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路桥施工题材情景剧剧本《交通
乡村拆迁相关搞笑小品剧本《将
物资贸易部小品,物流调度员小品
禽流感幽默小品,关于禽流感的小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幽默小品剧
与物流相关的搞笑小品五幕剧《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幽默小 1-18
禽流感监测防疫工作情景剧 1-16
农村搞笑精准扶贫小品剧本 1-15
抗洪抢险感人小品催人泪下 1-13
小学生正能量校园小品剧本 1-11
关于推销的小品剧本,推销小 1-9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7.26 1-7
公司年会搞笑三句半台词(为 1-6
最新最搞笑的公司年会表演 1-4
铁路人的奉献小品脚本(这点 1-3
社保局简化工作程序方便办 1-2
新年公司年会爆笑幽默喜剧 12-29
有关航空的小品剧本(我的航 12-27
家具厂公司年会小品剧本(带 12-25
相亲题材搞笑音乐剧剧本(全 12-23
防诈骗小品,防诈骗小品剧本 12-21
旅行社接待外国运动员舞台 12-20
单人脱口秀剧本台词,单人脱 12-18
最适合元旦表演的超级搞笑 12-15
建筑工地项目部年会小品剧 12-13
铁路行业学习贯彻习近平总 12-12
搞笑电商小品剧本,有关电商 12-11
关于税收小品,纳税搞笑小品 12-8
酒店年会餐饮服务小品剧本 12-7
公司企业单位年会笑死不偿 12-4
边防支队船艇大队军营搞笑 12-1
与酒有关的幽默喜剧小品剧 11-29
十九大后党员干部带领农民 11-27
空气质量标准小品,环境空气 11-2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影剧本 > 军旅电影剧本 > 电影剧本《谍海狂澜》根据已出版的长篇小说《谍影》改编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影剧本-军旅电影剧本   会员:xiaopinjube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4/18 10:39:35     最新修改:2017/4/18 10:39:35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影剧本《谍海狂澜》根据已出版的长篇小说《谍影》改编
作者:新独秀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电影剧本《谍海狂澜》

    (根据已出版的长篇小说《谍影》改编)

    原著:新独秀

    编剧:新独秀

    片尾歌曲:新独秀

    剧本开头、中间、结尾

    1、1949年3月15日,白天。

    字幕:南京洪公祠一号,国民政府国防部保密局。

    冯儒夹着公事包推门走进特情处机要科,然后径直向里间走去。

    谈岳在座位上抬起头:“你来啦,那我下班了。”说完起身离去。

    (镜头跟随谈岳,谈岳走出镜头,镜头进入隔壁房间。)电报员小白正全神贯注地记录密电。

    小白撂下手中的记录笔,拿着刚刚记录的密电和登记簿,站起身,推门走进冯儒办公室。

    小白将密电递给冯儒:“冯科长,刚收到的密电。”

    冯儒接过密电,并在登记簿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小白转身走出里间,带上门。

    冯儒站起身,走到书架前。书架旁的墙壁上挂着1949年3月的月份牌。

    冯儒从书架中抽出《唐诗三百首赏析》。

    冯儒回到办公桌前。

    密电特写:1941  8013  4369  2455 9988  5911 ……

    冯儒将书翻到第19页,手指数到第41个字。这是“俯”字。它嵌在岑参的诗“俯听闻惊风”中。冯儒写下“俯”字。

    又将书翻到第80页,数到第13个字。这是一个“冲”字,它嵌在李白的《蜀道难》诗句中:“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冯儒写下“冲”字。

    解密后的绝密电文内容特写:

    俯冲一号令相机从速解决二监要犯……此令

    2、日,内。

    江北,肥东瑶岗村原谢家磨坊内,渡江战役总前委情报科(字幕呈现)。

    报务组组长林秀坐在收讯机前,戴着耳机潜心侦听电波。

    窗外,竹影摇曳,一片竹叶飘落在窗台上。

    林秀摘下耳机,有点失望地站起来,然后出了电报间,在天井下活动身体。

    电报间的电报机上发出一阵“吱吱”的蜂鸣声,红色指示灯在不停地闪烁(有电台呼叫)。

    林秀连忙快步走到电报机前,戴上耳机,同时向对方发送了“Q简语”——“QRV”。(意即:“我已准备好了”。特效:从电报机内袅袅飘出“我已准备好了”。)

    林秀手中的笔在电报纸上飞快地记录,眼睛里放出兴奋而又警惕的神采。

    坐在她旁边的吴音扭过头,淡然而不屑地看了一眼林秀。

    林秀将铅笔掷在桌子上,手捏着那张记录纸细细地看起来。

    特写:电报纸上的电台呼号:“BTB66”。

    电文密码:“2430  2372  1468  …………”

    林秀又微微抬起头,瞥了一眼桌子上的电报机。

    电台上的频率示波器闪烁着几个红色的数字:

    10.9    10.9    10.9……

    吴音眼睛的余光悄悄斜视了一下林秀。

    林秀看了一眼窗外。

    窗台上,刚才落下的那一片竹叶静静地躺在那里。

    林秀摘下耳机,调转身子,对吴音说道:“吴音,把它……”

    吴音:“组长,什么事?”

    林秀顿了一下,略带歉意地对吴音说:“没什么事。我去找一下方科长。”

    林秀站起身,手里拿着那份电文,向屋外走去。

    吴音看着林秀的背影走出门外。

    3、日,内。

    小红楼,杜林甫的办公室。

    冯儒夹着公事包,敲门进入。

    冯儒:“处座,刚收到的密电。”同时将来电登记簿放在杜林甫的面前。

    杜林甫在登记簿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冯儒转身走出办公室。

    杜林甫仔细看电文:

    俯冲一号令相机从速解决二监要犯……此令

    杜林甫点上一支烟,思索起来。

    片刻之后,他的手伸向电话机。

    4、日,外。

    南京上空,黑云翻滚,闪电无声(雷雨之前)。

    二监阴暗的高墙内。

    几十名政治犯默默地站在铁窗前,手抓铁窗栅栏,望着黑暗的天空和同样黑暗的监狱大院。

    5、日,内,杜林甫办公室。

    特情处行动科的郑少青、华雄飞、杭苏以及张怀文等人坐在沙发上。

    杜林甫咬牙道:“就这样定了!明天夜里12点,在草场门外准时行动!事情重大,而且紧迫,不容有任何疏漏!出了问题,坟头相见!”

    此时响起敲门声。

    杜林甫挥挥手:“你们都回去准备吧。”

    众人走出办公室。

    秘书晓露走进办公室。

    晓露:“处座,总台送来的密电。”

    杜林甫略感意外:“哦?总台?”

    晓露走出办公室,带上门。

    杜林甫拿起电文。

    特写:电文末尾两组代码“9880”、“9898”。

    杜林甫笑起来:“‘G’、‘Y’,‘观音’,哈哈。不知你给我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杜林甫取出笔和纸。

    “‘双重栅栏’!‘位移’加‘替换’!绝对保密!根本不需要什么密钥本!真是天才的设计!”

    杜林甫兴奋地喝了一口茶:“‘观音’设计了这样一种密码,共党截获了密电也不易破译。”

    杜林甫依约解密,解密后的电文:

    “共已知二监事我方有谍!GY”

    杜林甫大惊,一时目瞪口呆。

    他颓然仰靠在椅背上。

    “我的身边有共产党?他是谁?”

    他点了一支烟,深吸一口,然后长吁了一口气。

    他的脸上渗出了汗珠。

    “幸亏我做了这一手……幸亏有‘观音’!要不我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杜林甫喃喃地:“这是一份救命的电报……可是,那个共党是谁呢?”

    他像一头困兽在办公室内转来转去。

    突然,他的右手猛地一甩,身子象触了电一样哆嗦了一下——他右手中的香烟已经烧到了头,烟蒂的高温烫到了手指。

    就在这一刹那间,他想到了办法,脸上焦虑的愁云一扫而光:“对!就这么办!”

    6、日,南京西郊,水西门外。

    电闪雷鸣,豪雨如注。

    乡间土路上,一辆黄包车在雷雨中奋力前行。

    车内一个青年农民(只看见他的背部)指着前方对车夫说:“前面拐弯的路口停下。”

    风雨中隐约可见一处农舍院落。

    农民下了车,向农舍方向狂奔过去。

    农舍院门口挂着一个硕大的竹篮。

    农民抹了下脸上的雨水,他看见了竹篮(表示安全),然后一口气奔到院门口。

    他奋力地敲门。

    孙英莲从堂屋来到院门里侧,从院门孔眼中谨慎地看了下来人。

    孙英莲打开院门,吃惊地问道:“‘深剑’,你这时候……出什么事了?”

    “深剑”不吭声,径直走进屋内。

    孙英平及妻子吴阿芳迎出来。

    孙英莲:“没其他人,你说吧,出什么事了?”

    “深剑”沉痛地:“敌人要大屠杀了!20多名同志!还有几个进步人士……”

    孙英平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要赶紧通知陈队长,商量下办法。”

    7、日,外,瑶岗村。

    林秀有点迟疑地行走在村道上。

    她停下脚步,将电报放在眼前端详,眉头微微皱起。

    她果断地向前面的屋子走去。

    她抬起手,在门上敲了两下。

    “嗯……来了。”屋内传来应答声,有点迟疑。

    屋内有脚步声。

    门开了,方向晖衣冠不整地站在林秀面前。

    林秀有点吃惊的表情。

    方向晖意外地:“是你啊。”

    林秀尴尬地嗫嚅着:“你?”

    方向晖赶紧别过身,把钮扣扣好,说:“刚洗了一下澡……”

    林秀机智地调侃道:“一个堂堂的正师级科长,竟如此狼狈。把自己搞得像个落汤鸡……”边说边笑起来。

    方向晖赶紧跑进房间,匆忙梳理了一下头发。

    林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环视着堂屋。

    “还没化好妆……”林秀又进一步挖苦方向晖。

    “少废话!起来!”方向晖一脸严肃地走出来,冲林秀喊道。

    林秀一愣。眼前的方向晖军容整洁、面庞清新、神态威严。

    方向晖沉着脸:“你真会饶舌!什么事?”

    林秀“霍”地一声站起来:“报告科长,收到一份电报!”

    “什么内容?”

    “这是一份特殊的加密电文!我不知道内容!”说着将手中的密电递上去。

    方向晖接过来。

    特写:电文最上方的“BTB66”。

    方向晖目光移到电文纸下方(没看见他想看见的东西!),然后看了一眼堂屋的西山墙。

    林秀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

    西山墙上挂着一个破筛子,筛子的南边贴着一张陈旧的年画;筛子的北边,挂着一条皱巴巴的军裤。

    “你还有事吗?!”方向晖突然扬起手中的电文,恼怒地说(不是无缘无故的)。

    林秀委屈地噘起嘴,一扭头,逃也似地跑出门去。

    “刚来了几天,就这么随便。居功自傲!”方向晖低声自语。

    8、日,内。方向晖起居室。

    方向晖关上屋门,然后走近西山墙,取下挂在山墙上的脏军裤,随手扔在椅子上。

    挂裤子的地方有一张月份牌。他用手指在上面移动着。

    他在桌旁坐下来,拉开抽屉,取出一本破旧的《中文电报代码本》(这是明码本)。然后拿起笔,看了一眼密电,接着在纸上写起来。一边写,一边轻轻念叨:

    “2430,加3,2433;减15,加2,2420……”他翻了一阵明码本,继续念叨,“‘敌’。2372,加3,2375;减15,加2,2362……‘拟’。1468,直接减10,得1458……屠……”

    方向晖的表情越来越沉重。

    一份解密后的电文:

    “敌拟屠宁二监同志数十人。归路。”

    9、17日深夜11时许。草场门外,管子桥北侧。

    陈言、孙英平率领江宁游击队的几十名战士匍匐在路两侧的沟渠中。

    陈言掏出怀表,凑在眼前看了看,轻轻说了一句:“时间快到了。”

    10、夜,外。

    管子桥南面,一支约百十人的队伍正往这里摸索而来。

    管子桥北侧草场门外围,也有一支队伍向这里逡巡而进……

    11、夜,外。

    一辆军用吉普在前,一辆卡车在中间,另一辆载有荷枪实弹士兵的卡车殿后,三辆车贴着南城墙内侧的马路向东行驶,然后钻进雨花门,越过秦淮河,沿着一条土路开进了茂密的树林中。

    卡车在树林中央的一处空地上停了下来。

    一个直径10多米的大坑。

    (这里是南京南郊的雨花台。)

    七八名士兵一个接一个跳下卡车。

    一个士兵奔到囚车后侧,拉开铁门。

    王峰和难友们纷纷下了车厢。

    王峰警惕地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士兵们端着枪驱赶着囚徒。

    王峰猛然看见了那模模糊糊、黑古隆冬的大坑!

    王峰大叫:“最后的时刻到了!”

    张怀文一挥手,恶狠狠地:“开始!”

    王峰:“打倒蒋家王朝!”

    政治犯:“民主自由万岁!”

    ……

    20多个生命静静地躺倒在这里。

    12、夜,外。管子桥畔。

    陈言等人听到了东南很远处传来的依稀的枪声,他再一次掏出怀表。

    时针和分针并拢在正上方。

    陈言低声惊呼:“不好!情况有变!”

    孙英平问:“怎么办?”

    陈言果断地:“立即撤退!”

    两支队伍立刻猫腰起身。

    管子桥南面突然传来两声清晰的枪响。

    “事情泄露了!准备战斗!从桥北冲出去!”陈言命令。

    七八十人的队伍立即向北面冲去。

    孙英平叫道:“我们被包围了!”

    陈言:“分散突围!冲出去一个是一个!”

    密集的枪声响彻在西郊的夜空。

    很多人倒了下去。

    陈言大叫:“有内奸!冲出去的人一定要将情况报告组织……”

    一颗子弹击中了陈言,他倒了下去。

    营救人员几乎全军覆没。

    13、夜,外。

    管子桥畔,硝烟未尽,尸体横陈。华雄飞在指挥着士兵清理战场。

    陈言双眼闭着,一只胳膊横在血泊中,另一只胳膊横在胸前,手中握住一把手枪。

    一个士兵取陈言手中的枪,但取不下。

    士兵:“扳不动,太紧了。这个人……”

    另一士兵:“扳不动就算了,连枪一起抬到坑里去。”

    两人弯下腰,一个抬手,一个抬腿。

    “尸体”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

    抬手的士兵吓得松开双手,“尸体”被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闷响。

    抬脚的士兵恼怒地责问:“怎么了?”

    士兵:“他……他还活着。”

    陈言模糊的意识:“营救失败了,我已成了俘虏……与其被俘,不如赴死!”他的大脑中闪过一条条有关酷刑的情景。

    陈言吃力地抬起右臂,把枪口慢慢指向自己的脑门……

    华雄飞见状,一脚踢飞了陈言缓缓举起的手枪。

    14、夜,外。

    南京夫子庙。秦淮河畔,桨声灯影,画舫轻摇。

    一男子身着长衫,头上的礼帽几乎压到了眉梢。他缓步行走在大成殿门口,好像信步闲逛。

    长衫男子警惕地瞥了下四周,然后踱到“秦淮烟酒铺”柜台前。

    长衫男子:“老板,有没有哈德门?(哈德门是香烟牌子。)”

    老板抬起头,警惕地打量来人,又看了下店外:“烟店不卖哈德门,不如趁早关了门。”

    长衫男子笑笑:“顺便买副扑克牌,大王小王下山来。”

    老板从柜台里小心地取出一副扑克,长衫男子接过揣进衣袋,然后慢步离开。

    15、夜,内。

    长衫男子上了二楼家中。

    他打开灯,摘掉礼帽——他是冯儒。

    冯儒取出长衫里的扑克,小心翼翼地撕开盒盖,并按照盒子里原来的顺序逐一抽出来,摊放在桌上。

    “大王!急!3、9、6、6,留;1、9、4、2,意……”

    桌上摆满了几十张扑克。或四张一组,或三张一组,还有两张一组的。

    特效:从满桌摊开的扑克里袅袅飘出如下文字:

    “急!留意敌长江防御计划之兵力部署及相关细节江宁旧语”(见密码说明)。

    冯儒有点疲惫地斜坐到沙发上。

    冯儒心说:“这么重要的江防计划,敌人必然会对它严加保密。要得到它,谈何容易!”

    冯儒顺手拿起沙发上的《中央日报》:

    “……共匪近百人悍然进犯首都,被我军悉数聚歼于草场门外,无一漏网……”

    冯儒痛苦地闭上眼睛。

    “问题出在哪里?谁是内奸?还是……那封电报本来就是个圈套?等我上钩?”

    冯儒回想到3月15日收到电报时的情景。

    闪回:

    机要科内,小白将密电交给他。

    冯儒将密电解密,得知敌人要屠杀二监同志。

    冯儒强按焦躁不安的情绪。

    冯儒沉思片刻,来到小白面前:“帮我买包烟,哈德门的。”

    小白接过钱走出机要科。

    冯儒立即关上门,坐到电报机前,戴上耳机,然后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月份牌,略一沉吟,右手食指立即飞快而有节奏地上下跳跃起来。

    特效:从电报机里袅袅飘出如下文字:

    “敌拟屠宁二监同志数十人。归路。”

    闪回结束。

    冯儒轻轻地自言自语:“这件事环节多,参与的人也多,只要一个人泄漏消息,或者有一个内奸,就会出现这样的结局。唉,斗争太复杂了。”

    特效:冯儒的身后出现一个依稀的身影——冯儒六年前的上级,老丁。

    老丁的身影渐渐清晰。

    老丁:“卧底就是卧在刀尖上,卧底做事就是在刀尖上行走。”

    老丁的话再次将冯儒引入对往事的回忆。

    16、日,内。

    五年前,老丁简易而偏僻的住处。

    屋内只有老丁和冯儒,两人对坐在桌边吃饭。

    冯儒:“除掉松井三尾之后,杜林甫对我很是信任。他两次问我想不想加入军统,我都回绝了。”

    老丁面无表情,平静地:“你做得对。”

    冯儒闷闷地说:“那好,下次他再提这事,我就把话说死,彻底回绝他……”

    “不!”老丁突然搁下饭碗,抹了一下嘴角的米粒,“机会难得!你要乘机打进去,潜伏下来。军统是一个多么重要的部门!找都找不到的机会!”老丁以兴奋的口吻说道。

    “可是……刚才你还说……”冯儒有点疑惑。

    “刚才我是说,你对杜林甫的回答是很有策略的。你不能急于答应他,更不能主动要进军统!他再问你,你就半迁半就地答应他,而且要提很高的待遇,比如薪水,比如职务……”

    冯儒有点后悔:“哦……我能不能不去?”

    “你说呢?”老丁瞥了他一眼。

    17、日,外。中山陵风景区僻静处。

    冯儒:“我明天就去军统了。”

    老丁有点意外地:“这么快?”

    片刻的沉默。

    老丁:“要多加小心啊。”

    冯儒轻轻地说:“放心吧。”

    老丁:“那……以后我们就尽量少见面。”

    冯儒有点吞吞吐吐:“老丁,有个事想问你……”

    “什么事?”

    “到军统以后,组织上……有没有什么书面的东西……证明我的身份?”

    “嗯……恐怕没有,这你应该知道的。”

    “我是知道……可是……我以后怎么证明自己呢?”

    老丁:“做书面记录,风险太大了。这既是为你的安全考虑,也是为所有同志们的安全考虑。斗争太复杂了,一旦出了问题,将是毁灭性的。”

    冯儒:“那……以后我和谁联系?”

    老丁:“和我。”

    “就你一个人?”

    “是的,也就我一个人知道你的身份……”

    “可是……”

    “我知道你的担心。”老丁憋出一个笑容。

    “你要理解我。”冯儒不好把他的心思说明白。

    “我理解。假如我叛变了,算你倒霉;嗯……假如你叛变了,算我倒霉。”

    “不是这个意思。”冯儒很窘。

    “还有什么意思?”老丁有点茫然。

    冯儒不吱声(他不好明说,他在等老丁自己想起来)。

    老丁:“哦,你是担心我牺牲了,你的组织身份就不为人知了?”

    冯儒有点尴尬。

    老丁:“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卧底都有可能面临这样的事情。”

    冯儒:“这就是说,这是卧底天生的悲剧!?他可能会被同志误认为敌人,他也可能永远证明不了自己不是敌人!?”

    老丁:“是的,你说的不错。我的文化没你高。但是,我想说的就是这些……”

    冯儒不吭声了。

    老丁:“你给自己起一个代号吧。”

    冯儒望着远处,想了半天,轻轻地说了两个字:

    “归路”。

    17、日,外,南京小巷。

    枪声大作。老丁中弹,一瘸一拐地躲进一条胡同,军统的几名特工使劲地追赶,嚷着“抓活的。”

    老丁手扶着墙,气喘吁吁。

    脚步声近了。

    老丁低语道:“‘归路’,我要走了,真的没人证明你的身份了。对不起。”

    老丁举起手枪……

    敌人举枪对准老丁:“不许动!投诚就有荣华富贵……”

    老丁笑笑:“你们从我这里得不到一个字。哈哈……”说着饮弹自尽。

    …………

    80、日,内,杜林甫办公室。

    杜林甫沉思着,面色有些哀愁,还有一点痛苦和沧桑。

    他慢慢拿起桌上的“俭”电,看了又看。许久,才放回到桌上。

    他点了一根香烟,再次躺靠在椅子上。

    杜林甫缓慢地拿起电话:“是杭苏吗?”

    话筒中:“是。”

    杜林甫:“你过来一下,马上。”

    杜林甫平静地说完,然后摁了一下话筒接触器,又拔了一个电话。

    杜林甫:“杜林甫。”

    话筒中:“处座,我是谈岳。”

    杜林甫:“哦,密电发出去了吗?”

    谈岳:“刚刚发出去。”

    杜林甫:“好,不错,速度很快。嗯,你在五点钟过来一下,我想慰劳一下你和杭苏。”

    谈岳:“谢谢处座。”

    杜林甫轻轻地挂了电话,随后又仰倒在椅子里,叹了一口气。

    片刻之后,杭苏进来了。

    杜林甫的声调很平缓:“一会,你和我去趟明孝陵……同去的还有谈岳……”很吃力的样子。

    杭苏有点不解。

    “谈岳是个好人,也很优秀,只是……”杜林甫说到这里,站起来,走到沙发边,紧挨着杭苏坐下,压低了声音对他说了几句话。声音很轻,很细,很无力,像一些喃喃的梦呓。

    杭苏愣住了。

    杜林甫锐利的眼光紧盯着杭苏。

    杭苏霍地站起身,坚决地说道:“请处座放心,我会克服我以前的弱点,完成您的任务。”

    杜林甫也站起来,拍拍杭苏的肩膀:“我知道你已堪大任。”

    “当——”

    花几旁的自鸣钟不紧不慢地敲了五下。

    81、日,外,南京中山大道。

    杜林甫崭新的座驾沿着中山大道向东平稳地滑行(杭苏驾驶,杜林甫和谈岳坐在后座)。

    82、日,外,中山大道。

    在杜林甫座车的后面,有一辆不起眼的破旧轿车远远地跟着。

    83、日,外,中山大道。

    车内,杜林甫亲切地问:“谈岳,今年多大了?”

    谈岳:“26。”

    “哦,婚姻大事有头绪了吗?”

    “谢谢处座关心,还没有。”

    “这么说,你还是一个童男子?”杜林甫淡淡地说道。

    “处座,你怎么想起问这个?”谈岳有点不好意思。

    轿车越过中山门,驶入风景如画的钟山脚下。

    三个人钻出轿车。

    明孝陵几无人迹,一片静谧。周围万木峥嵘,郁郁葱葱。

    杜林甫走进亭子,坐了下来;谈岳和杭苏也坐了下来。

    亭子里有一个石桌,上面雕刻着棋盘,但是却没有棋子。

    杜林甫苦笑了一下:“没有棋子,要不我们可以下两盘了。”

    “看看风景也不错。我到南京好几年了,还没来过这地方。”谈岳兴致很高的样子。

    杜林甫:“谈岳啊,你父母现在还好吧?他们现在还在老家吗?”

    “还好,都在老家。”谈岳有点狐疑了。

    杭苏把手悄悄地插进裤兜里。

    “谈岳啊,你不要怪我。你安心地去吧。你的父母我会妥善安排好的。”杜林甫缓缓地说。

    谈岳大吃一惊:“处、处座!你说什么?”

    杜林甫:“没有办法,这是你的命。不是我心狠,实在是为了党国大计,不得不……”语调中含着痛切。

    “处座!究竟是为了什么啊?我没有做对不起党国、对不起你的事啊!!”谈岳近乎哀号起来。

    杜林甫:“谈岳啊,你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那为了什么啊!处座,你要让我死得瞑目啊!我——”谈岳凄厉地叫着。

    “我说过了,你的命不好,不要怪任何人。我不是在锄奸,而是你在为党国作牺牲!”

    “处座!我不想牺牲!我……我还没有结婚啊……”

    杭苏闻言,泪水要往外流,但他强忍着,生怕杜林甫看见。

    杜林甫的眼睛却有些潮湿。

    杜林甫:“不可能啊。你一个人死了,千千万万的人才不会死。我会向‘一号’提出追认你为烈士。你放心地去吧!”

    谈岳突然扑向杜林甫,匍匐在他的膝盖前……

    杭苏站在谈岳身后,正要开枪,杜林甫却轻轻地摇了摇了头——

    杜林甫:“不要紧,让他发泄一下吧。”

    谈岳哀泣着:“我不要死!我不要烈士!我要活!哪怕再活一天!”

    “唉,到了这种地步,半天都不可能了。”杜林甫哀叹道。

    “那你告诉我,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什么事?”谈岳歇斯底里地问道,“是不是,是不是……‘逆用’?”

    杜林甫不吭声,却点了点头。

    “处座——”谈岳大叫一声,抓住杜林甫的双手,“我没有泄密!没有!绝对没有!老天在上!我不但没有泄密,还为‘逆用’作过事啊!老天啊!是谁在陷害我?是谁……”

    他还没有说完,杜林甫就打断了他:“没有说你泄密……”

    “那又为什么?”

    “你死于‘俭电’。”

    谈岳一愣!随即什么都明白了!

    杀人灭口!!

    “不!天理何在啊!”谈岳狂啸起来。

    “我让你走得明白,我都告诉你。如果没有‘俭电’,你只知道‘逆用’的一个环节,却不知道‘逆用’的最终目的,你就不会死。可‘一号’的‘俭电’却无意中让你知道了‘逆用’的主要内容。现在,你该明白,你为什么要作出牺牲了吧?不是我要杀你,也不是‘一号’要杀你,而是‘俭电’要了你的命!事实上,从你看到‘俭电’的那一刻起,你的命运就无法改变了。”

    “不——处座——”谈岳嚎叫起来!他彻底明白了!

    “你安心地走,你的一切后事我都会给你安排好的。”杜林甫站起来。

    “不!处座!”谈岳拉住杜林甫的手,哆哆嗦嗦地哀求道,“我不说,我决不说!你把我关起来,关禁闭!或者,你把我流放到边远的地方?啊?行不行?海南岛,台湾,都行。谁便你……”

    “唉——谈岳,我对你失望的就是这一点。其实,当你收到‘俭电’的时候,你就不应该交给我,你应该迅速逃跑的。可是,你没有,你的特工嗅觉太差了。现在,你还抱有幻想,只能说,你太幼稚了。你是一个好人,但不是一个出色的特工!”

    谈岳一听,彻底绝望了!

    他突然暴瞪双眼,大吼一声,高高的个子猛地扑向杜林甫。

    杜林甫躲避不及,脖子被谈岳死死地掐住!

    “狗日的!禽兽!豺狼!”谈岳大骂。

    杜林甫说不出话,他瞪着眼睛,示意杭苏开枪。

    杭苏上前两步,想靠近谈岳,对准他的脑袋发出致命的一击——

    “狗*日的杜林甫!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你们不会成功的!我死也要说!长江防御计划……”谈岳疯狂地连说带骂,语速因极度崩溃而飞快!

    “砰!”杭苏将枪口放在谈岳的太阳穴上,用力一抠扳机!

    谈岳的手松开了,身体随即瘫倒在地上。

    杜林甫整了整自己溅血的少将服,看着谈岳的尸体,轻轻地说:“我会厚葬你的。”

    随后,他叹了一口气,望着诺大而空旷的明孝陵,心中感慨万千。少顷,他慢慢转过身。

    他看到亭中石桌上那没有棋子的棋盘时,他轻轻地说道:“卒子是用来牺牲的。这没有办法,你死得其所。”

    “杭苏,你辛苦了。我们马上秘密干掉郑少青,科长的位置就是你的了。”杜林甫说。

    杭苏默默地点点头,他将手枪插进皮套,然后转过身,向轿车走去。

    杜林甫跟在后面。

    杜林甫悄悄拔出手枪。

    杭苏好象觉察到了身后细微的动静。

    杭苏立即转过身——

    “对不住了。”杜林甫话音未落,就迅速对准杭苏的心脏位置,果断一击!

    “砰!”

    杭苏只说了一个“你”字,就颓然仆倒!

    (以上杀杭苏的情节也可写成:杭苏听到了谈岳最后说出的“长江防御计划”,他想自己也可能遭遇与谈岳同样的结果,就想杀杜林甫,但还有点犹豫。就在他和杜林甫准备上车的时候,他下决心杀掉杜林甫,否则他肯定会被杜杀死。他果断地掉头、拨枪,然而杜林甫已经掏出手枪,在杭苏回身的那一刻,打死了杭苏。)

    杜林甫上前两步,望着杭苏定格的双瞳,喃喃自语:

    “是谈岳杀了你。你可能没在意。在你开枪前的一瞬间,他说出了‘长江防御计划’这几个字……唉,你亲手杀了他,他临死也要拉你做个垫背的。”

    杜林甫蹲下身子,拔弄了一下杭苏的头颅,将他嘴角的血污轻轻拭去,又把杭苏的手臂、腿脚摆放整齐,还掖了掖他的衣襟,最后慢慢掩上那双不瞑的眼皮。

    做完这些,杜林甫这才艰难地直起腰,长叹一声,泪如泉涌。

    杜林甫望着风景如画的明孝陵,然后慢慢向轿车走去。(此处放慢一下节奏,让观众舒缓一下情绪,因为马上又有爆点了。)

    杜林甫打开车门,钻进驾驶室内。

    他平静了片刻,正欲发动汽车,一支手枪从车外对准了他的额头。

    画外音:“终于单独面对你了,而且是在这么一个安静的地方。”

    杜林甫惊愕地望着那人——

    那人穿着风衣,风帽遮盖了额头,但是杜林甫仍然认出了那人是郑少青!

    郑少青:“杜林甫,你心狠手辣,血债累累,罪恶滔天!现在,你的死期到了。”

    杜林甫狞笑起来:“呵呵,我早就知道你是共党分子了,只不过,我为了党国大计,让你多活了几天。”

    郑少青也笑起来:“你的大计是不是‘逆用’?哈哈。”

    杜林甫大惊:“怎么?你知道了?”

    郑少青:“我也让你走得明白。我拿到的是真正的长江防御计划!你那套诡计怎么瞒得过我的眼睛?!”

    杜林甫:“这……这……”

    郑少青:“你手上沾满了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的鲜血,也沾满了你同党的鲜血,你是一个恶魔,现在,请你下地狱吧!”

    郑少青一枪击毙了杜林甫,接着将几张纸放进杜林甫的衣袋——那上面写着向美国间谍出卖的江防情报(当然是郑少青根据他掌握的内部情况编写的。)

    …………

    88、夜,瑶岗。

    “林秀”出了谢家磨坊,快速往村子西南方走去,还时张望着四周。

    不一会,她就来到村子西南方的那座防空洞洞口。

    洞口黝黑,洞里更是黑不见底。

    “林秀”,也就是杜芳琳再次朝身后张望了一下,然后毅然走进洞口。

    她战战兢兢地摸索着走了十来步,掏出打火机,“咔嗒”一下,点着了。

    一豆火光照亮了防空洞。

    洞内空空如也,除了几根圆形的土柱。

    杜芳琳又向洞内漂移了几步,同时紧张地寻找着什么。

    黑暗的防空洞内突然出现异响,那是老鼠穿梭的声音。

    杜芳琳继续往洞内逡巡深入。

    一只壁虎掉进了林秀的衣领,杜芳琳急急地将内衣从腰带中抽出来……

    杜芳琳终于将那只壁虎抖出了身体。

    她整好衣服,拍拍自己的胸口,鼓起勇气,继续深入洞内。

    她终于在最里侧的那个立柱旁停住了脚步。

    借助打火机微弱的光线,杜芳琳看见了一块书本大的石片搁在洞壁里的小平台上。

    杜芳琳抓起石片,挖了一个半尺深的小坑,然后掏出怀里的一个小物件。那个物件只有拇指大小,用塑料纸包得严严实实。

    杜芳琳把它放进小坑里,然后迅速将泥土覆上,最后,仍然用那块石头盖在填好的小坑上方。

    “任务完成了。”杜芳琳吁了一口气。

    她向洞口慢慢走来。

    89、几乎与此同时,方向晖心思重重地在打谷场上踱步,陈德伦匆匆走来。

    陈德伦“哟,是方科长!太巧了!我正要去找你!”

    方向晖:“什么事?”

    陈德伦:“嗯,时间不早了,我就直说吧。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林组长究竟是哪里人?”

    方向晖:“陈军长,这恐怕不好办。我们是保密部门啊。”

    陈德伦吞吞吐吐:“我知道……只是……我觉得她是我失散了8年的女儿。”

    方向晖惊讶地:“是吗?”紧接着,“你是怎么觉得的?”

    陈德伦激动地:“从她脖子上的胎痣看出来的,和我女儿的胎痣在同一个地方!”

    方向晖:“刚才,你为什么不直接问她?”

    陈德伦:“我怕太冒失了,想问又没有问……”

    方向晖沉默着,心中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陈德伦:“她十一岁时,就和我分开了……那是1941年1月16日……皖南事变后,我……”

    方向晖还是沉默着,但是腮帮上的咬合肌不时鼓起。

    陈德伦:“方科长,我想……麻烦你,帮我查一查……哦,她的哥哥叫陈言,就是我儿子,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她原来叫‘陈红萍’,小名叫‘红萍萍’……”陈德伦有点语无伦次。

    方向晖的脑海快速闪过这些画面:林秀看着他望月份牌和手表、林秀翻看《花名册》、林秀说“我晓得”、吴音躺在血泊中……

    黑暗中,方向晖咬牙说道:“好,我马上就查!”

    90、方向晖跨进谢家磨坊大院。

    他第一眼就朝“林秀”的座位望去,但没有人影。

    方向晖:“林秀呢?”

    小琴:“她刚刚出去。”

    方向晖克制着自己的音调:“到哪里去了?”

    小琴:“不清楚。”

    方向晖径直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他关上门,立即找出林秀的档案,抽出资料,细细察看起来。

    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他的心稍微平静了一下,将《登记表》随手朝桌上扔去。

    由于空气的阻力,轻薄的《登记表》折弯了,等它落到桌面上的时候,纸被柔和地对折起来,半张纸的背面朝上。

    方向晖的目光落向那里。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抓过那张登记表,凑到灯光下——

    他发现了粘贴照片的背面有一公分大小的裂痕!

    他又立即将表格反转过来,盯着照片。

    面庞清丽的“林秀”在向他微笑着。

    他再一次看看照片反面,看着那个裂痕,然后再看照片正面。

    照片上“林秀”的笑容越来越狰狞。

    方向晖:“难道……”

    方向晖沉思了片刻,拿起电话,拔通军内中继线,尽力平静地说:“接三野七兵团机要科。”

    不一会,电话接通了。

    “我是总前委情报科科长方向晖。”

    话筒中:“哦,方科长。请问你找谁?”

    “嗯,这样吧,你找一个和林秀比较熟悉的人接电话。”

    话筒中:“这……”对方迟疑着。

    方向晖大怒:“我命令你:快!最好找一个女同志!让她赶紧听电话!耽误了事情,你吃不了兜着走!”

    很快,一个女声从听筒里传出,很有些奇怪和不满:“你究竟有什么事?”

    方向晖问道:“请你立即告诉我,你对林秀熟悉吗?”

    话筒:“什么叫熟悉?”

    方向晖:“你听好了!你只管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并对你说的话负责!”

    对方回敬道:“我只对我的上级负责!你是什么人?”

    方向晖:“沈参谋是你的上级吧?我是沈参谋的上级!!总前委情报科长方向晖!”

    那个女声立即软了下来:“方科长,你到底有什么事?”

    方向晖缓和了一下语气:“林秀有什么特征?”

    话筒中:“特征?”

    方向晖:“长相上的特征。”

    话筒中:“这……她比较清秀,双眼皮、丹凤眼、瓜子脸、还有,皮肤比较白……身高……一米六的样子……”

    方向晖不耐烦地打断了她:“这些信息都没用!好吧,让我直接问你,她的脖子上有没有一块红色的胎痣?”

    话筒中:“胎痣?好象……没有。林秀她怎么了?”

    方向晖:“究竟有没有?你要对你的话负责!你的话关系到人命!很多人的命!”

    话筒中:“这……我就不敢确定了。应该没有……我是说,我从来没有看见过……”

    方向晖:“还有谁和她比较熟悉?”

    话筒中:“在这里,没有人比我更熟悉她了。”

    方向晖“啪”地挂断了电话——他的猜测基本被证实了!

    他马上跑出办公室,冲到小琴门口:“立即通知警卫连!赶快找到‘林秀’!快!”

    91、夜,瑶岗。

    警卫连的战士们在路上奔走,紧急搜寻“林秀”。

    方向晖正和几名战士往村东头赶去。

    小琴和两名战士急匆匆走到方向晖面前。

    小琴:“宿舍里没有。”

    张波也来汇报:“张家大院也看了,没有。”

    其他人:“报告!没有发现林秀!”

    “没有看到林秀!”

    ……

    方向晖:“你们继续寻找,一定要将她找出来。同时注意安全。任何地方都不要放过,树林、庄稼地、废弃的……”

    说到“废弃的”时,方向晖似乎想起了什么。

    方向晖:“小琴,还有你们仨,跟我来!”

    杜芳琳正手持打火机往洞口走来。

    方向晖带领战士们冲到了防空洞附近。

    杜芳琳听到洞外的脚步声,她连忙扔掉了手中的打火机。

    方向晖带领战士们冲到了防空洞洞口。

    一个战士打着手电筒,一个战士举着火把,方向晖和他们一起警惕地朝洞内走去。

    杜芳琳大吃一惊!

    双方都看见了对方,一齐举枪相对。

    方向晖厉声地:“你究竟是谁?”

    杜芳琳:“哈哈哈,这些问题你慢慢去想吧。现在,请你让我走!”

    方向晖:“你走得了吗?”

    杜芳琳:“那我只能死在这里了?”

    92、防空洞。

    “方科长——不要开枪!”洞口传来一声急切的呼喊。

    陈德伦和几个战士冲进了洞内。

    方向晖和几个战士回头望去。

    杜芳琳迅速冲到小琴面前,一把扼住小琴的脖子,同时吼叫起来:“站住!都不要过来!再过来我一枪打死她!”

    陈德伦颤抖着:“红萍萍?你是红萍萍……”陈德伦颤抖着问道。

    杜芳琳眼里的泪水慢慢滚落出来:“红萍萍?你还记得红萍萍?”

    陈德伦闻言,知道“林组长”就是她女儿:“红萍萍,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杜芳琳:“我不叫红萍萍!红萍萍早被你抛弃了!她早已经死了!八年前就死了!我现在是——杜芳琳!”

    陈德伦老泪纵横,上前一步,悲泣万分:“我的乖女儿,我就是你的爸爸啊!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你怎么成了这样?你……”

    杜芳琳:“爸爸?你还好意思说‘爸爸’?当初,你能够救下我,却不救我,眼睁睁地看着我被抢走,你那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你是一个爸爸?一个连自己女儿的生死都不管的人,还能自称爸爸?如果你当初不丢下我不管,我怎么会到今天这种……”杜芳琳说不下去了。

    陈德伦:“爸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太对不起你了!八年来,我天天想你!我遭尽了惩罚!我的心里没有一刻安宁过!你原谅我吧!你……现在长大了,应该……懂得爸爸的……苦处……”

    杜芳琳长叹一声:“我现在是懂了,可是迟了!”

    陈德伦泣不成声:“乖……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杜芳琳:“说这些都没用了。我已经……你们让开,让我走!”

    “你,放开小琴!”方向晖说。

    “让我走,才能放她! 八年前,我是人质;现在,她是人质。哈哈,这就是命运啊……”她疯癫般地狂笑起来,边笑边用枪口点点小琴的脑袋。

    “你看看,你还走得了吗?”方向晖指指身后的战士。

    “看来,我只能死在这里了?哈哈哈……我赶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认识你?方向晖?还有……还有机会再见到一个伟大的父亲?……哈哈哈……这都是命啊……哈哈哈……”

    几个战士伺机瞄准仰头狂笑的杜芳琳……

    陈德伦连忙张开双臂,拦住枪管,大叫:

    “不要杀我的女儿!不要!你们要杀就先杀死我吧!”随即转过身,“乖女儿,听爸爸的话,放下枪……啊?”

    杜芳琳:“我早就死了,不在乎这一回。我问你,陈德伦,假如,你重新面对那次选择,你怎么办?是保护你的战友,还是保护你的女儿?”

    陈德伦木木地站在那里。少顷,他低沉地说:“我……两样都要。”

    “只能选一个!和八年前的情形完全一样!”杜芳琳厉声追问。

    “我,决不离开你! 乖女儿!我——死也要和你死在一块!”陈德伦斩钉截铁地说,说完就要扑向杜芳琳。

    “不要过来!”杜芳琳立即用枪对准陈德伦,又用枪口点点小琴的太阳穴。

    几个战士也拉住陈德伦。

    杜芳琳:“方向晖,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是……真的爱我吗?”

    方向晖痛苦地点点头:“曾经是……现在……”

    杜芳琳静静地笑了,没有一点声音——那是一个绝望而满足的笑容。

    “砰!”一声枪响。

    杜芳琳突然把枪口从小琴的脸上快速移到自己的太阳穴上,并断然抠动扳机!

    “啊——”小琴大叫起来!

    杜芳琳倒了下去。

    92、战士们在防空洞内继续搜寻。

    他们发现了那块石片,还有石片下埋藏的微缩胶卷!

    93、一小时后,即子夜时分。

    两个人影出现在瑶岗村小河南岸。

    他们把泅渡的小型橡皮筏放入河中,然后小心地坐进去,一人一筏,谨慎地划向北岸。

    片刻工夫,他们上了北岸,将橡皮筏放入灌木丛中,随后猫着腰,向防空洞疾步而来。

    他们拧开手电,直向防空洞里扑去……

    埋伏在防空洞外面的十几个解放军战士一齐冲向洞口。

    95、百万雄师横渡长江天堑,人民解放军将红旗插上了总统府大门楼顶。

    96、1949年5月23日,厦门高崎军用机场。

    一片大逃亡的混乱与喧嚣中,郑少青与秘书晓露等人匆匆登上了直升飞机。

    直升机螺旋桨在疯狂地旋转;纸片与草屑四处飞舞;仓惶失措的逃亡者;他们的衣服被强劲的气流吹得张牙舞爪。

    直升机轰鸣着快速腾上天空。

    晓露小心地询问郑少青:“处座,我们要去哪里?”

    郑少青坚定而酷睿地:“台湾!”

    剧终

    2016年10月10日至2016年11月5日初稿

    2016年11月6日至11月19日改稿

    2016年11月20日至11月21日校毕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Screenpla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