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银行年会搞笑穿越剧《为你点赞
酒店宾馆服务行业搞笑小品剧本
公司员工青春励志感人话剧剧本
公司部门团结协作话剧剧本(团结
适合公司员工年会表演的话剧剧
铁路行业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铁路行业学习贯彻习近平总 12-12
搞笑电商小品剧本,有关电商 12-11
关于税收小品,纳税搞笑小品 12-8
酒店年会餐饮服务小品剧本 12-7
公司企业单位年会笑死不偿 12-4
边防支队船艇大队军营搞笑 12-1
与酒有关的幽默喜剧小品剧 11-29
十九大后党员干部带领农民 11-27
空气质量标准小品,环境空气 11-24
公司年会快板台词,公司年会 11-22
建筑公司年会创意节目表演 11-20
最幽默的元旦晚会节目搞笑 11-17
建筑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安 11-15
圣诞节节目小品剧本,基督教 11-13
酒店年会音乐剧剧本(酒店大 11-10
法制宣传小品(调解的幸福) 11-8
古代搞笑情景剧剧本(高风亮 11-7
残疾人小品剧本,残疾人小品 11-6
艾滋病小品剧本,关于艾滋病 11-3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小品,关于 11-1
公司年会情景剧剧本(公司故 10-31
小学生歌舞剧,儿童音乐剧剧 10-30
公司设计部年会音乐剧剧本 10-28
新生迎新晚会搞笑小品,大一 10-26
老兵复员小品,老兵退伍搞笑 10-24
消防题材搞笑小品,关于消防 10-21
记者敬业小品,记者敬业奉献 10-19
建筑行业安全生产情景剧剧 10-16
医院手术部位感染细菌情景 10-1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影剧本 > 恐怖电影剧本 > 《旅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影剧本-恐怖电影剧本   会员:编导小陈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9/29 9:18:29     最新修改:2017/10/7 10:31:3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旅馆》
作者:编导小陈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幕前

显示出部分演职员的姓名,伴随着黑暗低沉的声效。

 

第一幕   夜內   旅馆

(夜晚倾盆大雨,阴暗的老宅里一位年轻的女子欲上吊自尽,她站在凳子上,双手抓着白巾,想起自己冤死的丈夫是伤心欲绝却又有苦难言,只有一死了之)

(年轻女子踢到了凳子,雪白的丝巾却吊起这娇弱的尸体,她死了!屋外的雨更大了!只是这一切远没有结束,冤死的女子变成厉鬼等待着闯进老宅的人们)

 

 

 

第二幕   日外   湖边

(繁华灿烂的城市、美丽的东湖,刚刚跟男友吵完架的杨薇坐在湖边的石头上发呆)

 张云子:(背着包出现在杨薇身后)薇儿!

 杨薇:(反过头目光呆滞地看着张云子无言),,,,

(张云子走过来拉起杨薇到旁边的亭子里坐下)

 张云子:(拉着杨薇的手)别想了,就让它过去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杨薇:(略带委屈、些许激动)我真的没有对不起他,他为什么老是不相信我!

 张云子:我知道,是贺文的不对,他不应该有事没事的怀疑你。但你这样也解决不了问题,你得去面对。

 杨薇:可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有些支吾)我,,,我想离开他!

 张云子:(惊讶)你说什么?你要离开他。

 杨薇:(放开手站起来,背朝张云子)恩,我想出去一趟,趁放假的时候。

 张云子:你想去哪儿?难道你想逃避这一切吗?

 杨薇:(转过身来对着张云子)不是逃避,只是出去休息而已,因为我不想真的离开他。

 张云子:(站起来,走到杨薇面前)薇儿,我明白,你不会离开他,出去一下也好,心静了人也会得到安慰的。

 杨薇:我回去收拾东西,明天就走。(说完转身欲走)

 张云子:(拉起杨薇的手)薇儿!我跟你一起去,这样你也不会感觉寂寞。

 杨薇:(半回头)谢谢你!小云。

 

第三幕   日外   大街旁

(杨薇提着行李箱来到车站与张云子会面,准备一起出游,却没想到张云子把男友盛可也叫上了)

     杨薇:(一丝惊讶)盛可,怎么你也来了?

     盛可:大家都是朋友,我也不放心你们。你不介意我一起来吧?

     杨薇:谢谢!我很开心!

     盛可:谢什么?任楠不也来了吗?

 (杨薇更加惊讶到盛可的无所不知,回头看:原来是自己叫上的周任楠正在身后背着包赶来)

     周任楠:(赶过来站在杨薇身旁,左手拉着背包带)对不起!我迟到了,你们没久等吧?

     杨薇:任楠是我叫来的。

     张云子:既然人都到了,那就先走吧,不然到那的时候天都黑了。

(四人登上了出游的客车,正史开启了一场恐惧的旅途)

 

 

 

第四幕   日内   旅馆

(四人在郊区下车,步行欣赏着城市里没有的风景)

(为了不在黑夜才入住旅馆休憩,四人决定提早入住。他们来到一处十分僻静的旅馆前,打量了一番后走进了这间:老客栈)

 (四人推门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几乎与世隔绝的景象:空无一人、古色古香中带着一丝陈旧昏暗)

     张云子:(惊奇)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周任楠:(走在三人前面,双手拉拉背包)难怪叫“老客栈”,真的是很古老的气息。(转回身)不过没人也好,没人就没有喧闹。

     盛可:好了,大家不要犹豫了,先去前台找到老板进房间要紧。

(四人径直穿过院子来到前台大厅,看到一位年近五十的男子正坐着大堂)

     盛可:(四人站在门口,盛可敲门)老板!

(客栈老板看到有客人,立马出台迎接)

     客栈老板:(热情地出台)四位快请进!(四人逐一进来)请进!请!

(四人走进大厅)   

     盛可:请问还有房间吗?我们要住店。

     老板:有,,有!全都是房间。

     杨薇:(奇怪)什么叫全都是房间?

     老板:因为你们是第一批客人。

     杨薇:原来是这样。那开三间房吧:我和任楠各一间;盛可:你和小云一间。

 (听到如此分配房间,张云子和盛可点了点头,只是周任楠有点不情愿,故没有表示但又不敢明说,因为他想和杨薇同住)

 (老板带他们四人去后院的客房)

     老板:(在一间客房前停下,打开房门)来!这就是你们两位的房间了,是一间最大的西厢房。

     张云子:(好奇)西厢房?

     老板:因为我们这间客栈名为“老客栈”,而且又地处偏远,所以客栈的设施和结构都是根据古代客栈的样子建造的。(伸手进门)来!两位请进吧!

     盛可:那我们就先进去了,等下再见吧!(对老板)对了,他们住哪?

     老板:(伸手指着对角不远处)没有多远,就在那边的隔间。

     盛可:哦,那好吧。“薇儿、任楠”那我和小云先进去了,收拾好行李过来找你们。

(杨薇微笑点头,盛可和张云子便提着行李进了房间)

(盛可和张云子进了房间才发现可能只有古装片上才有的场景:一张木制的床、柜子、书桌;年代似乎有些久远的相镜。盛可到是淡定,张云子则好奇地弄视着眼前的一切)

     盛可:别看了,赶快收拾一下。

     老板:(打开西厢房对角的一间房门,对着周任楠)你住这儿!这位姑娘住在你隔壁。(伸手对门里)请进吧!

(周任楠背着包站在房间门口看着老板带着杨薇来到隔壁的第三间房间打开了房门,杨薇进了房间,老板也朝前面方向走了,周任楠故才进了房间

(盛可和张云子在整理着房间和所需要的行李,张云子想打开电灯但又没有找到开关)

     张云子:(走到盛可身后)这房间好像没有灯。

     盛可:(转过身)什么?(于是开始四处张望,不久停下对张云子)好像真没有。(指着天花板)你看:没有灯泡。

     老板:(突然出现在门口,敲门;张云子回头)忘记跟你们说了:这里还没有通电,我来给你们送蜡烛。

     盛可:(走到门口接过蜡烛)谢谢!你给我的朋友也送过去吧。

     老板:知道了,这就过去!

 (盛可把蜡烛进屋放在桌子上)

     张云子:我有点害怕,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盛可:(微笑)有什么害怕的?薇儿和任楠在那边,我在这里陪你。

     张云子:(微笑地贴抱着盛可)恩恩,我知道。   

  

第五幕   夜內   旅馆

(夜晚,盛可和张云子来找杨薇,敲门进来,看见周任楠也在)

     盛可:(进房间)原来任楠也在啊。

(杨薇搬了张凳子给盛可,让他坐在周任楠的旁边,而将张云子拉到床上坐在自己旁边)

     张云子:(握着杨薇的手)感觉怎么样?在这里。

     杨薇:(环顾下房间)蛮好的,就是没有电。

     张云子:所以说叫老客栈嘛,当然要体现出一个老字啦。

     杨薇:(点点头)恩,更何况还有你们几个这么好的朋友陪着我!(看看盛可和周任楠,他们脸上露出微笑)

     张云子:恩,对了,,,

(就在张云子说话之际,突然从屋外传来一声声响。四人立即被惊倒了)

     盛可:(缓过神)怎么了?外面什么声音?

     周任楠:我出去看看。

(周任楠马上走到门口,盛可也从座位上站起来打开房门查看情况)

     周任楠:(转头对屋里)除了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盛可:(疑惑)奇怪了,明明听到声音。

     周任楠:(关好门走过来站到盛可身旁)我仔细看了,什么都没有,一片漆黑。

     杨薇:可能是老板不小心发出来的声音,怕是打破了什么东西。

     盛可:希望只是个意外吧。小云!我们先回去吧,很晚了,让薇儿早点休息。

 杨薇:(张云子从床上起身)明天见!

(张云子回头微笑,然后三人出门离开)

 

第六幕   夜內   旅馆

(杨薇躺在了床上,但她为了自己身边不太暗,就背了一把凳子放在床头,而把蜡烛摆在凳子上)

(蜡烛就在自己旁边。杨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蜡烛。可能是盯得过于入神,她的眼睛里出现了幻觉:火光逐渐变大,就要烧到自己了)

 杨薇:(惊吓地迅速弹起身)啊!

(杨薇弹起身坐在床上,可是并没有起火,火光还是那么大。她长输了一口气,原来自己只是出现了幻觉)

(杨薇坐在床上看着房间,眼睛有盯在了桌子上的视镜,总感觉有什么蹊跷一样。于是她下床准备去看个究竟)

(杨薇走到镜子前,仔细看着镜子,可是又什么都没有。她无奈地回到床上)

(可就在杨薇走开以后,镜子中出现了一个人影,不!是鬼影!只是杨薇并不知道)

(隔壁:周任楠早已躺在了床上,可是他也同样睡不着,眼睛盯着门外,感觉似乎总会有什么东西经过一样)

(突然:周任楠真的看见了一个影子:一个人影!他不经地害怕起来:会不会是小偷?)

(周任楠鼓足勇气走到门口打开门,却不想人影原来是旅馆老板)

周任楠:(输了一口气)原来是你啊,吓我一跳。

老板:我是来查房的,不想你还没睡,对不起!吓到你了!

周任楠:没事儿,你继续吧。

老板:恩,您快睡吧,我就先走了。

(周任楠关门进来,老板继续查房)

 

第七幕   日外   旅馆

    周任楠:(一大早敲杨薇的房门)薇儿,起床了吗?

    杨薇:(开门,急匆匆地样子)起来了,先进来吧。

    周任楠:(进屋来看见杨薇好像在很急地找什么东西)你怎么了?找什么呢?

    杨薇:(头也不回)我的梳子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

    周任楠:是不是你放在学校没带过来?

    杨薇:不可能!我昨晚还用过的,怎么会突然之间就没了。

    周任楠:可能是你不小心掉哪儿了。好了,别找了,他们还在等我们呢。

    杨薇:(停下寻找,回过身)算了,回来再找吧。(邀周任楠)走!

 

第八幕   日外   旅馆、路上

(杨薇和周任楠来到前院门口,看到盛可和张云子已经在等候了)

张云子:(看到杨薇和周任楠过来)薇儿,怎么才来?是不是还没睡醒呢?(偷笑)

    杨薇:(与周任楠走到张云子和身边)我的梳子不见了,找了很久都没找到。

    张云子:梳子不见了?怎么回事?

    杨薇:我也不知道,一起来就不见了。

    张云子:(无奈的表情看着杨薇)这,,,

    杨薇:好了,好了,别说这个了,快走吧!

(四人走在人烟稀少的路上,有说有笑)

    盛可:(突然看到前面前面有一位卖豆腐花的老大爷,于是冲着大家)看!那边有卖豆腐花的。走!我请大家吃。

(四人高兴地走了过去)

    老大爷:(很开心地给四人装豆腐花,但看他们穿着又觉得不像本地人,有些好奇)看小伙子不是本地人,来旅游的吧?

    盛可:(微笑点头)是啊,我们是学生,趁着放假出来玩儿的。

    老大爷:难怪,看样子你们是走路过来买豆腐花的。你们住哪儿?

    盛可:住在前面的“老客栈”。

    老大爷:(听到“老客栈”三个字,突然惊讶了起来)什么?“老客栈”?

    盛可:(也疑惑地)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老大爷:(带着恐惧)你们不知道,那是座鬼宅啊!

(四人听到老大爷的回答,惊恐地望着他)

    盛可: 鬼,,鬼宅?

    老大爷:你们赶快离开,不详之地啊!

    周任楠:(突然气直起来)老人家!我们好心做您生意,您不领情没关系,干吗编这么个无厘头的东西吓唬我们?想让我们走是怎么?

    老大爷:(听到周任楠这么说叹一口气,调着扁担便走,边走还边嘀咕)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周任楠:(四人目瞪老大爷离开)他是不是在说胡话?钱都不要就走了。

    盛可: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周任楠:(带着自信)我就说啦:他肯定是胡说的,想让我们早点离开,本地人向来不喜欢外地人。

 (四人带着豆腐花原路返回)

 

第九幕   日内   旅馆

 (四人回到旅馆,各自回了房间)

 (杨薇走进房间把手机放在桌上,放下前微笑着看了看,心想:辛亏还有手机,在这连电都不通的地方)

 (放下手机后,杨薇走到柜子前打开柜子,因为她感觉有点热想脱件衣服。可就当打开柜子的时候,意外的事情放生了:早上许久未找到的梳子居然出现在了柜子里!她拿起梳子感觉非常吃惊:怎么会在这儿?昨晚明明放在桌子上的。她疑惑地看着柜子里,但什么都没有)

 (杨薇把梳子放回了桌子上,疑惑地连柜门都没关就出去了)

 (就在杨薇出去之后,柜门却自己关上了!)

 

 

 

第十幕   日外   旅馆

 (杨薇关上门来到“老客栈”后院,心情无聊而疑惑的她在院子里散步)

 (杨薇在院子里踱着步,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她非常的疑惑:为什么东西会不翼而飞?老人家的话究竟是真是假?失踪的东西为何又突然出现?无数的疑问再她脑海里呈现。她抬头看看雾霾的天空、环顾寂静的四周,疑惑之余不经涌上一丝害怕)

  (杨薇越疑惑越是觉得事有蹊跷,于是她想去找周任楠好好谈谈想法)     

  

第十一幕   日内   旅馆

 (杨薇来到周任楠房间,他们在房间里交谈)

 (杨薇坐在凳子上,周任楠坐在床上)

     杨薇:(疑惑的表情)你知道吗?我的梳子又找到了。

     周任楠:说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找到了就好。

     杨薇:可奇怪:梳子无缘无故出现在了柜子里,而我昨天晚上明明是放在桌子上的。

     周任楠:想必是你记错了吧,梳子又不会自己走路。

     杨薇:真的!我没有记错,确实是放在桌子上的,而今天就到了柜子里。

     周任楠:(看着杨薇无奈的表情)这,,,,

     杨薇:我猜一定有人进过房间。

     周任楠:谁进了房间?

     杨薇:不知道。

     周任楠:是不是小云?

     杨薇:她?如果是她她有必要隐瞒我吗?

     周任楠:那我就真不知是谁了?如果他只是拿把梳子到还没什么,要是贼,那我们可就麻烦了。

     杨薇:昨天晚上我们不是听到过一阵奇怪的声音吗?你觉得是不是跟这个有关?

     周任楠:有可能,但我打开门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大概你也只是猜测而已。

     杨薇:我感觉事情越来越怪了,莫非这里真的是“鬼宅”?

     周任楠:你说什么?“鬼宅”?这话难道你也相信?

     杨薇:我也不愿相信,但这两天的事我们又解释不清。

     周任楠:(站起来)这很正常!有很多事情连科学家都解释不清,何况是我们。

     杨薇:但,,,

     周任楠:(走到杨薇面前,蹲在她身前)好了!别想这些无聊的事情了,这个世界上哪有鬼,是你自己胡思乱想而已。

     杨薇:(看着周任楠忧虑无言),,,,

 

 

 

第十二幕   夜內   旅馆

 (夜晚的时候,周任楠去盛可、张云子房间,把今天下午杨薇奇怪的表现告诉他们)

    盛可:(开门)是你啊,请进来吧。

(周任楠进了房间,看见张云子也在)

    张云子:(正在收衣服,回头)任楠!

    周任楠:你们都别忙了,我有话跟你们说。

(盛可和张云子这么一说也都坐到了床上)

    盛可:(疑惑)怎么了?干嘛这么神神秘秘的。

    周任楠:我发现薇儿有点不对头。

    张云子:(抢话到)怎么不对头?

    周任楠:她今天到我房里来说:她的梳子上午没找到,可到了下午却又自己突然出现了。

     张云子:突然出现?什么意思?

     周任楠:因为她说梳子昨晚放在桌子上,今天上午不翼而飞,而下午出现在了柜子里。

     张云子:可能是她忘记了吧,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周任楠:这可能是没什么,但她随后又说了一句话,那就不完全不一样了。

     张云子:她怎么说的?

     周任楠:她说这间旅馆是“鬼宅”。

     张云子:(顿时心里一惊,盛可也惊讶地看着周任楠)你说什么?

     周任楠:我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但感觉她似乎很相信那个老人家说的话一样。

     盛可:不会吧,我们都不相信那种鬼话,她能相信?

     周任楠:这段时间她心情一直不好,总爱胡思乱想,我觉得她大概是还没有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吧。

     盛可:希望如此!不过我们作为她的朋友应该帮助她慢慢学会改变。

     张云子:任楠!我们还是再看看,先不要妄下结论。

     周任楠:恩(点头),好!那我先回去吧,也很晚了,你们早点休息!(出门)

 

第十三幕   夜内   旅馆

(傍晚,杨薇还像昨天晚上一样睡觉:蜡烛摆在凳子上,凳子放在床头。可不同的是她比昨天更加害怕了,一整天放生的事情不断地在脑海里浮现)

(杨薇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张望着屋内的四周,害怕心惊,看样子她今晚怕是不敢继续一个人在房间里睡了,于是她决定去隔壁周任楠同睡,希望会不害怕些)

     杨薇:(带着枕头来到周任楠房间门口敲门)任楠!(敲门)任楠!

     周任楠:(听到敲门声,迷迷糊糊地爬起来)谁啊?

     杨薇:是我,快开门啊!

     周任楠:(听到是杨薇在敲门,连忙下床去开门)哦,是你啊!进来吧!

(周任楠将杨薇领进了房间)

     周任楠:(点蜡烛,坐到床上:杨薇的旁边)干嘛这么慌张?发生什么事了?

     杨薇:任楠!我害怕!

     周任楠:你到底怕什么?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杨薇:我也不知道,总之我今晚是不敢再回去了。(拉周任楠的衣服)任楠!我能不能跟你一起睡?你陪我好吗?

     周任楠:(惊讶)啊?你跟我一起睡?

     杨薇:好吗?不知道怎么地,脑海里老是浮现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我真的好害怕!

     周任楠:那好吧!

(周任楠把蜡烛吹灭上了床,他睡在外面、杨薇睡里面紧挨着他。周任楠有些紧张,因为他从未跟女生一起睡过觉,更何况杨薇还紧贴着他)

     杨薇:谢谢你,任楠!今晚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该怎么办。

     周任楠:没什么,只希望你能过一个快乐的假期,不要去想那些无聊的事,那么我也会开心!

     杨薇:(听到周任楠此话一丝欣慰涌上心头,于是她的手不自己地搭抱着了他)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快睡吧!

 (周任楠嘴角露出了微笑,拿手抓着杨薇抱着他的那只手)

第十四幕   日内   旅馆

(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古色古香的老客栈被山间清新的空气装饰的浑然天成)

     周任楠:(睡眼惺忪的坐起,本想叫醒杨薇,没想到却感觉她浑身发烫)薇儿、薇儿,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热?

     杨薇:(有气无力的样子)不知道,我感觉浑身发热、不舒服。

     周任楠:(用手轻轻抚摸杨薇额头)是不是发烧了?

     杨薇:可能吧,你先起床吧,我躺一下。

     周任楠:真的没事吧?怎么会无缘无故发烧?

     杨薇:我没事,你去忙吧。

     周任楠:那好,你自己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随即起身出去,不时回头看一看杨薇)

     盛可:(周任楠来到盛可房间,敲门,他觉察回头)你来了,薇儿呢?怎么没起来?

     周任楠:(站在门口)她发烧了,在休息。

     张云子:(插话)什么发烧了?怎么回事?

     周任楠:不知道,昨天本来她一个人睡害怕,跑到我房间里来睡,晚上还是好好的,一大早起来就发觉她额头发热,身体虚弱,这才发现她发烧了。

     张云子:是不是昨天晚上着凉了?

     周任楠:不会吧,昨晚她一直紧挨着我,没有着凉的迹象啊。

     盛可:先不要说这么多,过去看看她吧。

(三人来到杨薇房间探望她的情况)

     张云子:(坐在床头)你没事吧?怎么突然之间发烧了?

     杨薇:我也不知道,就感觉头好热,浑身不舒服。

     张云子:(用手抚摸杨薇的额头)怎么这么烫?(转头对盛可)你过来看看,不对劲啊!

     盛可:(上前抚摸杨薇额头)是啊,这是怎么了?

     张云子:这附近有没有大夫,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盛可:(转头对周任楠)你快去问问老板看附近有没有诊所什么的。

     周仁楠:我现在就去!(立马出门)

     杨薇:(拉住周仁楠的手)不用麻烦了,我躺一下就可以了。

     盛可:你头这么烫不请大夫看怎么能行?

     杨薇:没事,不用麻烦了,你们先出去吧,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盛可:那,,,那好吧,你自己千万小心!有什么事就喊我们!(转身对任楠)你留下照顾她吧!(周仁楠点头)

 

第十五幕   夜内   旅馆

(到了晚上,杨薇迷迷糊糊第睁开眼坐起来,看见周任楠坐在床边只打瞌睡)

     杨薇:(用手拍周任楠)任楠!

     周任楠:(蹭地抬起头)你醒了!

     杨薇:我睡了多久了?

     周任楠:你睡了一整天了。

     杨薇:一整天!怎么会,,,?

     周任楠:真的,你昨晚发烧了,浑身发抖,我要去找大夫你又不让,只能陪在你身边怕你出事。

     杨薇:我生病了?我怎么不知道啊?我毫无感觉怎么?

     周任楠:你是不是病糊涂了?生病了还有假?

     杨薇:我真的不记得了,算了,还是要谢谢这么陪我!

     周任楠:没关系,你好了就好,起来吧,他们都在等你的好消息呢!

(周任楠搀扶着杨薇出门,走出门口时并没有关门,但是等他们一走门却自己关了)

     

第十六幕   夜内   旅馆

(周任楠搀扶着杨薇来到盛可的房间里,发现他们心事重重的满脸不安)

张云子:(看到杨薇进门马上迎上去)薇儿你好了?

杨薇:嗯,不过我不记得我自己发生过什么了,真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张云子:怎么会?昨晚发生的事?

杨薇:真的,我真的不记得了!

盛可:(迎上来)好了就好,但是先不要管这么多了,你觉不觉得这家旅馆真的有问题,很邪!

张云子:你说什么啊?薇儿病才好,你就吓唬她,你疯了吗?

盛可:我不是吓唬她,难道你们不觉得吗?自从我们来了这儿之后,怪事接二连三的发生,先是薇儿的梳子无故失踪又出现,然后遇见那个奇怪的老头说这里是鬼宅、接着又是薇儿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生病,这不可能只是巧合,我觉得这间旅馆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周任楠:(突然插话)这么一说,我也认为盛可说的有道理,这家旅馆确实很邪,这么大的旅馆从头到尾就只有我们这几个住客,难道不可疑吗?

张云子:你越说我越害怕,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盛可:我想老板一定知道这其中的缘由,我们去找他无论如何都要问个明白!

 

第十七幕   日内   旅馆

(老客栈里接二连三的发生怪事,杨薇等人无法再正襟危坐,他们找到老板询问这其中的真正缘由)

     老板:(踱了几步,停下来转过身)不是我不告诉你们,只是这是老宅一个尘封了近百年的秘密。

     盛可:什么秘密?

     老板:你们闯进了老宅,闯进了一个怨气重生的不详之地,无论你们如何躲、如何逃避,这股怨气都始终会伴随着你们,直到你们死亡的那一刻。

  (听到老板的回答,四人疑惑而又惶恐的看着对方)

     周任楠:(突然激动地从凳子上弹起)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什么也没有做!

     盛可:(站起身抬手拦着周任楠)老板,你还是告诉我们事情的真相吧,你也不想任何一个走进老宅的人都不知原因的死去吧。

     老板:(看着盛可沉思了小会儿)已经过去一百年了,这间老宅以前叫做“张公馆”,,,,

     周任楠:(打断)张公馆?(盛可撇头看着疑惑的周任楠)

     老板:(走到身后的椅子坐下)张家有位张小姐,知书达理,不服礼教,与镇上文家的文少爷情投意合。但不料张小姐的父亲张公与文家的文老爷素有怨恨,于是张公为了拆散鸳鸯,设计害死了文少爷,并把张小姐锁在了老宅的后厢房里。张小姐知道心上人被害,心中无比绝望,终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后厢房中上吊自尽了。

     盛可:什么?自杀了?

     老板:可事情远没有结束,张小姐含冤而死后的是几个月中,张公馆接二连三的有人无故身亡,于是张公明白是自己的女儿回来报仇了。所以他给张小姐在老宅的后山中修了一座棺木,并把文少爷的尸体掩埋到了自家院内,然后带着家人远走他乡,希望化解这段怨念。

(叹气)没想到一百年过去了,张小姐的怨气还没有散去。

 

 

 

第十八幕   夜外   旅馆

(客栈老板半夜查房,哆哆嗦嗦地走在老客栈的岔路上。阴风阵阵吹得他瑟瑟发凉)

(“喵”突然一只猫吵叫着从阁楼窗台跳下,老板更是惊恐无比,看到是一只猫之后,稍稍平缓了口气。后继续向前走着。)

(风越来越大了,就当老板走到最后一间客房,转身准备回去的时候,一个黑影出现在了他跟前,长发披肩甚是骇人,他吓的一哆嗦)

     老板:(结结巴巴)你,,你是谁?(黑影未曾回头)你到底是谁?(突然想起了什么)你,,你是张小姐!

(听到张小姐,黑影慢慢地回头。果然是张小姐!)

(老板惨叫一声,一命呼呼了)

 

第十九幕   日外   旅馆

(一大清早,周任楠来到走廊散步,看着屋外清凉的天空,心中的烦闷与恐惧瞬间少了多许)

(突然!周任楠的脚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他镇眼一看:原来是老板。老板躺在走廊间,脸色苍白,眼睛涨大)

     盛可:(蹲下用手探量着老板的气息,然后站起身来;身旁的杨薇和张云子害怕地双手互相紧握着,脸上显出恐惧的表情)老板已经死了。

      周任楠:(疑惑恐惧地)谁,,谁杀的?

      盛可:张小姐。

      周任楠:(杨薇和张云子恐惧的望盛可)什么?张小姐!

 

第二十幕   日内   旅馆

      盛可:我看了看,老板是死于昨天夜里,看来老板昨天说的话是真的。        

      周任楠:要是真的,我们怎么办?

      张云子:要不,要不我们报警吧?不然就赶快离开这里。

      盛可:不能报警。(顿一下)也不能走。

      张云子:为什么?

      盛可:依老板所说,报警无非是多几具尸体而已;如果我们一走了之,怨气与死亡也一直会伴随着我们。所以我们走不掉。

      周任楠:那怎么办?

      盛可:唯一的办法就是化解她,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盛可:对了,任楠!你明天回公司把子童叫来,让她过来帮助我们。

      周任楠:那你不是害她吗?

      盛可:当然不是,子童对灵异鬼魂学说素有研究,想必也只有叫她来才能帮我们了,这也是无奈之举。

      杨薇:(一直害怕没说话的她开口了)任楠,你就去吧,这是大家唯一的生路,想必子童也一定会来的。

      周任楠:(叹气)看来只有搏一搏了。(对着盛可)我明天一早就去!

第二十一幕   日外   大街上、车上

(周任楠回到公司把四人遇到的遭遇诉说给了修子童)

(周任楠带着修子童坐上了客车,往老宅驾去)

 

第二十二幕   日内   旅馆

(周任楠带着修子童来到了老客栈;那三人已经在焦急的等待他们

的到来)

      周任楠:(率先走进门来)盛可!

      盛可:(急切迎向他们)任楠!(转对修子童)子童,你听我说,,

      修子童:(打断盛可)不要说了,任楠已经把你们的遭遇全告诉我了。

      杨薇:(和张云子站在盛可旁边)那我们该怎么办?

      修子童:任楠告诉我张小姐是在后厢房自尽的,你们先带我到后厢房去看看。   

 (几人来到后厢房的门口)

      盛可:这就是后厢房。

      修子童:我们进去看看。

(盛可与周任楠推开后厢房的门,一股陈旧腐蚀的气味扑面而来。几人不免捂住了鼻子)

(几人在屋内搜索着,但除了看到屋内老旧且残破的摆设,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东西)

      周任楠:子童,这里面什么都没有,我们到底来找什么啊?

(听到周任楠的疑问,另外没有找到任何收获的几人也纷纷聚拢来)

      修子童:张小姐是在这间房里自尽的,所以我想她在临死前一定会留下什么东西。

      周任楠:可是这都快一百年了啊,即使有也化作尘土了吧,怎么还可能找得到。       

      修子童:(像突然领悟到了什么一样)你说什么?尘土?对!快!快带我到张小姐的墓地去看看。

      周任楠:(被修子童弄的有点糊涂了,无言以对),,,,

      盛可:(插话)她的墓在宅子后面。

                              

第二十三幕   日外   客栈后山

 (几人又来到后山,这是一片已经非常僻静难行的小树林)

 (几人艰难地走着,一边躲避凌乱的树枝、一边寻找张小姐的墓碑)

      周任楠:(走在最边上的他突然看到一处树立的石块,害怕但又兴奋的走进,果然是墓碑)诶!你们快来看啊,在这儿!

 (那四人朝周任楠处汇去)

 (几人站在墓前看着墓碑)

      修子童:(半蹲下用手抚去墓碑上的树枝)张家小姐彩秀之墓。(站起身来)看来没错了,这就是张小姐的墓。

      张云子:可这里面会有什么呢?

      修子童:我们回去拿工具把墓挖开,然后就知道究竟有什么了。

      周任楠:(惊讶)你说什么?挖墓?

      修子童:恩,因为我断定墓里一定有张小姐死前留下的秘密,而我们只有找到这个秘密。

      盛可:既然如此,只有这样了。

 (几人回去拿了锄头,再次来到了墓地旁;盛可和周任楠拿着锄头站在墓前,修子童等三个女生站在两男生不远处)

      修子童:你们赶快把土抛开。记住别触碰到墓碑。

      盛可:知道了。(对着周任楠)来吧!快挖!

 (修子童等三女生在身后看着盛可、周任楠挖墓;盛可、周任楠挖的很卖力,不一会儿土就全部抛开了,露出了棺材)

      盛可:(回头对着后三人)看到了,棺材。

      修子童:(走进一看)果然在。快!把棺材打开,秘密一定在棺材里。

 (盛可和周任楠小心翼翼地把棺材板打开,里面只剩下高度腐烂的尸骨)

      周任楠:(回头对着修子童)只有堆尸骨。

      修子童:这就是张小姐。(对着盛可与周任楠)你们仔细找找看,尸骨旁边一定有她留下的东西。

 (盛可和周任楠继续小心儿仔细的在尸骨旁边寻找着)

      盛可:(突然发现了什么)有个小盒子,在尸骨底下!

 (周任楠也停下停下,修子童再上前一步)

      修子童:也许就在这了。(对着盛可)把她拿上来。

 (盛可轻轻将尸骨抬起,拿出了压在头骨下的小盒子)

 (杨薇和张云子也十分惊讶地互看对方)

      修子童:(拿着小盒子)没错,就是它了。(对着众人)天色不早了,我们得赶快回去。

 

第二十四幕   夜内   旅馆

      修子童:(将小盒子放在桌子上)想必这就是张小姐死前留下的秘密。

(众人看着修子童;她轻轻吹去小盒子上的灰尘,慢慢打开来。令众人很奇怪的是,小盒子里除了一块绢布之外什么也没有)

      杨薇:怎么是块绢布?

(修子童拿出绢布放在桌子上铺平,而后慢慢摊开;摊开后更令人奇怪的事放生了,绢布上居然有刺字)

      杨薇:居然有字?

      修子童:(叫众人围拢)仔细看像是一首诗。(拿起仔细观看)“彩绣绢入井底,生生世世成连理”。

     盛可:秘密会不会是在这首诗里?

(修子童听了盛可的话觉得似乎有道理,于是更加仔细的看着绢布) (看了一会儿,修子童似乎看出了端倪,将绢布左右翻看。然后将绢布铺平,用手指着绢布上的字细读着)

     修子童(突然神气开朗)我明白了。(转头对众人)秘密果然在这首诗上!

     盛可:什么秘密?

     修子童:你们仔细看。(用手细指着绢布上的刺字)彩,秀,绢。

     张云子:彩,,秀,,绢?

     修子童:你们还记得墓碑上的刻字吗?那上面记载了张小姐的名字?

     周任楠:上面写的“张家小姐彩秀墓”。

     盛可:哦,我明白了:彩秀墓,张彩秀!这块绢布是张小姐赠给文少爷的定情信物,所以诗中带有张小姐的名字“彩秀”二字!

(大家似乎豁然开朗)

     修子童:不错,古代女子经常把刺有自己名字的绢布赠送给男方以表爱佩之情,这块绢布便是张小姐赠与文少爷的。

     周任楠:可是就算知道了这是张小姐赠与文少爷的,但仅凭这块“彩秀绢”似乎也还不足以破解这其中的谜团啊,毕竟这上面也好像没有告诉我们任何秘密。               

    修子童:现在下结论说这块绢布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线索还为时过早,因为我们在张小姐的墓中除了这块绢布之外什么也没发现,所以我认为这上面一定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周任楠:到底还有什么呢?

    修子童:现在还不知道,但仔细找找一定还会找到的。(对众人)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今晚再仔细看看。

 

 

 

第二十五幕   日内   旅馆

(修子童觉得绢布上一定还有蹊跷,于是她晚上坐在窗台前点着蜡烛仔细的找寻)

    修子童:(仔细翻看绢布,碎碎念叨)彩秀绢?(站起身来手扶着桌子慢走几步)

修子童:(在桌掾处停下,半侧身回头看着绢布)彩秀绢究竟代表什么呢?

(修子童推开门,她打算去宅子里走走,一来透透气、一来看是否能获得一丝启发)

(修子童在漆黑的夜空里走着,看到宅子其他的屋子里也都没了亮光。她很奇怪:曾经繁盛一时的张公馆怎么会成了一座怨气重生的鬼宅?张小姐留下的彩秀绢到底有什么意义?各种似乎解不开的疑问让她不假思索)

(修子童在宅子里瞎逛,偶然看到不远处有一口井,她十分好奇地走了过去,用头向井内窥望)

     修子童:(看着井下漆黑一片)全都干枯了。

(就在她修子童准备离开的时候,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再次将头往井内探望)

     修子童:(碎碎念)井底?,,,哦,我明白了!井底!

 (修子童立马转身往屋子里走去)

  修子童:(拿起绢布念读起来)彩秀绢入井底, 彩秀绢入井底。原来是这样:张小姐是要将彩秀绢抛入井底。我明白了!

第二十六幕   日内   旅馆

(解开了绢布谜团的修子童,第二天召集大家在屋子里商议)

修子童:我昨天晚上已经弄清了彩秀绢的秘密,原来也是在绢布上的诗里。(指给大家看)就是这句:彩秀绢入井底。

周任楠:(疑惑地)彩秀绢入井底?什么意思?

修子童:意思就是将彩秀绢抛入井里。

张云子:为什么要抛入井里啊?

修子童:(放下彩秀绢,站起身)你们还记不记得老板说过当年张公把文少爷害死后,张小姐含恨自杀。后来张公为了平复张小姐的怨气,将文少爷的尸体掩埋到了自家院内。

     周任楠:是啊,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了,有什么意义吗?

    修子童:意义就在于,文少爷的尸体就在这井里。

    周任楠:(众人皆疑惑地表情)在井里?

    修子童:昨天夜里我本来房间里研究绢布上的诗,发现有“井底”二字,所以我就半信半疑地认为这宅子里应该有古井。然后我到宅子里查看,希望产生灵感,果然在后院发现了古井,而且是一口枯井。于是我再次回房翻看绢布,终于让我发现了这句:彩秀绢入井底。

    盛可:这么说来:文少爷的尸体被掩埋在了井底,而张小姐在临死之前的心愿就是希望唯一能代表他们之间爱意的信物——彩秀绢能在她死后跟随文少爷一起长埋井里。

    修子童:不错!这就是秘密!

    周任楠:那这样的话,我们只要把彩秀绢抛入井里就行了啊,咒怨不就这样破解了?

修子童:简单的说是这样,但因为时间已经过了一百年,井底是否还有文少爷的尸体遗迹也难以说清了。

周任楠:那怎么办?

修子童:必须下井看看,看井下是否还有没解开的谜团。

周任楠:(众人疑惑地看着修子童)什么?下井?

修子童:(看看没有回答周任楠,而是转对准盛可)盛可,你下去吧,你看看井下到底还有什么秘密。

盛可:好,我下去。

  

第二十七幕   日外   旅馆

(第二天众人来到井边,盛可套着绳子坐在井沿上)

    修子童:你下去之后若发现什么就大声叫,我们就马上拉你上来。

盛可:知道了。

(众人拉着绳子的那一头慢慢地沿着井壁把盛可放下去,由于已经干枯,不一会儿就到了井底)

    盛可:(朝上招手)已经到底了。

修子童:(朝井底)你仔细在周围看看!

(盛可朝上做OK手势。然后慢慢地仔细地在井底找寻)

(不多久,盛可在正前方的井壁上发现一行字,像是一句诗)

    盛可:生,,生世世成连理?这是什么?

    盛可:(朝上喊道)快拉我上去,我看到了!

    修子童:快!快把他拉上来!

    盛可:(边解开绑在腰上的绳子)井壁有一行字。

    修子童:字?什么字?

    盛可:生生世世成连理。

    修子童:生生世世成连理?看来文少爷的尸体确实掩埋在井下,刻着这行字的井壁就是当年的棺壁。

    周任楠:那这么说来我们不是要把井给挖开把他的尸体抛出来啊?

    修子童:这到不一定,我们得想到彩秀绢上的字和井壁上的字有什么关联。

    盛可:诶,我们何不把那句文字连起来读一下:彩秀绢入井底,生生世世成连理。你们看呢?

    修子童:如此的话就只有一个解释:张小姐临死的时候唯一的心愿就是用彩秀绢表达对文少爷的爱意,并且希望与共其永同心。

    张云子:那接下来怎么办?

    修子童:(对着众人)破解咒怨的唯一方法就是完成张小姐的遗愿,让他与文少爷完婚。

    杨薇:完婚?从哪去给他们完婚啊?

    修子童:只有一个办法:冥婚。让任楠和盛可中的一个扮演文少爷,与张小姐完婚。

修子童:(转对盛可)盛可,你来吧,我会告诉你到时怎么做。

盛可:我知道,放心吧。

 

第二十八幕   夜外   旅馆

(当天晚上,盛可根据修子童的指示与张小姐冥婚)

(冥婚之前的准备是非常重要的:盛可穿上黑大褂、戴上黑色圆礼帽、胸前挂着一束大红花,坐在张小姐当年自尽的后厢房的床上;在他身旁放着一套张小姐当年待嫁的红色嫁衣;窗前点起两根婚夜时的细长蜡烛)        

修子童:(之前告诫盛可)我和其他人会在屋外看着,你坐在床上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乱动和出声。

 (傍晚,盛可坐在床上等着张小姐的现身,以完成这百年前就该结束的婚姻)  

(盛可望着点然的蜡烛,以及感受着周围除了心跳之外的一片寂静,他不免一丝心凉和害怕)   

张云子:(和其他人在屋外)怎么还没来?

修子童:(开着屋内没说话,屋外的风突然大了起来,吹的人瑟瑟发慌)来了!

(屋内的蜡烛也被刮的闪动起来,盛可明白:这是张小姐回来了)

(蜡烛闪动的越来越厉害,盛可紧张的四处张望,但并未发现任何踪影。而此时,蜡烛却停止了闪动,于是他心中稍稍放一了紧)

(就在盛可放下心以为张小姐不会来的时候,他突然看见了一个可怕的身影:垂到遮住脸的头发、一身纯白的垂到脚下的长裙、慢慢地向床边移来,并且伴随着令人恐惧发毛的笑声。盛可不由的害怕起来,身体不停滴打着哆嗦。但因为不能移动位置,他只能小声而恐惧的闭上眼睛)

(门外的其他人也在看着屋内的情景,看到张小姐的出现,除修子童还能立定神闲之外,其余人都不由地做出害怕状)

    修子童:(见大家的害怕状劝解他们)大家不要害怕,张小姐不是半夜十二点穿红衣上吊死的所以不是厉鬼。

     张云子:(低头害怕状)可她还是鬼啊!

(张小姐慢慢地移到了床边,可她并没有谋害穿着婚服但极度害怕的盛可,而是停在了床边,看着放在盛可旁边的女婚服。然后坐到床上,用惨白的手缓缓地拿起旁边的女婚服穿在了身上,而后将身体挪向盛可的身边:一副早该当年结婚的场景!)

(盛可见许久没有动静,心中不免更加怀疑起来。于是他半眯着睁开眼,却看见张小姐穿上了婚服挨在了自己身边。盛可突然不再害怕了,因为他已知道:自己扮演文少爷和张小姐完成了这百年前的婚恋。而张小姐完成了百年心愿,也不会再害人了)

     修子童:你们快看,冥婚成功了。

(众人纷纷再探起了头,看到了屋内这番场景)

(过了一会儿,张小姐拉着盛可的手,离开床又缓缓地走向门边)

     张云子:(惊怕焦急)子童,他们做什么?

     修子童:别怕,张小姐已经完成了自己的遗愿,不会加害盛可的。

(盛可似乎没了之前害怕的感觉,而是跟着张小姐朝外走去,因为她明白了张小姐对文少爷的爱恋是多少的岁月也冲洗不掉的。就在快到门口的时候,张小姐突然一闪地不见,而盛可也瘫倒在地)

(众人迅速推开房门)

     张云子:(跑到盛可身边)你怎么样?没事吧?

     盛可:(气慢接地)没,,没事,我们没事了。(望了望张云子身后的修子童,修子童也露出了微笑)

 

第二十九幕   日外   旅馆

(张小姐终于放开了老宅百年来的怨恨,老宅也终于成了祥和安静之地。杨薇等几人在经历了这令人恐惧却带着沉重的旅途也准备踏上归途了)

(修子童站在老宅外停步回望,杨薇也驻足下来)

  杨薇:你怎么了?

  修子童:没什么,只觉得张小姐对文少爷百年的爱,是多少现代人所不能比拟的。

  杨薇:(其他人也拖着行李驻足)可惜当年他们没有接成连理,不然也就没有如今的事情发生了。

  修子童:(微笑着拿过杨薇手里的行李)走吧,既然爱的深沉何惧岁月留痕!

(几人终于离开了这已经不再怨气的老宅,踏上了归途)

 

幕后

(播放全体职员表,伴随着略带温情的伴奏)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Screenpla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