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拆除违建房屋搞笑小品剧本《开不
矿务公司晚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
公司产品质量把控题材搞笑小品《
汽车4s售后服务题材搞笑小品《休
和志愿者有关的小品,青年志愿者小
工程施工公司晚会演出感人小品剧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司法基层音乐剧剧本《司法 12-14
春节回家买票难小品,火车站 12-13
正能量的医患小品剧本(你健 12-12
有关医院年会感人情景剧剧 12-11
邮政局音乐剧,邮电局音乐剧 12-10
最新最幽默最合适年会表演 12-8
业主收楼时和交房售楼员之 12-6
银行扶贫贷款小品,金融扶贫 12-4
公司员工出国工作音乐剧剧 12-3
物流管理小品剧本,物流那些 11-30
防控禽流感小品剧本(预防禽 11-29
反应公司员工长期在外国工 11-27
急诊室医生拒收红包小品,急 11-26
关于食堂的情景剧表演,食堂 11-24
最适合企业公司年会会计财 11-22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影剧本 > 悬疑电影剧本 > 深夜访客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影剧本-悬疑电影剧本   会员:evonnekong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10/19 12:30:05     最新修改:2017/10/21 10:16:1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深夜访客
作者:蟹蟹有喜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1.外景 麦田 夜

深秋的夜晚,漆黑静谧,高高的麦田被白茫茫的浓雾笼罩,麦穗随着秋风有节奏的摇摆。

镜头在麦田间穿梭,画面颠簸,像人奔跑时所看见的那样。我们可以听见粗重的喘气声、急速奔跑的脚步声和麦穗被碰撞发出的摩擦声。

 

2.外景 麦田 夜(续)

脚步渐渐放慢,我们已经到了麦田的边界处。透过麦秆可以看见不远处一栋二层的郊野独栋小别墅亮着灯,灯光在浓雾下显得有些昏暗。

镜头反打,在麦秆的遮挡下依稀可见一只可怕的眼睛,眼角似乎还有鲜血流淌,目露凶光。

 

3.内景 别墅客厅/吧台 夜

这是一间装修得比较现代的小别墅,与周围大片的麦田显得很不协调。

骆辉,一个看上去30岁左右,年轻帅气的男人,他穿着随意的毛衣和牛仔裤,哼着歌,悠闲地走下楼梯,来到吧台前,拿 了一个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骆辉端着酒走到沙发前坐下,他摇动酒杯,盯着杯子里的酒,停顿了片刻,接着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他低头望向沙 发旁放着的一个大号黑色编织袋,伸出一只手温柔地抚摸黑色编织袋。

骆辉(轻声地) 哎,你为什么死了还要给我找麻烦?···好吧,我们干活吧!

 

4.外景 别墅门口 夜

别墅的大门被猛地推开,骆辉双手拎着编织袋,吃力地往外走着,袋子看上去非常沉。他往别墅后走去。

 

5.外景 花园 夜

骆辉绕到了别墅后面的一片花园,将编织袋放在地上,又从工具架上拿起一把铁锹。这是一片没有经过精心打理的花园,杂草丛生,基本已经没有花了,花园中亮着一盏昏暗的夜灯。

骆辉仔细观察了一下这片花园,最终选定了一个自己觉得合适的位置,于是他举起铁锹,开始挖坑。

 

6.外景 花园 夜(续)

骆辉已经挖了一个很深的坑,他在坑里,只露出肩膀和头,但他仍在继续挖着,从坑里往外送土。

突然,静谧的深夜里发出一声巨响,好像是工具架倒下的声音,骆辉警觉地爬出深坑。脚步声越来越近,白茫茫的雾中一个人的影子渐渐清晰,骆辉不由自主地将手中的铁锹举起。

骆辉 什么人?

那人没有回答,继续靠近,脚步缓慢而沉重。他已经完全穿过了浓雾,在花园昏暗的灯光下,我们可以看见一个身材瘦弱的男人,额头上粘着湿乎乎的头发,一张成熟冷峻的脸上流淌着血污,他穿着西裤和素色衬衣,但与他的身材相比,衬衣显得有些过大,很不合身。这个男人的名字是 汪洋。

骆辉更加紧张了,他把铁锹举得更高了些,攻向汪洋。

骆辉 你到底是什么人?

汪洋举起双手,想要显示自己并无恶意。

汪洋 嗨,哥们儿,放轻松,我只是想借个电话,我刚刚出了点小车祸,撞伤了头,车也发动不了了,需要找个朋友来接我。

骆辉 你没有手机么?你难道不应该等警察,为什么要找朋友来接你?

汪洋 我撞上了公路护栏,额,好吧我承认,我喝了点酒,你知道等警察到了,我会有很多麻烦,而且我手机没电了,我不得不借个电话。哥们儿,你只要借我打个电话,就可以帮我省掉很多麻烦。

骆辉 可是我这儿离公路好像还有点距离,你没必要走这么远来借个电话。

 

汪洋 你一定没看今天的晚间急讯······

 

7.外/内景 警车 夜

汪洋(画外音) 有一个杀人犯逃跑了,这个人可能是最近一直报道的连环凶杀案的凶手。在押送他的警车上,他突然发狂,三个警察也没制住他,他们全被他杀了,你知道多残忍么?他直接用嘴咬断了其中一个狱警的喉咙!

闪回:一辆警用面包车侧翻在公路旁的深草丛。警车后门开着,一名警察仰面半悬在车外,胸口多处枪伤,车厢中间另一个警察横躺着,满脸鲜血。最里面的一个警察斜躺在座椅上,他的喉咙中间被人咬出一个大的血窟窿,胸前被鲜血浸透。

 

8.外景 花园 夜(续)

汪洋 这件事就发生在几个小时前,就在我行驶的那条公路上,警察提醒了很多次,那个杀人狂可能还在公路附近游荡,他可能想劫一辆车方便逃亡,我觉得我还是走远一点比较安全,你知道我也不想坐在车里等警察来,我就选了一个方向一直走,就发现你的房子了。

骆辉 好吧,我可以借你电话,你先去前面门口等我,我一会就来。

看来人没有恶意,骆辉稍微放松了一些,把铁锹放了下来。汪洋顺着铁锹低头,看见了放在黑暗中的大号编织袋。

汪洋 哥们儿,你在干嘛呢?大半夜的挖这么大一坑,需要我帮忙么?

骆辉 不用,我家的狗死了,我不想它留在屋里,我想亲自把它埋了,毕竟它跟了我十几年。你先去门口等我,我已经挖好了,几分钟结束。

汪洋盯着那个大号编织袋,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微微点头。

汪洋 好的,那我先过去等你···不过,你家的狗可真大,什么品种?

骆辉 嗯,对,它很大···是一条很大的德牧。

汪洋点点头,转身离开花园。骆辉看着汪洋离开,直到身影消失后,才动手将编织袋扔进坑里,迅速往坑里填土。

 

9.外景 别墅门口 夜

别墅的门是半开的,汪洋靠在门前的栏杆上等骆辉。

没多久骆辉回到别墅门口,骆辉和汪洋互相观察着对方,汪洋脸上带着微笑,眼神友好,骆辉眼神冰冷,依然保持着警惕。

汪洋 你的门是开的,这很不安全,尤其在今晚。

骆辉 因为平时这里很安全,所以我没有太在意。

汪洋 好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或者,我就一直叫你哥们儿?我叫汪洋。

骆辉 骆辉,进去吧。

二人一前一后走进别墅,关上了大门。

 

10.内景 别墅客厅 夜

汪洋进门,仔细环视了一下这所装修现代化的别墅。

汪洋 你家装修不错啊,你一个人住?

骆辉伸手指了指放在电视机旁的几个相框。

骆辉 还有我太太。

汪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走过去,一一拿起相框仔细观察,照片上是一个美丽的年轻女人,有的照片是独照,有的是这个女人和两个老人的合照,应该是她的爸爸和妈妈。

汪洋 你太太很美。

骆辉 谢谢。

汪洋 她不在家?

骆辉 嗯,她去旅游了。

汪洋 你不喜欢照相?我是说,没有看见你和你太太的合照。

骆辉 ···我不喜欢把自己的照片摆在外面,男人没必要天天欣赏自己的脸。

汪洋笑着点点头,骆辉冷冷地看着他。

汪洋 你说的有道理。

骆辉 我去帮你拿电话吧,你只需要打个电话对吗?

汪洋表情疑惑,他伸手指着放在茶几上的电话。

汪洋 这个电话不能用吗?

骆辉 ···坏了,坏了很久了,我去帮你找手机。

汪洋 好,对了,我可以先借个厕所吗?我已经憋了好久了。

汪洋尴尬地笑了笑。骆辉愣了一下,转头看向楼梯旁边的一间房间。他皱了皱眉头,停顿了片刻。汪洋见骆辉没有回答,又指着自己的脸。

汪洋 顺便,我可以洗个脸。

骆辉 好吧,楼下的厕所在重新装修不能用,我带你去楼上的。

汪洋 好。

 

11.内景 别墅楼梯 夜

骆辉带着汪洋一前一后走在楼梯上,二人中间隔着三四层台阶的距离,步伐都缓慢而沉重。走到楼梯中间的时候,骆辉突然停下来,转过身,冷冷地看着汪洋。汪洋也停了下来,抬头不解地看着骆辉。

骆辉 你的头怎么样?

汪洋 头?···哦,还行,有点痛,但还能忍,应该只是小伤口。

汪洋用手摸了摸头,微微皱了下眉头,露出有点痛苦的表情。

骆辉 小伤口么?好像流了不少血啊。

汪洋 嗯,现在已经不流了。

骆辉的视线又放低了一些,他盯着汪洋的衬衣。

骆辉 你的衣服是不是有点大了?

汪洋也跟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然后又抬头看着骆辉,笑了笑。

汪洋 对,我女朋友买的,我最近生了场大病,瘦了很多,我没告诉她怕她担心。我们一直异地,大概一两个月见一次。我今天就是开车去看她,穿着她买的衬衣,她应该会很开心···虽然大了一点。

骆辉冷冷地笑了笑。

骆辉 看来你们很恩爱。

汪洋 嗯,还不错。

骆辉转过身,二人继续上楼。

 

12.内景 二楼走廊 夜

他们来到二楼走廊,走廊的一边是一排内嵌式的装饰墙,里面放着很多书,一些精美时尚的工艺摆设,和几个插着花大小不等的花瓶,这些东西摆放的有条不紊。

走廊的另一边是并排的三扇白色木门。骆辉和汪洋一前一后地走着,在刚刚走过了第二扇门的时候,骆辉突然停住,他转过身,往回迈了一小步,拧开了第二扇门的把手。

骆辉 不好意思,刚刚在想事情。

汪洋愣了一下,接着又点了一下头。

汪洋 嗯。

骆辉 你先方便,我去帮你找手机。

汪洋 好的。

 

13.内景 卫生间 夜

汪洋走进卫生间,顺手关上门。卫生间里一尘不染。

他嘴里开始哼起音乐,迈着轻松且有点滑稽的舞步走到马桶前,掀开马桶盖。马桶洁白如新。小解后,他来到面盆前,打开水龙头,随便清洗了一下脸上的血污,又伸手从放在旁边的纸巾盒里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水。

之后,他盯着镜子看了几秒,又伸手打开了隐藏式的镜后柜。柜子里整齐地摆放着一些常见的女性用品,化妆品,清洁用品,卫生巾等等。汪洋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这些物品,从最上层的架子上拿了一瓶女士香水。他打开瓶盖,往空中喷了两下,但立马露出恶心呕吐的表情。

他把香水放回原处,关上镜门,准备出去。

 

14.内景 卫生间门口 夜

汪洋拉开卫生间的门,吓了一跳。骆辉就站在门口,面向他,眼睛直直地盯着他,仿佛特地在门口等他一般。

骆辉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我想过来告诉你,我手机也没电了,估计要充几分钟电才能打电话。

汪洋 嗯,好的,我不赶时间。

骆辉没有回话,二人沉默,对视,气氛尴尬。

汪洋 你喜欢这个味道吗?

骆辉 什么味道?

汪洋伸出手掌在面前的空气中挥了挥,加速气味传播。

汪洋 香水啊···对不起,刚刚看见你老婆用的香水跟我女朋友的一样,就情不自禁拿起来喷了一下···哎,我真的很想她,不好意思啊。

骆辉 ···没关系···你喜欢么?

汪洋 当然,这个味道会让我···激动···你呢?你喜欢吗?

骆辉 一般。

二人又沉默了几秒。

汪洋 对了,我刚看楼下的吧台很不错,好像有不少酒,要不我们去喝一杯,正好消磨一下时间。

骆辉 ···也好。

骆辉转身走向楼梯,汪洋关上卫生间的门,跟在他身后。

 

15.内景 吧台 夜

二人来到吧台前,汪洋看着酒架上的酒。酒架上大约摆了十几瓶酒,但基本是葡萄酒,起泡酒等低度酒,只有一瓶金酒和一瓶朗姆,这两种高度酒。

骆辉 喝什么?

汪洋耸了耸肩。

汪洋 男人喝的酒好像不多(低声咕哝)···朗姆吧。

骆辉没有说话,他从杯架上拿了两个玻璃杯,拿下朗姆酒,打开瓶盖,准备倒酒。

汪洋 你不加冰块么?我想先加点冰块。

骆辉 ···好吧,我去找一下。

骆辉拿起放在吧台上的不锈钢冰桶,转身走向放在开放式厨房的冰箱。

 

16.内景 厨房 夜

骆辉站在冰箱前,这是一个多门智能冰箱,上下各一扇大门,中间一层是两扇对开的小门。骆辉犹豫了一下,拉开了上层的 门,是冷藏室,里面放着一些饮用水和零食、水果。他把门关上,又拉开了最下面的门,是冷冻室,但有三层抽屉。骆辉打开第一层抽屉,里面只有两个桶装冰淇 淋,他又弯下身,准备打开第二层。

在骆辉弯下肩膀的同时,我们可以看到刚刚被他的身子遮挡住的坐在吧台旁的汪洋。汪洋直直地盯着骆辉,眼神冰冷,与之前保持的友好大不相同。

第二层抽屉被拉开,里面是空的。

汪洋(假装友好的语气) 这种智能冰箱一般有专门的制冰机,通常在中间层···你好像对它还不太熟。

骆辉 ···嗯,对,新的,我太太才买的,我还没怎么用过。

骆辉打开中间的小门,果然,左边是冰箱自带的制冰机,他装了一些冰块,走回吧台。

 

17.内景 吧台 夜

骆辉靠近汪洋坐下,用冰夹给汪洋的杯子夹冰块,当他放好第二块,正准备夹第三块的时候,汪洋突然握住了他的手。

汪洋 两块就可以,两块冰温度刚刚好,我也不喜欢酒味太淡。

于是,骆辉把原本准备放进汪洋杯里的冰块放进了自己的杯子,又给自己添了两块冰,之后分别给自己和汪洋倒了小半杯朗姆酒。

骆辉 你应该少喝点酒。

汪洋 为什么?

骆辉 你不是刚刚才因为喝酒出事故么?

汪洋 哦,那是个意外,平时我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

骆辉 而且你还刚生了场大病。

汪洋 ···对,谢谢关心,我的确应该少喝点。

骆辉 你找什么朋友过来接你?

汪洋 一个好朋友,我觉得他应该愿意来帮我,他可欠我个大人情。

汪洋说完,裂开嘴笑了一笑,露出牙齿。吧台的灯光很明亮,在明亮的灯光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见汪洋的嘴角和几道牙缝上,有残留的血迹。当然,骆辉也看见了。

见骆辉没有回答,汪洋把视线转移到手中的酒杯,他摇晃了一下酒杯,冰块在酒杯中发出碰撞的声音。汪洋喝了一大口酒。

骆辉 你的嘴里有血。

汪洋 嗯?哦,可能刚刚没有清洗到。

骆辉不说话,用怀疑的眼神盯着汪洋。汪洋也注意到了骆辉眼神中的怀疑。

汪洋 你知道我刚刚出了车祸···老天,你该不会以为我是那个杀人犯吧?拜托···

骆辉 我可没这么说。不过···大半夜走了那么远借电话,这本来就很可疑不是么?

 

汪洋 我已经解释过了,如果你看了那条新闻,你肯定也不敢半夜待在没什么人的公路上。而且···如果我是那个杀人狂,你还能活到现在么?

骆辉 那可没准,也许你是个变态···喜欢享受人们恐惧的心理。

汪洋 我可没看出来你有一点儿害怕呀。

汪洋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友好的眼神渐渐变得寒冷。

汪洋 那你也有可能是那个变态杀人狂啊。

骆辉 我?开什么玩笑,这是我家啊。

汪洋 是么?你对你家好像都不太熟悉啊。

骆辉 ···的确,这里是我岳父岳母的遗产,我其实只来过几次。几个月前我和我老婆离婚了,她一个人搬到这里···但我们还是朋友,所以她托我在她旅游期间过来照顾她的狗···我觉得我没必要和一个外人解释这么多。

骆辉转移了视线,拿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小口酒。

汪洋 这样啊,难怪···你老婆回来一定很伤心,你把她的狗弄死了···额,我的意思是它在你照看的期间死掉。

骆辉沉默。

汪洋 你的狗住哪?

骆辉 什么?

汪洋 那么大的狗,不住狗屋吗?别墅内外好像都没有。我也没看见狗的饭盆、水盆、狗玩具等等,它不是今晚刚死么?

骆辉没有回答,二人对视,沉默。

 

 

18.内景 吧台 夜(续)

二人继续沉默,对视,气氛僵持。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死寂。二人同时望向大门。

汪洋 这么晚了,会是谁?

骆辉摇头。

骆辉 不知道,我去看看。

汪洋 别···小心点。

骆辉 我们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

敲门声还在继续。

警察(画外音) 屋里有人么?警察,有些情况需要问询。

骆辉 有的,等一下。

骆辉起身。

 

19.内景 别墅客厅 夜

骆辉站在大门后,他握住门把手,刚想拧开,又犹豫了一下,挂上了安全链,之后他转动把手打开了门,只露出一条小小的门缝。

 

20.外景 别墅门口 夜

透过门缝,可以看见门外站着的是一个黑瘦的中年男人,他穿着深蓝色夹克、休闲裤、运动鞋,脸上长满胡茬。他掏出警官证在门缝晃了晃,但警官证没有翻开。

警察 你好,警察,你是这儿的房主么?

骆辉 是的。

警察 今晚有没有什么陌生人来过?我们正在搜寻一名嫌疑犯。

骆辉思考了几秒,之后肯定地点头。

骆辉 嗯,有的,他还在这里呢。

警察 我需要问他几个问题,可以让我进去么?

骆辉 好的。

骆辉把安全链放下,打开了大门。

 

21.内景 别墅客厅 夜

汪洋快速跑到门前,想阻止警察进入,可是他晚了一步,警察已经推开门跨进了别墅。汪洋惊讶地看着骆辉。

汪洋 你就这么开门了?

骆辉 我看过警官证了。

警察 这位先生,你好像很不想我进来呀?

汪洋神色有些紧张,但立马镇静下来。

汪洋 没有,深更半夜,应该注意一点吧。

警察把视线转向骆辉。

警察 是他吗?

骆辉点点头,警察把视线转回到汪洋身上。

警察 先生,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这么晚到这里来干什么?

汪洋 我叫汪洋,我是想来借个电话,因为手机没电了,我出了点小车祸,想找朋友来接我。

警察 从公路走到这里?你跑了很远借电话呀!

汪洋 我真的不想再解释一遍。

警察 不好意思,你可能必须再解释一遍。

汪洋 好吧,我也是听到了新闻,一个杀人犯逃跑了,他在那条公路附近游荡,我觉得我留在那里不安全,我选了一个方向一直走,就到了这儿了。

警察没说话,仍然用怀疑的眼神盯着汪洋。

汪洋 嗨,你能别那样盯着我么···天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是什么杀人犯,我只是一个倒霉鬼···好吧,大不了以后不开车了,我承认我酒驾,撞上了路边的护栏,我不敢待在那儿等警察来,所以想打电话叫朋友来帮忙。

警察 你想找什么朋友?

 

汪洋 现在还有必要么?我跑这么远居然还能碰到个警察也是够倒霉!

警察 你有证件么?身份证,驾驶证,能证明你身份的什么东西都可以。

汪洋摸了一下裤子口袋,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

汪洋 对不起,我应该是放在车上了。

警察 没关系,我们可以回去车里拿。

警察把门推开了一些,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让汪洋先出门。

汪洋 什么?不!我才不要跟你一起去外面。你说你是警察,我还很怀疑呢?你怎么没穿警服?而且半夜一个人,警察不都是两三个人成队的吗?

警察 我是便衣,一个人是因为我们在地毯式搜查很大一片区域。还有问题么?我们可以路上边走边讨论。

汪洋 不,你再给我看下你的警官证,我刚刚没看到。

警察 你有完没完!

这时,汪洋用求助的眼神看着骆辉,骆辉看了他一眼,又看向警察。

骆辉 警察先生,您没见过他?也没有照片吗?我是说那个杀人狂,这么恐怖的疯子,居然一下子杀了三个警察,还咬断了一个警察的喉咙,你们难道没有他的照片么?

汪洋 对,警察怎么会没有他的照片?我觉得你很可疑,我不会跟你出去的。

警察 你们可能还没弄清楚状况。我的几个同事今天下午刚把他抓住,他们打电话回警局,很高兴地告诉我们他们可能抓住了那个猖狂的连环杀人犯,但是他们在带他回警局的路上就被他杀了,我们还没弄清楚状况···

等等,你怎么知道他杀了三个警察,还咬断了一个警察的喉咙?新闻里可没有说得这么详细···

骆辉困惑地指着汪洋。

骆辉 他说的···

警察迅速从腰间掏出手枪,直指汪洋。

警察 别动!

汪洋举起手。

汪洋(激动快速地) 嗨!我可以解释,别激动。我正好经过那个地方,看见你们拉起警戒线,我很好奇发生了什么,你知道我喝了酒,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我就把车开到了一个隐蔽点的地方,偷偷跑过去,我听见两个警察谈论的案情细节,真的,就是这样!请相信我。

警察仍用枪指着汪洋,眼神更加紧张了。

警察 你可以在路上慢慢让我相信你,现在赶紧出去。

汪洋看了骆辉一眼,带着痛苦而绝望的表情。之后,他慢慢地走出门。警察举着枪,跟在他身后,骆辉也跟在他们后面走出门。

 

22.外景 别墅门口 夜

警察 好了,你先进去吧,这件事就交给我了。

骆辉点点头,又看了一眼汪洋。

警察 记住,下次别随便让陌生人进屋。

骆辉 好的。

警察带着汪洋走了,骆辉在身后看见他们的背影完全消失后,才转身回到别墅内。

 

23.内景 别墅客厅 夜

骆辉重重地关上大门,然后长长地抒了口气。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又转动了几下脖子,好像感觉轻松不少。接着,他走回吧台。

 

24.内景 吧台 夜

骆辉端起自己刚才没喝完的酒,一饮而尽。他盯着汪洋的酒杯,有点出神,但片刻之后,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他快步走到门前,打开大门。

 

25.外景 花园 夜

骆辉回到刚刚埋编织袋的地方,拿起铁锹开始挖土,显然他想把刚刚埋下的编织袋挖出来。

 

26.外景 麦田 夜

我们又听见人的喘息声,但与之前奔跑时的喘息声相比,平静了不少。透过几根麦秆,可以看见别墅依然在浓雾下亮着昏暗的灯光。

这时,一双手出现在镜头中,这双手把镜头前的几根麦秆拨开。

我们听见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别墅越来越近。

 

27.外景 花园 夜

骆辉还在继续挖土,他已经挖到了编织袋,正在低头清理袋子周围的泥土。

离骆辉不远处的工具架旁,刚刚拨开麦秆的那只手进入镜头,那只手拿起工具架上的一把锤子。

接着我们又听见脚步声,我可以看见,骆辉离我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Screenpla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