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适合小学生演的正能量小品剧本《
国企庆祝建党一百周年小品剧本《
不保题材搞笑小品《都是雾霾惹的
公司人事部门娱乐演出搞笑小品《
部队生活题材搞笑小品《连队班务
公安派出所基层演出感人小品《警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关于深入推进医养结合康復发展工作
315消费者权益保护小品剧本(诚信为
三八妇女节女性题材相声剧本(谁说女
建党100周年剧本,以建党百年为主题
适合情人节表演超搞笑小品剧本《原
关于元宵节的小品搞笑小品,汤圆剧本
史上最搞笑小品笑死人的爆笑小品剧
回家投资创业小品剧本《不忘初心回
新冠疫情背后的感人故事小品剧本《
2021年最有创意的公司年会节目搞笑
安全用气宣传搞笑情景剧剧本《燃气
公司部门经理小品剧本《公司好经理
回家过年小品台词,过年回家题材的小
疫情期间保险客户担心理赔难的情景
适合在公司年会说的相声,年会相声剧
保险公司管理销售人员感人事迹音乐
冬至音乐舞台剧剧本《相遇在冬至》
房地产公司新进销售员情景剧剧本《
最适合所有企业公司年会表演的音乐
农村宅基地使用纠纷小品剧本《我的
小学校园禁毒防艾小品《禁毒防艾从
校园防疫小品,疫情防控小品剧本《默
关于银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情景剧剧
反映教师生活的小品,适合教师演的小
抗疫复工复产政策宣传小品剧本《善
有关疫情的感人故事剧本,疫情防控的
公司年会励志情景剧剧本《公司好经
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公司好经理》
帮扶办帮助农民卖土特产的小品剧本
银行大堂营销的小品,银行规范化服务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影剧本 > 其他电影剧本 > 电影剧本 本色良民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电影剧本-其他电影剧本   会员:负手观云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1/2/21 15:31:04     最新修改:2021/2/22 7:55:5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影剧本名:《电影剧本 本色良民》
(原创剧本网)作者:佚名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1、

民国初,春,清晨 。北平城门外,进出城的马车、驴车来来往往。黄包车,推车的人进进出出。

一辆小汽车开出城外,溅起积水,路人躲避。站岗的士兵检查行人,向汽车敬礼。

东小口大街上,商铺云集,挑担卖货的高声叫喊。韩六儿拉送水车吃力的走过。

几匹骆驼卧在街口,送货人正在卸货。

······

5、浦三儿家,内,日。

浦三儿 :(用手一挡,止住邵氏)你刚才没听见柜子里的动静?我觉着里面有蹊跷。

浦三儿掀开柜子盖,空的。用手拍拍,没动静,掀起一头来又听见咯噔一声。退几步琢磨。浦三儿:不对,这柜子底下有夹层!你拿斧子来,我得撬开看看。

邵氏找来斧子。浦三儿撬开底座,滚出来一堆东西。掏出来摆在炕头上。邵氏看绸缎包里的钗环首饰,还有一串朝珠。浦三儿打开一个蓝布包。包里有个锦盒,打开锦盒,红绒布裹着两把扇子。样式特别,文字看不明白。

邵氏:(偏过头来看)两把破扇子,郑装其事的,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

浦三儿:宝贝不敢说,稀罕倒是真的。这东西既像是西洋的,又像是东洋的,绝不是咱们自个儿的。(邵氏接过来看看。)小心点啊,什么东西年代久了都发柴发脆,弄不好到我手里就毁了逑的。要不是有樟脑我估计早成灰儿了。

邵氏:这东西你爸都是从哪弄来的?

·······

浦三儿:嗯,冥冥之中有高堂指点,我承受了也不觉得亏心。我掂量着怎么也值个两三百块,万一有个过不去的沟坎儿,它可能帮上大忙。这可是要紧的秘密,千万别跟外人吐口儿。

邵氏点头,欣喜。

浦三儿(摸柜子):只可惜了我这樟木柜子。

邵氏:你不会让青山帮你修修?

浦三儿:别别,他要问我怎么弄的我还真没词儿,还是明儿找几个钉子我自个儿拾掇吧。

邵氏:哼,小算盘你精着呢。

浦三儿(倚靠床上):给我炒俩菜,我得喝口儿,压压惊。

······

8、纪子琪家院内,内,日。

酒席开始,客人互相敬酒。

浦三儿 (干了一杯):古人云:“夫钟,怒而击之则武,悲而击之则哀”,果如其然。譬如这酒,换个心情就不一个味儿!同样的酒,办丧事你喝着苦不拉唧的,朋友送别喝着酸不拉唧的,赶上怒气攻心就变辣了,到了娶妻生子的时候又变甜了!来来来,今儿喝的是喜酒,您再品这老白干儿的滋味,嗞,真香。咱们再来一杯!(满桌斟酒。)

赵青山:什么事儿搁你这总是一套一套的。抖搂学问呐?

九筒:浦三儿,我可知道你,悠着点儿啊。什么酒过了量都是毒药,我开酒铺三四十年了,什么样的酒鬼没见过!哭的喊的笑的闹的,酒进肠胃人现原形,我这酒铺让人家砸了十多回了!

浦三儿:那是没让我赶上,一个耳贴子让他们滚着出去!

酒客满堂:三哥,您就别吹了,上回胡二薅着你脖领子叫板,你不是索瑞索瑞地给人赔不是吗?(学他)鸡啄米似的。(哄堂大笑)

浦三儿:你是哪壶不开提那把呀你!那会儿确实咱理亏,人家办丧事我说了个荤笑话,大伙憋不住酒撒了一地,搁谁脸上也挂不住。当时我后悔的想抽自己嘴巴子,还用他薅?

满堂:你跟子琪笑话也不老少,没少挤兑人家,大伙可都愤愤不平呢。

······

王巡长我吃的就是这碗平安饭,没事没非就是好世道。这片儿要是偷盗抢劫鸡飞狗跳的,你就是大摆桌酒席请我也不来呐!我在乎你们那仨瓜俩枣的?嘁!

浦三儿:可不是么,您一天到晚的操心受累,光当清官了,肚子不答应。朝里当官儿的每年夏有冰敬冬有碳敬,为什么?与民谋利感恩戴德嘛,理所当然理所当然!(端起酒杯)我们哥仨前几天分家,鸡毛蒜皮没正经东西,连个见证的保人也没请,更不敢劳您大驾,喝了这杯恕我不恭了。

王宝善:分家的酒没喝着,这算结了?

浦三儿:不算不算,改天涮羊肉,我请!

王宝善 (冷笑):大概其得等到你给儿子办满月吧?

9、

纪子瑞(喊):有客到!里边请!

众人回头,院门处,朱翰站着,手帕擦眼镜。纪子琪从里屋出来,跑向朱翰。

纪子琪:哎吆喂,大老远的您怎么来了!快请,里边请。

朱翰打量全院。纪子琪拱手,朱翰与其伸手相握。

朱翰:我打这路过,偶然看见的,才知道你娶妻。

纪子琪:嗐,您一年在北平待不了俩月,我就是想请您也找不着门儿呀。

朱翰:也是,我昨天才到的,坐了三天两夜的火轮,到现在还没安置好呢。

纪子琪:来早不如来巧,里边喝酒吧!

朱翰:不了。(从怀里掏出怀表)没带东西送给你,这块怀表留作纪念吧。

纪子琪还往里让,朱翰掏手帕擦手。

10

浦三儿(咳嗽,大声):喂我说诸位,离惊蛰还有好几天呢吧?怎么长虫蝎子提前跑出来了呢?(使劲挥手)臭烘烘的,再好的酒也没味儿了。

朱翰(狠狠地盯了浦三儿一眼,向纪子琪微微鞠了一躬):冒昧打扰,失礼了!(转身出门,纪子琪跟了出去)

浦三儿:人不人鬼不鬼的,看见这小子我气就不打一出来!瞧那身行头,那脑袋,有点人样儿么!怎么不拿砂轮把这身皮也磨光了染染呢。

赵青山:你管他呢,蛇走蛇道马走马道,两姓旁人跟咱没关系,装没看见吧。

浦三儿:你说要是中国人想怎么捯饬怎么捯饬,那不大杂烩了吗?那还是中国吗?

``````

纪子琪(回身揪住浦三儿):我说你是捧场来了还是砸场子来了?刚才说了半天我没理你,越说越邪乎了是吧?你们家怎么不叫子孙耷拉孙儿啊?这酒你想喝就喝,不想喝俩山落一块儿,给我出去!(夺酒杯。)

浦三儿:闹着玩的一句话,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呀?有你这么对待客人的吗?

纪子琪:闹着玩你得分时候,分地界儿,还得看你说什么!什么我爷爷给你们家赶车呀,什么我爸爸给你们家扛活呀,这是闹着玩吗?我们家房子是你们家给的,二十年前的棚子是这样儿吗?我儿子起名儿叫孙子,是不是我得管你叫爸爸?刚还在敬列祖列宗呢,转眼就欺了祖了你!我看你才是给老浦家丢人现眼呢。

``````

纪子琪:我骂人?总比你寒掺人强多了!老少爷们都看看,(从兜里掏出浦三儿的借据)大伙看看,这是浦三儿给我的贺礼,三十块啊,真大方!可惜这是借据!不错,去年我修房找他借的不假,最近事儿多没还上也真,可你干的这叫人事吗?拿借据当份子寒掺我,两清了是吧?(浦三儿脸红。)

纪子琪(把借据扔到他脸上):把借条儿拿回去贴墙上,省的忘了。告诉你浦三儿,变卖家产我也把你的钱还上,您的份子也免了!把心搁肚子里,我纪子琪好啊歹呀记得清,恩啊怨呀分的明,绝不能平白无故的让人欺负!

浦三儿:二十多年的交情你就这么翻脸无情?你是属狗啊还是属猪?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哪来的一条白眼狼!

纪子琪(狠狠地扇了浦三儿一个嘴巴):我让你骂!

浦三儿上前抬脚就踢。众人拉架,浦思瑜抱住浦三儿的腰,纪子瑞挡在纪子琪胸前。

桌子翻了,一只鸡扑棱着飞起来。厨师歪头看院里,油锅倾斜,火苗窜起,窗户着火,有人喊,别打了,救火呀!孩子哭声。小石头趁机偷走一只鸡腿。

众人救火,韩六儿看别人泼水不力,抄起桶扑火(利落、洒脱)

······

浦三儿踉踉跄跄走下台阶,噗的摔了一跤,旁边的水桶翻了,一身水。爬起来,弄丢了一只鞋,嘴里骂骂咧咧的。

浦三儿:纪子琪,我算看走了眼了,没想到恩养了你这个王八蛋!老辈儿咱不敢说,就你,我少喂你了吗?这可真是啊,“升米恩斗米仇”,让我喂大的牲口给我一攮子!(转身,抄起一条板凳扔了过去。)

纪子琪:我操你后爹!你骑脖儿拉屎二十多年了,我早就受够了!熟识的人谁不说我奴才,狗一样的伺候你?从今儿往后,咱们得掉个个儿来了,你也得尝尝给人当使唤人的滋味儿!

浦三儿:我诚心敬意的待下人,没想到圈里养狼祸害来了!你没成气候就蛇咬入骨,将来得了势还不反上天?今儿我就除了害吧!(浦三儿一个酒杯扔了过去。砸在纪子琪鼻梁上,另外掀翻了酒桌,一片狼藉。纪子琪回身拿一个茶壶砸过去,浦三儿脑袋开花,鲜血流出。众人两边劝。)

12、树林,外,日。

浦三儿(小)爬上树,掏鸟蛋。鸟窝掉下来,砸在树下纪子琪(小)头上。浦三儿跳下来,把纪子琪的帽子扔了,扣上自己的。

13、街巷,外,日。

众小孩骑马打仗,浦三儿骑在纪子琪身上,手拿竹竿儿,冲啊,杀啊!

纪子琪:少爷,该我了!(让浦三儿趴下)

浦三儿:咱们赢了,抓俘虏去!(率先冲了出去,纪子琪也跟了上去)。

纪子琪:这不公平!

浦三儿(掏两块糖给纪子琪):这回公平了吧?

纪子琪不情愿,但把糖揣在兜里。

14、街巷,外,日。

浦三儿纪子琪河边捞蝌蚪,纪子琪看见一条鱼,扑过去抓,滑下水。呼救,没顶。浦三儿扎猛子把他救上岸,控水。背他回家。

15、街巷,外,日。

盛夏 大杂院门外,浦三儿纪子琪粘唧鸟,听见黑漆大门响,溜下树。偷看,朱翰从大门里出来,戴眼镜,西装皮鞋,鸭舌帽,黑皮背包,转向东小口。

纪子琪:(小声。)朱翰。

浦三儿:前几天他们家汽车溅了我一身泥,这仇我还没报呢。走,咱们跟着看看他干嘛去。

纪子琪:他那身行头咱们赔不起。

浦三儿:谁说赔了?姥姥!

······护城河边,外,日。

朱翰:哪来的野杂种,在这捣蛋!

浦三儿(露出水面):你三大爷我在这儿呢!还野杂种,咱俩站大街上让人们看看,究竟谁是野种!

朱翰:看你那根儿小辫儿,猪尾巴似的,还不是砍脑袋时揪住的把儿?

浦三儿:你他妈倒是剃了去了,知道现在宰人都用枪子儿了吧?

朱翰:你也不想想洋人的枪炮打的都是谁!

浦三儿:老子的大刀就要你命了!(抡起一块旧木板朝朱翰砸去)

朱翰甩钓竿儿抽打,浦三儿抓住钓竿,朱翰再次入水,两人水中扭打。(鱼竿断)

纪子琪:别打了别打了,咱们都是街坊!

浦三儿:谁跟他是街坊啊,他第根儿就不是中国人!

朱翰:从哪儿就比土包子强,也不看看你那土鳖样儿!(半截鱼竿戳在浦三儿脸上。)

纪子琪:快来人啊,要出人命了!

······

纪子琪:他们家有钱当然牛逼了呗,吃得好穿的好,说话也显得文明。

浦三儿:你以为不知道哇,你那破钢笔破画片儿从哪来的?这么点小玩意就把你给收买了?贱不贱呀你。怎么,想巴结新主子了是不是?快跟他回去帮他洗洗裤子,兴许还赏你点儿西洋玩意儿呢!

纪子琪:都说你嘴损,你越来越蛮横了啊!难道只准我跟你好不能跟别人玩了?人家有钱就有罪吗?

纪子琪瞧不起咱们就是有罪!跟着谁是你的主意,谁死拉活拽地拦你了?离了你我当不了三少爷?

茶叶店,内,日。

浦三儿:嗐,让我干点儿常项的事儿我还真没这个能耐,要力气没力气要耐性没耐性的,自个儿都觉得无能。象青山那样儿整天锛凿斧锯、灰头土脸儿的我也受不了。

周掌柜:呵呵,看看你这些年,教过书、算过卦、看过风水,倒腾古董、趸过蛐蛐黄雀儿,更别说兴头来了拉帮走穴,还敢上台吼两嗓子《武家坡》,风光倒是风光,这都算正经事吗?

浦三儿;您还别说,我倒腾古董字画儿什么的,还真挣了点儿钱。一个鼻烟壶我就挣了二十多块,半本儿老版《镜花缘》扛回两袋面来。您没看有人大老远的找我给字画儿掌眼么?

周掌柜:这行道说赚能赚,别忘了说赔也能赔,赔就赔个底儿掉!前年春天你听人家南蛮子乡下淘宝,背个搭链就去了,结果怎么样?鸡贼没玩好,让人给打的烂蒜似的,去的时候整整齐齐,归来的时候鼻青脸肿。衣裳也烂了褡裢也丢了,老本儿都让人给搜搂光了。

浦三儿:别提这事了,碰上一帮劫道的,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

周掌柜:你是拿假货换真货碰上行家了,外面儿都传开了你糊弄谁呀?走麦城失荆州,打那起你就没缓过气儿来。

······

众里酒肆,内,日。

九筒:那是你孤陋寡闻。难能可贵的是这位状元骨头最硬,绝无谄媚,多少次献计献策,当政的不听,一怒之下解甲归田回了故里。后来多少王侯官宦恭请出山他一概拒绝,固守清贫。

酒客乙:这事儿您都说了八遍了,耳朵都长茧子了。不是还有一联儿吗?说来听听。

九筒:那一联儿堪称绝对,不是民国了真不敢对人提。出上联的是刘状元:大隐隐于朝,朝朝危矣,下联陪的是浦老爷:小憩憩于肆,肆肆乐哉。这对联儿有讽喻当朝的意思,害怕构陷,浦爷当场就撕了。倒是有几句改诗挺有意思。

酒客乙:什么句子?

九筒:前边不记得了,只记得后边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斯人却在,仙人酒坛处!

浦三儿进来,某公正斟酒欲喝,浦三儿先拿起把酒干了。

浦三儿:谢您啦,写春联的时候您就说改日请我喝酒,今儿算对付了。(一笑)今儿喝了,日子也不用改了。

38、

洪先生:书我是没少读,但老了老的一想,真应了那句话,多读书不如无书!书里教您的几乎全是怎么忠君爱国,说白了就是让人踏踏实实的当顺民!

·······

浦三儿:我跟您真有同感。乱世之中,就是想投笔从戎,您又从到哪去呢?大清朝早已是扶不起来的阿斗,戊戌变法挺好的主意,还夭折了。各路诸侯成了占山为王的军阀,你争我夺的,哪个让老百姓直着腰做人了?

洪先生:是啊,我以为京城是首善之区,但你满大街看看,见到达官显贵那个不低头颏首摧眉折腰?下跪成了习惯,想站起来,搀着都难了!

浦三儿:也不全是这样,苏武、文天祥、林则徐就不是屈膝之辈。

洪先生:凤毛麟角而已。亿兆国民有几个文天祥!且都是外敌当前国难当头,有一种家国情怀。真到了官场内斗党争倾轧,也就多了几个岳鹏举而已!(浦三儿沉思一会儿。)

浦三儿:我觉得人还是要有点骨气,“不降其志、不辱其身”。要不跟鸡犬猪羊有什么区别?咱们一个小老百姓,虽不能保国安民,但至少能明辨是非洁身自好。真要是到了危难时刻,即使不求流芳千古也不能让后人唾骂。这是我从小的家教,养成的性子,禀性难移啊。

39、百成书店,外,日。

鞭炮声响,众人鼓掌,锣响。浦三儿哐的的一声,敲着锣从屋里出来。

浦三儿:亲朋好友各位高邻,承老少爷们关照,本店今儿开张大吉啦!(众人叫好,道喜。)

浦三儿:来,帮咱们把匾挂上!(赵青山、满堂各举竹竿挑起幛子,挂在房檐钩子上。鞭炮响,掌声。)

九筒:浦三儿这两笔刷子够帅,有力道!

周掌柜:这是他拿手的活儿,经他手写的字号少说也有一打了吧?

······

浦三儿:王叔,您公事完了该私事了吧?

王宝善:私事?什么私事?

浦三儿:您老,洪爷,周叔、九叔,还有一帮兄弟,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出力,不能白忙活呀,今后还得大伙多照应呢!我都安排好了,中午咱们同和楼。二楼我包了,大伙儿得热闹热闹哇。

众人:对对,咱们都去,怎么也得撮一顿儿呀,热闹热闹!

王宝善半推半就,众人出门。邵氏抱孩子送客。

浦三儿(改词唱京剧《淮河营》):“左手拉住了王叔的手,右手再把洪叔拉,众人同把那同和楼上爬, 啊啊,啊——”

洪先生(甩开他):别唱了,丧气!

浦三儿(不理,接唱):“生死二字任由它!”

56、乡村路上,外,日。

老孟:良民,什么是良民?惟命是从,任人驱使就是良民?那不就是牛马一样苟且偷生吗人和牛马的区别就是有脑子,有信念,有追求。所以人活一世总得干点什么,才不枉度此生。

浦三儿:你还真大义凛然啊,什么大事能让人抛家舍身视死如归啊?

老孟:天下事要天下人管。别说跟你没关系,捐税纳粮跟你没关系?刑狱法理跟你没关系?国之不宁民之祸起,当然要有人振臂一呼了

浦三儿:大概这就是什么会,什么盟,什么党吧?都有自己的章程,自己的人马。

老孟:甭管什么党,主要的是要有自己的主张,自己的目标,我这人做梦都想天下太平,开始我也拥护改良,清政府连改良都不让,把人逼到了绝路,那还不造反?我认同了孙先生共和的义举,要不中国早晚要亡国灭种。反正这儿我也不能容身了,索性告诉你吧。前天有个报信儿的带来消息,说是头面人物密谋重启帝制,自己当皇上。这不是开倒车么!所以我们电报南京,通知报界公之于众,这还不捅了他们的肺窝子?

······

茶叶店,内,日。

浦三儿:“天下事,天下人共谋之”,这我都知道。现在不是共和了么。

周掌柜:可有多少势力明争暗斗啊。“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不仅满清残余还想东山再起,各路诸侯也要把势力扩大,都想当皇上啊。就连东洋倭族,也想扶植溥仪重登宝座呢。所以南方革命党人不得不防微杜渐预作准备呀。

浦三儿:您也加入革命党了?

周掌柜:我是尽朋友之义帮帮忙,你看我什么时候离开过茶叶店?

58、

博文书店,内,日。

浦三儿和洪先生在看一本书。

浦三儿:这本儿《拳经秘要》是我当破烂儿收来的,觉得有点儿蹊跷,您看呢?如今看不懂的我也不怕了,反正有您这根拐棍儿呢。

洪先生:清初以来,南方兴起了不少帮会,打出的旗号是反清复明,讲经习武之风盛行,拳路门派也不一样,也就有了各自的拳谱。私家印的,都很粗糙。有的就是手抄本,但基本是秘不外传,所以绝版的极多。你这也算是保存较好的,图文并茂,有独到之处,对研究拳法应该有用,不易得,你就收着吧。

67、百成书店,内,日。

为首男人:你去,把浦思齐给我找回来!

邵氏:我哪知道他上哪了?再说天就要黑了,我还有身孕,跌跌撞撞的······

为首男人: (伸手欲打邵氏耳光,手伸到半道缩了回来,)他妈的,我不跟老娘儿们一般见识。你不是说他上街上遛弯了吗,能上哈达门还是隆福寺?去,上街上给我喊去!

邵氏:你们几个大老爷们不能自己喊吗?

为首男人:放屁,你拿我们耍着玩呐!我们几个满大街喊浦思齐,别说听不见,就是听见了也让他跑了。

······

博文书店,内,日。

浦三儿:武功的书我看了不少,感觉这本儿正规点儿,套路深。

旁边一顾客正在选书,偏头看了一眼,然后走过来。

藤本弘树(慢吞吞一字一顿:先生的书可以让我看看吗?

百成书店,内,日。

邵氏:我看谁敢!(邵氏一把裁纸刀抵到纪子琪脖子上。另一手抓住他的领子,纪子琪动弹不得)你要把他带走,得把你的命留下!凭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进门二话不说,绳捆索绑就要拿人?今天你不说出个子卯寅丑来,休想出这个门!(纪子琪被突发事件惊吓,回右手想掏枪。浦三儿也被邵氏的举动惊呆了。)

纪子琪:你松手,松手!这可是妨碍公务,这可是大罪!

邵氏:你还私闯民宅呢,这是小罪吗?我是抵抗抢劫,也犯法吗?

78、百成书店,内,日。

王宝善:(正色)你要是这也没有那也没有,这人我还真不能让你带走。好歹我也是这片儿的治安官,谁家有个不贴谱事儿我都担着责任呢。

纪子琪:王巡长,打你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了,你是横拦竖遮帮浦三儿拉偏架呀,死拉活拽就是不想让我把人带走!王巡长,你是不是有什么私情啊?就是真有,也得掂量掂量乌纱帽的斤两吧。

王宝善:要说私情,嘿嘿,我们老王家还真不欠他什么。甭说浦三儿现在这个破落相,就是他们家名声显赫的时候也没求过他们一次!我就觉得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胳膊肘不能往外拐!

······

街巷,外,夜。

王宝善:(猛悟,冷笑)子琪,三年前的案子怎么现在又翻出来了?怎么今儿才认的车呀?

纪子琪:(支吾)这,这是我去证物室看见的。

王宝善:(严厉的)是你偶然看见的,于是你就报了案?

纪子琪:我没报,这是没结的案子,归治安处管,我想先盘问盘问再说。

王宝善:你要是真报了案,事儿要真是浦三儿干的,那可是杀头的罪,你这功还真不小哇!

·······

警务段,内,夜。

王宝善:(低声)你冤不冤的我不知道,我冤你知道吗?一晚上腿都跑细了,我为什么取的!给我仨了给我俩了?凭什么让我低三下四的装孙子?(大声)你还别以为这事就完了,给我写个保证书,保证仨月不出北平!

浦三儿:哦还把我给圈禁了?

王宝善:(瞪眼)不行吗?这我还得给你找个保人呐!(回头大喊)小石头!

小石头 (进屋):到!

95、富樱商社,内,日。

浦三儿:你要说吃喝拉撒是相同的我不跟你抬杠,你要说文化相同我得跟你掰哧掰哧。你看水墨画和油彩画儿,方块字和蝌蚪文,西装和马褂,中医号脉和西医听诊,有多少是相同的啊?再看中国的玉皇大帝跟西洋的天主耶稣,有一样的地方吗?

藤本:各有所长而已,一样的语言变文字,一样的看病救人,一样的尊崇上帝,一样的,都是一样的!

······

浦三儿:你说的共存共荣我也听说过,可别人抗着洋枪洋炮占了你的地方,这叫共存吗?你到我这儿把我的国宝抢你们家去了,这叫共荣吗?将来我们强大了,上日本国共存共荣去,你干吗?

藤本:共存共荣大大的好,中国的不合作,才有了悲剧。

浦三儿: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打我别还手,抢我别拦着,唾面自干、以德报怨我就没事了,你这文化学问还真神啊!(浦三儿站起身。)有道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也别争了,我该走了。

藤本:(急躁,双手相拦)浦桑!走的不要,慢慢的谈!(随从围拢过来,藤本摆手示下。)

浦三儿:我一个草民,你跟我聊诗词书画什么的我还略知一二,你跟我谈国事,那我哪懂啊?

藤本:买卖,我们还可以谈买卖。

藤本:日本的文物,当然是日本的了!

浦三儿:说得好啊,是谁的就应该归谁!那你说说,日本国现在有多少中国文物啊?恐怕要用百万计吧?你是给我一张画儿还是还给我一个碗呀?

藤本:你知书达理,你懂得,扇子,石呆子!

浦三儿:(腾地站起身)你吓唬我?我浦三儿还真不吃这一套!我知道你说的是《红楼梦》里的一段故事,“石呆子为扇身亡”!你是要演一出夺扇记,嘿嘿,可惜我不是石呆子!(站起身楞往外走,随从拦住)

藤本:我还有一样东西请浦先生欣赏,(对随从)请他到跨院欣赏欣赏!(随从应声,押浦三儿出屋。)

富樱商社跨院,屋内,日。

洪先生:可为这点东西,要害多少性命呀!你刚说洋鬼子抢了那么多国宝,还烧了圆明园,那些官僚敢吭声吗?不还接着割地赔款吗?前些天来了个客人,说我辽东好大的一座石碑,楞让日本人给凿下来装走了!那碑我知道,是一千两百年前的鸿胪井碑!是唐朝和渤海王国关系的物证,那是何等的珍贵呀!官府都不敢吱声,你我一个老百姓,能有什么作为!

浦三儿:(气得发抖)师傅,这不是掏咱们的心呢吗?堂堂中国数万万人,怎么就没点儿血性呢!您也说过,人跪成习惯了,搀着扶着也站不起来。那咱们就永远跪着?位卑未敢忘忧国。虽然我只是个老百姓,但我更想当一个扬眉吐气的人!拼了这把骨头不要,我也要争这口气!

洪先生:(击掌)好样的,我佩服你!说起来这就是良民本色,可惜呀,天底下都歌颂帝王将相,谁曾把本色良民放在眼里!有道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你还是要想身家性命啊。

浦三儿:还有句话您没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这条命是祖宗给的,就给祖宗挣个脸吧!

 

(一声惊雷,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照亮了浦三儿的脸。)

洪先生:古语有云;“震惊百里,不丧匕鬯,”没想到在今天,一个乱世平民,竟然有如此胆气!

······

 

浦三儿:这小子大清朝的时候侍奉皇上,看西洋人强大了就跑到了西洋,学一口鸟语;看日本要发达了就窜到日本,将来中国强大了他又回中国了,这三姓家奴,你留他何用!

藤本(转身看了朱翰一眼,朱翰一凛,退后一步。)你们的恩怨,自己解决。

浦三儿:那好,(冲向朱翰)我叫你知道知道什么叫汉子!(朱翰叫随从上前,对浦三儿连续殴打。)

纪子琪家,内,日。

浦瑗:躺在家里吃后悔药管用吗?还不赶紧想办法补救?你把浦三儿找回来,俩人的怨气就满天乌云散了!

纪子琪:你倒是让我踏实的想想啊?保安处也不是哪都敢去,凭谁奏一本我的前程就完了。

浦瑗:你的前程跟浦三儿的命,你权衡吧!我真不知道你的前程在哪,是东厂的密探还是衙门里的捕快?反正你是在东小口露脸了。店是你砸的,人是你带走的,到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鬼,傻子都得说是你干的。闹不好能让唾沫星子把你淹死!

洪先生:你一家三四口,亲戚好多家,岂能连坐受害!倒是我光棍儿一个,了无牵挂,就让我一份人承担了吧!(屋门突然开了,思瑜夫妻被推进。)

思瑜:我的天!什么值钱东西把你们害成这样儿!他们跟我说了,让我好好劝劝你。

浦三儿:劝我?他们是把你们骗来当人质的!这帮丧心病狂的家伙,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

富樱商社跨院屋,内,日。

洪先生:(双手抓住随从甲拿刀的手)扇子就在我肚子里,你们来拿吧!(狠狠地插向自己胸口,鲜血四溅。众人大惊。随从甲退后,摔到地上。)

浦三儿(扑在洪先生身上,大喊):师傅,你这是何必呢!是要替我死吗?我说的,所有事情由我一人承当!

洪先生:兄弟,我把扇子藏得严严实实,谁也别想抢···走···

朱翰;对,让他带道儿,找不着把给他淹死在河里!(随从把浦思瑜夫妻捆住,关了屋门。)

藤本:(对门房和另一随从):看好他们,小心地!任何人不许出入!

(藤本、朱翰、浦三儿上了汽车,随从甲乙骑自行车追去。)

大石桥边,外,傍晚。

·······

浦三儿:给你吧,扇子!(书包扔下来,藤本接住,船失控。浦三儿脚猛踹梯子,梯子倒下,浦三儿脚蹬船尾,船头翘了起来,浦三儿纵身入水。朱翰和随从乙随后落水。桥上韩六儿纵身入水。

朱翰:救命!我不会水!(无人搭救,朱翰渐渐远去。桥上一块砖头扔了下来,打在藤本头上,头破血出。藤本紧抱书包,船翻了,藤本拼命游向岸边。)

艄公:见不到尸的多了,许就是让鬼魂给勾走了。(下游有人喊叫声。)

路人丙:这儿有个东西,像是人!(纪子琪跳上船,小船向下游划去,王宝善、小石头在岸上跟过去。尸体拉上来,朱翰脚缠水草,肚子鼓胀,已死。

王宝善:(小声磨叨)这也算是死得其所呀。小石头,找块席先给他盖上,咱们回去报官。

132、

周掌柜(招手):韩六儿,你来一趟。

韩六儿:哎,来喽!(进店)周叔,您不刚叫的水吗,又没了?

周掌柜:六儿,也够机密的呀,身手不错!

韩六儿:怎么了?

周掌柜:要不是浦三儿来信,我还蒙在鼓里呢!这是浦三儿托人带来的三包干贝,一大包鱿鱼丝,你跟青山、满堂仨人分了吧。还有两瓶琅琊台,没你们的份儿,归我跟王巡长啦!你们要是想尝尝,明儿晚上去九筒那儿找我们去。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