了昆仑奴面具。忆笛也隐身了。二人就悄悄地朝着宣政殿走去。

第二十四幕

地点:大明宫宣政殿外

时间:太平公主成人礼第三天夜晚

人物:太平公主、薛绍、忆笛、绫雪、来俊臣、唐高宗、狄仁杰、众御林军、众大臣

薛绍与太平在天桥口分开行动。薛绍戴上昆仑奴面具,故意顺着九尾狐可以看到的路一路向西走,在月夜下不仔细分辨兼职就和来俊臣一模一样。绫雪在殿顶看到了朝这里走来的‘来俊臣’,就跳到地面上,直接跳到了薛绍面前。薛绍被面前的美丽神灵迷住了,他站住等绫雪先开口。绫雪说道:“你分明就是在欺骗我。我不会再依靠你替我去向皇帝说情,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最近我们都不要再见面了,你走吧。我十年前在泰山救你的恩德也两清了。”说完绫雪转身就要离开。薛绍忙说道:“等等.....”此时薛绍的大脑迅速想着办法,他说道:“你为什么不去找找太平公主和狄仁杰帮你?”绫雪说:“是你告诉我他们都是恶人,让我不要去招惹他们的。”绫雪突然意识到眼前的‘来俊臣’身形举止不太对,它一下子跳到‘来俊臣’面前,围着‘来俊臣’边走边闻,然后它突然说道:“你不是来俊臣!”

太平公主与薛绍在天桥口分开后一路向东走,忆笛隐身跟在后面,太平公主悄悄地行走,她突然看到来俊臣穿着便服朝这边走来,于是就故意背过身去,假装正在等待来俊臣。来俊臣走到‘武皇后’身后停住,并不朝‘武皇后’行礼就直接说道:“你听我解释,太平公主与狄仁杰真的是想要消灭你族人的恶人。你今天看到的只是他们在皇帝面前巧言令色的说辞。你在等几天,我一定能帮你去跟皇帝求情。”太平公主假装出武皇后的声音道:“欧?那你打算怎么帮我?你已经不再是封禅大典的督查使了。”来俊臣一时语塞,不久就面露凶光地说道:“我要向皇帝进言废了狄仁杰,我与他的仇不共戴天!”太平公主生气地说道:“我找到了狄仁杰呈递的奏折,看到了你的一切恶行。我是不会让你再危害大唐朝政的,你现在最好乖乖认罪!”来俊臣后退了两步,惊讶地看着面前的‘武皇后’说道:“你不是九尾狐王,你是谁,怎么和武皇后生的如此相像?!”来俊臣正要转身逃跑,忆笛现身就将他扑倒,来俊臣动弹不得。太平公主从阴影里走了出来,此时太平公主的容貌已经恢复,蹲下将披帛塞进了来俊臣嘴里。笑着说道:“我当然会与武皇后长得相像,因为我是她的女儿,太平公主!”来俊臣露出震惊的面孔拼命地挣扎,结果被忆笛一下子打晕了,然后被捆了起来。太平公主对忆笛说:“我们快去帮薛绍吧。”

此时的薛绍也被绫雪压在身下,他拼命挣扎但是动弹不得。绫雪咆哮道:“快说,你是谁?!”绫雪吧薛绍的面具吹到了一边,薛绍的真容暴露在绫雪面前。薛绍说:“我,我不是来欺骗你的,我是来帮你的。”绫雪疑问道:“帮我?我们从未谋面你为什么要帮我?我又凭什么相信你?”薛绍刚要说话,太平公主就跑过来朝他们大喊道:“就凭他是我太平公主的男人!”太平公主穿着武皇后的衣服,不仅容貌像武皇后,就连气质也与武皇后相像。太平公主端庄又霸气地朝他们走来,忆笛嘴里咬着昏迷后被捆绑着的来俊臣跟在太平公主身后。绫雪被太平公主周身的气场震惊了,它松开薛绍,朝着太平公主走去。薛绍跑到一边,忆笛将来俊臣交给薛绍,挡在太平公主面前说道:“今天是我们俩分出胜负的日子。十年前你咬伤了我,今日我就要你付出应得的代价!”忆笛与绫雪围城一圈绕了起来,互相试探着对方的神力强弱。薛绍将太平公主抱在怀里安慰道:“相信忆笛,它的神力绝对比九尾狐高出很多,它不会输的。”太平公主困惑地说:“你是怎么知道的?”薛绍想了想说;“因为整个大唐九尾狐有很多只,但是麒麟只有一只。”太平公主无话可说。

绫雪说:“好!今日如果我赢了,你们就让大唐皇帝以后祭天原理我们的领地。如果我输了,我就告诉你们武皇后的藏身之地,然后永远离开大明宫回到山里,不再露面。”忆笛做好战斗准备说:“好!”话音刚落,两只神兽就打了起来。两只神兽打斗的声音太大,将唐高宗、狄仁杰、众大臣都引来了,他们身后还有众多御林军随时待命。绫雪与忆笛从地面打倒殿顶,又从殿顶打到空中。绫雪想用尾巴缠住忆笛,结果忆笛瞬间隐身了,绫雪左右观察,突然忆笛从身后将绫雪压在了身下。最后凌雪精疲力尽、动弹不得,只能认输。

凌雪乖乖的跟在忆笛后面,来到唐高宗与太平公主等一行人面前。绫雪伏下身对唐高宗行礼道:“陛下,所有的事都是我的错。我输得心服口服,任凭陛下惩罚。”太平公主焦急地问道:“我母后呢?”绫雪将尾巴一晃,昏迷的武皇后出现在空中,随后慢慢落到地上。唐高宗上前接住武皇后,太平公主凑上去焦急地呼唤道:“母后,母后,您醒醒啊。都是我的错。以后一定都听您与父皇的话,再也不惹你们生气了。”太平公主趴到武皇后身上大哭着。武皇后此时慢慢睁开眼睛,抚摸着太平公主的脸颊说道:“我和你父皇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以后我们也不再逼迫你了,让你自由地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太平公主惊喜地抬起头,扑在了武皇后怀里,唐太宗也将她们母女二人抱在了怀里。所有人都沉浸在这温馨的时刻。

第二十五幕

地点:大明宫含元殿

天气:风和日丽

时间:大朝会

人物:唐高宗、武皇后、狄仁杰、众大臣

唐高宗坐在大殿的龙椅上,武皇后坐在唐太宗身后的凤椅上,狄仁杰带领众大臣行礼并一齐说道:“臣等恭请皇上、皇后圣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唐高宗说:“诸位爱卿免礼。”说完对身旁的太监说:“读吧。”太监打开圣旨,大声读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经朕核实,御史中丞来俊臣勾结朋党,贪赃枉法,十恶不赦。今废去其官职关押天牢等待审判。宰相狄仁杰忠勇仁义,办案有功,今封为督察御史,操办泰山封禅事宜。我大唐国运昌盛,在太平公主成人之际灵兽频现,实乃祥瑞之兆。即日起为太平公主宴庆三天,举国同庆。钦此。”狄仁杰带领众大臣行礼道:“臣等谢皇上、皇后恩典,皇上、皇后圣明。”

第二十六幕

地点:大明宫麟德殿

时间:庆典当晚

人物:太平公主、唐高宗、武皇后、李显、李旦、狄仁杰、忆笛、绫雪、含春、众大臣、众宫女、众仆从

麟德殿内歌舞升平,唐高宗笑着坐在龙椅上,忆笛与绫雪分别坐在唐高宗的左侧与右侧,唐高宗摸了摸忆笛,忆笛露出享受的样子,唐高宗又摸了摸绫雪,绫雪也露出了享受的表情。绫雪对忆笛说:“你说的太对了,果然很舒服。”李显与李旦正在和薛绍说笑着,狄仁杰也在众大臣说笑、敬酒,店内一片欢闹的景象。但是唐高宗身边的两个凤椅却是空着的。

此时宫女含春禀报道:“启禀皇上,皇后与公主已经准备好了。”唐高宗笑道:“可以开始了。”之前献舞的宫女都摆好了舞蹈造型,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此时歌舞班子开始演奏《秦王破阵乐》的前奏,宫女们又舞动起来,武皇后带着面具与身穿百鸟裙的太平公主一起进殿也加入了舞蹈。两人配合默契,旋转、舞动着。在舞蹈结束时,殿内所有人都给予了热烈的掌声,殿外也开始燃放烟花,一片繁荣和谐的景象。

唐高宗走下龙椅,武皇后摘下面具迎了上去。太平公主突然行礼道:“在这个欢乐的日子里,儿臣想求父皇母后成全儿臣的一个心愿。儿臣已经有了意中人。”唐高宗与武皇后相视一笑道:“我们都知道了。这次破案薛绍保护太平公主有功,并与太平公主情投意合。朕与皇后允许你们择吉日成婚。”太平公主听了之后与薛绍拥抱在了一起,众人鼓掌欢呼。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演艺人才网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