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反映房价物价高上班不容易小品《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交警题材微电影剧本《英雄本色》
公司周年庆年会相声剧本,公司年会
女人结婚房子太重要了搞笑小品《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小品《争优》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赞公司快板书,赞企业快板( 10-27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小品 10-26
部队送退伍老兵晚会搞笑小 10-25
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调 10-24
公司企业收款难音乐剧剧本 10-23
世界残疾人日帮助残疾大学 10-22
企业年会音乐剧剧本《有房 10-21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影剧本 > 都市电影剧本 > 洰淀湖畔芦花飞(下部)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影剧本-都市电影剧本   会员:梁卫山之大山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0/14 14:55:08     最新修改:2018/10/15 8:41:1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洰淀湖畔芦花飞(下部)
作者:梁卫山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洰淀湖畔芦花飞(下部)

                                                                       电影剧本

                                                                 编剧、监制:梁卫山

泉城,千佛山宾馆,1008室。日

高言对着手机说道:“芦花,是我啊,你离婚的事情没什么问题了,只是时间的问题。我要回去了,一是单位那一摊子事,还有,家里几次来电话催我,也不说什么事。我今天下午就要走啦!”

手机里传来芦花的声音:“我知道啦!高言,等我一下,我马上去宾馆!”

 

千佛山宾馆,1008室。日外

  花站在门前,急急地敲着门。

高言打开了门,见门口立着楚楚动人的芦花,就柔声说道:“进来吧!”

芦花整个人扑了上来,柔柔的嘴唇贴在了高言的嘴上,高言没有准备,整个人向后仰去,他嘴里说道:“别,别这样,没关门哪!……”

芦花顺势用秀腿向后一蹬,房门掩上了,俩人在干净的地板上滚在了一起……

 

圣城,兆祥居民小区6号公寓308室。夜外

高言打开了门,推门进屋,反手关上了门。

高言高声喊道:“薛玲,玲玲,我回来啦!唉,家里怎么没人啊!”

高言里里外外找了个遍,薛玲、玲玲都不在家,他觉得口渴,就来到了厨房。

 

厨房。夜内

高言走到暖瓶前,拿起了一个发现没有水,又拿起一个还是没有水……

高言走出了厨房。

 

客厅。夜内

高言一下子坐在沙发里,轻声说道:“今儿这是怎么啦?这么晚了家里怎么会没有人呢?人都到哪儿去了呢?”

这时,手机响了,高言接手机道:“我是,哼,刚到。还没吃饭哪,薛玲跟玲玲也不知道到哪儿去啦!”

 

圣城,式楼小院,客厅。夜内

高母在打电话:“薛玲跟玲玲在我这儿哪,薛玲正包荠菜馅水饺呢,你回来吃吧!”

话筒里传来高言的声音:“好的,妈妈,我这就回去。”

 

圣城街,繁华的夜景。夜外

街道上高楼林立,霓虹灯闪烁,风帆灯高照,槐花灯明亮, 使繁华的圣城街犹如白昼。熙熙攘攘的俊男靓女着奇装异服,是圣城街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高言在街道上一个停车点等车,这时,手机响了,他打开手机,传来了芦花的声音:“平安到家了吧?回家了也不打个电话,好让我放心啊!怎么,忘了我啦?”

高言对着手机说道:“哪能呢!我想你啊!想了就看钱夹子里的你的靓照。好啦,就这样吧,晚安!”

手机传出芦花的声音:“好的,记得给我打电话,拜拜!”

高言对着手机说道:“拜拜!”

这时车来了,高言掏出钱包购车票,一看钱夹子让他大惊失色,这几天光顾着帮芦花出院、打官司了,没顾得仔细看钱夹子,钱夹子里芦花的照片不翼而飞!他焦急地自言自语道:“芦花的照片哪里去啦?!不好,是不是被薛玲洗衣服时拿走了?那可就糟啦!”

高言急出了一身冷汗。

 

复式楼小院,客厅。夜内

玲玲在写作业,高父在摆弄着心爱的鸟,高母边解围裙边走进客厅,这个家庭充满着和谐、祥和的气氛。

高言急匆匆的走进了客厅,他却没有看到薛玲,于是直奔厨房。

 

厨房。夜内

薛玲扎着围裙在煮水饺,她捞出了一个水饺,咬了一口,然后轻轻的说道:“哼,熟了。”她关了煤气灶,拿来铁漏勺,将水饺捞到瓷盘里。

没发现异样的高言长出了一口气,慢慢地退回到客厅。

 

客厅。夜内

大家在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仿佛没有看到高言这个大活人的到来。

 

餐厅。夜内

薛玲把热腾腾的水饺端上了餐桌,向着客厅里喊道:“爸、妈、玲玲,吃饭喽!”她说完又走进厨房。

高父、高母、玲玲依次走进餐厅,大家围坐在餐桌旁,有滋有味地吃起了水饺,高母说道:“玲玲,你妈妈做得荠菜水饺就是好吃,我就得意这一口!”

玲玲骄傲地说道:“那当然,我的妈妈嘛!”

薛玲端着两个盛醋的小碟走进餐厅,说道:“醋来喽!”她将两个小碟放在餐桌上,然后解下围裙坐在餐桌前,吃起了面前的一盘水饺。

玲玲喊道:“爸爸,快来吃!妈妈包得水饺可好吃啦,再不来吃可就没有了!”

高言走进餐厅,挨着薛玲坐在餐桌旁,拿起了筷子,刚要夹面前盘里的水饺,玲玲说道:“爸爸蘸醋吃!”

高母说道:“玲玲说得对,有的人是应该蘸蘸醋、酸一下,清醒清醒了!”

一直闷头吃水饺的高父突然说道:“圣城老高家几代人都没出过乱七八糟的事!”

高母说道:“你那老皇历要改了,我们家就要出个大情圣了!钱包里还有漂亮女人的照片呢!”

高言闻言知道照片的事情全家都知道了,一下子没了胃口,呆呆地望着盘里的水饺发愣。

 

圣城,渤海路。日外

一辆红色奇瑞车由北向南缓缓行驶着。

 

奇瑞车。日内

奇瑞车里坐着芦花,她双手扶着方向盘,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芦花自语道“我这可是来追回失去的幸福的,怎么能够前怕狼后怕虎呢?!”

 

渤海路,一个路口,红灯。日外

 

芦花从衣兜里掏出了一个小巧的红色手机,拨通了高言的手机。

芦花说道:“高言吗?我是芦花,我已经来到了圣城,我想见你。”

 

圣城,新天地复合肥销售集大楼副经理办公室。日内

高言接通了手机,说道:“芦花?你来啦?你在哪儿呢?”

 

渤海路路口,绿灯。日内

芦花坐在奇瑞车里打手机,后面的车辆鸣喇叭催她,芦花赶紧一打方向盘,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她摇下车窗玻璃,探头看了看,对着手机说道:“我在凯德华大酒店旁的路口,你马上赶过来吧!什么?你忙?要不我去接你?不用啊,那好,我在这里等你。”

 

渤海路,路口。日外

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路口,高言从出租车上下来,高言付完钱出租车开走了。

 

路口,奇瑞车。日内

芦花坐在奇瑞车里,她摇下车窗大声喊道:“高言,这里!”

高言闻声几步走到奇瑞车前,芦花推开车门,高言上了车,返手关上了车门。

 

奇瑞车。日内

芦花一下子扑到高言的怀里,美丽的大眼睛深情地望着他,柔软的嘴唇吻着高言。

高言急忙推开了芦花说道:“别、别!这可是在路口上啊!让人看见多不好啊!”

芦花说道:“我不管!我这次来就是要找回失去的幸福的,别人看就让他看好啦!”

高言急急地说道:“那也不行!芦花,你听我说,咱们的日子还很长!天近中午了,咱们就到凯德华大酒店雅间吃饭吧,咱们边吃边谈!”

 

兆祥居民小区6号公寓308室。日外

玲玲打开门,推门进屋,返手关上了门。

 

6号公寓308室,客厅。日内

薛玲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发愣,玲玲进来也没有发现。

玲玲说道:“妈,我回来啦!”

薛玲还是没有反应,玲玲过来摇晃着薛玲,大声说道:“妈妈!我回来啦!您快给我做饭啊。”

薛玲缓过神来,说道:“玲玲啊,你中午不是不回来吃饭吗?”

玲玲说道:“下午有化学课,我化学课本忘记带了,请假回来拿!妈,看您失魂落魄的样子!不就是您的婚姻出现危机了吗?要坦然面对,保卫自己的幸福!”

薛玲呆呆地说道:“噢,要坦然面对。”

玲玲说道:“妈妈,您放心,我会坚定地站在您这一边、同那个女人斗的,直到把爸爸拉回到您身边!”

薛玲说道:“唉,我说,你小小年纪,哪来的这些主意?”

 

凯德华大酒店,雅座间。日内

餐桌上菜肴丰盛,一旁摆了一瓶宏源牌红葡萄酒。

高言与芦花分别坐在两旁,俩人端着酒杯,那红色的葡萄酒在玻璃杯里晃动着。两杯酒下肚,芦花脸似桃花红。

芦花说道:“高言,我都想好了,我要在圣城开东方快车连锁快餐集团分店,之后把总部搬到这儿,这儿就是总部,泉城是快餐集团分店!那时,我们就能够常见面了。”

高言慢慢地喝净了杯里的酒,低沉地说道:“ 芦花,咱们的事情啊薛玲、我家里的人都知道啦!”

芦花说道:“知道了更好,你们好早分手,长痛不如短痛嘛!你让薛玲嫂子放心,只要她同意,钱少不了她的。”

高言将酒杯放在圆桌上,叹口气,说道:“芦花,我同薛玲离婚的事儿,恐怕不能太急啦,薛玲对我、对父母、对孩子都无可挑剔,真要是说分手,我还真开不了这个口!”

芦花善解人意地说道:“那,好吧,就再等一等。可是,你答应我,要随时跟我见面的啊!”

 

凯德华大酒店。日外

高言站在凯德华大酒店下面,仰头上望,见到芦花从雅座间探出了头,向他深情地看着,高言向上挥了挥手,径自朝着圣城新天地复合肥销售集团大楼走去。

 

   凯徳华大酒店,客房。夜内

夜幕降临了,客房窗外面已经是万家灯火,芦花将俏脸贴在了玻璃窗上,一个人孤零零的,显得特别的无助。芦花掏出了手机,拨打高言的手机,手机里传出语音提示:“线路正忙,请稍后再拨。”

芦花一个劲地拨打高言的手机,手机传出的语音提示还是“线路正忙,请稍后。”芦花拨打手机累了,她将手机扔到了席梦思床上,自己也一下子蹦到了床上,和衣而睡。

夜深了,芦花觉得口渴难耐,爬起身来找水喝,找遍了整个房间也没发现暖水瓶,她抓起了房间的内部电话,找到电话簿查找总服务台号码,拨了几个号都没有人接(是她心急拨错了号码),芦花气恼的把电话簿扔到一旁,又仰身躺在床上,呐呐自语道:“寻找丢失的幸福难道就这么难?!高言哪,你不能这样对我呀!”

芦花合衣躺在床上,等待天亮。

 

凯徳华大酒店,客房。日内

天光大亮了,芦花抓起手机往外就跑,打开门,见到高言正举手要敲门,她一下子把高言拉进了门,急切地说道:“高言哪,高言,你不能这样对我啊!我是为追求幸福来的、更是为你来的,你怎么能让我一个人在宾馆里过夜而不搭理呢?”

高言赶紧掩上了门,回身说道:“芦花啊,我昨晚上想了一夜,想得我脑袋都疼啊!你想想啊,你同刘森林分手是因为他的家庭暴力,而我呢,家庭生活一直是很平静的!虽说是我与薛玲没有爱情基础,她人呢长得也不如你漂亮,可是这十几年她侍奉老人、培养孩子,日夜为这个家庭操劳,要离婚,我张不了这个嘴啊!”

芦花赶紧说道:“高言哪,在泉城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啊!……”

高言低下了头,呐呐地说道:“在泉城我也没有什么承诺的,我……”

芦花一下子坐在席梦思床上,说道:“我知道追回逝去的幸福不是那么容易的!可我没想到会是这样!高言哪高言,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高言的头低得更低了,他无言以对。

 

圣城,新天地复合肥销售集大楼副经理办公室。夜内

 深夜。高言正在紧张地赶写材料,手机响了,高言抓起了手机,急忙说道:“您好,苏经理,上报材料刘主任传回来了,我正在修改……”

话筒里传出苏经理的声音:“你是怎么搞的?!上报的时间早就过啦!我可告诉你,如果耽误了上级的总结评比,你我都无法交待!”说完,对方挂断了电话。

高言将钢笔扔在了写字台上,双手插进了头发,伏在了写字台上。

过了一会儿,高言伏在写字台上睡着了。

 

兆祥小区6号公寓,308室。夜内

薛玲合衣坐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墙上的石英钟指针指向了凌晨3点。

玲玲身穿睡衣从卧室里走出来,看到薛玲合衣睡在了沙发上,就摇醒了她,喊道:“妈妈,您怎么不到床上睡去?”

薛玲说道:“你爸爸还没回来!我怎么能到床上去睡?”

玲玲都急得哭了,她说道:“妈妈,您怎么能这样?您这样会熬坏身子的!”

薛玲说道:“孩子,你不知道,你爸爸对这个家有多么重要!我的身体没什么的。”

 

圣城,新天地复合肥销售集大楼副经理办公室。日内

清晨,天空阴沉沉的。高言还在伏案沉睡,他被一阵敲门声惊醒。高言睡眼朦胧地起身开了门,就见薛玲端着一个小铝锅走了进来。高言定睛观瞧,只见薛玲端着的小铝锅上面放着一个塑料袋,里面盛着肉火烧。

高言边打哈欠边问道:“薛玲,你怎么来了?”

薛玲并不搭话,她将小铝锅放在桌上,返身就要走,高言一见急忙喊道:“薛玲,你别走!你走了锅子怎么办?”

薛玲闻言停住了,她拢了拢额头上的乱发,静静坐了下来,望着高言。高言顺手拿起一个肉火烧,大口咀嚼着。吃完一个他拿起了一个,吃着,噎住了,噎得他直打嗝,薛玲走了过来,打开了小铝锅,用铝勺盛了半勺豆汁,递给了高言。高言喝了两口,刚要咬肉火烧,桌上的手机响了,他把铝勺放进小铝锅里,拿起了手机,手机里传出芦花的声音:“高言,告诉你,我要回去啦!”

高言望了薛玲一眼,走到了门口,关切地说道:“啊?要走啊?路上可要小心哪!”

手机里传出芦花的声音:“我知道!你就甭来送我了,再见!”

高言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说道:“好啦,芦花可走啦!我也不吃啦。”

高言转身看了薛玲一眼,然后走到门口脸盆架旁,洗手。

薛玲起身,并不看高言,她面无表情地收拾好塑料袋、端起铝锅,走出了室外。

 

走廊。日外

高言跟着薛玲走出了室外,在走廊上追上了她,高言说道:“薛玲,我、我说件事,咱俩、咱俩的婚姻没有、没有爱情基础,与其双方都痛苦,倒不如咱们平静的分手,好吧?!”

薛玲闻言浑身一颤,她觉得天旋地转,就赶紧扶住了墙,两眼定定地望着高言。

高言让薛玲的目光逼得低下了头,呐呐地说道:“孩子愿意跟谁就跟谁,我会给你补偿的!我不会亏了你的!”

薛玲又定定地盯着高言,大约过了二、三分钟,薛玲转过了身子,摇摇晃晃的下楼。

 

圣城,新天地复合肥销售集大楼。日外

天空中飘起了细雨点,办公大楼下院内有的地方已经积了水,细雨点落在上面荡起涟漪,薛玲走在雨水上面,雨水把她的裤子打湿了,她浑然不觉,继续走着。

 

圣城,新天地复合肥销售集大楼副经理办公室。日内

高言走到了窗前,从窗口望了下去,见到薛玲无助的身影渐渐地走远,融进了细雨里。

 

圣城,新天地复合肥销售集大楼大院电动门栅大门口。日外

晌午,天放晴了。

高言刚走出了大门口,一辆奇瑞车停在了他身旁。奇瑞车车窗摇下后,芦花探出了她的俏脸。高言一见,赶紧打开车门,上车后返手关上了车门。

 

奇瑞车。日内

高言急急地问道:“你不是走了吗?”

芦花甜甜的一笑,说道:“刚要走,忽然想起回来一趟怎么也该去一下洰淀湖苇荡吧?!那可是咱俩小时候常去玩耍的地方啊!咳!不知为什么,近来越来越怀旧啦!”

高言叹了口气,说道:“好吧!那咱们去!”

 

圣城,洰淀湖。日外

柏油路上驶来了奇瑞车。

 

奇瑞车。日内

奇瑞车的前方出现了一望无际的芦苇荡。

车子停住了,高言、芦花下了车,他们向前紧走了几步,望着无边的芦苇荡,心情激动。

高言说道:“无边无际的洰淀湖芦苇荡啦!!真有震撼人们心灵的力量啊!你说呢?”

芦花语气深沉地说道:“你说得对!不过,我更喜欢深秋时节的洰淀湖芦苇荡,苍茫成一片!那可是君子寻访伊人的地方啊!在苍茫成一片的时刻!我的爱又在哪里呢?……”

闻言,高言无言,他低下了头。

 

圣城街,一辆大吊车。日外

大吊车伸出长长的铁臂,吊起了一个长长的铁牌子。在街旁的楼上放下两根粗绳子,绳子吊着两个工人,这俩人拉过了牌子,固定好,然后缓缓的下到地面。

牌子上赫然写着:圣城(泉城)东方快车连锁快餐集团分店。

这时,挂在街道旁树上、杆子上的几十挂鞭炮被点燃了,鞭炮齐鸣,响彻云霄。

 

圣城,新天地复合肥销售集大楼文体活动室。日内

高言站在红双喜彩云系列乒乓球台前,奋臂挥拍,大力扣球。这时,手机响了,高言一边向对手、苏经理示意,一边说道:“对不起,苏经理,我接个电话。”

苏经理说道:“你啊,眼看到球10:09我的局点啦,接什么电话!噢,想接电话稳定情绪,扳回这一局啊!”

高言急忙说道:“苏经理,真是有电话啊!……”

苏经理说道:“那就赶快接啊!”

高言接通了手机,手机里传来鞭炮声、和芦花兴奋的声音:“高言,在哪儿哪?赶紧赶到圣城街中段,你过来,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高言说道:“噢,芦花啊,你不是回到泉城了吗?什么在圣城街中段?”

芦花说道:“我现在的确是在圣城街中段啊,所以才能给你一个惊喜嘛!快过来吧。”

高言对着手机说道:“我这不方便,……”

手机里传出芦花的声音:“什么不方便?!高言,不会又说有事来不了了吧?”

高言说道:“这……,”

苏经理已经走到高言的身边,听到了高言手机里芦花的声音,就说道:“高言,这女人的声音可真甜哪!走,咱们去瞧瞧,看她给你个什么惊喜。”

高言听后说道:“好吧!”他对着手机说道:“好的,芦花,我们一会儿就到。”

 

圣城街中段,东方快车连锁快餐集团分店。日外

门前,鞭炮的硝烟未尽,高言、苏经理坐的奥迪车就到了,苏经理、高言下了车后,高言顺手关上了车门,一转脸,就见芦花那张俏脸正笑盈盈的对着自己,芦花的头秀发染得金黄,整个人显得更漂亮。于是高言赶紧介绍道:“芦花,这是我们公司的苏总经理!苏经理,这是我的发小、同学……”

苏经理笑吟吟地说道:“噢,发小,好,好。芦花,名字也美!唉,高言,你不是说有个惊喜吗?在哪儿呢?”

高言说道:“不是我说有个惊喜,是她说给我个惊喜的!”

芦花笑盈盈地说道:“为了追求爱,我在圣城建了东方快车连锁快餐集团分店,并把连锁快餐集团总部迁到这儿,我在这里办公,这样,我们就能够朝夕见面啦!这就是我给高言的惊喜。”

高言急忙说道:“说什么哪芦花?在苏经理面前不能胡说!”

芦花可不管那一套,她一把抱住了高言,说道:“我不管!我为了爱啥都不管!”

苏经理语重心长地说道:“啥不管可不行啊,因为这是在圣城哪!不过你这快餐连锁集团分店还是给了我一个惊喜啊!因为啊,我的一个老同学特别喜欢吃快餐啦!芦花,你给了高言一个惊喜,我也要给你一个惊喜!一会儿会见分晓的。唉,我说,不欢迎我们哪?把我们晾在这里?!”

芦花赶紧松开了高言,朗声说道:“哪里,哪里,您是贵客啊!快,里边请!”

 

东方快车快餐连锁集团分店,快餐大厅。日内

这是个三层的大餐厅,一层是清一色的桌、凳,在一个桌旁摆着四个凳子,南边从东到西是长长的大玻璃窗,里面摆满了快餐食品,在东侧是酒、饮料专柜。大厅里坐满了吃快餐的顾客。

芦花领着大家走进餐厅,不时有服务员同她打招呼,她微微颔首算作回答。穿过大厅,来到了楼梯旁,芦花引领大家来到了二楼。这里北面有十几张快餐桌,是情侣、一家三口喝饮料、消遣休息的地方,从玻璃窗望下去,圣城街美丽、繁华的景象尽收眼底。南面是一长溜雅座间。

芦花领着大家来到了6号雅座间。

 

6号雅座间。日内

雅座间里十分整洁,墙上挂着风景画,大圆桌上铺着塑料布,旁边围着8个椅子。

芦花居中坐下,大家也跟着坐下了。苏经理却没有坐在主宾的位置,而是坐在了副宾的位置上,高言在副陪的位置刚坐下,见状急忙起身,说道:“苏经理,您应该坐主宾啊!”

芦花也说道:“是啊,苏经理,今天圣城东方快车快餐连锁集团分店开业,您是我的贵客,怎么能坐副宾呢?”

苏经理说道:“主宾嘛,我可不敢坐!”他边说边掏出手机,说道:“一会儿啊,这个神秘的贵客就要登场了,大家不要着急嘛!”

苏经理打手机。

服务员给大家倒着水。

芦花拿过了菜谱,说道:“苏经理既然有贵客,主宾位置就留着吧!苏经理,您先点菜吧!”

苏经理关上了手机,说道:“点菜嘛,也不忙。咳,我说芦花,你刚刚开业事情忙,就不要在这儿陪我们啦!”

芦花说道:“您这是哪里话哪,您才是贵客,不陪您陪谁啊?”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苏经理说道:“神秘的贵客到啦!快开门吧。”

高言赶紧打开雅座间的门,就见省高院的老张站在门口。高言一见,立刻握住了老张的手,说道:“老张啊!原来苏经理说的神秘贵客就是您哪!”

芦花赶忙从座椅上立起了身来,奔了过来,拉住了老张的手,欢快地说道:“唉呀!老张,您可是我的大恩人哪!是哪阵香风把您给吹来啦?快进来,请坐!”

老张同苏经理握了握手,坐在主宾的位置上,说道:“大恩人嘛,谈不上!我只不过做了应该做的事情!我这次受省高院委托,到圣城菜都搞调研,人还没到呢,就接到了老同学苏经理的邀请,于是赶到芦花你这儿啦!”

芦花高兴地说道:“欢迎,欢迎啊!服务员,快上菜!”

 

圣城,复式楼小院。日内

小院里一片宁静。

 

复式楼客厅。日内

客厅里,高父、高母正在看圣城电视午间新闻。

荧屏上一位男主持人说道:“各位观众,现在播报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省城著名的餐饮快餐集团,在圣城建立了东方快车快餐连锁集团分店,从而结束了圣城菜都没有快餐的历史。”

画面上出现了快餐连锁集团分店快餐厅前鞭炮齐鸣的热闹场面,美丽、漂亮的芦花身穿天蓝色套装裙的倩影出现在荧屏上,画面上的芦花更加春风得意、楚楚动人。

看到这条新闻,高父、高母半晌无言。

过了一会儿,高父冷冷说道:“看到了吧?那个芦花是在示威啊!居然来圣城开快餐分店了,甭说,这是在圣城安营扎寨、打持久战啦!”

高母说道:“那可怎么好啊!高言与薛玲的婚姻出现了危机,起因就是这个芦花!现在,高言这孩子正摇摆不定呢,可倒好,芦花到这儿长住、扎脚助威啦,这可怎么好呢?”

 

东方快车连锁快餐集团分店快餐厅,6号雅座间。日内

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大家推杯换盏,情绪高涨,好不热闹。

老张说道:“芦花啊,看到你摆脱了婚姻危机,走出不幸的婚姻,我很高兴!来,芦花,我敬你一杯!”

芦花说道:“好!多谢,多谢!”

老张喝完酒,放下酒杯,说道:“芦花啊,你还年轻哪,可不能太亏了自己!有合适的还是要找的!”

芦花几杯洒落肚,脸似桃花红,说道:“谢谢您的提醒,我不会太亏自己的。告诉您吧,我已经有了意中人啦!”

老张说道:“噢,有了意中人了?那恭喜你啊!”

芦花那美丽的大眼睛含情脉脉的望着高言,说道:“人家为了他,不惜从泉城追了过来,可是他呢,却对人家不搭不理的!这人心哪真是难测啊!当初的海誓山盟说抛到脑后就抛到了脑后啦!”

高言一言不发,一个人低头喝闷酒。见状,苏经理端起酒杯,说道:“芦花,你去照应一下别桌的客人,这里有高言就行了,我也好和老同学好好喝几杯。”

芦花望了一眼尴尬的高言,叹了口气,说道:“好吧,老张、苏经理,再点什么菜?尽管说!我只希望啊,某些人不要装聋作瞎,是到了该给我个明确答复的时候啦!”

芦花说完,起身走出了雅座间。

 

复式楼小院,小院门口。日外

玲玲站在门口,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正在按门铃。

 

客厅。日内

高母说道:“快到中午了,这是谁啊,在按门铃?”

高父说道;“甭管谁啦,你去开门不就知道了!”

高母边跨出大厅边说道:“开门、开门,你就不会开门吗?”

高母来到了小院门口,打开了院门,玲玲扑了进来,边扑到高母的怀里边撒娇着说道:“奶奶,我按了这半天的门,您怎么就不开门哪?”

高母被撞得后退了两步,抱紧了玲玲,疼爱有加地说道:“对不起啊,我的宝贝孙女,爷爷、奶奶不知道是你,要不然爷爷、奶奶还不抢着给宝贝孙女开门啊!是奶奶不对。”

玲玲轻轻地拉住了高母的手,说道;“奶奶,快说,既然不对该怎样补偿?”

高母说道:“好孙女,乖孙女,听奶奶说,刚才啊,奶奶从电视里看到,在咱家门口附近新开了一家快餐店,叫什么东方快车快餐集团分店,咱去品尝品尝怎么样?”

玲玲松开了高母的脖子,说道:“好吧,那咱就去吃快餐,给奶奶一个改正的机会,要不然我亲爱的奶奶该不高兴啦!”

高母在玲玲的嫩脸上亲吻了一下,说道:“还是玲玲懂奶奶的心啊,就像你妈妈薛玲知奶奶的心思一样!”说着,高母摘下背在玲玲背上的书包,说道:“玲玲,把书包放下,我去拿钱,咱俩一块去!”

 

小院门口。日内

高母拉起玲玲的手,刚要走,高父追了出来,说道:“你和玲玲去东方快车快餐集团分店吃饭我不拦你,可是,你有高血压、心脏病!万一碰上那个芦花可千万不能生气啊!

高母说道:“知道了。唉,我说,中午你等一下,我和玲玲吃完快餐给你带回一份来,你等着吧。”

高父说道:“知道了。玲玲,照顾好你奶奶!”

玲玲脆生生地答道:“知道了,爷爷。”

高母边领着玲玲走,边说道:“你爷爷真啰嗦!”

 

圣城街。日外

高母领着玲玲,行走在圣城街的人行道上。

 

东方快车快餐集团分店,快餐大厅。日外

快餐大厅前人来人往,十分繁华、喧闹。

高母领着玲玲走进快餐大厅。

 

快餐大厅。日内

高母领着玲玲走到一个空着的快餐桌前,说道:“玲玲,你在这儿等着,奶奶去买快餐!”

玲玲说道:“好的。”

高母来到快餐厅南边的玻璃窗前,要了6个大包子,又来到饮料专柜前,要了两听娃哈哈饮料,最后来到了肉、菜专柜,先给玲玲要了两根炸鸡腿,然后自己要了一盘土豆丝,给高父要了花生米、拌凉菜,走到结算柜前算了账,端着一个大铁盘往玲玲坐的地方走,玲玲见了赶紧过来接。她们走到快餐桌前,放下,吃了起来。

玲玲吃了两口,说道:“奶奶,这包子里有砂子!”然后冲着服务员喊道:“服务员,你们大包子怎么做得馅?有砂子?!”

一位穿着整洁的女服务员闻声走了过来,问道:“小朋友,您有什么事?”

高母说道:“还什么事?这包子里有砂子!”

服务员说道:“大婶,我们快餐集团分店刚开业,包子里是不会有砂子的!”

高母说道:“这是什么逻辑,刚开业包子里就不会有砂子?我不跟你说,去,把你们的经理叫来!”

服务员说道:“我们经理忙,有什么事跟我说吧!”

高母说道:“这包子里有砂子,你给我换一份!”

这时,芦花转到了这里,见状,她先对服务员说道:“你忙去吧。”又对高母说道:“老人家,我给您换就是了,……您是,您是高言的母亲吧?阿姨,您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您从小看着长大的芦花啊!”

高母冷冷地说道:“恕我眼拙,没看出来!”

芦花说道:“这么着吧,即使这样,您跟我去重新拾上三斤包子,不要钱,算我请客!”

高母说道:“谁要你请客?我只要赔偿!”

 

快餐厅门口。日外

高父出现在门口。

 

快餐大厅。日内

高父快步走进大厅,寻找着高母。

 

餐桌旁。日内

高母仍在与芦花僵持着。

笑容僵在了芦花那美丽的脸上,她怕这样僵着影响生意,就掏出了手机给高言打电话,高母误会了,她颤微微地立起了身子,大声说道:“怎么?在你这儿吃快餐还要报警吗?”

芦花连忙解释道:“阿姨,您误会啦!我不是报警,是给高言打电话,高言哪现在就在我这儿吃饭,我想请他来带您走。”

高母又气又恼,说道:“什么?他在你这里?你刚来他就往你儿这跑啊……”

高母还没说完,就气得晕了过去,整个人躺在了地上。

餐桌旁一阵大乱。

芦花赶紧俯下了身子,一边轻轻地抬起了高母的头,一边朝服务员喊道:“快,打120!”

玲玲大哭了起来,她一把推开了芦花的手,大声哭道:“你别动!奶奶,您这是怎么啦?!”

高父赶了过来,说道:“叫你别激动别激动,你就是不听!现在可怎么好啊?”

芦花赶紧说道:“我已经让服务员打了120,急救中心救护车马上就到!”

 

楼梯口。日内

高言陪着老张、苏经理走了下来,他站在高高的楼梯上,透过人的缝隙看到躺在地上的母亲,父亲正扶着母亲,同芦花说着什么,芦花急得都要哭了。

高言不顾一切的跑下楼梯,拨开人群,俯身在高母身旁,急急地喊道:“妈,妈!您这是怎么啦?”

高父说道:“还怎么啦?你的、你的(一指芦花)……干得好事!把你妈气得犯心脏病啦!”

 

快餐厅前。日外

一辆120车停在快餐厅门口,车门打开,跳下几位身穿白大褂的人,抬着担架,直奔快餐大厅。

 

快餐大厅。日内

这几个抬担架的人直奔乱作一团的餐桌旁,将高母抬上了担架,抬了起来,直奔大厅外,高父气喘嘘嘘地跟在后面。

 

快餐大厅,大厅门口。日外

几个人把担架抬上了救护车,高父也跟着上了车,随车大夫赶紧给高母挂上了吊瓶。

闪着蓝灯的救护车鸣叫着,绝尘而去。

 

快餐大厅。日内

芦花对吃快餐的顾客们大声说道:“没事啦,大家快请吃吧!”

高言走了过来,说道:“芦花,真对不起,你这儿刚开业,我妈就在你的快餐店里晕倒,这事闹得!”

芦花安慰道:“高言,遇到这样的事儿谁也不想啊!……”

在一旁哭傻了的玲玲缓过神来,她挤了过来,说道:“爸爸,您怎么会在这里啊?”

高言说道:“玲玲,快回家告诉你妈妈,就说奶奶心脏病犯了,要她赶快去医院!我现在就去医院。”

玲玲挣脱了高言的手,看了看高言,又看了看芦花,问道:“你就是芦花吧?”

芦花说道:“是的,我就是芦花啊。”

高言说道:“小孩子,怎么说话呢?没大没小的,要叫芦花阿姨。”

玲玲朝高言瞪着眼睛吼道:“噢,我明白了,为什么这好长您不回家,就是跟这个芦花阿姨混在一起吧?!”

高言无言以对。

突然,玲玲双腿一软,跪在了芦花的面前,声泪俱下地喊道:“芦花阿姨,求你把爸爸还给我们吧!爸爸是我家的顶梁柱啊!没有爸爸我们这个家就完啦!芦花阿姨啊,你知道这些爸爸不回家的日子我和妈妈是怎么过得吗?!我妈妈都快要疯了,芦花阿姨,求你放过爸爸吧!”

这忽然的变故使大家都愣了。

大家在指指点点,有的人掉下了眼泪。

老张叹了口气,挤进了人群,他先对芦花说道:“芦花哪,还不快走!”

芦花离去。

老张拉起了玲玲,说道:“小朋友,我跟你爸爸是好朋友,我来做工作让他回家,你相信我好吗?”

玲玲朝着高言看了看,高言点了点头。玲玲说道:“好吧,叔叔,我相信您!”

苏经理也挤了过来,说道:“高言啊,这是车钥匙,你先同你女儿去医院吧。老张是我老同学,有我陪你只管放心。”

高言点了点头,拉着玲玲离去。

 

圣城,市立第一人民医院心脑科病房。日内

高母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

从病房的水泥板上吊下一根金属杆,上面挂着吊瓶,吊瓶上插着输液管,输液管的另一端连着针头,扎进高母的左手,她正在打点滴。

薛玲眼圈红红的,挽着袖子,在一脸盆里洗着毛巾,然后拧干,轻轻地给高母擦拭着额头、脸、手……

 

心脑科病房。日内

病房的探视窗出现了高言的脸。

高言看到薛玲正在给高母擦身子,就轻轻地推门进去,玲玲跟在他身后。

高言走进了病房,望着高母发呆。玲玲来到薛玲身旁,说道:“妈妈,我洗吧。”

薛玲轻轻地说道:“不用了。”她抬头看了看高言,说道:“你事儿多,上班去吧,这儿有我哪。”

高言往前走了两步,说道:“薛玲,这两天你受累了。”

玲玲扬起俏脸,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高言、薛玲,说道:“这才像个家庭的样子嘛!谁说爸、妈没爱情基础?”

高言拍了一下玲玲的头,说道:“真是个小大人,没有你不知道的!”

这时,高母“哼”了一声,薛玲凑了过去,对着高母的耳朵小声说道:“妈,您是不是一个姿势躺累了,要翻身啊?”

高母又轻轻地“哼”了一声,薛玲还是靠近高母的耳朵,轻声说道:“妈,等滴完药水再翻身好吗?”

旁边病床上躺着一个老太太,看到这情景忍不住说道:“还是闺女好啊!”

玲玲说道:“老奶奶,您错了,那是奶奶,那是妈妈。”

老太太说道:“噢,原来是儿媳妇啊,可看着比闺女还亲啊!孩子,你们一家真让人羡慕啊。”

玲玲故意地看了高言一眼,说道:“那当然!”

 

圣城,新天地复合肥销售集团大楼经理办公室。日外

高言在敲着门。

 

圣城,新天地复合肥销售集团大楼经理办公室。日内。

苏经理坐在宽大的写字台前,开着电脑,点击鼠标,查找资料。他听到敲门声,说道:“请进!”

高言推门进来,苏经理赶忙起身,给高言倒了杯水,说道:“本来啊,你的私事我不该过问,可是,我又不能不说,你这样处理婚姻、家庭不好啊!你这种做法受伤害的是最亲最亲的人哪!”

高言垂头丧气地低下头,应道:“我知道,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芦花为了爱情来到圣城,而我向薛玲提出了离婚,她不同意,就只能这么不急不慢地拖着,拖着更难受!咳!难哪!”

苏经理说道:“相信你会处理好这件事的。给你透露个消息,我可能要调省集团公司,我走后你是圣城复合肥销售集团的经理人选,最近省集团公司要来人考查你,家庭的事情一定要处理好,要是出现负面影响就不好了!”

 

圣东方快车连锁快餐集团分店,快餐大厅。日外

大厅里吃快餐的顾客爆满,有的人端着快餐盘在等位子,有的人干脆端着快餐盘走出大厅,在大厅外面的水泥台子上坐下就吃。

 

快餐大厅。日内

高言走进了大厅,他的目光在搜索着芦花的倩影。

一位服务员走了过来,说道:“请问您有事吗?”

高言说道:“废话,我当然有事,没事谁还到这儿来玩?是你们经理三番五次给我打电话,问什么事又不说!去,把你们经理给我找来!”

服务员说道:“我们经理……”

高言说道:“是不是你们经理忙啊,我说,你能不能整点新词,我这都火上房了,你还在这儿扯淡!”

女服务员轻轻的闪到了一边,芦花就站在女服务员的身后。芦花拨开女服务员出现在高言面前,她那姣好的脸庞、婀娜的体态、健美的身材,美极啦!

芦花说道:“高言,你什么意思啊?!我为了爱情、为了得到少年时的真爱,放弃了泉城优越的条件,到圣城开东方快车连锁快餐集团分店,为的是与你长相厮守,可你倒好,不顾别人的死活,只顾自己,你、你还是我童年时的高言吗?!”

高言说道:“是的,你追求爱到圣城开快餐分店没有错。可是,到这儿开快餐分店你同我商量过吗?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请你回答我!”

芦花说道:“你不知道爱是自私的吗?”

高言口气软了下来,说道:“你为了爱来到这里我能理解,可现在的状况你也应该明了啊,我向薛玲提出了离婚她就一个劲的耗着,家里也不同意!现在我妈妈又犯病住了院,咱们的事在单位闹得是沸沸扬扬,你三番五次打电话让我来又不说什么事,你们想把我逼死啊!”

芦花说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这时,刘森林跳了过来,点指着高言说道:“高言,你不要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其实啊,你根本就不是好鸟!”

芦花一回头,对刘森林说道:“刘森林,你什么时候来的?你来干什么?”

刘森林往大厅外一指,指着一辆宝马车说道:“刚到!我来告诉你,我在珠海给林子联系好了学校,到泉城一看,你到了圣城,我就赶了过来。现在,我带来了大队人马支授你,怎么样?关键时刻还得老夫老妻吧!”

芦花喝道:“胡闹!你给我到一边去,不要在这儿瞎搅和!”她又转身对高言说道:“高言,你快走吧!不然闹出事来就不可收拾啦!告诉阿姨,改天我去看她,你还是快走吧!”

高言垂头丧气地离去。

 

复式楼小院。日内

小院里十分安静。

 

复式楼,卧室。日内

高母躺在卧室的床上,身上盖着毛巾被。

薛玲一手端着饭碗、一手拿着匙子走了进来。她走到高母身旁,弯下腰,用匙子喂高母吃饭。喂完饭后,薛玲端着碗来到厨房,打开水龙头,洗净了饭碗,放进饭橱。

 

洗涮间。日内

薛玲走了进来,打开水龙头往洗衣机里注水。反身将一抱从医院里拿回的衣服塞进了洗衣机,随后,打开了洗衣机的开关,洗衣机转动了起来。

 

厨房。日内

薛玲走了进来,把一旁的一捆芹菜拿了过来,摘起了芹菜叶。

这时,高父端着一个瓷茶碗走了进来,说道:“薛玲哪,喝口水吧。”

薛玲接过茶碗,将里面的茶水几口喝净,说道:“谢谢爸,我还真是渴啦!”

高父说道:“渴了?我再去给你倒水去。”

高父刚走了两步,又回转身,说道:“我说薛玲啊,自从你妈妈病了这些天,你是忙上忙下的,没睡个一个囫囵觉,你就是铁打得也受不了啊!薛玲啊,你还是休息休息吧!”

薛玲抬起胳膊,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说道:“没事!爸,我年轻,身子骨没问题,只是妈病了,受罪啊!”

高父说道:“你妈生病没一个指望上的,就拖累你一个人啦!”

薛玲说道:“没事!他们都上班,只有我没事啊!再说啦,我跟妈对脾气,别人照顾我不放心!”

高父边走边说道:“薛玲啊,能够说上你这样的媳妇是我们老高家的福分!也不知高言这小子怎么就邪了心,闹着离什么婚,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

 

客厅。日内

天近中午,客厅里静悄悄的。

芦花挎着女式挎包走进一尘不染的客厅,柔声问道:“高伯伯在家吗?”

薛玲从卧室里走了过来,看到了站在客厅里的芦花,说道“您找我爸啊?他有事出去了,您先坐一会,等等他,好吗?”

芦花边打量着薛玲边说道:“您就是薛玲嫂子吧,我叫芦花,是来看看阿姨的。”

芦花眼里的薛玲文静秀美,秀外慧中,是典型的东方贤淑美人儿。薛玲也在打量着芦花,一张漂亮的瓜子脸,婀娜婷立的身材,是个俏佳人,这样美的俏佳人连薛玲也有些心动,这也正是迷住高言的原因。而芦花则禁不住说道:“谁选你做妻子会有一辈子的幸福的!”

薛玲不解地问道:“你说什么?”

芦花说道:“啊,没什么!我是说,我是来看阿姨的。”

薛玲说道:“没这个必要吧!”

芦花严肃地说道:“有这个必要!因为阿姨是在我的店里晕倒才犯病的!”

薛玲很不情愿地说道:“那好吧”

 

卧室。日内

薛玲领着芦花走进卧室。

芦花朝前紧迈了两步,来到高母躺着的床前,拉住了高母的手,说道:“阿姨,您好些了吧?我来看看您!”

高母不愿理芦花,抽出了手,又把头扭到了一边,芦花尴尬地望望薛玲,薛玲赶紧过来说道:“我妈身体刚好些,请您不要打扰她休息了吧!您是个大老板,一定很忙的,您就忙您的去吧。”

芦花说道:“好吧,阿姨这是不待见我啊。这么着吧,这是三千元钱,阿姨,您就买点好吃的吧!”

高母说道:“你的钱啊,我们受用不起啊!”

薛玲赶忙说道:“我们不需要您的钱!你还是拿走吧!”说着,她拿起钱还给芦花,芦花把钱放在一旁的写字台上,转身就走。

 

客厅。日内

芦花快步来到客厅,薛玲拿着钱追了出去,追到了客厅。

 

小院门口。日外

芦花几步跨出门口,用声控钥匙开了奇瑞车,打开车门跨上车子,她摇起了车窗,对着追上来的薛玲说道:“再见!”

芦花发动了奇瑞车,车子绝尘而去。

另一边走来了高父,他问道:“薛玲,你站在大门口干什么?”

薛玲答道:“爸,您回来了?刚才芦花来看我妈,送来三千元钱,妈让我还她没追上!”

高父说道:“是这样啊,没追上就回家吧!”

 

卧室。日内

高父、薛玲走了进来,高母看到了薛玲手里拿着钱,生气地说道:“怎么?叫你还给那个叫芦花的女人,怎么不听?”

薛玲说道:“不是!妈,是我慢了一步,没有追上她。”

高母说道:“我可说开啊,咱们不能要她的钱。”

薛玲说道:“哪可怎么办呢?”

高父说道:“怎么办?好办,让高言给那个女人送回去!”

 

东方快车快餐集团分店,经理办公室。日外

高言垂头丧气地刚要敲办公室的门,却听到了里面芦花同两个男人说笑的声音,他犹豫了一下,轻轻敲着门。

芦花的声音从室内传出:“请进!”

 

东方快车快餐集团分店,经理办公室。日内

高言推开了门,随着门的轻轻打开,高言依次看到了坐在大写字台后面的芦花、站在芦花旁的林子、抱胸依在大写字台旁的刘森林,曾经的一家人的说说笑笑,被高言的到来打断了。

高言叹了口气,说道:“还让我离婚呢,你这是……?叫人怀疑你是不是真离婚啦、还是藕断丝连?咳!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咱俩今生今世没有缘分啊!这是你送给我妈的三千元钱,我们无法受用,再见!”

高言把钱放到了大写字台上,转身就走。芦花赶忙起身说道:“高言,高言,你误会了,别走,听我解释……”

 

东方快车快餐集团分店,咖啡休闲大厅。日内

高言在大厅里走着,芦花追了出来,边追边说道:“高言,高言哪,你听我说……”

旁边的人向他俩投来异样的目光。

 

东方快车快餐集团分店快餐大厅。日外

芦花拉住了高言,急急地说道:“高言,高言,你不能这样对我,一日夫妻百日恩哪,我们已经做了夫妻啦,只是还缺少个登记领证形式啊!”

高言说道:“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吧,我不可能离开我的家的!你这样纠缠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芦花说道:“高言,你不能这样对我,为了追求幸福,为了你,我离了婚,到这里来开快餐连锁集团分店!高言,高言,只要你对我好,我什么都能答应你……。”

高言慢慢地推开了芦花,离去。

芦花呆坐在地上。林子走了过来,边拉芦花边说道:“妈,您不要这样,快起来吧!”

 

奥迪车。日内

一辆奥迪车停在了快餐厅前,车里坐着老张、苏经理,他们看到了刚才的一幕。车门打开后,老张、苏经理跨下了车来,关上车门。

苏经理说道:“芦花,你看谁来啦!芦花,你这是怎么啦?”

看到了老张,芦花像是见到了亲人,一下子立起来,扑到老张身边,这些天的苦恼、委屈、无助,化作了嚎啕大哭。

老张扶住了芦花,说道:“芦花,别这样!有话咱们到里边说。”

 

圣城新天地复合肥销售集团经理办公室。日内

苏经理坐在写字台后面,脸色铁青。一旁的联邦椅上,坐着垂头丧气的高言。

办公室里的气氛十分沉闷。

苏经理开口了,他说道:“说说吧,刚才在东方快车连锁快餐集团分店大厅前的一幕是怎么一回事?”

高言低头不语。

苏经理说道:“你不能这样啊,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高言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苏经理,我舍不得家啊,老人、社会也不允许我离开家!可是,我不离开家就不能来到芦花的身边,又对不起芦花。苏经理,我真是没办法,我只好离开芦花了!这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啊!”

苏经理说道:“好一个‘不得以而为之’!轻飘飘的一句话,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你表个态吧,这事该么办?”

高言说道:“我知道是我错了,可我却不知道怎么办!”

苏经理生气地说道:“高言,我真没有想到,你是这样不负责任的人!你走吧。”

 

东方快车连锁快餐集团分店,快餐大厅。日外

大厅前停着奥迪车,车旁站着老张、苏经理。

芦花慢慢地从大厅里走出来,一旁跟着林子、东方快车连锁快餐集团分店新聘的李婧经理。芦花看到了站在车旁的老张、苏经理,她说道:“请稍等一下。”

老张说道:“芦花,你快点,苏经理要到省城开会的,赶时间!”

芦花答道:“知道啦!”

老张看了芦花一眼,同苏经理上了车。

这时,一辆宝马车停在大厅前,坐在司机位置上的刘森林摇下了玻璃窗,按了两下喇叭,芦花听到了领着林子来到宝马车旁,边打开车门边说道:“林子,你爸爸在珠海给你联系好了学校,记住要好好学习!”

林子跨上了车子,芦花关上车门,林子摇下了车窗,说道:“妈妈,我听您的话!妈妈,记着来珠海看我们哪!”

芦花眼圈红了,她亲了亲林子,说道:“知道啦!”

刘森林说道:“行啦,别婆婆妈妈的了,走啦!”说着,他启动了车子,急驰而去,抛下林子的声音:“妈妈,再见!”

芦花扬了扬手,喊道:“林子再见!”

芦花来到了奥迪车旁,转身对李婧说道:“看来啊,这快餐连锁集团的总部还是该设在省城啊,圣城东方快车连锁快餐集团分店就交给你和大家啦!有什么事随时跟我联系!”

李婧扬起年轻的俏脸,说道:“知道了,总经理。”说着,她打开了车门,芦花上了车,李婧关上了车门,与几个员工一齐喊道:“总经理,再见!”

车子开动了,芦花摇下了车窗,向李婧她们招手道:“再见!”

 

高速公路。日外

奥迪车在急驰,车上的人都默默无言。芦花美丽的脸庞盈满整个画面。芦花的话外音:“再见了,圣城故乡!再见了,我童年的洰淀湖芦苇荡!”

(化出)无边无际的洰淀湖芦苇荡一片苍茫,在湛蓝的天空下无端的使人悲壮。突然,这些芦花飞舞着向天空飘去,在太阳的金辉中煞是好看。……

(化入)芦花的话外音在继续:“曾经给予我真爱的高言,再见啦!相信我的离开,你的生活会平静而幸福的!这正是我希望的。”

(化出)高言手提手提包高兴地走进复式楼小院,玲玲小燕子似的扑了过来,喊道“爸爸,您下班了?”

高言亲了亲玲玲红扑扑的脸蛋,走进了院内。薛玲迎了上来,接过手提包,柔声说道:“回来了?饭做好了,洗把手,吃饭吧!”

院子里,高父在侍弄花草,高母在浇水,薛玲说道:“玲玲,叫爷爷、奶奶进屋吃饭!”

玲玲扬起红扑扑的脸蛋,脆生生地回答道:“好的!”她转身跑进院内,高声喊道:“爷爷、奶奶,进屋吃饭啦!”

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到餐厅去吃饭。……

(化入)芦花的话外音还在继续:“这样的温馨场面,是我、是大家所追求的!”

(化出)美丽的大明湖畔,垂柳摇曳,长柳依依,并排走来了老张、芦花,俩人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化入)芦花的话外音还在继续:“我拒绝了刘森林复婚的要求,因为我知道那个给我带来痛苦的人的本性!但我还是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归宿,同丧偶一年的老张结合啦!我们很幸福!(语气深沉地)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告诉大家,让大家见笑了,但我还是要说的,男女走到一起就是缘分,要好好呵护这缘分,好好呵护爱情、家庭!要拒绝家庭暴力,也不要拿没有爱情基础当借口,这样才不会出现婚姻的危机,才会有和谐、幸福、美满的生活!”

奇瑞车绝尘而去。

(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Screenpla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