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修铁路话剧剧本(光荣铁道兵)
小学生表演的红色课本,校园优秀课
银行情景演练剧本,关于金融的情景
争家产搞笑小品,分家产小品剧本《
工地生活超感人小品剧本(光荣铁道
红色党史历史心理剧剧本《红色革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银行情景演练剧本,关于金融的情景剧
红色历史革命经典情景剧剧本《红色
5月17日世界电信日小品剧本(最美基
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宣传小品剧本
红色儿童音乐剧剧本,红色主题小朋友
适合小学生的音乐剧,简单的儿童音乐
导游与游客情景剧本《农村好风光》
乡村振兴音乐剧剧本《农村好风光》
新入院病人接待情景剧,医院门诊情景
适合小学生的儿童音乐剧剧本(做共产
纪念建党100周年音乐剧剧本《真情1
小学生六一儿童节搞笑小品表演剧本
512护士节关于医护人员正能量医学类
五四爱国教育小品剧本(保卫钓鱼岛)
最新最适合五一国际劳动节表演的超
改变观念的养生的小品,关于养生的搞
爆笑小品相亲,相亲段子台词爆笑剧本
银行反诈骗正能量小品剧本《你最好
关于深入推进医养结合康復发展工作
315消费者权益保护小品剧本(诚信为
三八妇女节女性题材相声剧本(谁说女
建党100周年剧本,以建党百年为主题
适合情人节表演超搞笑小品剧本《原
关于元宵节的小品搞笑小品,汤圆剧本
史上最搞笑小品笑死人的爆笑小品剧
回家投资创业小品剧本《不忘初心回
新冠疫情背后的感人故事小品剧本《
2021年最有创意的公司年会节目搞笑
安全用气宣传搞笑情景剧剧本《燃气
公司部门经理小品剧本《公司好经理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影剧本 > 喜剧电影剧本 > 跑腿囧事之有求毕应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影剧本-喜剧电影剧本   会员:cjx950214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1/4/2 18:37:18     最新修改:2021/4/3 18:46:02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影剧本名:《跑腿囧事之有求毕应》
(原创剧本网)作者:陈冀鑫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01场 室外 白天 晴 山谷中片场

山谷中片场,卢小伟一袭白色古装,佩剑骑马掠过。

远处山头上,一群古装蒙面人冒了出来,虎视眈眈盯着下面的卢小伟。

山谷一角,导演坐在监视器前,双手拿着卷成一卷的剧本点着头打着瞌睡,像烧香时敬香一样。

毕应打了一个喷嚏,用面巾擦了擦鼻涕,然后顺手用面巾蒙上了自己的脸。

蒙面人头领一声令下,众蒙面人一拥而下。

毕应脚下一滑,整个人打着滚滚下了山坡,正好滚到卢小伟马下。

卢小伟翘着兰花指指着毕应:【干!干什么!Cut!Cut!!Cut!!!】

一众工作人员拥向卢小伟,递水的递水,扇风的扇风,补妆的补妆。

毕应独自一个人爬了起来,使劲拍打着身上的尘土。

副导演举起喊话器:【好了!各就各位!再来一条!】

卢小伟再次骑马进入山谷,蒙面人再次冲下山。

卢小伟拔剑与蒙面人展开混战。

卢小伟将蒙面人一一放倒,然后和毕应在地上打作一团。

打斗中,卢小伟将剑直指毕应眉心,毕应则拼命使劲不让卢小伟把剑刺下来。

千钧一发之时,卢小伟突然松劲:【靠!忘词了……Cut!Cut!】

毕应起身:【卢老师啊,记两句台词很难吗?咱NG第几次了?】

卢小伟:【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毕应:【您不能上点心吗?】

卢小伟:【这里其实不说台词也行啊……不行咱问导演?导演!导演!】

导演扑通一声连人带导演椅翻倒在地,还打起了呼噜。

卢小伟:【行了那我们从说词这里开始吧,来,3,2,1,Action!】

毕应只好躺下,重新和卢小伟扭打在一起。

打斗中,卢小伟再次将剑直指毕应眉心,毕应则拼命使劲不让卢小伟把剑刺下来。

千钧一发之时,卢小伟开口:【123,321,1234567,7654321……】

毕应惊得目瞪口呆。

卢小伟:【对白可以后期配音啊!】

毕应翻身将卢小伟压在身下一通暴揍:【配你个头!亏你还明星?你到底会不会演戏!?会不会演戏……】

众人围上来拉架,现场一片混乱。

嘈杂声中导演醒了过来:【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么吵……】

 

第02场 室内 白天 晴 影视城某房间

影视城某房间里,导演歇斯底里地骂着毕应。

导演:【你居然敢打卢小伟老师?你知不知道这片子他投了大头?他现在正闹着撤资呢!!!】

毕应:【他不记台词,说就说数字。】

导演:【台词后期可以配音你不知道?!】

毕应:【明星就可以不记台词吗?】

导演:【闭嘴!行……你别演了!这一行你也别干了!我要让你社死!我要发通告让影视行业封杀你……】

 

第03场 室外 白天 晴 影视城大门口

毕应被几个人撵出了影视城的大门,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没等毕应起身,毕应的行李一件件地飞出了影视城的大门,七零八落地掉在毕应周围。

大门保安:【赶紧走!别堵着大门!】

毕应不服气地起身,胡乱地卷起行李离开了。

 

第04场 室外 白天 晴 大街上

毕应拖着行李,一个人走在大街上。

一个外卖员骑电动车掠过毕应,然后又停在了毕应面前。

外卖员口音浓重地:【靓仔,那头那过影视城出来的吧?】

毕应:【去去……没事送你外卖去。】

外卖员像变戏法一样变出一张名片递给毕应,对着毕应挤了挤眼睛。

外卖员:【要不要加入我们一起送外卖啊?】

 

第05场 室外 白天 晴 大街上

镜头一转,毕应穿着外卖装,戴着头盔,畏畏缩缩地骑着和他体型完全不搭调的小电瓶车穿梭在大街上。

 

第06场 室内 白天 晴 客户家门口

毕应手提外卖敲了敲客户家的门。

毕应:【您好!外卖!】

门开了,一只手把外卖接了进去,紧接着递出来一袋垃圾:【把垃圾带一下谢谢。】

毕应接过了垃圾袋。

如此往复无数次,毕应都在送出外卖后接过来一袋垃圾。

一户住户开门。

毕应:【我不丢垃圾。】

客户:【不用。】

毕应惊喜:【终于不用丢垃圾了!】

客户:【小哥哥帮我换一下灯泡。】

毕应垂头丧气地走进了屋子,给客户换了灯泡。

又一户住户开门。

毕应:【您好,您的外卖!】

客户:【帮我做个饭!】

毕应:【让我做饭你点外卖干什么……】

客户:【我买食材,你做饭啊。】

又一户住户开门。

毕应:【只送外卖,不丢垃圾!不换灯泡!不打扫卫生!不做饭!】

客户的一只手还是递了一包垃圾出来。

毕应生气:【喂!我是送外卖的!不是无偿跑腿仔!】

客户伸手把垃圾揪了进去,没等毕应高兴,垃圾袋上插了一张百元大钞被送了出来。

毕应:【喂!你这……】

又一张百元大钞不耐烦地飞出了门外,然后门重重地关上了。

毕应:【好!你牛!】

毕应气呼呼地把第二张百元大钞往垃圾袋上一插,转身下了楼。

 

第07场 室外 白天 晴 楼下垃圾站

毕应走到垃圾站前,大手一挥把垃圾袋扔进了垃圾桶里,拍拍手离开了。

毕应边走边小声嘟哝:【真的是,丢垃圾,换灯泡什么的难道自己不会吗?把人当无偿劳动力……无偿……等等……】

毕应猛然想起垃圾袋上插了两百块钱,然后赶紧转身跑回垃圾站去找钱,却远远发现一辆垃圾车收走了垃圾离开了。

毕应赶紧骑上电动车去追垃圾车:【喂!等一下!】

 

第08场 室外 白天 晴 马路上

垃圾车在马路上七拐八绕地行驶着。

毕应在垃圾车后面骑着电动车紧紧追赶着。

突然,前面路口红灯亮了,垃圾车司机一脚刹车停了下来,紧接着垃圾车司机听到车后面“咚”地一声。

垃圾车司机见还是红灯,于是下车检查后垃圾斗,却什么都没有看见,于是转身回到了车里。

 

第09场 室外 白天 晴 马路上

垃圾车开过了好几个路口,在又一个红灯前停了下来。

毕应从垃圾车后斗里爬了起来。

垃圾车后面的汽车上坐着一对母子。男孩在东张西望,母亲在看手机,手机上正好是一篇讲垃圾车里发现尸体的新闻。

男孩:【妈妈你看!垃圾堆里有人!】

毕应捏着鼻子,一个猛子扎进了垃圾堆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母亲放下手机抬头,没有看到人:【垃圾堆里怎么会有人呢?】

毕应从垃圾堆里爬了出来,手里握着两百块钱亲了亲,发现不对之后又赶紧“呸呸呸”啐了几口。

男孩:【妈妈你看!那个人在吃垃圾!】

毕应捏着鼻子,再次一个猛子扎进了垃圾堆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母亲再次放下手机抬头,没有看到人:【宝,垃圾堆里只有垃圾,不会有人。】

毕应第三次从垃圾堆里爬了起来,顺带把自己的电动车扔了出去,翻出垃圾车骑上电动车离开了。

母亲看到从垃圾车里爬出的毕应,失声惊叫:【鬼呀!!!】

男孩:【妈妈,白天不会有鬼!】

 

第10场 室内 白天 晴 文印店

毕应走进了文印店,文印店里的店员立刻伸手捂住鼻子。

毕应:【老板,给我印200块钱的小卡片。】

店员:【卡片上印什么?】

毕应拿过旁边的纸笔,写下了“有偿跑腿,有求必应,毕先生:16434567890”,然后递给店员。

毕应:【等等……】

毕应收回纸,把“必”字划掉,改成了“毕”字,变成了“有偿跑腿,有求毕应,毕先生:16434567890”,接着把自己点开支付二维码的手机也给了店员。

毕应:【这付款二维码也麻烦印上去。】

店员一只手捏着鼻子,一只手接过了毕应手上的纸和手机,给毕应印了200块钱的卡片。

毕应得瑟地拿着卡片走出了文印店,把自己的外卖服和头盔就地一扔,正式开启了单干之路。

 

第11场 室外 白天 晴 街巷

大街小巷里,毕应把小卡片或发、或撒,发满了大街小巷的各个角落。

人们或接下毕应的小卡片,或一笑置之,或报以拒绝。

 

第12场 室内 白天 晴 居民楼楼道

毕应鬼鬼祟祟地摸进居民楼楼道,把小卡片插满楼道的每一间屋子的门上。

 

第13场 室内 白天 晴 便利店

毕应拿着一摞卡片走进了一家便利店。

毕应向便利店老板递上一张小卡片:【老板,有偿跑腿了解一下?】

便利店老板接过小卡片看了看:【无偿可以不?】

毕应笑着摇了摇头。

便利店老板:【有求毕应……可我这里也用不上什么需要跑腿的事情啊!】

毕应口若悬河:【可以给你买饭买菜、可以倒垃圾、可以帮忙搬货、可以接送你家孩子、可以……】

便利店老板伸手:【啊行行行我知道了……】

这时,两个城管从便利店后面走了出来。

城管甲向毕应:【你在做什么?】

毕应递上一张小卡片:【有偿跑腿了解一下?】

毕应突然感觉到不对劲,立刻撒腿就跑,两个城管立刻追了出去。

城管甲、乙:【给我站住!】

便利店老板:【喂!喂!钱还没给呢!】

见两个城管不搭理自己,便利店老板也追着城管跑出了便利店。

 

第14场 室外 白天 晴 小巷里

李有才被拔毛队围堵在小巷里。

拔毛甲:【小子,老规矩,该给保护费了。】

李有才缩在墙角,不敢说话。

拔毛乙:【大哥让你给钱呢!听到没有?】

李有才:【没,我没钱。】

拔毛甲:【没钱?你爸不是大老板吗?怎么可能没有钱?弟兄们!搜他!】

众人一拥而上。这时,毕应从远处跑来,两个城管紧紧追在后面,便利店老板又紧紧跟在城管后面。

城管:【站住!别跑!】

便利店老板:【站住!给钱!】

当众人跑近后,李有才趁机狠狠推了一把面前的拔毛,面前的拔毛一个趔趄倒在地上。毕应身手敏捷地闪了过去,后面两个城管躲闪不及被地上的拔毛绊倒。

李有才趁乱蹿出人群,向着毕应奔跑的反方向奔逃。

众拔毛:【追!】

两拨人朝着两个方向跑去。

 

第15场 室外 白天 晴 城中村小巷里

毕应拼命奔跑,跑进了一个城中村里,城管、便利店老板也追进了城中村。

李有才被拔毛队从另外一边追进了城中村。

李有才跑过一个卖香瓜的小贩摊前时,顺手抄起几个香瓜砸向拔毛队。

摊主撇下摊子追赶李有才:【小兔崽子!站住!赔我的瓜!】

两拨人在城中村里你追我赶,所到之处掀起一阵鸡飞狗跳。

在一个十字路口,两拨人即将相会。

城管甲:【那便利店老板怎么一直追着我们啊?】

城管乙:【我们好像没给他钱!】

城管甲:【你给!】

城管乙:【不,你给!】

十字路口处,城管甲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往身后一扔:【别追了!给你!】

百元大钞在风中翻了几翻,没被便利店老板接住,却掉到了另一头跑过来的拔毛队的手里。城管也和摊贩撞了个正着。

城管向摊贩:【好啊,卖瓜的,又见面了。站住!】

便利店老板向拔毛队:【小兔崽子!还我钱来!】

便利店老板转头追向拔毛队,城管转头追赶逃跑的摊贩,毕应和李有才各自甩脱了身后的追兵。

毕应和李有才见没有人追上来,不约而同地走回了十字路口一探究竟,两人相遇。

毕应、李有才异口同声向对方:【他们为啥追你啊?】

毕应:【我发小广告被城管追了。你呢?】

李有才:【拔毛……】

毕应;【啊,我懂了。】

李有才:【你发的什么小广告啊?】

毕应递给李有才一张小卡片。

李有才:【有偿跑腿?】

毕应点了点头。

李有才:【都跑些啥啊?】

毕应眼珠转了转:【倒垃圾、买饭、搬东西,等等等等……有求必应。】

李有才:【那我出钱给你,你帮我写作业。】

毕应翻了个白眼:【你滚……】

 

第16场 室内 白天 晴 网吧里

毕应在网吧里玩着网游,手机响了起来,是李有才的父亲李大刚打来的。

毕应:【你好?】

李大刚:【你是可以提供有偿跑腿服务是吧?】

毕应:【啊……没错。】

李大刚:【你还怪有意思的……有求毕应……真的有求必应?】

毕应点点头:【有求必应。我保证。】

李大刚:【你帮我去市里面所有的网吧跑一趟,去把我儿子捉回来。加我微信,我把我儿子的照片发给你。】

毕应:【1000块钱。】

李大刚:【一天之内找回来。】

毕应:【没问题。】

李大刚:【一天之内找不回来怎么办?】

毕应:【1000块每天,每超过一天再给1000块,以此类推。】

李大刚:【我给你半天时间。】

毕应:【你闹呢?城区这么大我一家家网吧给你找只给半天?其他活我不接了?2000!】

李大刚:【没戏。】

毕应:【那你自己去抓,还免费。】

李大刚:【我去抓我儿子,那我生意还做不做了?】

毕应:【关我屁事。】

李大刚:【1500,半天,做不做?】

毕应抓了抓头发:【成交。】

毕应加上了李大刚的微信,李大刚把照片发给了毕应。毕应小小一惊,看照片是李有才,才知道这个客户是李有才的父亲。

毕应放下手机,小声嘀咕:【还抓儿子,什么年代了未成年人还能进网吧……】

李有才从毕应后面冒了出来:【得亏我下了先手。】

毕应向李有才:【喂!小子!你平日里咋进的网吧?】

李有才脱鞋,从鞋底掏出了李大刚的身份证。

毕应:【啥味,好臭……不对啊!现在不是还要人脸识别吗?】

李有才从身份证皮里抽出了一张李大刚的证件照。

毕应:【我去……你直接把账号给我,我给你代打不行么?】

李有才:【我怕你盗我号,亲自监督你。而且为了防止被我爸监控,刚刚我才让你刷的你的身份证。】

毕应小声嘀咕:【真是一对奇葩父子……】

李有才推了一把毕应的脑袋:【打你的游戏,钱还想不想要了?记得帮我打满级哦!】

毕应撇了撇嘴,继续打游戏。

毕应打了好几把游戏,把把连跪,把李有才气得不轻。

李有才:【好……好了好了,你别打了,再打我战绩要被你弄成负的了!】

毕应:【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李有才:【又菜又爱玩,你是真!滴!菜!】

毕应:【去去去,给我买瓶喝的去!】

李有才:【嘿,你个跑腿的居然使唤我?!】

毕应:【去去去赶紧的!】

李有才:【不去!】

毕应:【不去现在就送你去找你爸!】

李有才不情愿地去到了网吧前台,还没开口就和进网吧来的拔毛队撞了个正着。

拔毛甲:【哟,上次让你逃了,这次你又送上门来了!】

拔毛乙:【大哥有财运!有财运!】

众拔毛拖着李有才就往网吧外面走。

李有才:【跑腿的!救我!】

毕应:【没空!】

李有才:【救命!!!】

毕应不耐烦地:【得加钱!】

突然,毕应意识到不对劲,赶紧转头向网吧前台方向看去,正好看到李有才被拔毛队拖走。

毕应赶紧起身,追出了网吧。

 

第17场 室外 白天 晴 街道上

毕应追着拔毛队上了大街。

经过一番蛇皮走位,毕应跑到了拔毛队前头,挡住了众人的去路。

李有才向毕应:【救我!】

拔毛甲:【又是你?】

毕应:【把他放了。】

拔毛乙:【知道我们是谁吗?小子儿?】

毕应故作嘲讽状:【21世纪了!还干拔毛队呢?】

拔毛乙脱去上衣,露出一身龙虎刺青。

毕应抬手竖起一个小拇指:【就这?】

拔毛甲手一挥:【上!】

众拔毛一拥而上,毕应施展拳脚功夫灵活地在人群中见招拆招。

李有才被双方当做武器,你来我往,互相推来搡去。

经过一番搞笑的打斗,毕应把拔毛队全数打倒,自己也体力不支倒在地上。

李有才被双方涮得七荤八素,吐了一地之后瘫倒在毕应身旁。

李有才:【毕哥,毕大哥,你太猛了,我要给你……加……加钱……】

毕应摆了摆手:【不用,不用,算免费送的。】

李有才无力地向毕应竖了个大拇指。

李有才:【你救了我两次。】

毕应呵呵一笑。

李有才:【你这么厉害,没有人敢欺负你吧?】

毕应脑海中回忆起自己被冷遇、被导演骂、被赶出影视城、送外卖被刁难等等的画面,苦笑着摇摇头。

李有才:【要是我有你这身手就好了。】

毕应:【有身手顶屁用,有票子才顶用。】

李有才:【不,有票子没用。你知道吗,我小时候,父母就离异了,我妈不管我,我爸整天只顾他自己的生意,要钱管够,别的没有。甚至我被人欺负,他都不管不顾。就连我名字李有才,本来都是发财的财……】

毕应抬手示意李有才住口。

毕应:【行了行了,别扯那些了。我该把你送去给你爸了。】

李有才:【千万别!】

毕应:【小子,不把你送过去我怎么拿到你爸给我的佣金呢?】

李有才起身想跑,被毕应一招制服,然后抽掉拔毛队的裤腰带把李有才绑住。

毕应笑着摇摇头:【中学生……哎……】

毕应把李有才扛上肩。

李有才在毕应肩上拼命哭闹撒泼,毕应不搭理李有才,向李大刚的公司赶去。

 

第18场 室内 白天 晴 李大刚办公室

毕应扛着李有才进了李大刚的办公室。

李大刚头也不抬,扔给毕应一沓钞票,然后往旁边的沙发一指:【放那里。】

毕应把李有才往沙发上一扔,转身要走。

李大刚:【站住。】

必应转身:【又咋了?】

李大刚:【你打了他一顿没有?】

毕应:【你……你也没让我打啊。】

李大刚:【那你怎么不教训他一下呢?】

毕应转身离开:【神经病……】

办公室外,必应听到了屋里李大刚的打骂声和李有才的哭喊声。

毕应摇了摇头,转身回到了李大刚的办公室。

毕应:【住手!】

李大刚:【关你什么事?】

毕应:【怎么?你儿子是你亲生的吗?】

李大刚:【是啊!】

毕应:【亲生儿子被拔毛了你都不管一管的吗?告诉你,我今天还真不是在网吧里发现的你儿子,我是在拔毛队手里把你儿子救下来的!要不是我以前做武行的,我才懒得多管闲事呢!爹当成你这样的也真是够了!】

李大刚生气地把手边的一切东西砸向毕应:【你滚!烂跑腿的!拿了钱就赶紧滚!】

毕应躲闪着李大刚砸过来的东西,恨恨地离开了李大刚的办公室。

 

第19场 室外 白天 晴 大街上

毕应走出李大刚的公司,走上大街,手机响了起来,是杨一丹打来的。

毕应:【您好?】

杨一丹:【毕先生是吗?】

毕应:【我是,你什么事?】

杨一丹:【能帮我遛一下狗吗?】

毕应:【行啊,你给钱我就帮你遛。狗听话吗?】

杨一丹:【放心吧,狗子可乖了。】

毕应:【好吧,去哪找你?】

杨一丹:【我会把地址发给你的。】

 

第20场 室内 白天 晴 杨一丹家

毕应到了杨一丹家,看见满地的碎纸屑、塑料片,才发现杨一丹的狗是两只壮硕的雄性哈士奇。

毕应:【哈……哈……一公一母?】

杨一丹:【不,俩公的。】

毕应望着哈士奇,向杨一丹:【你确定你的狗子是听话的狗子?】

杨一丹穿着睡裙打扫着屋子:【放心,绝对听话。】

毕应望着走来走去的杨一丹两眼发直。

毕应:【好吧……怎么称呼您?我存个您的电话。】

杨一丹警惕地:【你存我电话干嘛!?】

毕应嬉皮笑脸地:【存个你电话,要是你以后还找我遛狗的话,你打电话我好知道是你。】

杨一丹:【哦……那行,杨一丹,杨树杨,一二三的一,丹田的丹。】

毕应:【200块啊!】

杨一丹:【小意思。】

毕应挤了挤眼睛,轻嘘一口气,牵上两只哈士奇走出了杨一丹家。

 

第21场 室外 白天 晴 大街上

毕应费劲地拉着两只哈士奇走在街上,所到之处吸引回头者无数。

人们纷纷围上来撸狗、或者向毕应求合照。

这时,一辆轿车驶过,轿车副驾驶座位上有一只头戴头花、把头探出车窗吹风的雌性哈士奇。

两只哈士奇见到车上的哈士奇,拖着毕应撒丫子就去追车上的哈士奇,毕应反应不及,两条狗绳从手中脱出,自己也摔了一个大跟头。

毕应赶紧起身去追哈士奇,一个冲刺一把抓住了拖在地上的狗绳。

轿车在前面行驶着,后面两只哈士奇紧紧追着,毕应则在狗后面狂奔着追狗,所到之处路人纷纷举起手机拍视频。

路人议论纷纷:【这真是狗遛人啊……】

前面的路边出现了一辆手推车,毕应躲闪不及,一跤摔在了手推车上,被两只哈士奇像拉雪橇一样连人带车拉着狂奔。

毕应一边把狗绳往自己胳膊上一圈圈缠一边大喊:【傻狗!停下来!】

哈士奇并没有停下,依然在车后面紧追不舍。随着毕应缠绳子,毕应和哈士奇的距离越来越近。

在一个拐弯处,哈士奇转弯时把毕应抡了个大圈甩了出去,人仰车翻。

毕应死不松手,见旁边有根电线杆,于是伸脚死死勾住电线杆,终于拖住了两只狂奔的哈士奇。

 

第22场 室内 晚上 晴 杨一丹家门口

毕应被两只哈士奇拖到了杨一丹家门口。没等毕应敲门,两只哈士奇自己抬起前腿开始刨门。

毕应疲惫地:【还挺自觉……】

杨一丹开门,看着两只脏兮兮的狗以及浑身又湿又脏、衣服裤子还破了的毕应,吃了一惊。

杨一丹:【你对我的狗子做了什么!?】

毕应有气无力地:【你应该问,你的狗子对我做了什么……】

杨一丹:【你这个服务不行啊!两个路口外有个宠物服务中心,你去把狗子洗了。】

毕应瞪了杨一丹一眼:【加钱!】

杨一丹:【自己付!你遛个狗把我的狗弄脏了,那么你就应该自己掏钱把狗处理干净。】

毕应:【呵!呵呵!当时谁和我说的狗子是乖的,结果呢,我去遛个狗,反倒被狗遛了!】

杨一丹噗嗤一笑。

毕应:【严肃点!要不是我拼命拉着,你这俩追小母狗的哈士奇绝对跑丢了!】

杨一丹:【那我还得谢谢你了?】

毕应掏出付款二维码横在杨一丹面前。

毕应:【医药费、精神损失费、服装损失费什么的我不跟你要了,给200块。】

杨一丹:【给你屁吃。】

这时,一只哈士奇屁颠屁颠地叼着几张百元大钞跑到了毕应面前,毕应眼疾手快,一把从狗嘴里把大钞撸走,让杨一丹抓了个空。

毕应嬉皮笑脸地溜走:【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哦!】

杨一丹愤怒地跺脚:【跑腿的!别让老娘再见到你!!!】

 

第23场 室内 白天 晴 学校教室

教室里,家长们一个个走进了教室坐下。

毕应悄悄地混在家长们当中,走进了教室后面坐下。

杨一丹走进了教室,毕应一下认出了讲台上的杨一丹,赶紧低下头。

杨一丹扫视了一下讲台下的家长们:【各位家长都到齐了,我们开始今天的家长座谈会……】

毕应一身不吭地坐在后面,悄悄地记着笔记,记着记着,必应开始点头,打起了盹,笔记本也被画得花里胡哨。

过了好大一会儿,家长会结束了。

杨一丹:【好了,今天的家长会就到这里,请李有才的家长留一下。】

趴在课桌上打盹的毕应一下惊醒,茫然地望了望四周。

杨一丹:【李有才的家长呢?】

毕应腾地举手:【这里!】

毕应举起手的瞬间,意识到自己暴露了。

 

第24场 室内 白天 晴 教师办公室

杨一丹生气地向李有才:【拿出来!】

李有才唯唯诺诺地把一张毕应的小卡片递给杨一丹。

杨一丹把小卡片扔在办公桌上,然后重重地坐下,毕应和李有才呆呆地杵在一旁。

杨一丹轮流用手指着毕应和李有才:【好啊,好啊,你们俩……】

毕应和李有才大气不敢出。

杨一丹:【李有才,你可真有才,说说?你是有几个爹?】

李有才:【一……一个……】

杨一丹:【一个?才怪!我看每次开家长会你的爹都不重样的!找人代开家长会就算了……拜托你找个大叔行不行!?】

杨一丹:【还有你,生意都做到学生头上来了?】

毕应狡辩:【文具店卖笔给学生也是生意做到学生头上……】

杨一丹:【闭嘴!!!】

毕应和李有才面面相觑一番,不语。

杨一丹:【你爸也是的……再是做生意的,抽个时间给孩子开个家长会很难吗?】

毕应:【很难。】

杨一丹:【没和你说话!你也是的,做点什么工作不好,收钱给别人办事……】

毕应:【给人办事不收钱,我傻啊我……】

杨一丹:【这种不靠谱的人!一看就是小时候不好好学习的。李有才,看见了没有?你要是不好好学习,一天到晚净整那些有的没的,他的现在,就是你的将来!】

毕应斜了杨一丹一眼,不语。

杨一丹:【回去告诉你爸……哦不,你爸靠不住,我就告诉你自个了,你现在在班上成绩倒数第一,未来你该怎么做,你自己清楚。】

李有才:【哦……】

杨一丹:【行了,消失。】

毕应和李有才转身就走。

杨一丹:【假爹留一下。】

毕应:【还有啥要说的啊?】

杨一丹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然后拿起桌上的小卡片看了看,再抬眼看了看毕应:【帮我批下作业好不好……】

毕应两眼一翻白,差点晕倒在地。

毕应:【学习不好,告辞。】

杨一丹变脸撒娇:【别啊,你不是有求必应嘛……】

杨一丹一边说话摆了几个poss撩拨毕应,毕应的鼻血流了下来。

毕应:【有……有纸么?】

杨一丹:【帮我批作业我就给你纸,钱嘛……也少不了你的。】

毕应:【可我不会批啊!】

杨一丹拿出一张纸:【呶,正确答案在这呢,你看他们谁做的和这个一样打钩就行,不一样的打叉。】

毕应看了看纸:【用其他方法做的呢?】

杨一丹:【打叉。】

毕应:【你这……你这不是扼杀人家创造性和积极性么?!】

杨一丹:【关我什么事,我只要教会学生们用正确的答案做题就行了,其他的,爱谁谁。老娘只要工资。】

毕应:【说一千道一万,你咋不自己批?!】

杨一丹:【我想享受一下……出钱给人跑腿的待遇。】

毕应无奈。

杨一丹递上一张纸巾:【你的鼻血该擦了。】

毕应擦了擦鼻血,无奈地坐进成山的作业堆开始批作业,杨一丹则坐在一旁开始拿起手机看剧。

 

第25场 室内 夜晚 晴 教师办公室

毕应从早批到晚,终于批完了作业。

毕应起身要走:【好了,完事了。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毕应说完离开。

杨一丹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啊,批完了啊……】

毕应竖了几个手指头:【这个数,钱转我那卡片上支付二维码上就行。】

杨一丹:【等等,还没完事呢……】

毕应瞬间泄气:【又……咋……啦……】

杨一丹:【护送我回家!】

毕应:【护——送——!?你谁啊你?不送不送!自己回去!】

杨一丹:【送不送?】

毕应:【坚——决——不——送——!!!!】

 

第26场 室外 夜晚 晴 街道公交车站

杨一丹走出学校大门,走向街道上的公交车站。

杨一丹高傲地:【保镖!保镖!人呢!】

毕应垂头丧气地跟了上来,自言自语:【哎!倒霉倒霉倒霉……】

杨一丹拿着手机:【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啊!】

毕应的手机收钱到账音效响起。

两人站在公交车站前,突然一群打手冒出来围住了两人,二话不说出手就要打杨一丹。

杨一丹:【保镖!救我!】

毕应在人群中灵活地见招拆招,一辆出租车驶来,毕应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杨一丹从人群中逃出,上了出租车逃之夭夭。

打手们想跑步追上出租车,但是随着出租车的加速便追不上了,只好作罢。

 

第27场 室外 夜晚 晴 出租车里

毕应坐在车里,转头望向身后追车的打手。

毕应向杨一丹:【所以你让我护送你回家,就因为这个!?】

杨一丹不语,转过身去躲避毕应。

毕应:【问你话呢!他们是些什么人?你又是个什么情况!?】

杨一丹:【这你管不着,你送我安全回到家就行。】

毕应:【合着我就该替你挨打呗?】

杨一丹:【你自己不努力找个体面的工作,怪我?】

毕应:【哦!人上人,我懂了。】

杨一丹胡乱地掏出手机点了几下,然后不耐烦地扔给了毕应。

毕应接过手机,用手指划着看了看。

毕应:【你欠了网贷!?】

杨一丹无奈地点了点头,开始哭泣。

毕应:【那就还啊!】

杨一丹:【我哪有钱还……】

毕应:【没钱你还贷网贷?】

杨一丹:【就是没钱所以要贷网贷啊……】

毕应:【就是没钱所以要量力而行啊!】

杨一丹哭得更厉害了:【没钱的话,口红怎么办……包包怎么办……精致的小确幸怎么办……还有,我的狗子的吃喝拉撒怎么办……呜呜呜……】

毕应:【养自己都靠贷款,还养俩拆家奇……奇葩……】

杨一丹一边哭,一边往毕应身上靠。毕应躲闪,杨一丹还是凑着凑着往毕应身上靠,毕应无语。

杨一丹:【让我靠一靠……】

毕应叹了口气,放任杨一丹靠在自己肩上。

出租车司机在前排,斜眼看了看后视镜:【网贷啊!真害人……】

 

第28场 室内 夜晚 晴 毕应家

毕应回到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杨一丹的身影。

毕应翻身起床,拿起床鞋盒做的攒钱箱,打开来数了数钱,然后轻叹了一口气。

 

第29场 室内 白天 晴 客户家

客户家里,毕应扛起客户收拾好的一大袋垃圾,接过客户递过来的现金一步步下了楼。

 

第30场 室内 白天 晴 养老院里

毕应拿着一个礼物盒,走到一个老太太的床边坐下。

毕应:【请问是郝佳的奶奶吗?郝佳托我把一份礼物送给你。】

老太太:【哦!谢谢你小伙子!哎……佳佳啊,好久不见她了……】

毕应低下了头,不语。

 

第31场 室外 白天 晴 街道上

毕应牵着好几条狗在大街上溜达,吸引着路人的目光。

毕应的手机响了起来。

毕应接起了电话:【喂?什么?帮忙遛狗啊,啊,行行行。啥,啊不,排队!一个一个来!】

 

第32场 室内 白天 晴 毕应家

毕应坐在床上,把跑腿赚到的钱点了点,然后整整齐齐地放进了攒钱箱里。

毕应的手机响了起来。

毕应:【您好?啊……帮你买菜啊,行行行,地址给我发一下。要些什么菜?随便买?好好……】

毕应赶紧下床,胡乱的穿上鞋离开家。

 

第33场 室内 白天 晴 客户家门口

毕应提着大包小包的菜走到客户家门口,敲了敲门。

客户给必应开了门,毕应吃了一惊,客户竟然是给他发名片的那个外卖员(见第04场)

毕应、客户异口同声向对方:【是你!?】

毕应:【你不是送外卖的吗?你还让别人给你跑腿?】

客户:【啊呀,跑腿滴也阔以享受一下别人的跑腿服务嘛!】

毕应撇嘴:【好!你赢了!】

 

第34场 室内 白天 晴 快餐店里

毕应和李有才并排坐在快餐店里。

李有才:【来,帮我把作业做了!】

毕应:【少来!谈好的是辅导你做作业,不是代替你写作业!】

李有才起身要走:【那行,退钱,退钱!】

毕应秒怂:【好好好写写写……】

 

第35场 室内 白天 晴 毕应家

毕应再一次打开攒钱箱,放进去一沓百元大钞。

毕应微微一笑:【啊……这铜臭的味道……啧啧……】

 

第36场 室内 白天 晴 公司里

毕应拿着一个礼物盒走进了公司。

毕应:【请问哪位是朱珠小姐?】

一个女职员走了过来:【我是。】

毕应:【这是你的男朋友托我送给你的礼物。】

女职员高兴地接过礼物盒。

女职员:【老公真好!】

女职员迫不及待地拆开礼物盒,却被“轰”地炸了一脸红颜料。毕应也吃了一惊。

女职员脸色大变,满公司追着毕应打。

毕应一边灵活地躲闪着女职员的追打,一边大喊:【不是我!小姐姐!我真的啥都不知道!】

 

第37场 室内 白天 晴 彩票投注站

毕应走进彩票投注站。

毕应:【老板,来注彩票。】

老板:【好嘞!】

毕应拿着选号单勾了勾,递给了老板。

 

第38场 室内 白天 晴 客户家门口

毕应敲了敲客户家的门,一个老头开了门。

毕应递上买的彩票:【老人家,您选的彩票。】

老头接过彩票,递给了毕应几张纸币。

老头:【谢谢!小伙子!】

 

第39场 室外 白天 晴 Yaofoong手机授权店门口

在Yaofoong手机授权店门前,拍着要买手机的长长的队伍。

毕应站在队伍中左顾右盼。

大门打开,队伍开始一哄而上涌进店里。

 

第40场 室内 白天 晴 Yaofoong手机授权店里

毕应发挥自己的一身武艺左躲右闪,前穿后插。

毕应自言自语:【得亏我会功夫……】

毕应四处浑身解数从混乱的队伍里杀出一条路子,挤到了购买柜台前。

 

第41场 室外 白天 晴 Yaofoong手机授权店门口

队伍还在混乱地你推我搡,毕应早就从人堆里拿着一部Yaofoong手机爬了出来。

毕应轻蔑地回头看了看人堆,然后掏出自己的电话打给客户:【喂,老板,最新款的Yaofoong手机给您排队抢上了!】

毕应的手机响起了收款到账的音效。

毕应喜笑颜开:【老板大气嗷!老板发财嗷!】

 

第42场 室内 白天 晴 毕应家

毕应坐在床上,又一次打开攒钱箱,放进去一沓百元大钞。

毕应两手一拍:【哈哈!终于攒够钱了!】

这时,身边的电视机开始报道开奖公告:【上一期我市喜中一等奖一期,中奖号码是05 07 09 16 20 26 08……】

毕应腾地从床上跳了起来:【这……这不是上次彩票老头让我选的号吗!?】

毕应赶紧掏出了选号单,发现号码真的一模一样。

毕应立刻瘫倒在床上:【哎……早知道我也跟着买几注……算了算了,还是当我的跑腿仔吧……】

这时,必应的手机响起,是李大刚打来的。毕应一看是李大刚的电话,果断掐断了电话。

李大刚再次打了过来,再次被毕应掐断,如此多次,李大刚依然在给毕应打电话。

打了无数个电话之后,毕应终于愤怒地接起了电话:【你别再打电话过来了!!!】

李大刚:【我有一件事要求你……】

毕应:【你爱找谁找谁去!!!】

李大刚:【这事只有你可以做……】

毕应:【我就呵呵了……】

李大刚:【你来我公司一趟,来了之后细细和你说。这次我会给你不小的报酬。】

 

第43场 室内 白天 晴 李大刚办公室

毕应赶到了李大刚的办公室,却看到李大刚公司办公室里里外外像被轰炸过一样杂乱。

毕应向李大刚:【你是要我帮你把公司清理干净不成?】

李大刚摆摆手:【你不是会武功吗?帮李有才打跑了拔毛队吗?】

毕应:【是啊,咋?】

李大刚:【事情是这样,刚刚有一伙人到公司捣乱,打人骂人,还砸东西……】

毕应:【所以你要我去和他们打?】

李大刚:【他们把我的前台小妹打伤了,我想让你替她坐几天前台,如果他们再来,你能把他们摆平么?】

毕应耸了耸肩:【钱到位了的话,尽我所能咯!】

李大刚连连点头:【好说,好说!】

 

第44场 室内 白天 晴 李大刚公司前台

毕应到了李大刚公司的前台坐下。

员工们纷纷进入公司,开始进行一天的工作。

李大刚走进了公司,向毕应使了个眼色,毕应点头回应。

过了好大一会儿,一伙打手走到了公司前台前。

打手头领:【小子!我找你们李总!让他出来!】

毕应抬头:【找他什么事?】

抬头的一瞬间,毕应猛然发现眼前的这伙人正是之前袭击自己和杨一丹的那群人。

打手头领和毕应异口同声向对方:【是你!】

打手头领:【小子!识相的话叫李大刚出来还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毕应笑着摇了摇头。

打手头领:【快点去叫李大刚出来!不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毕应笑着摆了摆手。

打手头领一挥手:【给我上!】

没有人上前一步,打手头领十分尴尬。

打手头领大吼:【站着干嘛?给我上啊!】

依然没有人敢动。毕应起身往前凑了凑,竟然把打手头领身后的人吓退了几步。

毕应一抬手,连同打手头领在内的人一哄而散:【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公司里一众人围上来鼓掌欢呼,喷洒纸花。

毕应尴尬:【就这么结束了?哎……真没劲……】

 

第45场 室内 白天 晴 催收公司会议室

催收公司里,众打手正围坐在一起开会。

催收公司老板:【手下的那些账搞定了吗?】

打手头领:【除了一个女老师和一个公司老板的账以外,其他都摆平了。】

催收公司老板:【什么!?一群废物!!!】

打手头领:【不是我们废,是对方太强大……】

催收公司老板:【什么!?再说一遍!】

打手喽啰:【头儿!他们有保镖!】

催收公司老板:【保镖!?几个人?!】

打手头领:【一个……说了您别……别不信,他们俩同时找了一个人做保镖……】

众打手不约而同地一个劲点头。

催收公司老板挥手:【滚滚滚!一群废物……】

众打手离开会议室,催收公司老板的手机响了起来。

催收公司老板:【王总,对,是我,嗯……还有两笔账没有完事。是是……我是废物。哦……哦……只需要一笔了吗?好,好,请转告卢总,让他放心!】

 

第46场 室内 白天 晴 李大刚公司前台

毕应坐在李大刚公司前台,手机响了起来,是杨一丹打来的。

杨一丹:【晚上见个面,我有话想跟你说。】

毕应心中暗喜:【好好!我也有话想和你说!】

挂掉电话,毕应小小得瑟了一下。

 

第47场 室内 夜晚 晴 咖啡厅里

晚上,毕应准时到达咖啡厅,见到了杨一丹。

毕应抢先开口:【我有话想和你说!】

不等杨一丹开口,毕应掏出一张银行卡,大气地拍在杨一丹桌前。

毕应:【你不是欠网贷吗?拿去,一次还清!】

杨一丹:【我……】

毕应:【这可是我拼命去跑腿给你挣够的!】

杨一丹把毕应的银行卡扔了回去。

杨一丹:【钱其实已经还清了!】

毕应瞬间呆住了。

杨一丹:【前些天我妈给我相了个人,他是我一起玩到大的人,他为了表示一下,就帮我把网贷还了,然后要我和他好……】

毕应:【你……】

杨一丹:【可我不喜欢他……】

毕应:【不喜欢他你还同意他给你还钱?】

杨一丹:【我……】

毕应愤愤然起身抓起银行卡就走。

杨一丹:【等等……】

这时,杨一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李大刚打来的。

李大刚:【杨老师,我是李有才的父亲。李有才是不是犯事留校了?】

杨一丹:【没有啊,我已经下班了!】

李大刚:【李有才到现在还没有回到家,家里电话没人接,手机关机……】

杨一丹:【您别着急……】

李大刚:【等等……有电话打进来了,稍后再打给您……】

 

第48场 室外 夜晚 晴 大街上

毕应气呼呼地走在大街上。

杨一丹追了出来:【喂!你见过李有才吗?】

毕应不搭理杨一丹,自顾自往前走。

杨一丹:【李有才他爸打电话来说李有才没有回家……】

毕应头也不回:【在网吧呢,自己去找吧。】

杨一丹:【我们一起去找啊!】

毕应没有搭理杨一丹,自顾自地跳上了驶来的公交车绝尘而去。

杨一丹扯着嗓子站在街道上大声咒骂着:【跑!你跑!跑腿的!你真的是跑腿的!】

 

第49场 室内 夜晚 晴 毕应家

毕应回到了家,坐在床上,手机响了起来,是李大刚打来的。

毕应接起电话:【说吧,这次要我做什么?】

李大刚:【李有才被绑架了。】

毕应:【大哥!被绑架了报警啊!】

李大刚:【你家在哪里?我现在去找你。】

毕应:【你儿子被绑架了你来我家找吗!?】

李大刚:【我来接你,接上你细说。】

毕应挂掉电话,给李大刚发了地址。

 

第50场 室外 夜晚 晴 李大刚车上

李大刚开车听到了毕应屋前,毕应打开后车门,发现杨一丹也坐在车上。

毕应嫌弃地走到前排开门,提起前排的一个大包一屁股坐在了李大刚旁边。

毕应:【说吧,怎么回事?】

李大刚:【绑匪打电话来跟我说,带500万赎金,到响水河东河滩去赎人,不要报警,否则撕票。】

毕应:【所以又该我上拳脚了?】

李大刚点点头。

毕应伸手分别指了指杨一丹和李大刚:【上次堵你的人,和上几次到你公司捣乱的人是一拨人……说来可笑,我分别帮你们俩都解过同一拨人的围。】

李大刚:【是是是……我借了网贷放贷,想连本带利赚它一笔,结果全赔了,利滚利根本还不上。所以绑了李有才的人很可能还是和我的债务有关。这回答你满意了吧?】

毕应:【怪不得你不报警,原来你也不干净啊!】

李大刚无奈地点了点头。

毕应、杨一丹异口同声:【真是一对奇葩父子……】

两人说完之后互相瞪了互相一眼,再次异口同声:【干嘛学我说话?】

两人互哼一声,谁也不理谁。

李大刚:【你俩真是心有灵犀……】

毕应、杨一丹异口同声:【开你的车!】

两人再次互哼一声,谁也不理谁。

 

第51场 室外 夜晚 晴 河滩上

李大刚开车抵达了河滩,把车停下。

李大刚提上大包,示意毕应下车,然后转头向杨一丹:【来驾驶室坐着,别让车熄火,锁好车门,除了我们谁也别开门。】

杨一丹:【如果是李有才开门吗?】

李大刚:【好吧……加上他。】

三人一起下车,杨一丹坐到驾驶位,李大刚和毕应一前一后走上了河滩。

李大刚转身回到车前:【哦对了,千万别报警!】

杨一丹无奈地点了点头。

李大刚和毕应走在河滩上,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

毕应:【你这么快就筹到了赎金?】

李大刚点了点头。

毕应:【挺好,爸没白当。】

李大刚苦笑:【我和她妈分了之后一直带着他,为了挣钱给他更好的生活,我李大刚一直在想着法子打拼,为了多挣一点甚至铤而走险。然而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给他挣了钱,却不能陪他,导致他缺乏关爱,甚至我会把自己的情绪随意朝着他发泄,哎……搞了半天还是害了他……】

毕应苦笑:【可他至少吃穿不愁,甚至可以雇我给他办这办那;不像我,整天收钱替人跑腿办事,赚一点辛苦钱,结果钱赚不到多少,倒吃一肚子气……】

李大刚:【混社会的,哪个不吃一肚子气的?】

毕应:【这倒是说得对。】

李大刚:【对了,你干这个之前是做什么的?】

毕应:【我啊?我在影视城里当武行。】

李大刚:【哈哈,怪不得这么能打。那为什么不干了?】

毕应:【我把演员老师打了。】

李大刚:【为啥啊?】

毕应:【因为他不好好说台词,乱念数字……】

李大刚:【不至于吧?就这?】

毕应:【那个……那部戏他投了大头,我把他打了之后,就被封杀了……】

李大刚:【好吧……】

这时,几个绑匪出现,堵在了李大刚和毕应面前。

绑匪头目:【钱带了吗?】

李大刚把手里提着的大包朝绑匪头目亮了亮。

绑匪头目伸手要去拿包,李大刚把包缩了回来。

李大刚:【我儿子呢?】

几个绑匪扛着被五花大绑的李有才从不远处出现了。

绑匪头目:【那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李大刚:【你先给我儿子!】

绑匪头目:【你先给钱!】

李大刚:【你先给我儿子!】

绑匪头目:【你先给钱!】

……

僵持不下中,一阵汽车的声音由远及近,杨一丹开着李大刚的汽车从远处横冲直撞过来,把众人吓得四散奔逃,甚至差一点轧到被扔在地上的李有才。

李大刚大惊:【杨老师你干什么!?】

杨一丹一脚停下车,开门大喊:【快上车!】

反应过来的绑匪想一把揪下车上的杨一丹,却被杨一丹拉车门撞倒在地。

李大刚赶紧扛着李有才跳上了车,顺带着把毕应也揪上了车。

李大刚:【开车!】

杨一丹一脚油门,汽车飞驰而去,卷起一滩烂泥溅了众绑匪一身一脸。

毕应:【哎哎哎你钱不要了?】

李大刚给李有才松绑:【什么钱,我就装了一摞纸!】

毕应:【哦……你可真行!】

李有才:【我就值一摞纸么?!】

李大刚:【你是无价的!可以了吧!】

 

第52场 室外 夜晚 晴 公路

杨一丹开着车飞快地行驶在公路上。

突然,一辆越野车从侧面冲了过来。杨一丹一脚刹车停了下来,后面却被另一辆车堵上。一群打手下了车,把四个人揪下了车一阵拳打脚踢。

越野车上隐约下来一个提着两根铁棍的人影,越走越近。

那个人走近后示意众人停手,毕应才发现下车的人竟然是卢小伟。

毕应:【是你!?】

卢小伟:【我早知道有你。】

毕应:【怎么可能!?】

卢小伟掏出一张毕应的小卡片,在毕应面前晃了晃。

卢小伟:【哎呀,一个影视城小臭武行,沦落到给人跑腿办事,可笑!可笑!】

毕应:【呵呵,我谢谢你啊……】

卢小伟:【不客气。】

毕应:【靠……等等……绑架李有才怎么能跟你扯上关系?】

卢小伟晃了晃头:【喏!谁叫那个李大刚欠债不还……】

毕应:【所以……你还放网贷?】

卢小伟:【是啊!哎哟什么放网贷,高端点,有付出,有回报,应该叫投资才对……】

毕应:【怪不得你不好好演戏,原来尽在做些分散精力的事情!】

卢小伟:【演戏只是赚钱路子之一啦……】

毕应:【行行行,我知道了,你是个成功人,对哈?】

卢小伟:【不!】

毕应:【得得得,你看你钱也赚了,人呢该绑的也绑了,该打的也打了,你也成功地把我摁到尘土里去了,你还有啥不成功的?】

卢小伟:【我还没和你好好地打一场。】

毕应:【算了算了,不想和你打了。上次和你打我被影视行业封杀了,这次和你打谁知道出什么事情。】

卢小伟往毕应面前扔了一根铁棍,毕应灵活地躲了一下。

卢小伟:【捡起来!和我打一架!】

李有才神补刀地喊了一句:【打!打起来!】

杨一丹:【李有才!你真是有才……】

众打手居然跟着起哄:【打一架!打一架!……】

在毕应惊讶的眼神中,众打手竟然开始发啤酒、瓜子和小食品,一群人把毕应和卢小伟围在了中间,甚至还发给了李大刚、李有才和杨一丹一份。

毕应只好捡起铁棍站了起来,摆好架势与卢小伟对峙。

毕应:【我要是赢了,你放我们走。】

卢小伟:【我要是赢了,钱必须得还。】

正在千钧一发之时,一辆车开了过来,狂按喇叭。

驾驶员:【都在那里站着干嘛?别堵着路!】

众人只好挪车的挪车,下路的下路,把路让给了过路车。

 

第53场 室外 夜晚 晴 公路边空地

一伙人转移到了公路边的空地上,毕应和卢小伟重新开始了对峙。

毕应:【记住我说的,我要是赢了,你放我们走。】

卢小伟直接冲了上来:【别废话了!干吧!】

两个人开始了一对一的对决,一时间双方难分伯仲。

众人像看擂台一样看着两人对打。

打了一会儿,两个人手中的铁棍都被互相打飞了,于是两个人开始了徒手打斗。

徒手打了很多个回合之后,卢小伟抓住毕应的一个破绽,一招把毕应打倒在地。

卢小伟:【哈?我说什么来着?我要是赢了,钱必须得还。行了,走了走了。】

众人作鸟兽散了,只留下四个人留在原地。

杨一丹:【我们怎么办?现在?】

李大刚叹气:【我已经做好去还钱的思想准备了。】

毕应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哎,又被他……打败一次……】

李有才:【老爸,你车里啥啊一闪一闪的?】

李大刚:【行车记录仪啊,咋?】

毕应腾地坐起:【行车记录仪!?】

众人反应过来,赶紧打开行车记录仪的回放功能,行车记录仪竟然事情全过程录了下来!

杨一丹:【走!交给警察去!】

毕应打了个响指:【不用!我有更好的办法!】

 

第54场 室内 白天 晴 李大刚公司前台

毕应坐在李大刚公司前台,悠闲地看着电脑上的新闻。

新闻报道:【近日,一条视频在网络上爆红,视频中一名男子因放网贷收账不成,竟雇佣多人围堵、殴打借贷者。经网友辨认,该男子疑为演员卢小伟。有关部门现已介入调查……】

李有才走进了公司。

毕应:【赶紧做作业,不准玩你爸的电脑!】

李有才噘嘴:【知道了……大佬……】

不一会儿,杨一丹走进公司:【李有才呢?】

毕应甩了甩脑袋:【里面做作业呢。】

杨一丹:【下班后一起吃个饭?】

毕应微笑:【我考虑考虑……】

杨一丹:【你不是有求必应吗?】

毕应傲娇地:【那你求求我呀!】

(全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