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公司企业晚会娱乐搞笑小品《产量
太阳能光伏电站小品剧本(光明使者
饭店服务员和客人之间的心理剧剧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队精神
年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我们
幽默搞笑演出情景剧剧本《犯错》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扶贫小品,完整扶贫小品剧本 10-8
乡村题材农村妇女小品剧本 10-6
小学生校园自闭症儿童小品 10-3
邮政小品剧本,关于邮政的小 9-29
国庆节表演什么节目好,推荐 9-27
万圣节幽默小品(相亲故事) 9-25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 9-23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影剧本 > 都市电影剧本 > 《肯》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影剧本-都市电影剧本   会员:陈方方方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4/24 18:13:00     最新修改:2018/4/26 9:41:35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肯》
作者:陈方方方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日,内,出租屋的卧室】

男人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睁大双眼,盯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一动不动。

枕边的手机闹铃响起。

男人的脑袋轻微一颤,将视线转向右边发光的手机屏幕。

闹铃开始第一次循环。

男人没有伸手去关掉闹铃,只是瞪大着眼睛盯着发光的手机屏幕。

男人将头缓缓转回,盯着天花板,视线沿着天花板的边界缓慢移动。

一阵风从开着一条缝的玻璃窗吹进来,将放在窗台下桌上的几张收据吹落到地上。

闹铃停止,手机屏幕的灯光熄灭。

男人一阵冷颤,先是瞥了一眼地上的收据,又将视线移到推拉窗上。

推拉窗的玻璃上布满线条状的凌乱雨痕。

男人起身下床。

 

【日,内,出租屋的卫生间】

男人侧身挤进有些拥挤的卫生间,打开有些发黑的日光灯,刷牙、洗脸、用电动剃须刀剃胡子、整理好发型喷上啫喱水。

 

【日,内,出租屋的卧室】

男人穿上灰色的西装,将蓝色的斑点领带系好。

雨点淅淅沥沥打在玻璃窗上。

男人面向卧室角落里的试衣镜。

借着厕所里透出的余光,男人打量着镜中的自己。

男人靠近镜子,除了眼袋有些深以外,一切正常。

试衣镜的左上方粘着一张边缘锯齿不齐的纸条,上面写着“追赶你的命运”

男人将视线由纸条移到自己的领带上。

男人盯着这条蓝色的斑点领带,皱了皱眉。

男人:微笑就好了。

 

【日,内,出租屋的客厅】

男人拎着公文包从卧室里走出来,两三步就穿过了杂乱的客厅,放在茶几上的固定电话,橙黄色的指示灯不断闪烁着。

男人推开大门,关上。

 

【日,内,出租屋的玄关】

大门忽然被打开一条缝,一只手伸进来,从嵌在墙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把折叠伞。

大门关上。

 

【日,外,车站】

灰蒙蒙的天空下,男人将胸前亮绿色的领带拉了拉,撑着布满紫色与黑色格子的雨伞,一路不停沿着黄色的地砖走到车站。

 

【日,内,公交车内】

公交车司机与男人对视一眼。

公交车司机:嘿,肯,好久不见,上班?

肯:(微笑)对啊,上班。

公交车司机趴在方向盘上,抬头看着外面的雨点。

公交车司机:这雨已经这样没大没小的下了一个星期了,连停的迹象都没有。

肯坐到了公交车司机后面的座位上。

肯:是啊,连停的迹象都没有,春天就是这样。

公交车司机:不过别担心,天气很快就会暖和起来的,然后热到车上安十个空调都不够用,我想到时候我会想念现在的这种天气的,当然前提是不下雨的话。

肯:嗯。

公交车在风雨中驶过了十一个站。

肯轻轻拍了一下司机的座椅靠背。

肯:(笑着说)希望明天会是个大晴天,再见。

公交车司机:噢,可惜我明天不上班,哈哈,下次见,肯。

 

【日,内,公司十二层】

肯将公文包丢到桌上,将折叠伞扔进脚边红色的小桶,一屁股坐到了发出嘎嘎响声的滑轮椅上。

肯将身子整个陷入进去,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坐在旁边的皮尔逊向肯靠过来。

皮尔逊:肯。

肯:哟,皮尔逊,又是美好的一天。

皮尔逊:别说那些废话,有烟吗?

肯:有,在抽屉里,你老婆不是要你戒烟吗,为了第二个孩子。

皮尔逊:噢,别这样,别什么都拿孩子当挡箭牌,为了孩子的未来,我可以忍,但为了孩子而把自己的未来也全部搭进去,我可忍不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怎么还能像小孩子一样生活。

肯微笑着,挠了挠头。

皮尔逊将烟点着,舒服的吸了几口。

皮尔逊:你真的不来一只吗?

肯:(摇摇头)我抽不惯这个。

皮尔逊将滑轮椅移动过来一些。

皮尔逊:那你买烟干嘛,给神仙当贡品吗?

肯:(咧嘴笑)我不知道,也许在某种程度上,我其实也想抽的吧。

皮尔逊将脑袋靠在椅背上。

皮尔逊:你知道作为成年人的好处在哪吗?

肯瞥了一眼白色墙上挂着的黑色时钟,将公文包里的几张A4纸拿了出来。

肯:哪?

皮尔逊:我们是自由的。

皮尔逊将抽完的烟蒂在矿泉水瓶盖里掐灭,然后将烟头扔进还装着四分之一水的矿泉水瓶里。

肯拿着中性笔在左手里转了两圈,翘起二郎腿,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肯:所以呢?

皮尔逊将旋转滑椅向肯再靠近一步。

皮尔逊:不不不,孩子,看看你的周围,抬头看看,然后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抬头看看吧。

肯抬起头,朝四周看了看。

大多数人低着头在忙自己的东西,有的人和肯的视线重合,但又很快将视线移开。

斯皮尔曼一个人坐在透明的独立办公室里,他将两条腿翘到桌子上,一边半躺卧在大皮椅子里叼着根烟,一边又将固定电话的电话线拉得老长对着电话那头说着些什么,脸上堆满了笑容,当他瞥见东张西望的肯的脑袋时,便用右手指着肯,让肯把脑袋缩回去。

肯:在工作的…人。

皮尔逊:在工作的人,但是你知道吗,这些人只是认为或是让别人认为他们自己是在努力工作而已。事实是,这里面有一大半的人都讨厌这份工作,你看到的不过是为了假装自己喜欢这份工作而努力工作的人。

肯:谁知道,我们哪能管这么多,大家都是成年人,又不是小孩子了。

皮尔逊:吉米总是表情严肃的盯着电脑屏幕看,因为那上面有他全部的股票和期货、乔一直第一个交月额报告,因为他渴望斯皮尔曼的位子、道森为什么老是戴着耳机,因为没有人敢在公众场合开着外放看小片片。我不是说这不好或是其他什么的,但这就是真正的生活。

肯瞪大着眼睛看着皮尔逊,将手头上的A4纸随手撇开。

肯:哇哦,你今天是怎么了,是因为抽烟的缘故吗,你已经多久没抽了。

皮尔逊:不,我很好,好的不行。

肯:但是你现在看起来很焦虑,尽说胡话。

皮尔逊:因为我该死的抽了一根又一根。

肯:你不是说你不在意吗,你是自由的。

皮尔逊发出了有些癫狂的尖锐笑声,但这笑声并不是特别大,所以并没有人听见。

皮尔逊沉默了一会。

皮尔逊,盯着肯,挑了一下眉毛,将滑轮椅移回到自己的座位。

突然,前方斯皮尔曼的办公室传来剧烈的砸门声。

大家都被吓了一跳,纷纷抬起头。

几个员工从斯皮尔曼的办公室快步走了出来,直接无视了平时常坐的电梯,反而狠狠踩着楼梯下去了。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道森最后一个出来,但他却没有要下楼的意思,转身和斯皮尔曼交谈了几句后,朝着肯这边走过来了。

在道森经过肯的身边时。

肯:嘿,道森,发生了什么?

道森并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走到休息区倒了一杯红茶。

道森重新走回来时,在肯的身旁停下。

道森:肯,斯皮尔曼找你。

肯:啥,为什么找我。

道森:我像是那种会知道原因的人吗。

皮尔逊抬头朝斯皮尔曼的办公室看了一眼,只见斯皮尔曼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正盯着这边。

皮尔逊将头缩了回来。

皮尔逊:噢,老家伙好像被什么惹毛了,我想不管谁去都得小心一点了。

道森:哦,这是他要的红茶,你顺便带进去给他好了。

肯: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道森:不,当然不是,我还要回去整理这季度的报表数据呢。

皮尔逊歪了歪头,挑了一下眉毛。

道森离开。

肯转身看向皮尔逊。

皮尔逊:(耸肩)他在撒谎,小心点,祝你好运,兄弟。

肯:(点点头)好吧,来吧。

肯端起那杯红茶小心翼翼走向斯皮尔曼的办公室。

 

【日,内,公司十二层,斯皮尔曼的办公室】

肯将红茶递给斯皮尔曼。

斯皮尔曼轻轻抿了一口红茶,将红茶放到桌上。

斯皮尔曼坐到椅子上。

斯皮尔曼:坐吧。

肯坐下。

肯:有什么事吗?

斯皮尔曼:你现在过得怎么样,生活还好吗?

肯:还凑合吧。

斯皮尔曼点点头,将一张写着“人事变动”的纸张推到肯面前。

肯:这是…什么意思?

斯皮尔曼:我想这里写的很清楚了。

肯:(摇着头微笑)为什么?

斯皮尔曼:你知道的。

肯:等等,等等,我为这个公司工作了整整十年,我将我最珍贵的十年奉献给了这个公司,你们就这样对我的吗?我今天早上还高高兴兴的来上班,你现在却突然要辞退我吗!五分钟前我还在为你们尽心尽力的工作,五分钟后你们就要让我卷铺子走人了吗!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能否麻烦您告诉我呢!

斯皮尔曼换了一个坐姿,靠在他的大皮椅子上。

斯皮尔曼:我明白你现在的感受,公司很感谢你这十年来所做的一切,但这不是由我来决定的,这是由公司高层决定的,你知道,很抱歉,我无能为力。

肯有些不知所措,坐在椅子上神情有些恍惚。

斯皮尔曼:但是,基于你的情况有那么一点点特殊,而我在合适的时间向高层反应了你的特殊情况,所以现在还有一点点挽回的余地。

肯抬头看着斯皮尔曼。

肯: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斯皮尔曼面向肯靠近了些。

斯皮尔曼:你知道我们公司的理念一直都是以人为本,以员工为重的,所以针对你的情况,在我的不懈努力下,高层为你做了一点点小小的让步。

斯皮尔曼站起来,走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温水拿给肯。

肯接过纸杯。

斯皮尔曼靠在办公桌旁。

斯皮尔曼:你上个月刚离婚了,不是吗。

肯:(盯着斯皮尔曼)我不记得和您说过这件事,我说过吗?

斯皮尔曼:这不重要,不过这回你要感谢这个看似不幸的事实了。

斯皮尔曼转身从桌上又拿出一张纸,推到肯面前,上写着“人事调动”。

斯皮尔曼:你比刚才那群不可理喻的家伙走运得多。所以,让我告诉你接下会发生什么事情,仔细听好了。第一,你接受左边的这份,立刻离开公司,成为自由人,当然公司高层会照顾你的感受,给你一笔金额不小的辞退金,只要你省着点用,我想足够你接下来一整年的生活了。第二,你接受右边的这份,你就可以继续留在公司里工作,只是,是以清洁工的身份,你的基本福利不会变动,不过基本薪酬自然会有所调整。

斯皮尔曼绕到肯的身后。

斯皮尔曼:简单来说就是换了份工作,或者你可以看做是暂时的带病休假,无论你怎么想,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两种选择,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现在,告诉我你的决定吧。

斯皮尔曼拍了拍肯的肩膀。

肯手里的纸杯一晃一晃的。

肯:我不知道。

斯皮尔曼:那你想知道什么?

肯:如果,只是假设,我不知道离开公司后要花多少功夫才能找到一份像选择这样的工作或者类似的工作。

斯皮尔曼走到窗户旁看着外面。

斯皮尔曼:别做梦了,肯,你以为你还活在二十一世纪吗,看看这些走在街上大摇大摆的东西,你难道还以为走在街上的就都是人类吗。

肯:至少现在已经很难分辨了。

斯皮尔曼转身,靠着窗台。

斯皮尔曼:稍稍跟你说点实话吧,你也许还没能见到这个社会的全部,这不怪你,如果有一天你到了这里(用双手食手指着地板),你会看见与你之前所见完全不一样的景色,会觉得以前过得就像一个傻子。如果有一天你到了那里(用双手食指着天花板),你会觉得以前过得就像一个疯子。时代早就变了,你要是看不清楚,麻烦迟早会主动找上你的。

肯:那如果我选择留在公司,清洁工的人数不会多出来吗?

斯皮尔曼:很简单,有多少人选择留下,就会有多少人出局,这从来都不是问题。

斯皮尔曼再次坐回到座椅上。

斯皮尔曼: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

 

【夜,内,出租屋的客厅】

肯将掉在玄关处的信封、广告、账单捡起来,扔到客厅的茶几上。

肯将公文包扔在沙发上,就这么直挺挺的面朝下躺在了沙发上。

茶几上的固定电话橙黄色的指示灯依然不间断地闪烁着。

一张夹在信封和广告之间的红色纸张引起了肯的注意。

肯将红色的纸张抽了出来,才醒悟到那是房租缴款提示。

肯在沙发上坐好,拿出手机。

手机上显示时间22:33,星期六,3月31日。

肯:房租、房租,钱、钱、钱。

 

【夜,外,房东的门外】

肯敲响房东的门。

房东:谁?

肯:倒霉的肯。

房东开门。

房东:进来坐坐吧,吃披萨吗?

肯:当然,我现在可是饿坏了。

肯进屋。

 

【夜,内,房东的厨房】

两人相对而坐,中间的圆桌上放着已经吃掉一半的十二寸披萨。

肯将用信封包好的房租放到桌上。

肯:这是下个月的。

房东将信封打开一角,大致清点了一下,便扔到一旁。

房东:你总是最积极的一个,我喜欢你这样的人,不像那些混球,我迟早要打断他们的前十字韧带。

房东把手指关节压得咯咯响。

肯拿了一块披萨吃了起来。

肯:海鲜味的,我更喜欢烤肉味的。

房东:(哈哈大笑)你个小滑头,还没见识过老娘的手腕呢。

房东将手在毛巾上抹了抹,从一旁抽出一本小册子,开始在上面写着些什么。

房东:(边写边问)最近过得很糟糕吗?

肯:不,我很好,好的不行。

房东将小册子合上,重新塞回去,看着肯。

肯也看着房东。

房东起身用马克杯倒了杯热水放在肯的面前。

肯:谢谢。

房东:要是想要找个人说说话,就到这里来吧,要是我不在,(回头看向老头子)就找老头子让他和你下几局象棋好了。

老头子已经躺在摇椅上睡着了,房东走过去,把电视机关掉,拿了条毯子仔细盖在老头子身上。

肯: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总不能碰到点事情就找妈妈吧。

房东:你今年多大了?

肯喝了一口热水。

肯:三十一。

房东:有什么区别吗,我也没蠢到会把你当小孩来对待。

房东:(点了一支烟)你们这一代人不像我们,我们该哭就哭,该笑就笑,不高兴就是不高兴,这是我们习惯的生活方式。可你们不一样,你们背负着与我们不同的东西,分量也不一样了。几年前,我的孩子们像你这般大的时候,一年能见一次面就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所以我告诉他们不能回来就别回来了,哪天发神经突然想回来看看我这把老骨头,那就来吧。我虽然逐渐老了,但只要我的脑子还能继续运转,我的身体还能继续运转,我想我就还能掌握我自己的生活,而且还有老头子呢,虽然没有什么商业头脑,但是至少还能在不开心的时候找个人吵吵架,他也没有其他什么办法,就只会一把把我拉在怀里,让我和他一起唱歌,说一起唱唱完了就把不开心的事情唱跑吧,他就只会唱那一首老歌,还老是跑调,他就会说是故意的,唱的难听的话不开心的事情一定就不会选择继续呆在这里一定会想着跑出去的。虽然并不是每次唱完不开心的事情就真的会跑走,但是至少开心的事情会跑进来,把不开心的位子抢走一些的吧。

肯:听起来很不错,可惜我已经错过了这样的爱情,或者说,就在上个月我亲手葬送了它。

房东:爱情?你对爱情是不是有什么误解,这才不是爱情,别什么都拿爱情说事,两个人的关系之间如果只有爱情,和老家伙认识五年后我肯定和他分手,头也不回的那种。别看你现在已经是老大不小的样子,其实根本什么都不明白,或者只是一知半解、断章取义而已,你一直生活在一个被荼毒的世界里。

肯低头看着马克杯里静止的水。

肯:你知道吗,其实有时候,回过头去想一想,我好像也并不是那么难过,至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我想我已经接受了这个,事情。

肯抬头看向房东。

房东将视线移到一旁。

房东:好吧,小子,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就是我们这里随时都欢迎你。

肯轻轻点了点头。

肯:不交房租也可以来吗。

房东:(哈哈大笑)哎呦喉,你试试看看咯,‘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这句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哟……但是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会考虑考虑的。

房东将烟头在披萨盒上掐灭。

老头子好像被惊醒了,但又很快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肯:我想我该走了。

肯将杯子里的水一口喝完,起身。

房东起身,开门。

房东:最近有打算去看看孩子们吗?

肯:(摇摇头)我只是先把钱寄过去了。

肯离开。

 

【日,内,公司第二层】

清扫部负责人:肯、史蒂夫,你们负责十二层和十三层。

肯:请问我能不能换一下,十二层对我来说有些棘手。

清扫部负责人:什么棘手的事情。

人群安静下来。

肯:那是我原来工作的地方。

人群中传来一阵讪笑。

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就没有人有类似的想法吗?

清扫部负责人:(笑着)有人想和可怜的肯换吗?

无人作声。

从人群中发出了一声压抑住愤怒的呵斥:要是不想做就出去,没人求你干这个的!

人群中又是一阵轻蔑的笑声。

 

【日,内,公司电梯】

电梯内只有肯和那个叫史蒂夫的人,肯之前并没有见过史蒂夫。

电梯到达五层。

肯:你是因为,还是…

史蒂夫:和你一样。

肯:抱歉。

电梯到达十层。

史蒂夫:没关系,刚才那里的大部分人都是因为这个,原本清扫部的人就只剩那个负责人了。而且,我是十三层的。

肯:对不起。

史蒂夫:别在意,这只是上面那伙人无聊的手段罢了,我倒是挺佩服你的勇气。

电梯到达十二层。

肯:为什么你还是选择了这里。

史蒂夫:(无奈地摇了摇头)家庭。

电梯门打开。

史蒂夫先走出门回头。

史蒂夫:你呢?

皮尔逊碰巧从肯和史蒂夫面前走过。

皮尔逊:肯,你在搞什么,你为什么穿着这个?

史蒂夫:我先进去了。

肯:我马上就来。

肯转向皮尔逊。

肯:你什么都没有听说吗?

皮尔逊:我们是听到了一点点消息,我们只知道就只是单纯辞掉几个人,可没有人告诉我们还有当小丑这招。

肯:呀,谁会想的到呢。你快进去吧。

皮尔逊:下班我们一定要好好谈一谈,还记得那个酒吧吗?

肯:记得。

皮尔逊:下班后那里见。

皮尔逊进去。

肯叹了一口气,整了整身上的工作服。

肯:好紧。

 

【日,内,公司十二层】

史蒂夫在从前往后回收每个人垃圾桶里的垃圾。

大部分人依然低着头,所以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带着帽子进来的是肯。

肯拿了一个大垃圾袋,开始从后往前回收垃圾。

最后一排有四个位子,但是只有一个男人在低着头伏在桌子上写着些什么。

肯实际上也和他不熟,甚至不记得他的名字,所以也就不怎么担心。

肯迅速将没人位子上的垃圾回收了。

肯蹑手蹑脚地走到男人身旁,按员工手册上的标准轻声向他示意到。

肯:回收垃圾,谢谢。

男人也没有抬头看肯。

男人:嗯。

肯就将他脚边的垃圾回收了。

但对肯而言,问题就紧接着而来了。

离肯他原来坐的位子越近,他和周围人的相识程度就越高,这让肯开始有些不安起来。

当肯来到道森的身后时,肯看见道森虽然是戴着耳机,但他真的是在制作这个季度的报表数据。

肯也不想磨蹭,走到道森身边。

肯:回收垃圾,谢谢。

道森并没有抬头看肯,只是瞥了一眼肯拿着的大垃圾袋,就点了点头。

肯将帽檐压低了一些,几乎都要遮住眼睛了。

肯低下身子,打开垃圾桶,正要把袋子里的垃圾整袋放进自己的大垃圾袋时,道森突然一把抓住了肯的手臂。

肯被吓了一跳,僵在那里,不知道道森要干什么。

道森将耳机摘下来,伸手将一份写满字符的纸张取了出来。

道森:这个要粉碎掉的,可以了。

道森重新将耳机戴上。

肯这才稍稍送了一口气。

肯朝斯皮尔曼的办公室看了看,办公室的窗户用百叶窗遮住了,看不见里面是否有人在。

乔起身一回头,一眼就认出了肯的脸,一脸狐疑地看着肯。

肯连忙做手势“嘘!”

乔向后退了两步,做手势“ok”

从楼层出来的间歇。

吉米路过,看见肯,瞪大了眼睛。

肯朝他摇了摇头。

吉米点点头,快步从肯身边走过去了。

 

【夜,内,酒吧】

皮尔逊:…这样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啊。

肯:对,就是这样,想不到吧。

皮尔逊摇摇头。

两人一连喝了好几杯。

 

【夜,内,出租屋的客厅】

肯坐在地上听固定电话的语音信箱,电话上的显示屏已经完全看不见了,数字键也少了1和0,只留下一根竖起的压杆。

大多都是广告推销。

肯一个一个的将广告推销听完,然后删掉。

有一则是前妻传来的。

先是一片安静,前妻用平稳的语调向肯说道。

前妻:嗨,是我。你寄来的钱我们收到了,孩子们都好。

那头开始传来孩子们的声音。

孩子们:是爸爸吗,爸爸在哪,我要和爸爸说话。妈妈,我要和爸爸说话。

前妻:先让他们和你说吧。

孩子:(男声)爸爸,你在哪……为什么那边爸爸不说话?

前妻:这是电话信箱,你就当做是写信好了。

孩子:(男声)那我想一个人和爸爸说。

前妻:那我到门外去等你们,说完再来找我吧。

孩子:(男声)好。

孩子:(男声)把门关上,好啦,爸爸现在就我和妹妹在这里了……写信的话,说什么好呢,啊,前天又考试了,我不擅长数学,可我真的有好好复习的,但是今天考卷发下来,又只有六十多分,我还没告诉妈妈,告诉她的话,肯定又要生气了,我不想让妈妈生气,所以我下次会尽力考的比这次好的,你快回来吧,爸爸,不然都没人教我数学题,它们真的好难。你有什么想说的吗,那边是爸爸哟?

孩子:(女声,用手拍话筒的声音)爸..爸,爸爸,抱抱,爸…爸

孩子:(男声)那我去叫妈妈了。

前妻:两个人都说完了吗?

孩子:(男声)嗯嗯。

前妻:那你带着妹妹去喝点水吧。

孩子:(男声)好。

前妻:……说实话,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要说的了,就好像我们在那之前就把能说的都说完了,但这是我们共同做出的选择,不是吗,这对他们和我们都是最合适的选择,在某些事情发生之前,我们都看见了,不该再继续年轻时的游戏了,我们都很清楚。还有一件事,可能会在下个月,或是接下来的某一天,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可能不得不离开这里一段时间,我会照顾好他们的,公司还是很关照我们的,所以,如果你,你懂我的意思……祝你好运,肯。

下一则广告推销接上,肯伸手把它暂停了。

肯攥着从钱包里拿出的孩子们的照片,坐在那里,静静地哭了起来。

 

【日,内,公司十二层】

隔日,整个十二层都知道了肯变成清洁工的事情。

肯得知后反而放开了,大咧咧地向众人回收垃圾。

史蒂夫:你这也变化的太快了。

肯:哈哈,习惯就好了,说不定我的适应能力比一般人要强。

皮尔逊:你还好吗?没受什么刺激吧?

肯:不,我很好,好的不行。

 

【日,内,公司十二层】

皮尔逊:嘿,史蒂夫,肯人呢?

史蒂夫:他请了半天的假,大概是去办什么事情吧。

 

【日,内,房东的厨房】

房东:你确定吗?

肯:是的。

肯和房东的桌子中间放着一把钥匙。

房东:见到她们了吗?

肯:是的。

房东:如何?

肯:很好,挺好的。

老爷子:噢,肯,你来了,和我下盘棋再走吧。

房东:人家还要上班呢。

肯:没关系,我请了一上午的假。

老爷子:太棒了,已经很久没有人和我下棋了,我的九尾龟可不怕你的巡河炮。

 

【日,内,电影院】

大屏幕上的闪光在黑暗中照亮了肯与其他观众的面庞。

 

【夜,外,楼道】

肯:嘿,史蒂夫,是我,肯。

史蒂夫:嘿。

肯:我很抱歉下午也没去公司,我这里实在是走不开,抱歉。

史蒂夫:没关系,一切都还顺利吗?

肯:嗯,还好,还挺顺利的。

史蒂夫:那就好,介意告诉我一点点缘由吗,噢,我不是刻意要打听什么,你知道,你的同事皮尔逊还挺关心你的,当然,如果你不想说的话,也没有关系,我只是想看看你是否需要帮助,没有其他意思。

肯:谢谢,史蒂夫。你知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史蒂夫:噢,这样的话,我还是不要多嘴好了,我想我能理解你的感受。

肯:谢谢。

史蒂夫:既然没事的话,就不打扰了,明天见。

肯:明天见,史蒂夫。

 

【夜,内,出租屋的客厅】

肯什么也没做,迎面躺在沙发上,倒头便睡。

 

【日,内,公司十二层】

吉米:早上好,肯。

肯:早上好,又是美好的一天。

吉米:是啊,我喜欢这样像黄金一样的好天气,让人觉得很舒服。

肯:我也是,有垃圾吗?

吉米:没有,你看,还是空的。

乔正要转身离开。

肯:嗨,乔,你那边有垃圾吗?

乔:有,两桶呢。

肯:你昨天通宵了吗?

乔:瞧我这黑眼圈,你看,还有这些泡面,你说呢。

肯:谁知道呢,公司的网速永远要比家里的快。

乔:你想说什么?

肯:没什么。

道森还在做他的报表数据。

道森:嘿,肯。

肯:嘿,道森,回收垃圾。

道森:这些是要粉碎掉的,把这些拿走吧。

肯:还真多。

道森:给我三个垃圾桶,有时候四个都不够,我是不是应该再申请一个。

肯:反正都是纸,用力踩一踩,总还是能挤出一些空间的吧。

道森:也是,不然我都没地方放其他东西了。

史蒂夫迎面走过来。

肯:嘿,史蒂夫,后面的垃圾都收好了。

史蒂夫:那我们就去十三层吧。

肯路过皮尔逊的位子。

皮尔逊:晚上去喝一杯吗?

肯:当然。

一如既往的清扫工作,却让肯稍微感到了一丝愉悦。

下午下班的时候,肯来找皮尔逊,看见斯皮尔曼在办公室里。

肯:(对皮尔逊)我想和他谈谈,一会见行吗?

皮尔逊:(点点头)那老地方见。

 

【夜,内,斯皮尔曼的办公室】

肯:先生,我们能谈谈吗?

斯皮尔曼:(抬头)当然,我也正好想找你谈谈,坐吧。

斯皮尔曼:还习惯这份工作吗?

肯:还行,至少没什么压力,相比之前的。

斯皮尔曼:看,人的适应力就是这么好的,像你这样的聪明人就更不用说。

肯: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斯皮尔曼:不如先说说你的。

肯:我想辞职。

斯皮尔曼:是想辞职还是要辞职?

肯:要辞职。

斯皮尔曼:能告诉我原因吗?

肯:个人的一点情况。

斯皮尔曼:好吧,那我就不多问什么了。

斯皮尔曼将一张纸推到肯的面前,一张用红字印着的“人事变动声明”

肯:(盯着看了一会)看来这次我们有了相同的想法。

肯签字。

肯:我什么时候能拿到那份一年的伙食费?

斯皮尔曼:明天就能,而且…你真是个走运的家伙。

肯看着斯皮尔曼,斯皮尔曼走到饮水机旁,给肯倒了杯热水。

肯接过纸杯。

斯皮尔曼:你能拿到的并不只是一年的伙食费,而是两年。

肯:这是什么意思?

斯皮尔曼:所以我说你运气好,你要是明天来找我说要辞职,我就只能给你一年的伙食费,但是,明天还没有来,你又先比我提出要辞职,公司就把这笔钱算到你头上了。

肯:公司里还有这样的规定吗?我干了十年都不知道。

斯皮尔曼:我不是说过了吗,公司的理念一直都是以人为本,以员工为重的,可惜你们既不接受也不愿意相信而已。

肯:现在听上去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斯皮尔曼:从来都是如此。

肯:那史蒂夫呢?

斯皮尔曼:(耸肩)我不知道,他是十三层的,大概也会是在这个月吧,或是下个月的某一天。

两人起身,肯将一口没喝的纸杯放到桌上,握手。

斯皮尔曼:有缘再见吧。

肯:再见吧。

肯离开。

 

【夜,内,酒吧】

酒过三巡。

皮尔逊:你今天这么有兴致吗,喝得好像也太多了吧。

肯:出去走走吧,这里热得很。

 

【夜,外,街道】

皮尔逊:你要去哪?不回家吗?

肯:回家干吗,我只是想去吹吹风。

 

【夜,外,公司二十五层,楼顶】

皮尔逊:为什么你会知道楼顶大门的密码?

肯:这就是当清洁工的好处。

皮尔逊:你在说些什么?

肯径直走到围栏旁,手脚并用地爬了过去。

皮尔逊:(把刚要拿出的烟盒一下扔到地上)你在干嘛?

皮尔逊也连忙跟着爬了过去。

肯沿着楼顶边缘坐下,双腿悬空。

肯:你不会以为我会像个傻子一样就这么跳下去吧。

皮尔逊靠着肯坐下,一手只紧紧抓着身后的栏杆。

皮尔逊:当然不是,你可是个聪明人,怎么会干这种蠢事。

肯:但是,如果我跟你说我要跳下去,你会阻止我吗?

皮尔逊:你知道,很多事情都得不得不分情况而定。作为你的朋友与道义上的要求,我一定会阻止你的,但作为一个独立人,我想我没有任何权利阻止你做任何事情。

肯:为什么。

皮尔逊:因为我们是自由的。

肯:那还真是,真是可悲而沉重的自由。

皮尔逊:是啊,但这却是,也可能真的就是我们最后的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了。

肯:要是我能活在古代就好了。

皮尔逊:我才不要,要去你自己去。

肯:为什么。

皮尔逊:没有啤酒喝的世界,我才不去。

肯与皮尔逊相视大笑。

皮尔逊:介意和我说说发生了什么吗?

肯:我被开除了,或者说我先辞职了然后被开除了。

皮尔逊:哈,什么时候?

肯:就在刚才,我去找斯皮尔曼的时候。

皮尔逊:哇,这还、还真是突然。

肯:不过,想一想,结果还不算太遭。我想,我有时候是不是把工作看得太重了些。

皮尔逊:生活不总是这样吗。

肯:然后,我前妻带着孩子们离开了这个地方。

皮尔逊:噢,你上次请假就是去见她们吗?

肯:是的,但是并没有见到,她们已经搬走了,我并没有见到她们,什么都没见到。

皮尔逊:那真是太可惜了。

肯:这也没有办法。

皮尔逊:…大家活着大概都不容易吧。

皮尔逊抬头看天空。

肯:你今年…?

皮尔逊:三十五。

肯:三十五啊。

肯抬头看夜空。

皮尔逊: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肯:我打算出去玩几天,郊外什么的,这里空气中弥漫的味道已经开始让我觉得恶心了。

皮尔逊:也行。

肯:我也不需要这种东西了!

肯大笑着,将公文包从楼顶扔下去了。

皮尔逊开始往回爬。

肯:你要回去了吗?不再坐会儿。

皮尔逊:我恐高,而且我必须去撒尿了。

肯:等等我,我也去。

肯翻过围栏,和皮尔逊并排走。

皮尔逊:到时候记得给我寄明信片。

肯:啊,一定。

皮尔逊将地上的烟盒捡起来,两人离开楼顶。

 

【夜,内,公司楼道】

  皮尔逊:去把公文包捡回来吧。

肯:也是。

 

【日,外,某条不知名的河流旁】

肯与盲人钓鱼者并排坐着钓鱼。

肯:你知道我们在这钓了多久吗?

盲人钓鱼者摸索着按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

电子手表机械音:九点四十一分。

盲人钓鱼者:真不敢相信你居然向一个盲人问现在几点了,我还真是佩服你的勇气。

肯:好慢,我的手臂都要抽筋了。

盲人钓鱼者:你和时间较什么劲,你的对手现在说不定正藏在水底偷吃你的鱼饵呢。

肯:会出现只吃鱼饵不咬勾的情况吗?

盲人钓鱼者:会。

肯:那怎么办?

盲人钓鱼者:要不别钓,要么换个地方钓。

肯:那要是就是钓不到鱼呢?

盲人钓鱼者:那只能说你今天的运气用完了,回家睡一觉,明天再继续试试。

肯:你这样看不见,不会有什么麻烦吗?

盲人钓鱼者:当然会有麻烦,而且有的特别麻烦。我年轻的时候也是整个世界到处瞎转悠,老了以后走不动了,就回来了。但还好这个地方不大,我还是能记住一些地方大概的位置的。

肯:嗯。

盲人钓鱼者:况且,钓鱼更多靠得是耐心,而非眼睛。你难道想用眼神杀死鱼儿吗?

肯:那我也闭上眼睛钓好了。

盲人钓鱼者:我想那一定会很有趣的,还节省体力。你知道,就算你和二郎真君一样有三只眼睛,你也看不清生活的全貌,在这种意义上我们都一样,我们都是生活的盲人。

肯:你像是知道很多东西的样子,您高寿?

盲人钓鱼者:七十三。

肯:哇哦,这倒是个坎。

盲人钓鱼者:别同情我,同情什么的我根本就不需要啊,我也不想要啊,我想要的是像超级英雄一样的历程啊,就算是反派也好啊。希望不是这个时代让你变弱了,孩子。

肯:您居然还看超级英雄啊?您看不见吧。

盲人钓鱼者:对啊我看不见,但是我还是听得见声音的,然后可以在脑子里想象出他们的样子。你以为像我这样的老人家,每天就只会打打麻将、溜溜弯、拉拉呱什么的吗,我们也是有自己的生活的。

肯:我比较在意的是,您最喜欢哪一位超级英雄呢?

盲人钓鱼者:这个我就说不上了,大概都喜欢吧,因为每个人的经历听起来都很有趣。

肯:有讨厌的角色吗?

盲人钓鱼者:嗯,没有,虽然有些反派的生活很短暂,但是至少活出了他们该有的样子,当然我也知道这只是什么艺术手法之类的,但是还是很有意思,不是吗。

肯:我好像开始有点适应这种闭着眼睛钓鱼的感觉了。

盲人钓鱼者:对吧。

肯:有时我觉得,别说超级英雄了,我甚至过得比电影里反派还要辛苦。

盲人钓鱼者:你看,我们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而已,只不过有的人要过是婉转的小溪,有的人要过是狂怒的大河,对我来说已经是看得到河岸的那感觉了。

肯:所以老天爷是不公平的。

盲人钓鱼者:我不同意你的说法。

肯:为什么?

盲人钓鱼者:因为我已经听到你的鱼竿上有鱼上钩的声音了。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Screenpla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