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光伏发电行业情景舞台剧本(光明
学生小品剧本,学生搞笑小品(缉
停车风波小品,路边停车小品,物
老人节民政局关爱慰问题材搞笑
缉毒警察小品剧本(缉毒英雄)
反应车位紧张停车难争车位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绿色运动才是健康养生最有 8-20
红色革命情景剧剧本(红军精 8-18
退伍老兵晚会小品,老兵退伍 8-15
最新最适合国庆节表演的教 8-12
改进工作作风整改措施音乐 8-10
医患关系音乐剧剧本(不一样 8-8
中秋节表演的节目喜剧小品 8-6
教师节晚会主题创意节目搞 8-2
小学经典优秀儿童音乐剧剧 7-31
中国革命题材音乐剧剧本(红 7-30
廉洁从教做幸福教师小品剧 7-28
医院感人情景剧剧本8人(妈 7-26
八一建军节大学生新兵入伍 7-24
关于互联网发展的情景剧剧 7-22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影剧本 > 喜剧电影剧本 > 《玖次人生》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影剧本-喜剧电影剧本   会员:马傲123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2/10 21:52:44     最新修改:2018/2/18 9:23:5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玖次人生》
作者:马傲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01.白/内  

旁白: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当你认为生活是一场战争,那你便会永无止境的战斗下去;当你认为生活是一面镜子,你对它笑,它也会对你笑。你对它哭,它也会对你哭;如果当你发现自己的不足时,甚至是自身的缺陷时,你的内心也就会被内心深处的野心吞噬.

 

02.白/内   安迪克家

(江洋霸气上场,暴打一顿安迪克。)

安迪克:What are you doing?

江洋:(怒气汹汹)I am killing you now!

安迪克:(害怕)Why?

江洋:Because you’re tiger! (暴打一顿安迪克)

 

03.白/内    心理咨询室

江洋:每当我脑海里闪出一个画面,我的性格就开始大变。

杜康: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江洋:其实是一种最为罕见,最为奇怪的病。

杜康:什么病?

江洋:简称,人性变异。

杜康:人性变异?会出现什么状况?

江洋:我体内患有九种不同性格的人,同时就像召唤出相对应的九种动物的野心,完全失去主人的意识,直到有种震颤才能拉回我的现在。

04、白/内 水中

(一只老虎扑上来,将江洋扑到水里咬)

05、白/内 心理咨询室

江洋:我的体内始终被一个人霸占着。

杜康:这件事有多久了?怎么情况下让你发现了这种病?你又是怎么知道你体内的事情的?

汪洋:三年前。

06、白/外 外国老家

字幕:三年前

(江洋从一辆车下来,背上书包求学)

江洋:有人在吗?

旁白:那时,我看见一个震颤我心灵的一幕

(街上,一个父亲开车要撞女儿)

江洋:不!(上去救女孩,一把推开,自己的腿被车前盖撞上,飞了出去)

07 白/内

江洋:自从那以后,我发现了自己的异常。(推出职员表,推出片名)

08 白/内 别墅(自家)

旁白:我总是在噩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老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醒后,我必须迅速定位,演一出戏,用来适应环境,从而找机会脱身,也不至于被人笑话。

(别墅二楼)

江洋:(气喘吁吁)吴迪,help me! help me!

吴迪:江总,有什么事吩咐。

江洋:我,我的精神又不正常了,孙,孙珍异又来了

吴迪:唉,心理咨询师也不管用?

江洋:不,不是。只不过需要长时间的治疗。

吴迪:恐怕董事会等不了太久,过一周,新晋位置就是你的了。如果缺席,你也无法上任,江氏集团也将毁于一旦了。

江洋:可是我治愈期未到,如果鲁莽做事,可能会发作

吴迪:没事儿,我尽量帮助你,至少小心没打错。

09 白/外 心理咨询室

旁白:再见,杜医生。我的病情会持续控制,让您费心了。

杜康:不客气,祝你一路顺风!

10 白/内 飞机上

(卫生间内)

江洋:(洗了一把脸)谁把我逼上来的?(打开手机,播放视频)

孙珍异:孩子,学会面对,记住,回去之后坐稳了位置。有我帮你扶持,不会出岔子。只要你做了任何不合我意的事,我会马上现身,让众人看你可笑的一面。忘了,你所有物品该买的都替我买了。小心点,别弄丢了,因为,你的口味太让人恶心了。

11、白/内 机场

(江洋一路狂奔)

吴迪:江总,请

江洋:我有事不方便。

吴迪:想想家族屈辱史,别回家忘得一干二净。

(江洋回想中)

新闻主持人旁白:(播放报纸内容):江氏集团建立四十多年,史前遭遇最大金融风暴。江氏董事长,江辉成功上市50亿后,因精神病自杀辞世。江氏二代接班人:江辉长子:江一世成功接位,后因水灾,大厦洗劫一空。为了江氏集团,江一世奋起直追,又因飞机在航行中不幸遇难,一个月后,江一世出现在医院病房,奇迹般死而后生。

江氏三代接班人,江一世独子,江洋于2014年年末出国留学。至今未归,江氏集团灾难连连,下一任接班人今日不归,还能够成功挺过难关吗?

(回忆被一女孩和男孩打闹打断)

沐雪:我发现你这个人有毛病啊!

江洋:我?(惊讶)

刘程:(从江洋后边出来)你也一样!

沐雪:你一个大名鼎鼎的大记者,天下爆料全知道,竟然当众 ,你!

刘程:行了,你够了!

沐雪:我够了?HI!

刘程:HI是什么意思?

沐雪:have ill,有病的缩写!(两人打了起来)

江洋:哎,二位等等,虽然我并不了解你们的情况,但二位还是先冷静下来,有话咱能好好说吗?

两人:不能!

江洋:别三言两语就打人,这里是机场,我们慢慢说。

(保安来了,三人停了下来)

保安:干嘛呢?干嘛呢?这是机场!(江洋、保安二人对视)

江洋:朱老师?

保安:江洋?你个臭小子,上次打我的帐还没有算,今儿碰见正是福气。

12、白/内 教室

朱老师:我看你有钱是不?狗屁!该打!(用戒尺打了一顿)

江洋:(往后退,被绊倒,化身为孙珍异)放肆!(把老师举起扔向讲台,同学们纷纷喝彩。)

13、白/内 机场

江洋:是您啊?对不起,我人格分裂,基因突变,误伤了您

保安:好家伙!我打死你!(江洋开跑,保安后追)

14、白/内

画外音:(杜康)你有几重性格?

        (江洋)我,我有九重。

15、紫幕下

字幕:第一重  霸道总裁—江洋

第二重  凶残杀手—孙珍异

第三重  冷血宗师—武毅恒

第四重  极速天才—刘一清

第五重  悲惨世界—张力荣

第六重  狼子野心—董佩珠

第七重  甜美娇子—周欣研

第八重  喜剧怪才—吴比才

第九重  人格分裂—朱珍山

16、白/内 车上

刘程:今儿那出十分精彩。

沐雪:那是自然!我沐小雪的戏在五中就震惊全校了。(得意)

刘程:真不愧是我的好搭档。不仅人美心善良,演技还高超!

沐雪:(狂笑)哈!那你想怎么犒劳我呢?

刘程:请你吃顿饭呗!不过等我把稿子一凑齐,再发表出去。哇!厉害了,我的妹儿!

沐雪:吃顿饭多没意思啊,现金才叫豪爽。

刘程:咱俩坐在一起,来一个烛光晚餐。再要两份牛排,那才叫浪漫!

沐雪:打住你那龌龊的想法!我拒绝与你吃饭!

刘程:别嘛!我都可怜成这样了,你都不和我吃一顿饭。

沐雪:行了,就这样了!

17、白/内 董事长别墅

(江洋鼓起勇气上了二楼)

江洋:妈,我回来了。

张靖瑶:儿子呀!你终于回来了。妈苦苦盼了你三、四年,可算回来了。想死你了都。

江洋:妈,你和奶奶在聊什么?

张靖瑶:噢,没什么。就是谈谈下周的一些安排。

江洋:妈,对不起。

江韵寒:对不起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我心里清楚得很。你不就是想独占鳌头嘛。霸占了老江家的位置。不过丑话我先说在前面,董事长之位只要没我发话,谁都别想夺走我儿子的位置!

张靖瑶:妈,江洋好歹是您的亲孙子呀!这位子还不迟早落在他名下。

江韵寒:看这样子,你们都野心不小啊。我看你还本本分分的,大乱子应该不会出,可这小乱子我可不敢保证你不会犯。就先让你去我们新开的影视公司当个小总裁,去锻炼锻炼。对了,这可是新盖好得头牌公司。可别给你爹毁喽!这父亲含辛茹苦打下来的江山,让儿子糟践,怪可惜的。

江洋:知道了,奶奶。我一定不会毁了这头牌的。您尽管放心吧!

18、白/内 别墅一楼

吴迪:恭喜您,江总。直接当总裁了。

江洋:谢谢。给我备好车,西装和墨镜。

吴迪:您这是要?

江洋:人生如戏,总得学会演。否则被时代OUT,你有什么办法?

吴迪:遵命!

19、白/内 小型实验室

(江洋身着西装,进门。)

众人:江总来了,恭喜恭喜。

江洋:谢谢各位。听清楚了,从今儿以后,药物发明的活儿,都先停一停。

甲:江总,为什么呢?不是好好的嘛。

江洋:我知道,因为我晋升正总了,所以有些时候无法抛头露面,而我的病情又不能让他人知道,所以就不要搞研究了。

乙:江总,那我们是放假了吗?

江洋:暂且是这样,不过后续的事情,再议!

众人:谢谢江总!

江洋:不用谢,工资待会问吴迪去要。再见。

(霸气出门,脱下衣服放在消防栓里。)

20、白/内 小摊旁

老板:咦?江总,您怎么来了?豆腐脑吗?

江洋:小刘啊,我有件事儿想请你帮个忙。

老板:您说,您说。只要我能帮得上,一定出力!

江洋:我的钱刚给完工作室的员工,现在还没开始工作,缺钱。我准备买瓶洗发水,给点钱就行。日后必还。

老板:您客气什么呀!在我这吃了几百碗的豆腐脑,还需要您还钱?您只管开口,要多少?

江洋:也就四十来块吧。

老板:好嘞!下次您还需要,还找我要啊。(掏出五十块,递给江洋。)

江洋:谢谢您。(走开)

老板:记得下次还来我这要啊!

21、白/内 超市

沐雪:(转超市,意外遇见江洋。)咦?是你?

江洋:哦,你好,你叫什么?

沐雪:我叫沐雪,你叫什么?

江洋:我叫江洋。(拿上一瓶洗发水)

沐雪:哦,江洋(碎碎念,推上车,被几个混混撞倒。)

江洋:哎,小心!(搂住沐雪的腰,推车压过江洋的脚,摔倒在地。)

22、白/内

(回想)

杜康:切记!这个病有三大忌:一,不要剧烈运动。二,不要抽烟喝酒。三,保持血液流畅和神经系统。

23、白/内 洗发露架旁

(江洋倒地,几个混混逃走。)

沐雪:喂,你,你没事儿吧!醒醒!

江洋:(一会儿苏醒,眼睛变红)我又回来了!

沐雪:你,你怎么了?(害怕)

孙珍异:他回来了?

沐雪:谁?

孙珍异:(被几个混混又碰了一下)你,们,想挑事儿吗?

混混甲:嘿,臭小子。还没死?(小声)刚刚赌的一百,拿来。

混混乙:哈哈哈,长的可爱有个屁用!(众人嘲笑)

孙珍异:死去吧,混账!(几个人上前,孙珍异霸气的打的男人们落花流水。超市内一片混乱。几个人重新站起来,孙珍异把沐雪拉到身后,大展身手。)

路人们:打得好!

孙珍异:(面对沐雪)记住我现在的模样。无论如何都要死死的记住我现在的样子。因为他马上就回来了,我的时间不多了。记住,你很美,貌若天仙。但不管天崩还是地裂,我只是我,唯一的孙珍异!

沐雪:孙珍异?江洋?到底什么情况?

24、白/内 超市门口

孙珍异:(接电话)喂?

吴迪:江洋,我找到了克服你病情关键的人了。

孙珍异:快说!

吴迪:刘万文老师,他是方圆几百里中最名正言顺的老专家了。他好像知道你的很多东西。

孙珍异:他在哪儿?

吴迪:就在仁和医院里,精神科主治医师办公室里。

孙珍异:知道了。我会竭尽全力的和他谈一谈的。

25、白/内 医师办公室

孙珍异:好久不见啊!万文老师。

刘万文:江洋啊,好久不见。最近病情有所好转吗?

孙珍异:哈!我倒要见识见识你的手段能有多少?

刘万文:你,你是谁?(惊讶)

孙珍异:我就是当年被你害死的孙!珍!异!

刘万文:当年我们有误会,不是我害死你的。

孙珍异:(拿出刀)不是你还是谁!刘万文,就是你最想杀死我,不过今天,我总算有机会了。

刘万文:在医学方面,我比你清楚的多。你的脑细胞严重受损,只要触犯禁忌,就会使你的主人迅速再次控制住你。

孙珍异:(迅速用绳子绑住刘万文)我只要死不了,你刘万文一天也别想好过。

刘万文:(呻吟)放,放了我。你,你才会有。生,生路。

孙珍异:我能感受到董佩珠在我体内发出了反应。他想反噬我。

刘万文:(双脚蹬地,借用惯力把江洋推倒。)哎呀,我的老腰啊。

孙珍异:(磕到头)啊!我的头。(剧烈疼痛后,昏厥过去。)

(刘万文回到椅子上休息。一会儿,江洋醒来。)

江洋:刘,刘老师。您怎么了?

刘万文:没事儿,就是磕了点儿皮。

江洋:是孙珍异干的吗?

刘万文:没错。孙珍异回来了。他企图想霸占你的身体。而其他七个人也蠢蠢欲动。

江洋:那我该怎么办?

刘万文:先不要慌,只要你足够强大,利用不死之血反噬他们,才有可能获得新生。不过要切记,小心行事,不要出错。

26、白/内 仁和医院门口

(江洋从医院里走出来,撞见沐雪。)

沐雪:喂!呆子。过来!

江洋:我?这位小姐,你是哪位?

沐雪:你,你想气死我,是吗?

江洋:噢,不是。对不起,我,我还有事儿要忙,就先告辞了。

沐雪:混蛋!(扇江洋一巴掌)这叫做传说中的分手吗?

江洋:咱,咱们认识吗?

沐雪:我发现你就是个大骗子!疯子,傻子!

江洋:让我想一下。

27、白/内 超市

(回想)

江洋:哦,你好,你叫什么?

沐雪:我叫沐雪,你叫什么?

28、白/内 仁和医院门口

画外音:现在你处于一个危险期。切记,不能感情用事,因为董佩珠就借用这一点,去攻破你心中的那道防线的。

江洋:沐雪小姐,我现在不能谈感情。对不起。(转身)

沐雪:(把腿挡在墙上)我这儿,有来无回。

江洋:你,不讲道理。

沐雪:我喜欢你。

江洋:什么?这,这一定是孙珍异干的坏事。

沐雪:你说过我很美,可你的帅气再次打动了我。主要是cute.

江洋:(脑仁剧烈疼痛)啊,不,不行。(倒地)不······行。(晕倒)

沐雪:江洋,你没事儿吧。求求你,起来啊!

(江洋醒来)

董佩珠:我,才是这个身体的霸主!

沐雪:(惊吓)你,你是江洋吗?

29、白/内 森林

(董佩珠一阵疾跑,跌倒后被狼吃掉。)

30、白/内 仁和医院门口

董佩珠:(回忆画外音)佩珠,只有你的真身动了情,你才能翻盘!

沐雪:你还好吗?

董佩珠:(独白)是她?江洋口味还行。

        (说话)你好,小姐。请收下我的膝盖。(单膝下跪)

沐雪:前一秒还拒绝,后一秒下跪。反差真大!他不会有神经病吧!

董佩珠:Yes,(起身)You’re my girlfriend.(拉上走)

沐雪:喂,拉我去哪?

31、白/内 马路口

刘程:搭······喂,放开我朋友!

董佩珠:来了一个不是善茬啊!

刘程:放手!你个畜生!

董佩珠:去你的!(双脚蹬地,踢飞刘程)智障,快走!

32、白/内 西餐店

董佩珠:沐雪,我很喜欢你!

(吴迪跑了过来)

吴迪:放肆!(与董佩珠争斗。渐渐敌不过。利用反擒术制住董佩珠)给我老实点儿。

沐雪:你干嘛?快放开他,别弄伤他。

吴迪:他不再是江洋了。而是一个有着狼子野心的色鬼!

董佩珠:江洋是个令人恶心的守财奴!(被吴迪打晕)我的脑仁,不。啊,痛。(慌张)药······药呢。不可以。

33、白/内 病房

刘万文:哎,江洋,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些真相了。

江洋:刘老,您说!

刘万文:九个人共有一个身体。其实是安迪克的注意。

江洋:安迪克?

刘万文:对,他主攻生物学。在一次试验中,灵感突发,他想将八个动物融合在一个人类身上,除了你,其它八个人均为他的试验品,但以失败告终。可三年前,你意外闯入他家,想和他学习,却意外发现他是一个野兽,你目睹了他最后一个试验品——他的女儿周欣研。直到你昏过去后,他拿你开刀,于是一个月后,凭借孙珍异的直觉,找到了他,并殴打了一顿,而我又和他是朋友,所以上次孙珍异找到了我,想除掉我和安迪克。

江洋:是他?那如何控制他们?

刘万文:他告诉我,不死之血那玩意儿全世界就一个人能造。

江洋:谁能造?

刘万文:你!

江洋:我?

刘万文:对,你利用彼岸花的花瓣,你的血液和他家中配成的秘方融合的血浆进入你体内,就能配制成功,治死其他八个人,但必须是江洋又意识的时候。

江洋:明白,谢谢刘老师讲了这么多给我。

34、白/内 病房门口

江洋:人生苦短,耐人寻味。却总是被生活打击的一蹶不振。

吴迪:多想想未来的憧憬,生活也许就美好了许多呢!

江洋:哎,吴迪,你陪了我这么长一段时间,也辛苦了。

吴迪:没有,不过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儿罢了,下一步您怎么打算?

江洋:还能怎么办?找不死之血呗!

吴迪:您去哪儿找?

江洋:往北走个20里,那儿有咱们的科技,恐怕,这个孙珍异又会回来骚扰。走!

35、白/内 实验室

(进入实验室)

安迪克:What are you doing?

江洋:安迪克。Good morning. I’m JIANGYANG.

安迪克:Oh,yeah. Come on! (进入大门)This is my lab.

江洋:It’s very big. How about “不死之血”?

安迪克:NO.I don’t know. But I have information for you.

江洋:What?

安迪克:This is “彼岸花”。(从玻璃罩中拿出来)It’s  good  for  you .

江洋:Thank you !  (出门,碰见几个恶棍)

老大:Hi,boy.想死吗?

江洋:有话好好说,请问我怎么着你们了?

老大:你上次在超市打了我们一顿。

江洋:等会儿,这件事有误会。

老大:有个毛线,上!(几个人打了江洋一顿,吴迪一直被牵制住)

吴迪:江总,江洋!跑啊!

(江洋头被撞击,晕了过去,一会儿醒来)

吴迪:不——!

江洋:(醒来)你们想挑事儿吗?(冷笑)

老大: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武毅恒:滚!(三拳两脚打败众人)我数三声,全都滚!

老大:撤!

吴迪:江洋,你怎么了?孙珍异?

武毅恒:你猜我是谁?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武毅恒,冷血杀手!

吴迪:快把江洋换回来,他得回去开会。

武毅恒:不!我的时间有限,必须办我自己的事情。

吴迪:别走!(拉住)

武毅恒:你大爷!(反手放倒吴迪)滚!

吴迪:换回来(扯住大腿)

武毅恒:(抓住脖子往高提)想死吗?滚开!(抛出去,走了)

吴迪:(虚弱)不…..要……走……(晕)

36、白/内 别墅

张靖瑶:妈,你再等等呗。

江韵寒:不用等他了,会议如期进行,否则谁都无法踏出这一步。

张靖瑶:这个会议决定了他的一生,如果不行,他也无法成功。

江韵寒:打住。只要他今天晚上7点前能回来,我再说。(离开)

张靖瑶:妈!

37、白/外 实验室门口

(刘程碰见武毅恒)

刘程:喂!站住。还想跑?

武毅恒:有事儿吗?

刘程:上次你打了我,还抢了我搭档。想怎样,单挑吗?

武毅恒:滚开,否则先杀后剁!

刘程:你,你蛮不讲理。

(沐雪偷偷从背后用棍子袭击武毅恒。)

沐雪:我怀疑他有人格分裂症。

刘程:没错,我每次见他的时候,眼神都不一样。现在看来,应该就是这样。

(江洋起身)

沐雪:江洋,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患有DID?

江洋:算是吧,但我的病,比DID还恐怖。

沐雪: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
江洋:对不起,我觉得和你没什么关系,所,所以就没说。

刘程:原来如此,你果然不是个冷血杀手。

江洋:你,你俩什么关系?

沐雪:搭档,仅仅如此。

江洋:谢谢,那我先走了。后会有期。

沐雪:江洋!

江洋:(回头)还有什么事儿吗?

沐雪: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刘程:喂,沐雪。你,你竟然,喜欢他?

江洋:谢谢你,能够看得起我一个神经病。

沐雪:你不是神经病,你是个好人。

江洋:那,那我先走了。

沐雪:138 9555 6520,记住!我电话。

江洋:记住了!

38、白/内 会议室

(江洋匆匆跑入会议室)

江洋:对不起,各位。我,我来晚了。

众人:(小声议论)这怎么才来啊?都几点了。

                 就是,一个新手还敢迟到。

                 太不讲诚信了。

江韵寒:各位,安静一下!这是我们的江氏娱乐公司的小总裁。坐!

江洋:谢谢董事长。

江程东:你好,江洋。我叫江程东,和你同级。

江洋:哦,你好,程东兄。

江程东:我的岁数比你大一点儿,经验多少比你丰富些,有什么问题问我就行。

江洋:谢谢。

江韵寒:接下来,咱们有请江洋,为大家致辞。

江洋:各位前辈们,你们好。我是新晋江氏影视公司的总裁,江洋。在今天这个晴空万里的日子里,我很荣幸能够坐在这里为大家致辞。也许在今后的日子里,我有很多做得不足之处,请前辈们直言提出。我定当竭力改正。谢谢大家!

江韵寒:请坐。江总的致辞就到这儿,散会!

39、白/内 实验室门口

江洋:安迪克那边怎么样了?

(到基地门口,实验室突然爆炸,江洋被炸飞十米远。)
安迪克:(慌忙跑出来)江洋,江洋!

张力荣:你是谁?(忧郁)

安迪克:I’m 安迪克。How are you?

张力荣:我不认识你,走开。

安迪克:Are you OK? Why?

张力荣:到,刀呢?刀在哪?

安迪克:Knife?

张力荣:滚开。(被安迪克摇晃)不,不要让我回忆起来,不要!

40、白/内 住宅楼下

(回想)

【楼房爆炸,整栋楼烧了起来。张力荣抱着妹妹跑了下来。被门槛绊倒,妹妹得救,张力荣死在楼道里。】

旁白:(刘万文)爆炸,悔恨和冤屈都能使张力荣占据你的身体。因为他的死被所有人遗忘,这使他成为一个生活中充满悲惨的人。

41.白/内 实验室门口

张力荣:我要去陪妹妹,她是我唯一的亲人。

(吴迪闻声赶了过来)

吴迪:江洋,快醒醒!(一拳打晕张力荣)

42、白/内 实验室

刘万文:安迪克,Where  is  the  不死之血?

安迪克:My  lab  is  dangerous.不死之血is  in  my  room.

刘万文:Hurry up!

安迪克:Yes, Let’ s go!

43、白/内 安迪克家

(安迪克通过眼球解锁打开房间。)

安迪克:That  is  不死之血。

刘万文:Thank you, my friend.

安迪克:You’re welcome.(突然,大门被一堆穿盔甲的人踢开。)

甲:Go!

众人:Yes, sir.

刘万文:他们来了。You take this 不死之血。Go! Hurry up!

安迪克:No, they need me. Go!(把刘万文推出后门)Hurry up!

刘万文:(两眼含泪)安迪克,你。

(一堆人抓走了安迪克)

安迪克:Take 不死之血。Save it. Thank you!

44、白/内 医师办公室

刘万文:事情就是这样。

江洋:刘教授,那不死之血呢?

刘万文:(放在桌上)就是这个东西。

江洋:那如何治疗我的病呢?

刘万文:解铃还须系铃人,当初是安迪克提出来并做出来的,现在他被抓了,也许几天后就不在人世了。不过,用不死之血先外敷,在用仪器把体内的一些元素逼出来,你就能正常了。但还得心灵治疗。你必须找到所有故事中的核心人物。

江洋:她是谁?

刘万文:好像姓沐。每个故事里都有它的影子,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江洋:(内心独白)姓沐的?莫非是沐雪?她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三年前我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为什么记忆总是支离破碎的呢?

45、白/内 手术室/江洋家

(做梦。安迪克在解剖八个人)

江洋:不,你要干什么?

安迪克:Kill you.

画外音:杀了他,杀了他。快杀了他!

(江洋从梦中惊醒。)

江洋:沐雪?(打电话)

沐雪:喂?哪位?

江洋:沐雪,我,我是江洋。

沐雪:哦,有什么事儿吗?

江洋:三年前,你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沐雪: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了?你还好吗?

江洋:我很好,谢谢关心。

沐雪:你,还有事儿吗?

江洋:哦,没了。再见。

沐雪:莫名其妙!

46、白/内 大街上

(小偷抢走江洋的手机,江洋开始追。)

江洋:小偷,站住!别跑。(跑到街上被大巴撞飞。)

司机:小伙子,没事儿吧!

刘一清:(醒来)时间,谁浪费我时间,我杀了谁!(甩开司机)

小偷:你不拿手机了?

刘一清:闭嘴!(三秒迅速追上小偷,暴打一顿)我杀了你!

小偷:你,你怎么。这,这么快!

刘一清:(把小偷抛到垃圾堆里)滚!(小偷吓跑)

47、白/内 大街上

(翻开手机,发现通讯录里的沐雪)

刘一清:沐,雪?(打电话)喂?

沐雪:江洋,又怎么了?

刘一清:我不是江洋。

沐雪:你,你是谁?怎么拿的他的电话?

刘一清:我是你哥,刘一清。

沐雪:什么?你是刘一清?

刘一清:我才是主体,如果不是车祸,我这辈子都不会抛弃你。

沐雪:你,你现在在哪?

刘一清:公园休闲主题茶吧,不见不散。

沐雪:好!

48、白/内 出租车上

沐雪:叔叔,到公园休闲主题茶吧!

司机:好嘞,坐稳喽!

沐雪:(望窗外,内心独白)哥哥,三年未见。原来你还活着。

49、白/内 高速公路上

(回想)

[沐雪一家在车上逃亡外地]

沐雪:哥,我们去哪?

刘一清:咱们,走外面,旅,游!

沐雪:可是。(父亲猛踩油门,后面追上一辆车,撞向自己的车)啊!

刘一清:不用怕。

父亲:贱人们,放肆!(挂挡加速,撞向对方车)

母亲:小心,他们又要撞了!

刘一清:爸,照顾好妹妹。(打开车窗,爬向对方车)

父亲:一清,好样儿的。

刘一清:我来了!(父亲撞向对方,刘一清扒到对方天窗上。对方失去控制撞到防护栏上掉入深海。父亲也撞到了岩石壁上,父母都死了。)

沐雪:哥!(撕心裂肺)

50、白/内 出租车上

沐雪:(独白)真没想到还能见上你。哥,我好想你。

51、白/内 公园休闲主题茶吧

(沐雪坐到刘一清对面)

沐雪:哥,是你吗?

刘一清:妹妹,终于见到你了。

沐雪:你的脸?变了。

刘一清:对,你再也见不到我的面容了。尽管这个身体未来能够属于我,但面部只能是江洋的了。

沐雪:说实话,我小时候你说你是我的亲哥哥,但并不是这样的吧!

刘一清:没错,我承认。你是孤儿,被我们一家捡了回来。父亲为了瞒你,说他也姓沐,但只有母亲姓沐,父亲姓刘。所以,没想到你竟然还能发现这些事。

沐雪:原来你们一直在骗我。

刘一清:这些不是我们想去骗你,而是不得不骗你,我们也怕你会因为自己的身世而感到悲哀。对不起,妹妹。其实,你的哥哥是。

沐雪:是谁?哥,你快告诉我,是谁?

刘一清:到了时间,自有高人告诉你。对不起,我先上一下卫生间。

沐雪:哥,到底是谁?

52、白/内 卫生间

(刘一清在卫生间洗了一把脸,意外撞见“恶人帮”老大)

老大:(扛一下刘一清)就是你,上次打了我旗下的兄弟们吧!

刘一清:你是谁?跑来说什么胡话?

老大:我是恶人帮的老大,这几十年还头一次见这么猖狂的混账!

刘一清:你再说一遍试试!(愤怒)

老大:混账玩意儿!(两个人纠缠在一起厮杀,刘一清的头磕在了门上,感到剧烈的头痛,晕了过去。)嚯!原来也是一个小鸡仔呀!(狂笑)

53、白/内 办公室

(众人在办公室里)

吴迪:董事长,其实我不该瞒您。我思忖了很久,也许告诉您事实要比隐瞒的效果更好。

江韵寒:瞒我?瞒我什么了?

吴迪:江洋患了一种怪病。

江韵寒:(惊讶)怪病?什么怪病?

吴迪:变异性人性分裂。简称,变异。极为罕见的一种病。他体内还住着八个人,时刻都能要了他的小命。

江程东:小弟患了这种病,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一声呢?

吴迪:他也是怕你们担心,所以没有告诉你们。

江韵寒:那他现在人呢?

吴迪:(查找定位)在公园休闲主题茶吧!

54、白/内 茶吧

(周欣研偷偷溜出茶吧,被沐雪发现。)

沐雪:喂!刘一清!(追上去)

55、白/内 商场

(某女士专用店内)

周欣研:(嗲)哇哦!这么多粉衣衣。(吓跑一堆女生)起开!别挡住本公主的路!(拨开人群,找到内衣区)这个好哦!小内内!(沐雪赶过来)

沐雪:江洋!不对,你又犯什么病了?我哥呢?

周欣研:你是谁啊?起开,你这个黑媒婆!

56、白/内 茶吧

(吴迪等人跑进卫生间,发现手机追踪器)

吴迪:又跑出来的是谁?竟然这么贼。

江程东:他会不会回去了?

吴迪:不可能。(打电话)喂?刘老师,您知道江洋去哪了吗?

刘万文:(搜索定位)嗯,他在附近一家的商场里,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吴迪:谢谢您。(挂断)

刘万文:喂?哎!这家伙又怎么了?

57、白/内 商场

沐雪:(踉跄)哎呀,你干嘛?(生气)

周欣研:八婆,滚开。别扫了本姑娘雅兴!(推倒沐雪)

沐雪:我发现你这个人,不但有病,还有蛮力!

(吴迪等人赶了过来)

吴迪:江总!别玩了,跟我回。

周欣研:你们又是谁?本姑娘还没玩够呢!

(几个滑板男孩儿把汽油洒在商场里)

吴迪:董事长,快带江总和江程东走,小心!

(保安跑了过来)

保安:商场不允许滑滑板!

(男孩们点着火柴扔向汽油,顿时,整个商场爆炸了,所有人被气流)

58、白/内 追悼会场

(追悼会上)
主持人:让我们为江氏集团立下汗马功劳的董事长,江韵寒女士默哀三秒。(所有人低下头)

吴迪:江洋,你可是误了大事啊!

江洋:是,奶奶,我连您最后一眼都没看上啊!

吴迪:对不起,江董。

江洋:我?江董?

主持人:董事长遗嘱说明,以本人去世当天正是立江一世独子,江洋成为新晋董事会会长。

江洋:什么,为什么是我?

张靖瑶:太好了,儿子!你成为董事长了!应该庆祝一下啊!

吴迪:对不起,江董。我把您的病情告诉董事长了。

江洋:什么?你竟然······(气到头晕)啊,我的头。

吴迪:江董,江董!(江洋昏倒)

59、白/内 医院监控室

刘万文:他的脑细胞慢慢受损,如果一再受伤,可能会威胁到生命。

张靖瑶:刘大夫,求求您了,一定要治好我儿子呀。他现在肩负着江氏集团的重任。

刘万文:我知道,张女士。我理解,但不是凭我一己之力可以完成的。而是另有高人!(江洋从病床醒来)

吴比才:咦?我的道具呢?(下床)不行,没有喜剧,我活不了啊!

刘万文:(回过神来)江洋呢?追!

60、白/内 医院天台

吴比才:奇怪了,我的道具莫非被哥斯拉抢走了?

(刘万文进入天台)

刘万文:孩子,尽管我不知道你是谁,但请不要做傻事。慢慢过来。

吴比才:我—是谁?你—竟然不知道?可恶!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喜剧王子,吴!比!才!

刘万文:好,比才兄,你先下来,咱们有话好好说。

吴比才:不!我的降魔杵还没找到,我可不能没有它呀!否则哥斯拉一来,我不就小命难保了嘛。老兄,你见了我的杵杵了吗?

刘万文:噢!我见了,见了。

吴比才:兄弟,好棒噻,在哪里,在哪里?

刘万文:你,你先下来,我带你去找。

吴比才:好!

61、白/内 病房

(两人进入病房)

吴比才:老兄,这只有一个骚女人,老实交代,我的小杵呢?

刘万文:小雪,把他按住,我去拿镇静剂!

沐雪:好,宝宝乖,小杵待会儿来。(把吴比才按倒在床上)

吴比才:好你个哥斯拉骚女间谍。

62、白/内 监控室

张靖瑶:刘大夫,好了吗?

刘万文:我派沐雪来了。(拿上镇静剂)

63、白/内 病房

(吴比才咬住沐雪胳膊)

沐雪:啊—(失声痛叫)是,我······江洋,快—醒醒。(晕过去)

(刘万文注入镇定剂)

吴比才:疼!(睡了过去)

64、白/内 病房

(江洋醒了过来,发现旁边的沐雪)

江洋:沐雪!(推醒)沐雪!

沐雪:(虚弱)江洋,你终于醒了。

江洋:我去叫医生。(刚迈开步,胳膊被沐雪抓住)

沐雪:不要走。

江洋:你,你胳膊怎么了?

沐雪:没事儿,不要紧。

江洋:是不是吴比才咬你了?对不起,对不起。

沐雪:真没事儿。(起身)

江洋:事到如今,你不用瞒我了、

沐雪:我瞒你什么了?

江洋: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就是核心人物。

沐雪:你先养伤,等到时候再告诉你。

江洋:沐雪,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沐雪:三年前,我是你的亲妹妹,我原名叫江雪,后来,你去外国求学,目睹了安迪克杀最后一个实验品的过程。你昏迷后,刘万文和安迪克解剖了你,将八个人的基因注入你的身体里,最后失败了,九个人共用一个身体,而母亲为了名声,抛弃了我,后来,我流浪到了一家姓刘的人家里,我随了女方的姓,换了姓。而你体内的刘一清和我们逃亡时,掉入了浅海边,又被路过的安迪克所救。

65、白/内 高速公路桥下

(刘一清掉入浅海边,安迪克把他捞了上来。)

安迪克:(抬头)It’s very dangerous.Go back!

66、白/内 病房

沐雪:其他八个人的身世与你我都有大关系。

江洋:谢谢你讲了这么多,我先走了。(捂住头)

(门口碰见吴迪)

吴迪:江董,您好些了吗?

江洋:好多了,开车送我回公司。

吴迪:您不回去休息吗?

江洋:不了,奶奶和爸爸干不动了,我必须回去打理。

沐雪:(叫住江洋)江洋!

江洋:(回头)吴迪,先把她送回去。

吴迪:是,明白。

沐雪:哥,我,我能去你那儿吗?

(刘程跑了过来)

刘程:妹妹(看见江洋)你都知道了?

江洋:(点头)走。(和吴迪出门)

沐雪:你!

刘程:我做错什么了吗?

67、白/内 江洋办公室

(江洋坐在办公室里)

吴迪:江董,江总要见您。

江洋:让他进来。

江程东:(走进来)江兄,近日可好?我提一点瓜果,表表心意。

江洋:谢谢程东兄近几天的关心,一切都好。

江程东:不用客气,没什么事儿就好。

江洋:这次来找我,不只是来表表心意的吧。

江程东:没错,这有个文件,说明了近几年来支持我们的粉丝的一些建议。您过目一下。

江洋:(看了几页)不对,这是你们部门的想法的吧。

江程东:拜托,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商机,拥有千万粉丝,如果投一笔进去,未来5年将是十位数。

江洋:不义之财,这分明是坑大众。

江程东:动动你那榆木脑袋吧,这笔不是个小数目。

江洋:这对于我们的粉丝是一次变性的大屠杀。不要被利益冲昏了头脑!

江程东:好,你会后悔的。总有一天,你会的!

江洋:滚出去!(发怒,脑袋开始剧烈疼痛,江程东出去)

孙珍异:(苏醒,看见文件)好呀,这个项目我满意。(出门,叫住江程东)喂!这个项目我批准了!

江程东:江洋,你果然有野性,签字!

孙珍异:(接过笔,写下“江洋”)这个项目从明日起正式实施,统计人数,开始收费!

江程东:明白,董事长!

孙珍异:江洋这个窝囊废!要不是发怒,我孙珍异早就一屁股掀翻他了(回放第10场手机内容)

68、白/内 会议室

孙珍异:今天开个这会议,我是要提拔江程东,因为他的建议可以让这个公司净利的空间放大化。无论如何,江氏粉丝效应项目今天都要开工,赶后天齐活儿,否则大开杀戒,听明白了吗?(怒吼)

众人:(议论)这······恐怕不妥吧。

             就是,利用粉丝力量赚钱,会失去大量商客。

孙珍异:从今日起,任何对该项目怠慢者,除去职位!明白了吗?

众人:明白。

69、白/内 公司卫生间

孙珍异:(录视频)晚了,我已经把项目做好了,就算你回来,但你得清楚,我孙珍异才是你身体的主人。而你,只不过是个小卒,帮我圆场的戏疯子。忘了说一句,从即日起,我会经常来监督你的举动!(拿起棒子,敲晕自己)

70、白/内

旁白:一个真正的人,拥有多彩的一生。而一个魔鬼,终将无法替代一个人。只不过这个鬼是人们内心中的恐惧。孙珍异正是那个魔鬼,然而,当你选择完美时,就会发生不一样的转折。

71、白/内 卫生间

(江洋跑出卫生间)

江洋:不,他不能出来。(痛苦)不!完,美。不!(变成朱珍山)

(到办公室里,拿出刀,往吴迪办公室走)

朱珍山:恶念,善念。只不过是一个人的看法。杀人,救人。只不过是个人意愿。(进入)

吴迪:你是谁?

朱珍山:阁下是个杀人犯。一个内心充满哲理的完美精神病患者。

吴迪:我不认识你,你想干嘛?

朱珍山:刘万文在哪?不说就先拿你开刀。

吴迪:我真不知道。

朱珍山:任何找借口的人,至少自己都信不过自己。

吴迪:你,你再过来。我,我叫人了!

朱珍山:将死之人,无论说些什么,只不过是垂死挣扎的谎话罢了。

吴迪:(跑到会客沙发旁)你出去,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朱珍山:我要你的命呢?
吴迪:上辈子咱俩有何渊源?这辈子要这样对我。

朱珍山:去死,是主人对仆人最好的待遇。(扑上去)

吴迪:(踢翻桌子,绊倒朱珍山)来人,快来人啊!这有个杀人犯!

(一堆人冲进来,制服朱珍山)

甲:对不起,江董。

吴迪:他不是江洋,他是个杀人犯。

朱珍山:我是江洋,我就是个杀人犯。抓我坐牢啊!

乙:带走!

吴迪:(呼气)真是活见鬼了。

72、白/内 警车内

朱珍山:我是谁?江董,抓我坐牢啊!

丙:闭嘴!

朱珍山:闭嘴?你他妈脑残啊!

丙:滚!(一拳打晕)

73、白/内 审问室

警官丁:你叫什么?

江洋: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了?

丁:你差点儿杀人了,还问我怎么了?

江洋:可能您有点儿误会。

丁:我做了几十年警察,从未失手一次。

助手:(悄声)您失算过一次,差点儿被处分。

丁:悄地!
江洋:我想杀人的人是我的另一面。

丁:竟瞎扯!牢里见(走开)

江洋:丁Sir!丁Sir!我真是冤枉的!

助手:带走!

74、白/内 探问室

(沐雪通过电话与江洋说话)

沐雪:哥,你怎么入狱了?

江洋:朱珍山,借我名义差点儿杀人了,又没有人相信我的口供,就被安排了进来。

沐雪:入狱是在档案上记一笔的,你不想要你的前途了?

江洋:放心,迟早清白会站在我这边的。

沐雪:江洋,其实我心里一直挂念着你。比刘程的关心度还高,其实我一直想对你说的。

江洋:说什么?

沐雪:我——(电话中断)爱你!

江洋:(被工作人员拖走)沐雪!

沐雪:相信我!一定证明你的清白!

75、 白/内 沐雪家

刘程:你干嘛老帮那个臭小子?

沐雪:他名义上市我哥,我必须帮!

刘程:行,你说怎么办?

沐雪:发表文章,要求最快、最全、最火的能证明他清白的文章。

刘程:这到可以, 不过你怎么犒劳我?

沐雪:请你吃饭

刘程:OK!成交。

76、白/内 江洋办公室

吴迪:可是,我没有证据能说明他有病?

沐雪:比如病历什么的?没有吗?

吴迪:但可以让刘老师伪造一个。

沐雪:那怎么证明他那时发疯了?

吴迪:我们一起上诉!并且先找到刘老师。

沐雪:好!

77、白/内 诊所

刘万文:原来如此,不过还有一种办法

沐雪:什么办法?

刘万文:就是让他变成刘一清,因为无论什么情况,对他有利,他都会去干。

吴迪:会不会有什么风险?

刘万文:应该不会,我先开病历,你们去。

二人:(点头)嗯!

78、白/内 探问室

沐雪:你变成刘一清去拿钥匙,然后暴击一顿,我们里应外合

江洋:好

沐雪:只有迅速撞击才能叫他

江洋:明白(快速撞击墙去)

警卫:快来人啊!

(变身刘一清)

刘一清:我怎么在牢里?

沐雪:(口型)我救你出去,里应外合。

刘一清:(明白,冲出重围,迅速击倒几个警卫,拿到钥匙,打开牢门,一群牢犯冲出去打到警卫)妹妹

沐雪:先别说什么,出去再议!(两人被一群警卫追着)

刘一清:江洋这孙子干了什么事给抓了进来?

丁:哇~~!(两个人掉出门外,与吴迪里应外合,坐上车开走)

刘一清:(按下按钮,大楼爆炸。气流将车冲出百米之外。)找死的一帮!

吴迪:刘一清,多亏了你的出手,才使得江洋摆脱罪名。

刘一清:我,帮他?只不过是为自己而活,一猜就是朱珍山干的。

吴迪:没错。(刘万文突然拿绳子绑住刘一清。)

刘一清:刘······万文。你,你想造反?

刘万文:谈不上造反,但你迟早要死。

沐雪:对不起,哥。我骗了你。

刘一清:(垂死挣扎,两脚蹬地)你下辈子迟早要还的。(死去,江洋醒了)

江洋:(不住咳嗽)怎么了?出来了?

沐雪:他死了。从此你只要坚持化疗,其它七个人也会被排毒过程杀死。

刘万文:你也就能过上像以前的生活了。

吴迪:恭喜你,江董。

79、白/内 江洋家

张靖瑶:儿啊,你可终于回来了,想死妈了。

江洋:(看鞋柜)爸回来了?

张靖瑶:洋儿真是灵,多少年了,这双鞋你还记得?

江洋:当然。(进屋)爸!儿子回来了。

江一世:(伏案写作,回头)江洋,回来了!过来。

江洋:几年了,好久不见,您还好吗?

江一世:好啊!这几年我在写小说,现在准备发表,出版了!

江洋:您活着就好。(一家人抱在一起)

吴迪:江董好!

江一世:不要叫我江董,我现在退任了。叫我儿子:江董就行。我也快老了,成不了什么大器了。

江洋:吴迪,还是叫我爸江董好。(几个人开始笑)

张靖瑶:那我先做饭去!

江洋:妈,再多做一个人的饭菜。

张靖瑶:为什么?

江洋:今天有个贵客要来。

80、白/外 江洋家

(沐雪穿着裙子,戴着墨镜,穿着高跟鞋,涂了口红,挎着包从一辆宝马下来。)

81、白/内 江洋家

江洋:(开门)进!(绅士)

沐雪:爸,妈!你们好。

江一世:江雪?是你吗?长大了!

张靖瑶:你,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江洋:她是我的心理治疗师。

江一世:好哇!我江一世又有家了!(笑)媳妇儿,今儿一定要做一顿美味的盛宴!

旁白:我的病,在慢慢痊愈。在沐雪的细心照料下,我仿佛从深渊看到了光明与希望。逐渐走向了人生的巅峰时期。

82、白/内

(新闻)

主持人:经过一番风雨的洗礼,江氏集团重回本色,成功创业。拿下了骄人的成绩。随后,江一世重获家庭,而新任董事长江洋将江氏集团推向了世界的潮流。

83、白/内 会议室

【字幕:十年后】

江洋:各位,我们要全力以赴拼第一

众人:是!

江洋:未来几年的电子信息化产品会普及到大众,所以预计在几年后,我们的项目的净利会提升到今年的10倍,甚至更多。也就是说,未来三年的光景远远胜过现在的10倍,我们要做到“放心”“合格”,优质量的软件。

甲:江董,请问这次我们的投资耗额是多少?

江洋:一个亿!

乙:也就是说,三年内能做到十几亿?

江洋:对!

丙:那每个人的实际工资能拿多少?

江洋:从今日起,公司实施“劳力工资制”,多干多得,少干少得的统一制度。

众人:(议论)好哇,安国兴邦啊!

             如果这样,岂不是发展空间和利润更大!

江洋:会议暂且先开到这儿,散会!

84、白/内 办公室

(江洋忙着收拾文件,有人敲门)

江洋:请进!

(沐雪推开门,进来)

沐雪:江洋?(笑)

江洋:沐,沐雪?

沐雪:我又回来了。

江洋:自从你上次回来吃完饭,你要求出去住,这一别就是十年。

沐雪:对啊,你想我了吗?

江洋:当然。想了整整十年。终于见到你了。

沐雪:我特地来这儿打工,是个会计。

江洋:屈才了,今后你就来这儿当我秘书吧!

沐雪:好哇,你,还单身吗?

江洋:一直单身。

沐雪:(大笑)太棒了,我们以后可以为江氏集团传宗接代!

江洋:可以啊。这算兄妹恋吗?

沐雪:算啊!

旁白:我的前半生,可谓是惊险、刺激,又充满喜剧感。刘万文老师一直尝试着将我身体里的八个人给予重生。屡遭挫败,终于在他生命结束的那天,成功了。他这一生,是值得的!

85、白/内 病房

孙珍异:(从病床上翻起来,抓住刘万文)老不死的家伙,这辈子你都别想在我眼皮下多活一秒。(捏住刘万文的喉咙)

刘万文:孙,孙珍异。你,你成功了,我这,这辈子。也算是,活,活够了。

孙珍异:(笑)去死吧,曾经你折磨了我十几年。而如今呢?又有什么好下场?被我掐死吗,那传出去,可不得笑掉别人的大牙啊。(刘万文断气)

(110开了过来,江洋,沐雪走了进来)

孙珍异:小兔崽子,我看你是活腻了。(按到墙上)

江洋:你果然,还,还是这么凶,凶残。

沐雪:放开他!(拿起酒瓶,砸晕孙珍异。)混蛋!(怒吼)

(警察上来,逮捕了孙珍异)

86、白/内 陵园

(江洋来到刘万文的墓前)

【字幕:2018年】

江洋:(拿着一束鲜花走到墓前)刘老师,您去世了一年了,今天是您的忌日。说实话,我当年并不怪你那我做实验。有时我还觉得很光荣呢。牺牲自己,帮助他人是我父亲从小教我为人处世的道理。那时,水灾还没发生。一切都是风平浪静的。如今,我来这儿看您,也是想谢谢您帮助我的一切。您为这个世界做的,不只是这些。

(沐雪走了过来)

沐雪:江洋,今天是你的生日。

江洋:不重要。我想多看看刘万文老师。(两个人坐在长椅上)

【摄像机快门一按,两人的结婚照拍了下来】

(片尾播放完)

87、白/内 江洋家

(江洋年少时)

江洋:沐雪,你原名叫什么?

沐雪:江雪啊!

江洋:那你,亲,亲生父母是谁?

沐雪:江一世和张靖瑶。

江洋:那养父母呢?

沐雪:刘骏和沐安溪。

江洋:天啊,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沐雪:不多,也就十来件吧。

江洋:到底还有什么?

沐雪:比如我的真实身高、体重、胸围和身世。

江洋:你喜欢我吗?

沐雪:我是爱你!(吻一下江洋的脸)

江洋:你,真的。不嫌我矮?

沐雪:快走,电影都开了!

江洋:什么呀?(被拽走)

沐雪:双人情侣专座,《玖次人生》!

江洋:哇塞,好电影啊!

(播放主题曲,电影结束。)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Screenpla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