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全国原创小品剧本创作大赛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剧本名:气象人之歌
【原创剧本网】作者:徐贤德
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二人转剧本。电话: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年会剧本
 

《气象人之歌》

 

场:1

 

景:春旱的大地

 

吋:日

 

人:[画外音]

 

 

 

[画外音]这是七十年代初的春末夏初。刚熬过了严冬的人们,才微微感覚到春天的温暖,一场百年大旱悄无声息地降临了。早醒的杏、桃、樱树,好像早已知道了这又一场灾难,迟迟不肯绽放它那原本十分美丽的花朵,宁死不屈地凋零、凋落在厚厚的尘土里。几朵生命顽强的红白交映的杏花,在稀疏的淡绿色叶芽襯托下仍在挣扎。拼命地向人们展示:这是一个十分困苦的春。

 

 

 

场:2

 

景:市气象台会议室

 

吋:日

 

人:王岩,侯俊,宋哲民,许华,卜民定,方主任,视察团数人

 

 

 

 [在王岩和侯俊的陪同下,省、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方主任率有关部门负责人来到气象局视察]

 

 [许华在会议室精心布置了一个别开生面的欢迎会:几杯微显黄色的白开水整齐地一字摆开]

 

[四周墙壁上分门别类挂滿了许多图表,视察团的人们对当前全市乃至全省的旱情有一目了然。]

 

 [在另一面墙上粘贴着五、六张连环漫画,使视察的人感到费解。图面上画着:一支小火箭直冲云霄,弹头在云层中炸开,散发出细小的粉粒撞击着云层中飄游的雾珠和小水滴。云层变暗了,豆大的雨滴从空中降落,地面一片水汪汪的,人抬起了头,禾苖直起了腰]

 

 方主任:这画的是不是人工降雨?

 

 宋哲民:请就坐,听听许华副局长的汇报吧。

 

  [许华清了清嗓子掂起了苶杯,指指右墙]

 

 许 华:各位領导、专家,今天怠慢了。水太浑沏不成清苶。这是我们的一个人工降雨新设想。老天抠门,几十天一滴水也不给,我们想只有向天要雨。这个要不是求而是斗!怎么斗呢?开展一场人工降雨的人民战争。我们设想硏制土火箭携带碘化银弹头开展人工降雨。它的特点是硏制快、成本低、群策群力,可以打一场抗春夏连旱的人民战争。

 

 宋哲民:不滿各位,我们是先斩后奏。在青县借调了中学的一位姓丁的理化老师,已经开展了土火箭的试制工作。

 

 王 岩:火箭虽土,那可是TNT。一公斤炸药可炸塌三间屋。旱要抗而且要抗到底,但不能让生命去冒险!

 

 许 华:老书记你放心。一是试验基地制订了一整套安全管理制度;二是有物理化工老师专家指导;三是操作人员都进行了培训。再说,为夺取抗旱斗争的全面胜利,冒点风险是值得的。

 

 方主任:现在进展如何?

 

 卜民定:上升高度已经达到一千米左右,在配料中再改进一下,上到催雨有效高度是没问题的。就是在命中率还不高。正从力学原理上加以改进。

 

  [王岩与侯俊交换了一下意见]

 

 王 岩:好!扩大试验!在确保安全前提下,在全市气象台站一边试制一边投入抗旱斗争。市里从财政上、物资上全力支持你们。

 

 

 

场:3

 

景:台长室

 

吋:日

 

人:宋哲民,许华,卜民定,预报员们

 

 

 

 [在经历了近百日的干燥晴热的天气后,老天显露了一点仁慈.万里晴空中不时贴上了朵朵高耸的、向上翻滾的黑底白云。有时也会在它认为应该施舍的背旮旯里撤下几滴吝啬的泪水]

 

[这些遮遮掩掩的征兆自然不能逃脱气象人的眼睛。日夜监视着天气演变的预报员们敏感到,天可能要转折了] 

 

  [宋哲民找来了许华和卜民定]

 

 宋哲民:老天好像要变脸了?

 

 许 华:是的.一股较强的冷空气已经逼近。但有些偏北,西南暖湿气流也不强盛.我和老卜正要向你汇报.

 

 宋哲民:旱情严重,人不等天.今天下午就去试验基地,抓好战机实施人工降雨.

 

 

 

场:4

 

景:青县土火箭试验基地(外)

 

吋:日

 

人:许华,卜民定,王新,马松,丁哲明,陆娴婷,陈贝金,民工甲、乙

 

 

 

 [试验基地设在舟山大坝上游,汉江、舟江交汇处的一个小山凹里,发射场就在山凹两侧的坡顶上]

 

 [天空中已耸立着一团团臃肿、浓厚的城堡状积云,二、三块顶部翻腾着花椰菜形对流泡体。冰晶结构的线状云呈辐射状伸向天顶]

 

  [许华走下吉普车,抬头看了看滿天的对流云]

 

 许 华:到发射场去!老卜你带着小陆到西坡去,我和小王去东坡。一定要抓好战机,取得首战告捷!

 

 [发射场上马松、丁哲明正分别指挥着东西坡上的试发人员忙碌着。一场与天抗争、对天宣战一触即发!两面坡上各五座三筒式火箭发射架上三十支土火箭斜指着已交融成片的黑灰色云层]

 

  [马松简略地汇报了准备情况后,请许华下达发射]

 

[许华接过话筒和指挥旗,面对西方高声发令‘五、四、三、二、点——火!’。宏亮的吼声在两条江面上穿梭,在山坵群岭中回荡]

 

 [三十支土火箭腾空而起,拖着条条白色光焰,飞向高空钻入云层。‘嘭!嘭!嘭!……’的爆炸声响彻云霄]

 

 [老天终于屈服了,豆大的雨滴应声而落。久违的瓢泼大雨夹带着哗哗声冲刷地上的一切]

 

[沉睡的江面被敲醒了,欢乐地跳起了水花舞;干渴的滩涂、农田、山坵大张着干裂的‘嘴拼命地吸吮着这人造甘露;林木、禾苗、野草摇晃着瘦弱的身躯向气象人致意]

 

  [大地在欢笑,地上的人也在欢笑]

 

[被倾盆大雨浇淋得浑身湿透的气象人在相互拥抱。许华、马松两人眼中都流下了欣喜的泪。泪水却无声无息地溶入了已开始流淌的泥水中]

 

 [天公不作美。被土火箭击漏了的那团乌云,泼下了一盆大水后瞬息而过。阳光又从云缝中钻了出来]

 

 王 新:雨过天又晴,老天你也太小气了。

 

 

 

场:5

 

景:土火箭试制房(内、外)

 

吋:日

 

人:许华,卜民定,王新,马松,丁哲明,陆娴婷,陈贝金,民工甲、乙

 

 

 

[小小的灶房里,大铁锅里的水已煮沸,咕嘟咕嘟地翻滾着气泡,蒸汽迷漫的小屋让全身湿透的人们倍感温暖]

 

 [土火箭初战告捷使陆娴婷特别开心,轻轻地哼起了宋人苏轼的《望湖楼醉书》古诗]

 

 陆娴婷: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

 

 陈贝金:还水如天呢?不如说水如泪!

 

 卜民定:小王已测了雨量,足足18.4毫米,按时雨量算已远远超过暴雨标准。三十支土火箭换得一场短时暴雨,这还不是初战胜利吗?

 

  [许华喊上了卜民定、马松和丁哲明一起走进了配制房]

 

 [房中间整整齐齐放着一百多支成品火箭。另有十几支稍粗稍长的火箭竖立着。两台铁质卷筒机摆放在左右两侧。几沓牛皮纸堆放在一旁。靠门口的配料桌上放着试制工具,一应俱全]

 

 卜民定:(对丁哲民)硝酸钾、木炭加这硫磺配制的火箭性能是否更好?

 

 丁哲民:从理论上讲,爆炸力要提高一倍多。已试制了十几支还没试发。

 

 许 华:是那竖着的几支?

 

  [陈贝金不知何时跑了进来,伸手就要去抓]

 

 丁哲民:小心!别动.稍加碰撞它就会起飞爆炸。

 

 许 华:安全问题切不可掉以轻心!王书记、宋局长一再强调要把安全放在首位。

 

  [一行人走到两大盆火药前]

 

 卜民定:一定要用木板盖上.一点火星,这三间瓦房就会飞上天!这十几支硫磺火箭也要移到安全处。

 

  [走出配制房,站在西斜的阳光下,许华顿感温暖]

 

 [天空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向上翻腾的积状云块向两侧平衍了下来,脱离了占体的弯勾似的半透明云片,像一个个倒挂着的巨大逗号,浮游在空中。日头将要坠落的地方还殘留着一些墨黑的乌云]

 

 [人们聚集在试制房前的一片松林中,男将们褪去了外衣,光着上身.树杈上凉滿了衣裤]

 

  [陈贝金托着一把汽枪追赶着林中飞鸟]

 

 陆娴婷:哼!还有心打鸟?

 

 陈贝金:一个月二十四斤粮那能填饱肚子。打几只小鸟野鸽什么的,改善改善生活。

 

  [许华看看手表已下午五时多了,这才感到肚饥肠空]

 

 许 华:(对马松)有什么吃的,大家还没吃午饭呢。

 

  [马松从厨房里端出了一大锅蒸红薯.大伙你抢我夺]

 

 陈贝金:早上‘梆梆梆’,中午‘靠山庄’,黑了调个顿,还是红薯汤。(意思是生活清苦得三餐都吃红薯)

 

陆娴婷:打山珍野味吃去,别吃这‘梆梆梆’!

 

[民工甲从厨房中又端出一盆蒸红薯]

 

民工乙:这叫以多胜少。你们一个月二十多斤粮票可买一百多斤红薯,就能吃饱。我们就是吃这‘梆梆梆’长大的。

 

[饭后许华召开了一个战地会。马松安排了下一步的试制试发工作]

 

马 松:同志们都辛苦了。这次我们用青-t1火箭初战取得了成功,逼迫老天下了18.4毫米的雨。俗话说白雨连三场,明后天还会有战机。我想再试射青-t2,定要叫老天低下头。刚才我们商量了一下。我、丁老师和小陈还有两位师傅留下,今天夜里加个班,再多做几支青-t2。其它人先回县局,好好睡一覚,蓄精养锐,明天再战!

 

[小吉普搭上最后一班渡船。在渡船上陆娴婷紧挨着许华]

 

 

 

场:6

 

景:土火箭试验基地发射场

 

吋:日

 

人:许华,卜民定,马松,丁哲民,陈贝金,王新,陆娴婷,民工甲、乙

 

 

 

[凌晨,许华早早来到了发射场。仰望天空,高高的马尾状半透明云片下堆滿了或成片或成族,似堡垒又似棉絮的暗灰色云团。四周山岭上不断生成的,上凸下平的白色云块]

 

 马 松:起床!今日有战机。过早(地方语:吃早饭)后再多做一些青--t2火箭,来一个百箭齐发,定叫老天好好哭一场!

 

 [天空中的对流云层已发展到三成,其中西北方二、三块垂直发展旺盛的城堡状对流云已吃掉了附近的云块,继续翻腾着向上、向四周扩展]

 

 [激情亢奋的气象人迅速行动起来,在三个河套的四个坡顶上架起了十五座青—t1型和五座青--t2型火箭发射架。六十支土火箭严阵以待整装待发,六十根三尺多长的导火索会集在四个点火器上]

 

 [许华和王新站立在西侧的坡顶上,昂首注视着云层的变幻。凭着多年的测天经验,估测真正的战机应该出现在午后]

 

 [一阵嗤嗤响声随风飘来,东坡点火架上闪烁着耀眼火花。只见陈贝金弯背伸臂,手中的打火机还吞吐着火苗。而二名民工正在发射架前取出火箭调整发射方位,一支青--t2火箭还捉在一个民工手中]

 

 [千钧一发之际,丁哲明大跨一步,启动了断火装置。火捻被切断火焰被熄灭,避免了一场箭毁人亡的重大事故]

 

  [卜民定、许华等人赶到了东坡]

 

 卜民定:是谁点的火?是谁?!

 

  [丁哲明看看陈贝金]

 

 陈贝金:我想试试断火装置灵不灵。

 

 许 华:那你为何不立即启动断火器?还要继续玩火!

 

 陈贝金:……。

 

  [许华气得浑身顫料]

 

 许 华:你这是蓄意破坏!老卜、王新,没收他的火具。打完这一仗,再找他算账!

 

 陈贝金:你……你乱扣帽子!我好奇……心,根本就没注意他们在挪动发射架。我不是故意的!

 

 卜民定:狡辩!

 

  [一场危险的游戏结束后,整个发射场又各就各位复以平静]

 

 [陈贝金怏怏地向驻地走去,一路上蹬踢着他认为绊脚的一切。他恨!他把所有的恨都集聚在许华身上]

 

 [对流云层虽然还在继续增厚、增多。但继续向上攀升显得有气无力,花芽菜云顶不停地生生消消]

 

 王 新:看来上午是没有戏了。

 

  [许华还沉思在后怕中,听了王新意见,发出了收工令]

 

 

 

场:7

 

景:土火箭试制房(内、外)

 

吋:日

 

人:许华,卜民定,马松,丁哲民,陈贝金,王新,陆娴婷,民工甲、乙

 

   [午餐仍是蒸红薯,每人外加一碗少油多盐的白菜汤]

 

   [在坡上值守的王新匆匆地跑了进来。抓了几块红薯,大口 地填进嘴里]

 

 王 新:两位副座!战机来了,对流云层发展起来了。

 

  [战机就是命令。人们丢下碗筷迅速奔向发射场]

 

 

 

场:8

 

景:土火箭试验基地发射场

 

吋:日

 

人:许华,卜民定,马松,丁哲民,陈贝金,王新,陆娴婷,民工甲、乙

 

 

 

 [午时起,垂直对流运动发展得十分旺盛。黑色云层已覆盖大部分天空,云底下,悬挂在半空中的雨幡向西倾斜着,并随黑云迅速向东移动]

 

  [许华目测了云底距离,王新估算着云底高度]

 

 [六十支土火箭已呈小扇面排开,十五支青—t2火箭对准了黑色云底]

 

 [许华用四色旗指挥着四个发射点。一声狂吼下达了点火命令]

 

 [整个发射场上响起了一片嗤嗤尖叫声。六十根燃烧着的火捻散发出的烟雾迷漫了河套和山坵,六十个红色火点闪烁着,点燃了土火箭.一阵轰鸣震耳欲聋,六十支火箭齐刷刷穿过云底钻进黑云,闷沉的爆炸声在云层中响起]

 

 [箭响雨落,瓢泼大雨从天而降,方圆数十里范围内一片漆黑,豆大的雨滴在呼啸的北风催赶下,冲刷着大地的一切]

 

  [被暴雨浇灌得成落汤鳮的气象人,在风雨中翘首昂立]

 

 [在风雨中战天斗地的人们,整理收拾好发射工具,肩驮背扛,相互搀扶着绕过河套回到了驻地]

 

 [喜悦和欢乐爆发了,他(她)们和着浑身的泥水久久地拥抱在一起。唱起了《气象人之歌》]

 

[歌声、字幕]

 

 荆楚大地,

 

 山清水秀;

 

 蓝天碧空,

 

 朵朵白云。

 

 

 

 无私无畏的气象人,

 

 踏着时代节拍;

 

 与时俱进,

 

 默默耕芸。

 

 

 

 一个个字符,

 

 写下了天气的史诗;

 

 一张张天气图,

 

 刻划着天气演变的瞬间。

 

 

 

 一根根线条,

 

 描绘了天气的心和脸;

 

 一条条信息,

 

 向千万人报告着天气的祥和吉。

 

 

 

 气象人的千里眼。

 

 能洞察大气的一切;

 

 收尽那,

 

 变幻莫测的风、雨、雷、电。

 

 

 

 峻嶺山峦、河谷平川,

 

 踏印着气象人的足迹;

 

 深雪、泥宁、暴晒、干裂,

 

 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

 

 

 

 心似一颗玉石,

 

 守护着;

 

 十九万平方公里的,

 

 辽阔大地和蓝天。

 

 

 

  [歌声响彻了山坵、田野]

 

  [陆娴婷在欢快的气氛中忘却了周围的人,给了许华一个吻]

 

  [许华那还粘附了水珠的脸额上留下了一只带着泥水的唇印]

说明:本剧本只上传一小部份,后面省略了很多内容,剧本长度大概十来分钟,是一个超级搞笑加感人并起到宣传教育的正能量剧本,适合各种活动演出。此剧本是收费的,如您有需要请联系,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企业微信号:13979226936 微信公众号:剧本原创, 另外可根据您的要求专业为您量身定写各种剧本,如: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话剧、二人转、双簧、戏曲剧本等。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优生优育宣传搞笑小品《婚检
健康立档医疗服务宣传搞笑小
部队战士先进思想题材感人小
部队生活题材小品《部队生活
警务人员演出搞笑正能量小品
政府采购小品剧本《坚守原则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政府采购小品剧本《坚守原则》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剧本《改革
相声剧本《海关人》
公司周年庆典年会活动小品《完
经济低迷企业转型升级小品《改
公司员工小品剧本《你创业我投
民兵音乐剧剧本《海防民兵》
医师节医务人员宣传义诊小品《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战友情深)
党员廉洁小品剧本《坚守原则》
禁毒宣传小品剧本(后悔的眼泪)
政府管委会和公司市场营销人员
军队情景剧剧本《最美机务兵》
建筑公司三句半剧本《部门创辉
电力企业反腐小品剧本《将反腐
安全生产情景剧本《安全不能马
医院开展“学党史跟党走”实践
婚姻登记搞笑小品剧本《520结婚
纪检委脱口秀《纪委那些事》
戏曲音乐剧本《村长的心病》
红色历史情景剧剧本《红色黔东
情感音乐剧剧本《庭前调解》
七一建党节小品剧本《最美党员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历史小品剧本
古装搞笑小品剧本《天南地北来
小学生红色教育题材小品《小小
感人故事小品剧《我爱你中国》
小学生表演红色历史题材小品《
乡村振兴小品剧本《村里那些事
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宣传小品《老
您当前位置:中国原创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农村电影剧本 > 气象人之歌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影剧本-农村电影剧本   会员:Xuxiande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4/6/5 16:54:37     最新修改:2024/7/9 16:24:23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气象人之歌》
【原创剧本网】作者:徐贤德
中国原创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气象人之歌》

 

场:1

 

景:春旱的大地

 

吋:日

 

人:[画外音]

 

 

 

[画外音]这是七十年代初的春末夏初。刚熬过了严冬的人们,才微微感覚到春天的温暖,一场百年大旱悄无声息地降临了。早醒的杏、桃、樱树,好像早已知道了这又一场灾难,迟迟不肯绽放它那原本十分美丽的花朵,宁死不屈地凋零、凋落在厚厚的尘土里。几朵生命顽强的红白交映的杏花,在稀疏的淡绿色叶芽襯托下仍在挣扎。拼命地向人们展示:这是一个十分困苦的春。

 

 

 

场:2

 

景:市气象台会议室

 

吋:日

 

人:王岩,侯俊,宋哲民,许华,卜民定,方主任,视察团数人

 

 

 

 [在王岩和侯俊的陪同下,省、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方主任率有关部门负责人来到气象局视察]

 

 [许华在会议室精心布置了一个别开生面的欢迎会:几杯微显黄色的白开水整齐地一字摆开]

 

[四周墙壁上分门别类挂滿了许多图表,视察团的人们对当前全市乃至全省的旱情有一目了然。]

 

 [在另一面墙上粘贴着五、六张连环漫画,使视察的人感到费解。图面上画着:一支小火箭直冲云霄,弹头在云层中炸开,散发出细小的粉粒撞击着云层中飄游的雾珠和小水滴。云层变暗了,豆大的雨滴从空中降落,地面一片水汪汪的,人抬起了头,禾苖直起了腰]

 

 方主任:这画的是不是人工降雨?

 

 宋哲民:请就坐,听听许华副局长的汇报吧。

 

  [许华清了清嗓子掂起了苶杯,指指右墙]

 

 许 华:各位領导、专家,今天怠慢了。水太浑沏不成清苶。这是我们的一个人工降雨新设想。老天抠门,几十天一滴水也不给,我们想只有向天要雨。这个要不是求而是斗!怎么斗呢?开展一场人工降雨的人民战争。我们设想硏制土火箭携带碘化银弹头开展人工降雨。它的特点是硏制快、成本低、群策群力,可以打一场抗春夏连旱的人民战争。

 

 宋哲民:不滿各位,我们是先斩后奏。在青县借调了中学的一位姓丁的理化老师,已经开展了土火箭的试制工作。

 

 王 岩:火箭虽土,那可是TNT。一公斤炸药可炸塌三间屋。旱要抗而且要抗到底,但不能让生命去冒险!

 

 许 华:老书记你放心。一是试验基地制订了一整套安全管理制度;二是有物理化工老师专家指导;三是操作人员都进行了培训。再说,为夺取抗旱斗争的全面胜利,冒点风险是值得的。

 

 方主任:现在进展如何?

 

 卜民定:上升高度已经达到一千米左右,在配料中再改进一下,上到催雨有效高度是没问题的。就是在命中率还不高。正从力学原理上加以改进。

 

  [王岩与侯俊交换了一下意见]

 

 王 岩:好!扩大试验!在确保安全前提下,在全市气象台站一边试制一边投入抗旱斗争。市里从财政上、物资上全力支持你们。

 

 

 

场:3

 

景:台长室

 

吋:日

 

人:宋哲民,许华,卜民定,预报员们

 

 

 

 [在经历了近百日的干燥晴热的天气后,老天显露了一点仁慈.万里晴空中不时贴上了朵朵高耸的、向上翻滾的黑底白云。有时也会在它认为应该施舍的背旮旯里撤下几滴吝啬的泪水]

 

[这些遮遮掩掩的征兆自然不能逃脱气象人的眼睛。日夜监视着天气演变的预报员们敏感到,天可能要转折了] 

 

  [宋哲民找来了许华和卜民定]

 

 宋哲民:老天好像要变脸了?

 

 许 华:是的.一股较强的冷空气已经逼近。但有些偏北,西南暖湿气流也不强盛.我和老卜正要向你汇报.

 

 宋哲民:旱情严重,人不等天.今天下午就去试验基地,抓好战机实施人工降雨.

 

 

 

场:4

 

景:青县土火箭试验基地(外)

 

吋:日

 

人:许华,卜民定,王新,马松,丁哲明,陆娴婷,陈贝金,民工甲、乙

 

 

 

 [试验基地设在舟山大坝上游,汉江、舟江交汇处的一个小山凹里,发射场就在山凹两侧的坡顶上]

 

 [天空中已耸立着一团团臃肿、浓厚的城堡状积云,二、三块顶部翻腾着花椰菜形对流泡体。冰晶结构的线状云呈辐射状伸向天顶]

 

  [许华走下吉普车,抬头看了看滿天的对流云]

 

 许 华:到发射场去!老卜你带着小陆到西坡去,我和小王去东坡。一定要抓好战机,取得首战告捷!

 

 [发射场上马松、丁哲明正分别指挥着东西坡上的试发人员忙碌着。一场与天抗争、对天宣战一触即发!两面坡上各五座三筒式火箭发射架上三十支土火箭斜指着已交融成片的黑灰色云层]

 

  [马松简略地汇报了准备情况后,请许华下达发射]

 

[许华接过话筒和指挥旗,面对西方高声发令‘五、四、三、二、点——火!’。宏亮的吼声在两条江面上穿梭,在山坵群岭中回荡]

 

 [三十支土火箭腾空而起,拖着条条白色光焰,飞向高空钻入云层。‘嘭!嘭!嘭!……’的爆炸声响彻云霄]

 

 [老天终于屈服了,豆大的雨滴应声而落。久违的瓢泼大雨夹带着哗哗声冲刷地上的一切]

 

[沉睡的江面被敲醒了,欢乐地跳起了水花舞;干渴的滩涂、农田、山坵大张着干裂的‘嘴拼命地吸吮着这人造甘露;林木、禾苗、野草摇晃着瘦弱的身躯向气象人致意]

 

  [大地在欢笑,地上的人也在欢笑]

 

[被倾盆大雨浇淋得浑身湿透的气象人在相互拥抱。许华、马松两人眼中都流下了欣喜的泪。泪水却无声无息地溶入了已开始流淌的泥水中]

 

 [天公不作美。被土火箭击漏了的那团乌云,泼下了一盆大水后瞬息而过。阳光又从云缝中钻了出来]

 

 王 新:雨过天又晴,老天你也太小气了。

 

 

 

场:5

 

景:土火箭试制房(内、外)

 

吋:日

 

人:许华,卜民定,王新,马松,丁哲明,陆娴婷,陈贝金,民工甲、乙

 

 

 

[小小的灶房里,大铁锅里的水已煮沸,咕嘟咕嘟地翻滾着气泡,蒸汽迷漫的小屋让全身湿透的人们倍感温暖]

 

 [土火箭初战告捷使陆娴婷特别开心,轻轻地哼起了宋人苏轼的《望湖楼醉书》古诗]

 

 陆娴婷: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

 

 陈贝金:还水如天呢?不如说水如泪!

 

 卜民定:小王已测了雨量,足足18.4毫米,按时雨量算已远远超过暴雨标准。三十支土火箭换得一场短时暴雨,这还不是初战胜利吗?

 

  [许华喊上了卜民定、马松和丁哲明一起走进了配制房]

 

 [房中间整整齐齐放着一百多支成品火箭。另有十几支稍粗稍长的火箭竖立着。两台铁质卷筒机摆放在左右两侧。几沓牛皮纸堆放在一旁。靠门口的配料桌上放着试制工具,一应俱全]

 

 卜民定:(对丁哲民)硝酸钾、木炭加这硫磺配制的火箭性能是否更好?

 

 丁哲民:从理论上讲,爆炸力要提高一倍多。已试制了十几支还没试发。

 

 许 华:是那竖着的几支?

 

  [陈贝金不知何时跑了进来,伸手就要去抓]

 

 丁哲民:小心!别动.稍加碰撞它就会起飞爆炸。

 

 许 华:安全问题切不可掉以轻心!王书记、宋局长一再强调要把安全放在首位。

 

  [一行人走到两大盆火药前]

 

 卜民定:一定要用木板盖上.一点火星,这三间瓦房就会飞上天!这十几支硫磺火箭也要移到安全处。

 

  [走出配制房,站在西斜的阳光下,许华顿感温暖]

 

 [天空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向上翻腾的积状云块向两侧平衍了下来,脱离了占体的弯勾似的半透明云片,像一个个倒挂着的巨大逗号,浮游在空中。日头将要坠落的地方还殘留着一些墨黑的乌云]

 

 [人们聚集在试制房前的一片松林中,男将们褪去了外衣,光着上身.树杈上凉滿了衣裤]

 

  [陈贝金托着一把汽枪追赶着林中飞鸟]

 

 陆娴婷:哼!还有心打鸟?

 

 陈贝金:一个月二十四斤粮那能填饱肚子。打几只小鸟野鸽什么的,改善改善生活。

 

  [许华看看手表已下午五时多了,这才感到肚饥肠空]

 

 许 华:(对马松)有什么吃的,大家还没吃午饭呢。

 

  [马松从厨房里端出了一大锅蒸红薯.大伙你抢我夺]

 

 陈贝金:早上‘梆梆梆’,中午‘靠山庄’,黑了调个顿,还是红薯汤。(意思是生活清苦得三餐都吃红薯)

 

陆娴婷:打山珍野味吃去,别吃这‘梆梆梆’!

 

[民工甲从厨房中又端出一盆蒸红薯]

 

民工乙:这叫以多胜少。你们一个月二十多斤粮票可买一百多斤红薯,就能吃饱。我们就是吃这‘梆梆梆’长大的。

 

[饭后许华召开了一个战地会。马松安排了下一步的试制试发工作]

 

马 松:同志们都辛苦了。这次我们用青-t1火箭初战取得了成功,逼迫老天下了18.4毫米的雨。俗话说白雨连三场,明后天还会有战机。我想再试射青-t2,定要叫老天低下头。刚才我们商量了一下。我、丁老师和小陈还有两位师傅留下,今天夜里加个班,再多做几支青-t2。其它人先回县局,好好睡一覚,蓄精养锐,明天再战!

 

[小吉普搭上最后一班渡船。在渡船上陆娴婷紧挨着许华]

 

 

 

场:6

 

景:土火箭试验基地发射场

 

吋:日

 

人:许华,卜民定,马松,丁哲民,陈贝金,王新,陆娴婷,民工甲、乙

 

 

 

[凌晨,许华早早来到了发射场。仰望天空,高高的马尾状半透明云片下堆滿了或成片或成族,似堡垒又似棉絮的暗灰色云团。四周山岭上不断生成的,上凸下平的白色云块]

 

 马 松:起床!今日有战机。过早(地方语:吃早饭)后再多做一些青--t2火箭,来一个百箭齐发,定叫老天好好哭一场!

 

 [天空中的对流云层已发展到三成,其中西北方二、三块垂直发展旺盛的城堡状对流云已吃掉了附近的云块,继续翻腾着向上、向四周扩展]

 

 [激情亢奋的气象人迅速行动起来,在三个河套的四个坡顶上架起了十五座青—t1型和五座青--t2型火箭发射架。六十支土火箭严阵以待整装待发,六十根三尺多长的导火索会集在四个点火器上]

 

 [许华和王新站立在西侧的坡顶上,昂首注视着云层的变幻。凭着多年的测天经验,估测真正的战机应该出现在午后]

 

 [一阵嗤嗤响声随风飘来,东坡点火架上闪烁着耀眼火花。只见陈贝金弯背伸臂,手中的打火机还吞吐着火苗。而二名民工正在发射架前取出火箭调整发射方位,一支青--t2火箭还捉在一个民工手中]

 

 [千钧一发之际,丁哲明大跨一步,启动了断火装置。火捻被切断火焰被熄灭,避免了一场箭毁人亡的重大事故]

 

  [卜民定、许华等人赶到了东坡]

 

 卜民定:是谁点的火?是谁?!

 

  [丁哲明看看陈贝金]

 

 陈贝金:我想试试断火装置灵不灵。

 

 许 华:那你为何不立即启动断火器?还要继续玩火!

 

 陈贝金:……。

 

  [许华气得浑身顫料]

 

 许 华:你这是蓄意破坏!老卜、王新,没收他的火具。打完这一仗,再找他算账!

 

 陈贝金:你……你乱扣帽子!我好奇……心,根本就没注意他们在挪动发射架。我不是故意的!

 

 卜民定:狡辩!

 

  [一场危险的游戏结束后,整个发射场又各就各位复以平静]

 

 [陈贝金怏怏地向驻地走去,一路上蹬踢着他认为绊脚的一切。他恨!他把所有的恨都集聚在许华身上]

 

 [对流云层虽然还在继续增厚、增多。但继续向上攀升显得有气无力,花芽菜云顶不停地生生消消]

 

 王 新:看来上午是没有戏了。

 

  [许华还沉思在后怕中,听了王新意见,发出了收工令]

 

 

 

场:7

 

景:土火箭试制房(内、外)

 

吋:日

 

人:许华,卜民定,马松,丁哲民,陈贝金,王新,陆娴婷,民工甲、乙

 

   [午餐仍是蒸红薯,每人外加一碗少油多盐的白菜汤]

 

   [在坡上值守的王新匆匆地跑了进来。抓了几块红薯,大口 地填进嘴里]

 

 王 新:两位副座!战机来了,对流云层发展起来了。

 

  [战机就是命令。人们丢下碗筷迅速奔向发射场]

 

 

 

场:8

 

景:土火箭试验基地发射场

 

吋:日

 

人:许华,卜民定,马松,丁哲民,陈贝金,王新,陆娴婷,民工甲、乙

 

 

 

 [午时起,垂直对流运动发展得十分旺盛。黑色云层已覆盖大部分天空,云底下,悬挂在半空中的雨幡向西倾斜着,并随黑云迅速向东移动]

 

  [许华目测了云底距离,王新估算着云底高度]

 

 [六十支土火箭已呈小扇面排开,十五支青—t2火箭对准了黑色云底]

 

 [许华用四色旗指挥着四个发射点。一声狂吼下达了点火命令]

 

 [整个发射场上响起了一片嗤嗤尖叫声。六十根燃烧着的火捻散发出的烟雾迷漫了河套和山坵,六十个红色火点闪烁着,点燃了土火箭.一阵轰鸣震耳欲聋,六十支火箭齐刷刷穿过云底钻进黑云,闷沉的爆炸声在云层中响起]

 

 [箭响雨落,瓢泼大雨从天而降,方圆数十里范围内一片漆黑,豆大的雨滴在呼啸的北风催赶下,冲刷着大地的一切]

 

  [被暴雨浇灌得成落汤鳮的气象人,在风雨中翘首昂立]

 

 [在风雨中战天斗地的人们,整理收拾好发射工具,肩驮背扛,相互搀扶着绕过河套回到了驻地]

 

 [喜悦和欢乐爆发了,他(她)们和着浑身的泥水久久地拥抱在一起。唱起了《气象人之歌》]

 

[歌声、字幕]

 

 荆楚大地,

 

 山清水秀;

 

 蓝天碧空,

 

 朵朵白云。

 

 

 

 无私无畏的气象人,

 

 踏着时代节拍;

 

 与时俱进,

 

 默默耕芸。

 

 

 

 一个个字符,

 

 写下了天气的史诗;

 

 一张张天气图,

 

 刻划着天气演变的瞬间。

 

 

 

 一根根线条,

 

 描绘了天气的心和脸;

 

 一条条信息,

 

 向千万人报告着天气的祥和吉。

 

 

 

 气象人的千里眼。

 

 能洞察大气的一切;

 

 收尽那,

 

 变幻莫测的风、雨、雷、电。

 

 

 

 峻嶺山峦、河谷平川,

 

 踏印着气象人的足迹;

 

 深雪、泥宁、暴晒、干裂,

 

 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

 

 

 

 心似一颗玉石,

 

 守护着;

 

 十九万平方公里的,

 

 辽阔大地和蓝天。

 

 

 

  [歌声响彻了山坵、田野]

 

  [陆娴婷在欢快的气氛中忘却了周围的人,给了许华一个吻]

 

  [许华那还粘附了水珠的脸额上留下了一只带着泥水的唇印]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原创剧本网www.ju20.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