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铁路部门年会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银行年会演出搞笑小品《赢在大堂
二胎题材娱乐演出搞笑双簧剧本《
建筑公司年会演出感人搞笑小品《
公司年会演出感人搞笑剧本《关爱
公司年会销售部门演出搞笑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赞公司快板书,赞企业快板( 10-27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小品 10-26
部队送退伍老兵晚会搞笑小 10-25
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调 10-24
公司企业收款难音乐剧剧本 10-23
世界残疾人日帮助残疾大学 10-22
企业年会音乐剧剧本《有房 10-21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影剧本 > 神话电影剧本 > 蛇丈夫(电影剧本)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影剧本-神话电影剧本   会员:嘻哈郎君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9/15 21:34:44     最新修改:2018/9/16 9:07:3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蛇丈夫(电影剧本)
作者:杜福林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场景一

 街头 日间 近景

△清朝末年的某个街上,有张桌子,上面放着笔墨纸砚。桌旁竖一布帆,其上左书“泄天机指引迷路君子”,右书“漏阴阳点拨困顿英雄”,两者中间是两个大大的字“测字”。看得出,这是个测字摊。一个长发白须、目光如炬、身着八卦衣的道人端坐桌旁,闭目养神。五六个市井之人正围着测字摊小声嘀咕。一个十八九岁、容貌英俊、但目中常露凶光的男子颜如金(小名阿金)挤开人群,走到测字摊前。他身着布衣,布衣上打有几块补丁。

阿金(粗声大气地):喂,我要测字。

△道人睁开眼,端详阿金片刻,面有凝重之色,但点点头。

道人:请写个字。

阿金:我不识字,甭写了,就测“测字”的“字”字吧。

△道人点点头,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个大大的“字”

道人:你这个字测的可不大好啊。你是被父母抱养的。你现在家里挺穷,你还没娶上媳妇啊。家里还挺不和睦,经常闹矛盾。

阿金(一愣,满脸诧异):我被抱养的事儿,你也看得出来?

△道人微微一笑,手指着所写的“字”字

道人:你看,此字之上是家室的“室”字缺个“至”字,意思是家室之中有所不至,就是有缺少之象。缺少什么呢?下面来个“子”字填上充数,这不是说你是被抱养的吗?再看,此字上面是“穷”字之头,下面是“孤”字之首,你岂不是有穷困孤苦之象?此字上面是宝盖,加上“子”字下半部分的“丁”,乃是一个“宁”字,可是,“丁”上面有一横勾,破坏了这安宁。岂不是说,你家里有人横不讲理、勾心斗角?而且,学习的“学”字减去上部的倒八字,就变成了此字,这说明学习对你来说,那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儿。你不识字,不足为怪啊。

路人甲(伸出拇指赞叹):妙,解的妙,贴切。

阿金(很紧张):那可咋整?

道人(捻须一笑):此字中间是“子”字。子是水,惧土克,所以你在本乡本土恐难翻身,只有远离乡土,才有出头之日啊。

阿金:到哪去?

道人(稍作沉吟):到南方去。南方为火,这样成水火既济之道。

阿金:啥时候动身好呢?

道人:今天是卯日,再过十天又到丑日,那时你就可以出发了。

阿金:(低头自语)十天?嗯,足够了,耽误不了曾老爷的事儿。(抬头看那道人)为啥非得丑日不可?

道人(一笑,指着字):你看,此字是“寅”字之头在前,“子”字在后,也就是说,良辰吉日在子日之后寅日之前,子丑寅卯,岂不是丑日?

△阿金哈哈大笑,随后掏出两个铜钱,往桌上一扔,扭头便去。道人望着他渐去渐远的背影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

 

场景二

小酒店内 日 近

△一张桌上有一盘油炸花生米、一盘豆腐、一盘韭菜炒鸡蛋,还有一壶酒。阿金与四十多岁,容貌猥琐,衣着华丽的男子曾世仁隔桌相对而坐,手里各持有一个小酒杯。

曾世仁:(举杯)阿金,我敬你一杯——我的忙你一定得帮啊!我要是独得了遗产,一定忘不了你。

△曾世仁一饮而尽。

阿金:曾老爷客气,我怎敢当?不就是做个证吗?容易,容易。

△阿金言罢,也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

阿金:曾老爷,你府上仆从那么多,为啥不找他们作证?

曾世仁:(放下杯子)他们?哼!大多和我貌合神离,谁知道哪个忠,哪个奸。你就不一样了,素来和我走的近,毛病虽多,但绝对能保密,信得过。

阿金:哈哈哈!多谢曾老爷信任。以后有事尽管吩咐。

△曾世仁点点头。阿金放下杯子,望着那杯子连声叹气。

曾世仁(心内活动,画外音):他有啥难处?(抬眼看了阿金一下,冷冷地问)怎么啦?

阿金(摇摇头,还是叹口气):一想起我家里的情况啊,我就心堵。哎!家里有个老不死的病爹,常年吃药,弄得我家啊穷的对不起耗子。这还不算,我还有个破姐,又丑又傻,外号豆腐东施。

曾世仁(点点头):这我知道,你家是做豆腐的。

阿金:冲她这名能嫁出吗?到现在也没人要。更糟糕的是,我不是那老不死亲生的。当年,他有个丫头骗子,想要有个后,就抱养的我。(又是摇头,一脸恨意)你说,你家那么穷,你抱养谁不行,为啥抱养我?这不是坑我吗?(又是摇头,咂咂嘴)真是的!

曾世仁:可不是吗?我听说了——当初啊,你和杏花村的一个姑娘相好,都谈婚论嫁了,你家下不起聘礼,这事儿就黄了。后来,那姑娘嫁到梨花村去了。

阿金:唉!要不,我怎么那么恨呢?这个——还请曾老爷别再提这事儿,我听着伤心。

曾世仁(同情地点点头):好吧。这个——我听说,你那丑姐可笑——夏天天旱,怕鸟渴喝不到水,她竟然挖坑注水;冬天下雪呢,怕鸟没食吃,竟扫出一处雪,撒上谷子。哈哈!这……这也太可笑了。

阿金:不光她,老不死也那样。您说,我是啥命啊?竟然遇到这俩人!一个老不死,一个嫁不出。唉!

曾世仁:听说你昨天去测字了。测的怎么样?

阿金:准!说是我到外地才能有出头之日。我啊,挺高兴——这个家早就够死我了。可是,真要走,又犯愁——背井离乡的生活肯定苦啊。

曾世仁(望着阿金,暗自琢磨,画外音):作完证就走,如此甚好,免得他日后泄露内情。(举杯)来,咱俩干一个。

△颜、曾二人一饮而尽。然后都放下酒杯,各夹了口菜吃。

曾世仁(呵呵一笑):年轻人嘛,外出闯荡一番,磨练磨练终是好的。这样吧,事成之后,我多给你些银两。——你在外,也不用发愁吃穿了。

阿金(拱手):哎呦,那就先谢曾老爷了。曾老爷,我敬您。

△阿金给两杯倒满酒。二人举杯,又是一饮而尽。

 

场景三

县衙内,日间,近景

△县太爷沈步青,五十多岁,一脸奸诈、贪婪之象,身穿官服,端坐堂中。二十多岁的季德銮坐于其侧,手持毛笔;五十多岁的师爷胡灿义立在一旁。他们几人得意地看着堂下。两班衙役们,手拿讼棍,分列两边。曾世仁立着。十五岁、样貌秀气、鼻青脸肿、穿着囚服的男子曾世义,三十多岁、样貌清秀、鼻青脸肿、穿着囚服的曾马氏,还有阿金则跪着,面向沈步青。

沈步青(一拍惊堂木):曾世仁,曾世义是你亲弟弟,曾马氏是你父的小妾。你竟告他二人通奸,气死你父,可有凭据?

曾世仁(一指阿金):他可作证。

沈步青:何方人士?姓氏名谁?

阿金:小人颜如金,桃花村人士。

沈步青:颜如金 ,你从实证来。

阿金:老爷,他们通奸的事儿是小人亲眼所见。那天,小人去树林里采蘑菇,看……看见他们正在做那苟且之事。小人吓得不轻,急忙跑去告诉曾老员外。没想到,他一时急火攻心,竟气死了。

曾世义(急了,恨恨地望着阿金):你……你……你怎么胡说八道呢?

沈步青(一拍惊堂木):此事现已清晰明了,证据确凿,曾世义与曾马氏母子通奸,气死曾老员外,乃是事实。依大清律,母子通奸,论绞。今判曾世义、曾马氏绞监候。

曾马氏:啥是绞监候?

沈步青(轻描淡写地):就是先把你们关起来,等到秋后再绞死你们!

曾世义、曾马氏(双双急忙磕头):大人,冤枉,冤枉啊!

沈步青(一拍惊堂木):退堂!

 

场景四

室内,日间,近景

△室内一张桌子上摆着五锭白银。曾世仁坐在桌子内侧,五十多岁的男子管家曾安立在一旁,阿金在曾世仁对面恭谨地肃立。曾世仁拿起一锭银子,在阿金眼前晃晃,旋又放下。

曾安(对阿金):这是老爷赏给你的,还不快谢恩?

阿金(一拱手):谢曾老爷。

曾世仁(一摆手):不用谢,这是你应得的。你快走了,这二十两银子够你用上一段时间了。

阿金(谄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阿金收起银子,眉开眼笑地去了。曾世仁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曾安:老爷,县太爷那里,五百两银子已经送到。

曾世仁(点点头) :嗯。县太爷有没有啥话说?

曾安:有,他嫌少。

△曾世仁立起来,走了一小圈。

曾安:老爷,咋办?

曾世仁(停步,叹了口气):还能咋办?现在的当官的,都太他妈的贪了。不给钱不办事,给了钱乱办事。不过,咱们得罪不起。曾安啊,那就再送二百两吧。

曾安(躬身点头):是,老爷,我这就去办。(起身向外走)

曾世仁:慢着!(曾安停足)阿金作的证属实。作证是情义,不作证是本分。他作证有情,我赏他有义,本老爷历来赏罚分明。你不要对人说我给沈大人、阿金银子的事儿。如果话传出去,我拿你是问。

曾安(躬身点头):小人明白。

 

场景五

室内,日间,近景

△室内陈设简单,普通农家的布置。颜朴,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头发稍有花白,精神也欠佳,手里有根拐棍,穿着破旧、打着补丁的衣服。他坐在炕沿上,时而叹息,时而咳嗽一两声。颜如玉,小名阿玉,一个二十多岁、温柔娴静的女子,穿着破旧、打着补丁的衣服。她底子上姿容秀美,但额头连及左眼处有一大块黑记,严重地影响了她的容貌。她在一旁立着,轻轻地给颜朴敲着后背。

阿金(自外而入):老不死,嫁不出,我饿了,饭呢?

△颜朴缓缓立起,待阿金走近了,举拐棍就打。

颜朴:咳咳!逆子!咳咳!竟作伪证——咳咳——坑害人命。

△阿金一伸手,抓住拐棍,眼目一立。

阿金:呵!往天没少打你啊,看来你是没过瘾啊。

△阿金手抓住拐棍,向旁边用力一带,把颜朴带倒。

阿金:老不死的,活腻了?

△阿玉急忙将颜朴扶起。

阿玉:爹,你没事儿吧。(转向阿金)颜如金,你太过分了!

△阿金甩手给阿玉一个嘴巴

阿金:嫁不出,叫你多嘴。

△阿玉一手捂着脸,眼里泪光闪烁,恨恨地望着阿金。

阿金:看啥看?瞧你那张脸,丑死了,还叫颜如玉,改名叫颜如墨吧。

△颜朴连咳几声,哆哆嗦嗦,顺手从炕上拿起一个枕头砸向阿金。

颜朴:逆子,逆子,你……

△阿金不躲闪,枕头砸他身上,又掉地上。他哈哈大笑。

阿金:逆子?谁是逆子?我是你生的吗?(旋即脸色骤变,冷酷地)你家穷就不该抱养我,不该耽误我。

阿玉:你咋说话呢?当年咱家也是大户,后来没落了。——你咋一点不知感恩?

阿金(苦笑着摇头):感恩?感个屁恩。害了我,还让我感恩?——行了,我出去吃。——你们做的饭,再把我毒死!(扭头就要走,忽又站住)对了,过两天,我要到南方去,永远不会回来了。你们挨打受骂的日子结束了,恭喜你们!(拔腿就走,头也不回)

颜朴(连哭带咳):咳咳!我怎么收了——咳咳——这么个逆子?走了也好,咳咳,也好。

阿玉(上前劝慰):爹,以后还有女儿孝敬你,像他这样的儿子,没有也罢。

 

场景六

街上,日间,近景

△颜朴拄着拐棍在街上慢慢地走着,旁边过来四五个村民。这几个村民见到颜朴,轻声议论起来。虽然声音不大,但颜朴还是能听得到。

路人丙:他儿子太不成器。

路人丁:是啊。听说抛弃他走了。

路人戊:真是白养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教育的。

△颜朴无奈地叹叹气,眼里泛起泪花。

 

场景七

字幕:两个月以后

县衙内,日间,近景

△沈步青危坐堂中,季德銮坐于其侧,手持毛笔,胡灿义立在一旁,他们得意地看着堂下。衙役们站列两边,目光清正的阿金跪着,面向沈步青。

沈步青(一拍惊堂木):颜如金,是你击鼓吗?

阿金:正是我。

沈步青:击鼓所为何事?

阿金:禀大人,我回忆起来了,我看错人了,曽世义与曾马氏并未通奸。——上次升堂时我所言全是子虚乌有。

沈步青(一拍惊堂木):嘟!大胆!此案已判两月有余。你今番忽来翻供,是何道理?莫非咆哮公堂?

△众衙役以棍戳地,口呼威——武!

沈步青(抽出一令签,向地上一掷):重打四十!

△当即有两个衙役就要上前。

阿金(扬手一笑):且慢!大人,我有证据。

△阿金从兜里掏出一张已折叠好的纸,双手捧着,高举过头。沈步青一摆手,衙役止步。

沈步青:嘿嘿!慢!本官倒要看看,此等事如何举证。——拿过来。

△季德銮走过去,接过阿金的纸,转呈沈步青。

△沈步青展开那纸一看,见是三千两的银票,不禁心花怒放,频频点点头。

沈步青:没错,没错,证据确凿,证据确凿。来人,将那曽世义、曾马氏无罪开释!

阿金(微微一笑,拱手):谢大人!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准允。

沈步青:讲!

阿金:我这一作证,曾世仁必然饶不了我,还请大人过问一下。

沈步青(捻须微微点头):嗯,我知道了。(转头冲着胡灿义)胡师爷,这事就得你走一趟了。

胡灿义:大人放心,我即刻去办。

阿金(拱手):我再次谢过大人。

 

场景八

室内,日间,近景

△颜朴趴在炕上,阿玉在给他轻捶腰部。阿金,目光清正,从外进来,扑通一声跪下,泪流满面。

阿金:爹,不孝儿回来了。姐,小弟回来了。

△颜朴、阿玉均大惊。阿玉急忙下炕、穿鞋。颜朴则翻身坐起,注视着阿金,觉得莫名其妙,一言不发。

阿玉:阿金,你怎么了?

……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Screenpla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