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勤劳创文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共创
奋斗创业正能量歌舞剧剧本《我奋
党员先进性题材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党员一线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因为
劳动创业致富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劳动节创业题材情景剧《共创美好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三甲医院评选小品剧本《医院评审》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剧本(火警119
校园老师相声台词剧本《最美教师》
武汉现不明原因肺炎治疗全国战胜肺
乡镇财政所干部小品剧本(中国好干部
超级搞笑古装宫宫廷幽默小品(还珠歪
贪污受贿小品,双规小品剧本(严惩不
关于婚外情短剧本,绿帽子小品剧本《
伟大的祖国朗诵稿,伟大的祖国诗歌朗
酒店餐饮小品,酒店年会服务员小品《
三八妇女节节目小品,庆三八妇女节短
银行类爆笑小品,银行爆笑小品(快乐
政府帮助低保家庭就业改善生活脱贫
七夕创意剧本,七夕小品剧本(最佳美
国家电网变电站检修员工小品(特殊纪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义的元宵节小
解决员工上访为公司困难的小品剧本
过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偿命的小品(
城轨年会表演相声剧本《与城轨共未
公司创立周年小品,庆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铁公司员工年会相声剧本《找媳妇
为了工作舍小家顾大家情景剧本(特殊
公司年会三人群口相声《三狗闹新春
改变黄脸婆形象后走上舞台成为模特
适合公司年会的小品,适合公司年会搞
办公室题材简短剧本,公司年会职场小
建筑公司年会超感人小品剧本《回家
汽车销售公司4s店快板剧本《齐心合
新年小品剧本简单的,贺新年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有关车间生产类小品剧本《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影剧本 > 农村电影剧本 > 无奈的孩子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影剧本-农村电影剧本   会员:雨水三季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0/3/12 17:36:34     最新修改:2020/3/12 17:36:3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影剧本名:《无奈的孩子》
(原创剧本网)作者:雨水三季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1.日 屋

桌上摆着丰盛的酒菜

媒婆坐在上方脸喝的发红抽着烟:大哥,四侄这媳妇包在我身上,我多费费嘴指定能给四侄子整来个,把四侄子的相片拿给我一张,后个我就动身,专门给四侄子跑一趟,嘿嘿。(有些想要钱的表情)

张清国的父亲:国他娘给大妹子拿一千块钱算作盘缠。

国他娘有些迟疑不想给这么多进了里屋。

行大哥是个爽快人。

张清国的父亲话里有话不阴不阳:大妹子张清国这事可就交给你了。

媒婆:大哥你放心吧。

2 日 室内老房屋 八仙桌 葡萄椅子

王金英的娘正在门里上鞋

媒婆大英提个黑提包走了门口,王金英的娘头也不抬还是忙着手中的活

媒婆大英:大婶子,给谁做的鞋啊。

王金英的娘慌张的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大英。

大英看着金英娘:二换她姐。

金英娘回忆着:嗷,你不是娶新到东北去了吗?快来坐下

大英走进屋坐在了旁边的板凳上:啊,这不回来看看俺娘里啊。

金英娘:嗷,东北好不。

大英:哎呀别提东北那个好了,光吃白面卷子,半点粗粮也不吃,到冬里一点门也不出围着火炕包饺子。东北那个打得多哎。地也多,都用拖拉机一车一车交公粮。交完公粮还得卖一些。(拥力公粮交的多公粮也是给钱的。)穿的都是的确良,你看看我这褂子裤子,这皮鞋。

金英娘:是是,我也知道些,那半年不是给蹲监狱样吗

媒婆:那会啊,到中午头也都出来玩,监狱哪能吃到白面和饺子啊。那小屋热的都不穿棉袄。

金英娘:说是到冬里男人憋着屋里光赌博?

媒婆:冬天没事就是打牌玩,老打输了赢了没什么意思,就赢了得个三毛五毛的,一天赢也就几块钱,输也几块钱。

这时门外传来了跑步声,王金英喘着跑了进来:小金换叫我拉车子,(看到了媒婆大英有些尴尬)说好我装车她拉,又想变着法叫我拉。

金英娘呵诉:坐一边子去,没个姑娘样。让您这个姐姐带你东北去找个婆家打死你。

媒婆大英:她没二十吧!

金英娘:没有十八。

这时金换拉着平车草放在了门口冲进屋想打金英,看到媒婆大英又不好意思。(地派车)

金英娘:这个是大的二十啦。

媒婆大英:你别说,这次我回来有意想把俺四叔家换弟带去,说给这个小孩(大英从裤兜里拿出一张一寸照片)可巧换弟已成亲了,一米七五的个头可壮实机灵了。给这个大妹妹说说行。

金英娘:这孩子多大了?

媒婆大英:二十三了。

金英娘有些疑惑:怎么睁整大了还没成上来啊!把这个老二说去吧。

媒婆大英:还是老大合适。

金英娘:先把老二出门整天给个男孩子样不安稳叽叽喳喳。

金英:去哪里啊?

媒婆大英:去东北,那里光吃白面可好了。

金英:我不去。

金英娘对着金英:蓅干粮做饭去,金换擀点面条,让您大英姐姐在这里吃。

媒婆大英:不里,不里。

金英娘又扭过脸:这事我得问问你大叔。

这时金英端着黑红卷子走过,(高粱面、地瓜面、白面做的方馒头)

媒婆:啧,你看看咱家还吃这,到东北哪家也没有这玩意。

3 日 车站

远处阿城汽车站,媒婆在前面和一推自行车的人走着。

金英哥哥推着一辆二八大轮自行车小声地叮嘱金英:到哪里看看不行就回来。多啦啦看看他二百五少心眼不,记着不娶可不能住他家,别光听她的(用眼看向媒婆),有什么事向家发电报。

金英:不用说了哥哥,你回去吧!

4 日 东北庄稼地

茁壮的玉米苗有二十公分高,张清国的爹牵着马张清国扶着耘锄锄着草远处跑来一小伙

小伙气喘吁吁:四哥快家走。

四哥:啥事啊,这么慌张。

小伙喘着:好事啊,北大仓张大婶给你介绍的关里家的姑娘,给领来了在家等着里。

张清国爸:这样就回家吧下午再干。

5 日 家

张清国回家后先到自己屋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洗了洗脸。

堂屋里张清国爸、媒婆、金英

张清国爸:我老家是侯庄的,家里还有我五叔一家,我们来这四十多年了,也是在老家给饿来的。老家那地方不能待人多地少,地,说直了就是命根子。

张清国走了进来像金英微笑着:来了

金英有些脸红:来了。

媒婆站了起来:金英、张清国您俩出去唠唠吧。

张清国带头出去了。

6 日 街 尽显典型东北农村街道外景

出了家门张清国向一边一靠看向金英。两人边走边聊,露出甜美笑意。

张清国:你多大了。

金英:十八,你呢?

张清国:二十一,我初中毕业。

金英有些尴尬:我没上初中,就是高中生不也是种地有什么用啊,你姊妹几个啊?

张清国:我姊妹六个,弟兄五个。你呢?

金英:我姊妹八个,三个哥哥一个姐,剩下的都是妹妹。

张清国:你长得可漂亮了。

金英:你愿意我吗?

张清国:愿意,

金英紧跟:你可俊了,我一见你,心里就愿意了。

张清国调皮的咂了咂眼小声地:那你可得给我生个儿子。

金英有些疑惑害羞:给你生儿子,怎么生儿子啊,我不太懂?

张清国笑着:到时候我教你。

7日 屋内

媒婆:大哥,看姑娘没说的吧

张清国爸:行,小姑娘长得俊着里,也机灵。

媒婆:回去这些天我可没少费心嘴哪。在家人家已经叮嘱我了,姑娘如果愿意得在我哪里出嫁,我就像娘家。拜堂之前是不能住这里的。

张清国爸:行照你说的来。

8日 家 东北传统结婚典礼。

夜 洞房

张清国脱了外套只穿睡衣坐进了被窝,

张清国:快过来睡觉啊。

金英红着脸害羞的走近床脱了外裤坐进了被窝

张清国先抱着金英的头亲了金英的脸,金英害羞的看向张清国,张清国的嘴贴到了金英的嘴上,又离开看了看害羞的金英,嘴又贴到了金英的嘴上。伸手摸向金英的胸,金英害羞的低下了头,张清国的呼吸有些急促,张清国掀开金英上胸口看胸部,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张清国松开手:让我看看你的下边。

金英捂着脸:你也得让我看看。

张清国掀开被子脱金英的秋裤。

镜头转向新婚屋内摆设,天花板。

镜头转向赤裸上身的张清国趴在露着漂白肩膀的金英身上。

金英害羞紧张:疼、疼轻点疼轻点,

张清国笨拙的光向前龚:我也疼,

金英不住的喊疼:脸上的汗珠襂了出来,但还是搂着张清国的上身。

9 日 屋

张清国站在洗衣服的金英旁边看到金英洗衣服,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胀了:给我洗洗这身,这样出去人家不笑话你啊。

脱了下来递给了金英,金英接过褂子裤子就掏张清国的衣兜,一边没找到钱,紧张的又翻了一边。

金英嚷道:张清国前天卖豆子那五百块钱那?

张清国恍然大悟:吱吱呜呜,我我可能掉了。

金英气急:不可能,我知道你装这个上衣口袋里了,这么深,你这两天也没上别处去。说钱上哪去了?指定是找小姐了。说是不是,我给你娘说去。

张清国拦住金英:别别,我给你说,钱让我输掉了。

金英火冒三丈哭了起来:怎么,你去赌博了,嗷咬嚎这日没法过了。这是为生孩子卖的钱,你去赌了啊。

张清国:老婆别生气,我不是也想给你赢点回来吗?谁知点背给输了。以后不干了。生孩子我找咱爸要点。

10 日 医院

张清国在住院部交钱,金英挺着大肚子站在张清国身后。

金英挺着大肚子在走廊里转来转去,不时有医生穿过,张清国不耐烦在旁边转悠等待着。

张清国悄悄的溜走了。

张清国在大街上左顾右盼的寻找着,当他看到“友乐棋牌室”时,兴奋的走了进去。

里面的接待热情的打着招呼:你好,想玩什么,

张清国:玩一般的麻将吧!

接待把张清国引导一桌前,有一个人让开,让给了张清国。

11 日 医院

金英在走廊里走着忍不住:哎呀,我肚疼的厉害,他四处慌张着张望,看不到张清国边喊了起来:张清国,张清国快来。

医生急忙从办公室走了出来:怎么了,想生吧!家属呢?

金英:哎咬着,他刚还在这里来,去哪里了。

医生:你是什么名字?得要家属在场!

金英:王金英。

医生对护士:去,到那边找找去。

护士边走边喊:王金英的家属,王金英家属,王金英家属,

金英肚疼的厉害就要站不住了。

医生:不行进产房,

护士把金英扶到产床上。

金英吆喝着啊啊啊 啊 疼疼使劲的声音。

医生:使劲。

金英疼的厉害

医生:不行下不来,开刀。

12 日 麻将馆

张清国的对面:胡了,拿钱,拿钱,

张清国从身上掏出钱来。

13 日 医院

婴儿的啼哭声。

医生:家属来了赶紧去补手术费。

14 日 麻将馆

张清国左边的:糊了,都拿钱一人一百五,。

张清国瞪大了眼看了看

伸手摸向衣兜拿出了一百,

左边登向张清国:怎么,没了。

张清国:没了。

后边看场子的:没钱你来干嘛?

打了张清国一记耳光:滚

张清国灰溜溜的出了麻将馆。

15 日 医院

张清国来到金英身边,想看一眼婴儿,被金英无情的挡住。

金英无力但坚定:快滚。

这时护士走了进来:你是家属吧?

张清国不高兴:是。

护士:你跑哪去了,这千钧一发你溜号,到收款处你补手术费去。

护士递给了张清国一张收费单。

张清国不耐烦的二睖了一眼护士。

张清国接过收费单看了看。

16 日 家

张清国郁闷的回到了家,母亲见了不高兴的张清国:生了丫头。

张清国故装惊讶:嗯,------妈呀,麻烦了。

张清国母亲听到张清国“嗯”脸色立即阴了下来。

又听到张清国:“妈呀,麻烦了”

张清国母亲一惊:咋了。

张清国:难产啊,动的手术拿出来的,孩子也不好,给抢救过来了,钱不够啊,医院再让交抢救费两千块呢。

张清国母亲:那不给你三千了吗?

张清国:都用完了,再让交两千才能完事。

张清国母亲着急地:真个瘪犊子,五亩豆子让你一晌输个净啊!这会知道钱中用了。

17 傍晚 村中

金英引逗着刚刚会跑的女儿学步,张清国在沙发上休闲的抽着烟,吐着烟圈。

村里的广播相切天空:全体村民请注意,育龄期妇女注意了,第三季查体开始了,应当查体的育龄期妇女明天上午八点准时到村委会集合,统一到镇计生委查体。再广播一边。

金英看护着刚刚会跑的张敏对张清国:怎么要儿,

张清国:想法吗,来个假离婚,离婚不离家。就是你他妈可别真不跟我了。

金英也笑了:那样能行吗?

张清国:等你肚子大了你就回你娘家生,要不到我姑家生哎。

金英:咱好好的,咱离婚再住一起人家能相信吗?

张清国:我领着我女同学在村里那么转悠几回,你在给我一闹腾,咱这离婚的理由不久‘名正言顺’了吗

两人贼笑。

18 日 办公室

工作人员:您两因为么离婚?

金英:他搞破鞋,

张清国:你怎么不说你整天是个泼妇。

工作人员: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没正事,整天就是离婚,离婚。当初八头牛都拉不开,怎么离婚也成时尚了。

苦孩子,还是回去好好过去吧!

金英:我是给他不过了,赶紧给俺离了吧。

张清国:我是给她过够了,过不下去了,给办离吧。

工作人员:你两都同意离婚。

张清国:同意。

金英:同意。

工作人员在一边拿过两个皮本填了起来。

19 日 家 (张清国向金英要钱,打金英)

张清国:王金英卖豆子的那些钱哪?

王金英:我不知道。

张清国:再说,拿出来。

金英:我存银行了,在叫你输了去啊!

张清国:超你妈里,老子玩玩,你就不行了。

张清国说着就去打金英,把金英摁住打金英的腚。

小孩吓得在旁边哇哇大哭。

张清国:给我不。

金英:不给,打死也不给。

张清国气急,起身拿擀面杖。金英起身便跑,张清国没来及拿擀面杖,见金英外跑赶紧外追,顺便摸了一把铁锨打在了金英腚上,金英看关着大门,赶紧钻进了猪圈。

张清国气有些消,出来少给我点,我去过过瘾拉到。

金英在猪圈里哭声诉:张清国你还是个人不,给孩子买点零食都不肯,你看我穿的,你拿了钱都败坏去。吭吭大哭。

张清国无奈,烦恼地转身走了,

20 日 屋

金英坐在床上,身边一个几天的小孩。

张清国姑端来了饭:今天给你熬得正好,在吃上四个鸡蛋,

金英:姑,真给你甜麻烦了,真不好意思。

张清国姑:没事,给我娘家添后,我也高兴。行,这来了个传种接代的,以后就不要在要,养活个孩子不易。

金英:不要了,那个张清国也不正干。

21 夜 床

被窝里的张清国扭着身子又摸索金英,

张清国:脱了。

金英两手脱内衣:带上套。

张清国:戴上不舒服,你不是也不愿让我戴吗。

金英:要有了怎么办啊。

张清国:有就有吧!以前不都五六个孩子吗。不是让你带环吗。你不带?

张清国活动着,金英喘息着哼哼着。张清国喘息着更加卖力

22 日 马路

金英很累地抱着张梅,张敏、张明在后面跟着。

金英费力地从一侧转到另一侧,好不容易来到商店。

金英:给拿一条饼干。

营业员拿给了金英,张明小眼干巴巴的看着。

金英正掏钱:多少钱啊?

营业员:两块二。

这时张明伸手抢了饼干就跑。

金英也不好去追。

金英:小熊孩啊!在给拿一条吧。

23 日 马路

张明在前面跑着,张敏在后面紧追张明。

张敏:明明给我点,

张明见姐姐追来跑的更快,一个小土包脚下一软摔了个张明嘴肯泥,张明哇哇大哭,鼻子也给摔出血了。饼干也摔碎洒了一些。

张敏抢拾洒地上的饼干,张明哭着着急地跺着脚护着手中的饼干也抢地上的饼干。

金英赶了上来心疼,着急的踢了张敏一脚:你怎么大了给他抢么。吃着饼干的张敏张着大嘴哭了起来。

24 日 家

金英拿饼干沾水喂张梅,张敏光盯着看。

张明护着自己的饼干吃。

金英:妮,给你块,出去玩去吧,别吃了您妹妹不是没饭吃吗。

张敏接过出去了。

因饼干干张明吃饼干噎着了,脸憋得通红,想吐又吐不出来。

金英看到赶紧丢下张梅去帮张明,张梅哭了起来。

金英把一手接着张明的嘴巴一手按着张明的头:吐出来,喝点水。

张明把饼干吐到金英的手里,金英端水喂张明,然后又把手中的碎饼干给张明吃了。

25日 东北农院

张敏张明在院子里嬉笑着玩耍着。

金英慌张:妈呀小梅发烧的很哪,看看让我爸把张清国叫回来去吧。

张清国妈:老张啊,快点把那个王八犊子给叫回来去吧!

张清国的爸急匆匆气呼呼的走了。

26日 马路上

张清国的爸小跑似的来到了马路边他左右张望一下,看到左边的大货车还远,能够超越它,他没停步小跑似的想跨越马路,大货车是越过了。但大货车里边的小轿车连刹车都没来的及一下撞个正着,咚的一声把老汉撞到,摔了头,小车又从身上轧过嘎然而止下来一司机、一干部。

两人皱着门头不住的叹息,走近看了看把手放在了鼻孔试了试起身:没气了。

司机想了想小声:王局长我走吧,这事不愿咱,可来了人也会打我的,先回避一下我去报案。

王局长:行,来了家属我给他们解释解释。你去交警队找赵亚军。

附近的两三人跑了过来其中一个:可能是张清国他爸,刚刚我瞅他向这边跑似的挺快。

一人走近看了看:啊呀,还真是张清国他爸里,交待了,赶紧叫他家人去吧。

27日 赌场 张清国的三弟张清富和张清国暴打对抗

张清富气冲冲进了赌场,看到张清国在赌博冲到背后上去就打。

张清国用胳膊挡着也稍微打着张清富:怎么了,说话。

赌场的人:您兄弟俩出去打去。

张清富说着打着:俺爸爸被你赌死了,你赔俺爸爸

旁边人听到憋不住笑了起来。

张清国听到此,不在动手,焦急:咱爸爸怎么了。

张清富哭腔着:咱爸爸来喊你被车撞死了。

张清国一听傻愣了一下,随即外跑。

28 日 马路

金英一手抱着张梅一手扛着锄头,张敏,张明在后面跟着。

金英:梅下来吧,妈太累了。

不到两岁的孩子走的实在慢。

金英叹了口气:嗨

又费力的抱起孩子,抱在一侧。

29日 田间

地头张敏哄不住张梅的啼哭,张明把尿尿到地上活着泥玩

田里的草很多,遮住了很多禾苗。

张梅不住的啼哭,金英无奈的快步走回地头,抱起啼哭的张敏喂奶。

地里的张清国汗流浃背的干着。

金英放下张梅还是啼哭:敏抱抱妹妹

张敏费力的抱起张梅,张梅还是哭哭滴滴。

金英对张清国:孩子光哭,可能是热,我先回去了。

张清国不耐烦地孔到:回去吧。

金英抱起张梅回了家,张敏、张明也跟在后。

30 夜 主室

张清国一脸的不高兴回到家。

金英忙活着看张清国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今天输的不少吧?

张清国:今天没去,咱三姑家出大事了,老大把老二给捅死了,

金英吃惊:怎么回事啊?

张清国:分家挣房子呗,两人都想要那处新的。

31 日 屋

张清国姑对金英:金英啊,姑明天就走了。

金英:姑,你咋走啊,这事才过去十天回去你一个人更伤心,更想这些事,我妈也一个人您俩作个伴多好啊,这时候地理也没活。

张清国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人啊可别不行了啊。

张清国姑口气一转:我这命真苦啊,那时候就因为老大他一个人没个帮衬,怕别人欺负他,我冒着死的危险给他生了个弟弟,

金英:姑乍回事啊!我看大哥挺好的,怎么出了这么当之事啊?

张清国姑:一个愿不一个,我给你讲讲,我这心里也好受点:

32 日 家

老二对着老大坚定:谁要东边那处房子得拿出五千块钱来。

老大:拿什么钱啊,你这些年上学谁挣的钱供你,心里有个数码。

老二:东边那处房子好,地势也好,谁不愿上外圈住啊,要不我要那处,我拿一万给你。

老大:咱心里得有个数啊,咱爸死的早,房子都是我盖的,

老二抢话:也不是都是你盖得,咱妈,咱姐,我没出力啊。

老大火帽三仗:这家没方分了,这日子没放过了。

老大气呼呼的走了。

33 日 家

老大把刀子藏在袖筒里气冲冲地直着眼走进家,

正赶老二上外走。

老大二话不说通了老二的上腹部,

老二害怕惊吓疼痛地倒在地上。

老大扔掉刀跑了,

张清国姑从屋内跑了出来惊呼:不好了,快来人啊,老大杀人了。

老二捂着肚子躺在地上。

屋内大门外的人都围了过来:赶紧送医院,这是谁啊?

清国姑:畜类老大

一人:先让赵国包扎一下,让谢民开拖拉机来去。

34 日 老大家

老大跑回家在大缸后面,拿出了药,拧开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肚中的烧疼使老大很是难受,他腿一软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35 日 转回和金英对话

就因为几间房子他就把他捅死他弟弟,他自己喝药死。我像在做梦,一想我这头就炸开花啊。

36 日 家

外面下着鹅毛大雪,张清国穿的厚厚的在外面回来笑容满面。

金英:看来是赢钱了。

张清国笑着:赢了.

金英:把钱给老娘。

张清国:下馆子了。

金英立刻变脸:操你妈哎,赢了去吃,输了请别人,这横竖是不向家拿钱啊,那老娘几个喝西北风啊。不行得想个法子。

37 夜晚 卧室

金英对着张清国:你这个赌博的毛病,我看你在这里是改不了了,咱回俺娘家吧,老家没有赌博里,老家现在也好了,有整多回关里家的,在哪里咱买处房子,你出去打个工,哪里就给没冬天样。我包点地种看着孩子,这样也行,山东气候好。

张清国无奈的稍微点了点头。

38 日 飞奔的火车上

张清国看着窗外黑嘿的广袤土地,不禁黯然泪下。

39 日 村头

金英在村头下了公共汽车,村头的几个孩子看向汽车。

金英领着孩子一家五口,金英和张清国都拿着东西,张敏领着张梅,张明自己走着。

有十来个男女孩子在玩耍(三到九岁) ,有个较大的女孩看到了金英他们。大女孩稍细看:带弟,咱二姑姑回来了。

大女孩跑着喊着:姑姑姑姑,来迎接金英,大孩子接过金英的小包提着。

有三个孩子原地不动。

张清国:这孩子都是你哥们的。

金英:春花,这都咱们家的人啊?

春花笑着:这两个是我妹妹和弟弟,那三是俺二叔家的,那三个是俺三叔家的。

张清国:你们家人的荷尔蒙可够旺盛的。

金英:什么荷尔蒙啊。

张清国:等会问你嫂子吧。

40 日 金英哥家

金英走在前面进门:嫂,哥。

金英的哥嫂一惊,金英哥:嗷咬,您几口怎么都回来了。

金英看着张清国:这个熊玩意不正干,正赌博,这不是为了让他离开那个赌场吗?俺想在这里买处小破房凑合着过啊。

金英哥想了想:我看看正德家那房子卖啵,一家人都进城了。

41 日 一处旧房

张清国和金英收拾打扫着旧房

张清国:就这烂玩意还得六千块钱?

金英:这三千你还不认便宜,擦了光上面的木头能卖一千多呢。

还有外面那些树。

42 日 磊地堰的山地 谷穗小的可怜也就三四公分长

金英和张清国在山地里吵架。张清国拽起一颗谷子拿着三四公分长带弯曲的小谷穗:你说这像啥、这像啥。金英看着忍不住笑了。

张清国:就这地适合种庄稼,不如大姑娘的肚皮大,种上也不长啊。这日子没方过。

金英:人家怎么过来,多少千年就这样过来了。

张清国:是,吃他妈里树皮树叶子也饿不死。你看看下边这些房子,一个庄挨一个庄。种一老年地吃不饱,这叫啥事,看看人家美国大平原的地种一年歇一年。

张清国比划着:这些山地也就孬好长棵草放个羊,这嘎子山地有上两三家放羊多棒。一亩地养一个人,十亩地养一个人能一样吗。这道理多清楚啊。

金英:咬,这会你成圣人了,国家主席怎么没让你去当,可屈你这块料了。

43中午 一处旧房屋(木梁结构)

八仙桌上中间放着一碗咸菜,孩子一家五口拿着馒头吃饭。

张清国:这是吃的啥鸡巴饭哎,连点菜都没有。

金英:啥鸡巴饭,不都是你造成的啊。你去买好的来哎。

张清国:明天我就出去打工去,咱庄上清成在济南里。

44 中午 八仙桌

三个孩子和金英围着八仙桌吃饭,小孩拿着馒头甜甜的吃着,

旁边坐着小孩的小姨。

张敏:小姨在俺这里吃吧。

金英:金梅在这里吃点行了。

金梅:不,我吃不下您里饭。

金英:小敏明天上学,让交十一块钱的学费,你先给俺垫上,等她爸爸回来俺在给你。

金梅不情愿不高兴的在衣兜里掏出一沓钱(有十块、五块、一块的很多),金梅扭了扭身子恐怕金英看到,

金梅:就这十块了,(放在桌子上就走了。

45.  日       街上

金梅走在街上对面来了个骑大金鹿自行车的把上吊着个黑皮包,走近金英翻身下车:大姐问个人张金来在那住?(四十岁的人)

金梅:你找他做么。

骑车人:报伤哩。

金梅:你哪里?

骑车人:化石崖的

金梅小声的:俺小姑家啊!谁不行了?

骑车人:大群家,这里张家是她娘家。

金梅:你去我大姐家吧,前面第二个胡同向右拐西边第二家。

46.  日      家中

骑车人下车推着进了院内走到门前:有人吗?

门开了一个中年妇女:什么事啊?

骑车人:这里是张金英家吗?

金英:是,你么事啊。

骑车人:打着车子,报伤来了,化石崖的,张淑花没了。

金英:俺小姑怎么没哩啊?得的什么病

骑车人说着从包里拿出多份报伤贴及白布,找找递给了中年妇女,说:不知因为么,她两人生气来,大群打她来,她喝药了,没抢救过来。

说着推车走人,

金英没做搭理。

47  日     屋内

金英:咱小姑丑点,老挨他打,这回得治治这个熊。

金梅:小姑她多大了?

金英:36哎,比我还小五岁哩

金梅:怎么治啊,咱家没男的,小王八又走了。

金英沉思着:让金运去,他能说会到,让他去难为难为这个李大群。

48  日         伤局

金运推着自行车领着两个抬食盒的人到账前登记,

来到帐桌前:南门的张金来,花圈一个,火纸三刀,三生肉鸡鱼。

登完记礼仪问:南门的,得拜拜哎。

说着领到了灵棚前:客到了,

两边的陪灵人头低到手上呜呜起来,

张金运行九拜礼。

完毕找大总管:我姑怎么回事啊?

礼仪:你是?

张金运生气的:张淑花是我没出三代的姑姑,我也是村长,我得弄明白我姑怎么着喝的药,您打算怎么安葬她。

礼仪:你过来这事得给大总管说。

大总管:她两口办了两句嘴,这大婶一时想不开喝了一六零五,发现就晚了,都翻白眼了。

张金运:我就不信了,拌了两句嘴,就喝药了。我到派出所报个案去,让法医看看他打她没有。

大总管:别别,你也得知道,你这姑姑些闷宁,你也得考虑这三个年幼的孩子啊。再说谁也没逼她喝药,这样吧好好安葬她好了。

张金运:棺材还没做吧?给她做口石榴木的棺材好了。

大总管听了一怔,这难办啊!

张金运脸色一沉,就得这么定。

大总管:我给大叔商量商量去,你先这屋里坐。大总管喊着:李明切茶上菜。

49  日     屋内

大总管找到李大群:南门的张金运来了,

李大群:张金运是谁?

大总管:外号赛秦桧哎!

李大群脸色一变:他说什么?

大总管:他要法医来验尸,让我给说下了。不过他要求做石榴木的棺材才能下葬,就是把天下的石榴木弄来也难做出棺材啊!

李大群邹起了门头:哎!这家伙真难缠啊。

大总管想了想:这样吧,他只不过是她堂侄,给他点好处应该就能过去。

李大群:把我爹留下的八块银元给他吧!

50  日         屋内

张金运坐在上首桌上摆着丰盛的菜肴,大管家进来坐在了张金群跟前递给了张金运,张金运接过趴下头看看,装在了口袋内。

大总管:这个石榴木的棺材难做啊。

张金运紧接着:哎!你听错了,要什么石榴木的棺材啊!我说的是湿柳木的就行,时间紧没干柳木,湿柳木做起来就行。

大管家一脸蒙,随后会意的笑了下。

51    日        广场戏场

台上演的是武松打虎,只见猛虎扑了几下被武松摁住猛打。

台下金英走到金运跟前谦俾的:大哥去了怎么弄的,

金运微笑着:我把他们难为的不轻,让他们做石榴木的棺材。

金英:他做吗?

金运:敢不做,不做报官。

这时戏老板走了过来:张村长,这戏演得还行吧?

金运拿着大驾笑笑:凑合着吧!

戏老板:这戏唱了半个月了,这一会上面的老虎就被打死了,俺也就该去济南唱了,把银子给了吧!

金运:钱还没都连上来,等过几个月再来拿吧!

戏老板:你就给俺吧,俺装猫变狗的也不容易。

金运笑笑:您装猫变狗也不容易,当皇上做娘娘谁挣您哩来。

旁边听到的都笑了起来。

52.  夜      屋中

金英坐在煤油灯下捺着鞋底与邻居一个大龄中年李梅做鞋帮的聊天。

李梅:听说你小姑没了,

金英:是啊,

李梅:她可漂亮了,命也是不好

金英:和我一样啊!张清国走了近半年了也没音信,我知道他有钱不赌就会难受死。

李梅:女人怕嫁错郎男人怕入错行啊!生瞎了人别生瞎了命奥!

金英:人都是生瞎了命哎

李梅:哪啊!人家泰安的肉髅鹿子就反过来了,晚上那种事拉大布。

金英好奇地:怎么?什么拉大布?

李梅:奥,我听俺哪口子啦过,我给你啦啦。说是泰安的酱菜园家可有钱了,外省的都来买他家的酱菜。他家就生了一个儿,生下来就没胳膊没腿。不过人家还娶了几个媳妇哩,说是因为拉大布光羞死了就两个。

金英:怎么拉大布还羞死了?

金梅不好意思地:我给你啦啦吧,他没胳膊没腿还想给正常男人样趴到女人上面活动,办事。

53.日       气派的大宅院  

大车门,大院子过堂后院大户人家

大娇抬进了西堂屋,在娇子里抱出来个没腿没胳膊的人,放在了椅子上,王平:狗剩过来,你把贺管家叫来,

狗剩快步走过酱菜缸园来到李管家屋内:少东家找你有事。

李管家起身就走:不知谁家的姑娘又该倒霉了

狗剩微笑一下紧跟着走了出去。

酱园里的伙计倒腾着疙瘩忙的热火朝天

54. 日         屋内

李管家来到王平跟前:少东家有事?

王平:你去谢大脚家说说,把她那个大闺女许给我。

李管家很是为难:谢大脚哪火爆脾气能愿意吗!这事我得问问东家去。

王平不高兴地:去吧

55.   日      餐厅

餐厅里有两张餐桌,王平和老婆孩子一桌(两个老婆三个男孩两个女孩)

另一餐桌上有王平的爷爷农村老头,王平的爹娘,及两个妹妹。

王平他爹走到王平跟前责怪地:你怎么又要娶谢家大妮啊,

王平的爹将脸扭向了两个媳妇:您两什么意见?

一个比较泼辣的媳妇:俺管不了,都让他羞死好几个。

王平脸一沉:怎么说话呢?

一个低头缅媥的把脸扭向了一边不语。

王平的爹生气的看向王平:你这个样的还这么作。

王平:我这个样比你强,你爹不如我爹(看向老头),你儿不如我儿看向了三个儿子。

王平的爷爷羞涩的笑笑,王平无奈的笑笑,小孩开心的笑了。

你注意别再把人家羞病了。

56.  日         洞房内

李管家走近王平:少东家有什么事?

王平坏笑:你去给我买块水红布去。

李管家:少东家使不得啊!她才进门十多天啊,别羞坏了。

王平:我都给她说了,没事没事,你去就行了,先蒙住她的脸。

57.  夜            洞房门口

粉红色的门口外站着四个人,明显的两个高个两个矮个,都在四十多岁,在向外李管家也在哪里站着。

屋内小声的传出女人的娇羞声:别了,快睡觉吧,

王平小声的:来吧,别别扭了,来先让我吃吃奶子。

四人有些咽口水。

静悄悄的夜,天上满天的星星,大大的院子显得富有

这时只听屋内传出拿布来。

李管家推门进入四人紧跟其后

只见女人的脸及胸部盖着白花布,五人将王平放趴在布上,四人把布拉了起来把王平往女人身上移动,李管家或旁或后的指挥着王平行房。

58.夜        金英家

金英依旧坐在煤油灯下捺着鞋底与邻居一个大龄中年李做鞋帮

金英羞涩的笑着:天底下什么事都有

李梅:这就是生瞎了人,生对了命,生瞎了人也能享福。

金英:我愿生瞎人,也不愿生瞎了命。

59   城中 彩票站

张清国进了彩票站

老板眯缝着眼笑张清国:还是十元钱的。

张清国:十块钱,不中刺激着玩。

老板笑。

60   家    院

张明看到张清国提个包走了进来

张明:妈妈俺爸爸回来过年了,爸爸。

张清国:哎,儿子。抱了起来。

金英:哎呦,回来怪早啊,挣来多少钱啊。

张清国:都放假了。拿回来三百块钱,

金英阴沉着脸:三百块钱还不够还账得里。

张清国:我这还有二百过年我把张明带回东北去。

61   日   屋

张清国:我把明带走,你以后愿改嫁随便。

金英:你不要啦是不。

张清国没吭声就走了。

62   日   屋

金英走进她大哥家,她大哥坐在八仙桌的左边。

金英:哥,刚才张清国把小明带走了,撂下话了,不要了。

大嫂:嗷,好说,俺庄上有个开拖拉机里,可有本事了。媳妇死了。比你大不几岁。一会我给你跑一趟。

63  日 屋 一男子三十八岁1.62米走路小驼背

媒婆大换走进一屋门

里面男子赵宪军:哎大姐来来?

媒婆大换:宪军,有喜啦。

宪军笑:有什么喜啊?

媒婆大换:在给你找个暖脚的喜不喜?哎你多大了?

宪军笑:38哎,怎么有合适的?

媒婆大换:俺小姑子,从东北回来离婚了,比你小六岁里,长里俊着里。这事我从中一说他能不愿意,在东北回来一年多了,正求搭我。

宪军喜形于外:得有小孩吧。

媒婆大换:肯定了,有两妮,那个小子领走了,就这你也是尿水灌子里腌咸菜,碱了。你就说35

宪军:行听你的姐。

媒婆大换:心里得有点数吭。

宪军会意:知道知道。

64   日 媒婆大换

媒婆大换在屋里磕着瓜子

赵宪军提着一块八斤的肉和一箱东西进了门。

媒婆大换喜出望外:嗷咬,宪军真懂事。小二妮快喊您二姑姑来去。

一个十三四的姑娘跑了出去。

媒婆大换:宪军,一会她说么,都应承着,别忘啦你是三十五吭。

宪军:行行我知道。

二妮跑了进来:来啦。

赵宪军向外望去,金英走了进来。赵宪军站了起来。

金英进门,赵宪军:过来了

媒婆大换抢话:金英这就是三合庄的赵宪军。

金英:嗷嗷,你坐下。

媒婆大换:您两的情况我也都给您说了。你说您两个多好啊两个姑娘一个儿。

金英:嫂,咱得把话说明了,小张明现在是跟着张清国走了,那个张清国不正混,说不定哪天又不要小张明,给送来了我换的管。咱这话得说里头。

赵宪军有些反感又没办法:行,真回来咱就养着哎。

65   日 赵宪军家

堂屋里摆了两座酒席,男女各一桌。

赵宪军拿了一把糖伸着手给金英的两个女儿:小孩无奈的接过糖块。生疏与害怕没有正眼看一眼后爸。

生疏胆怯地接过糖块跑开了。

66   日 赵宪军家

两个小孩嘻哈着坐在圆桌上画画,画在反面的本子上。

张梅画了了一群抽象的羊在草原蓝天下吃草,又花了一颗大树,

张敏:姐,你怎么画的怎么好啊,你学过啊。

张梅:咱这里小学是不教画画的。

张敏羡慕:你无师自通啊!

这时赵宪军走了进来,两个孩子鸦雀无声了,起来倚在床上不再说话,个人尅着自己的手指甲。

赵宪军不理小孩搬个小櫈,在旁边提了水,在条几上拿了烟在茶几喝水抽烟,看了看张梅画的画。

67   日 家

张清国领着张明来到了赵宪军的家门,

张清国蹲下:明明你妈妈就在这家里,你先进去,我去给你妈买点东西去,你先找你妈去。

张明自己走了进去,张清国赶紧向后面的玉米地跑去。跑进了玉米地。

张明走到门口,里面的金英听到外面有动静伸头一瞧,惊愣了一下。

金英向外走了一步,惊讶地:明明你怎么来了,你爸爸呢,

明明:他说去给你买东西了。

金英赶紧向门外走去。看了看门外四处无人走回屋去。

张明站在门外,金英把张明领了进屋,拿一苹果给张明。

金英坐在小椅子上把张明搂在怀里:明明您爸爸疼你不?

张明委屈的哭了起来:他光打我。

金英泪汪汪把张明搂的更紧了:儿子等一会你现在的爸爸就回来了,你要喊他爸爸,以后你要学乖着点,以后得指着他养你。

68   日 家

赵宪军开着拖拉机进了院门。

张明好奇的站在门口看,

金英也站在了门口。

赵宪军把拖拉机挺稳熄火,

金英开口先说:老缺,又把小明送来了。

赵宪军向门口看来,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

赵宪军走了过来,金英:明明喊爸爸。

张明生硬:爸爸。

赵宪军阴沉着脸:嗯。

赵宪军进屋,张梅已摆好了凳子,拿好了烟,又开始提水。

69   日 赵宪军家

张敏和张梅在院里玩夹布袋,外面传来了拖拉机的响声。两人即可脸色不悦,收了起来,靠在了墙边,很不自然。

稍等赵宪军走了进来,张梅赶紧跑进屋摆櫈,拿烟和火机,又费劲的把一瓶水提到了赵宪军跟前。

赵宪军不冷不热:你叫么来。

张梅:张梅。

赵宪军:喊爸爸。

张梅生涩地小声:爸爸。

70   日 课堂

老师:同学门,作业都做完了?

学生同声:做完了

张明站起:老师,赵小宝老抄我作业。

老师:赵小宝站起来,赵小宝和徐佳莹对换座位到前面角里来,罚赵小宝抄第三课课文两遍。

老师站在讲台上:现在咱讲到了伟大这个词。那位同学能讲讲什么是伟大

学生a:伟大就是能做大事。

张明:伟大就是能做有益于人类的大事。

老师:张明同学说的更接近意思。伟大从广阔意义应该是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能够做到了,当然伟大更应该是着重于对人类有益的大贡献,像牛顿、爱迪生、贝多芬。像希特勒这样的杀人狂魔当然不能称之为伟大,像成吉思汗被我们称之为一代天骄、民主英雄称之伟大,不知现在的阿富汗、哈萨克斯坦地区怎么评价,这个问题等你们长大在去探讨,在这里随便说两句。

71   日 校外

放学了在路上赵小宝喊张明“带犊子””带犊子”。

张明无奈地骂:妈拉比,超您妈。

赵小宝跑过去打张明:带犊子告老师,我在叫你告老师,

赵小宝打不过张明,

旁边的赵亮走向前:宝我帮你。

赵亮说着,就去打赵小宝,飞身一脚将张明踹到,赵小宝骑上就打张明在,赵亮在后面踢张明的腿。赵小宝把张明的鼻子打出了血,笑着跑开了。

这时赵小宝的爸爸来接赵小宝,接过赵小宝的书包:儿子你真行。

赵小宝的爸爸把赵小宝扛到肩上。

这时空中传来了鸟的叫声:咕咕叨虫,咕咕叨虫,咕咕叨虫,由远而近。声音有小而大。

赵小宝高兴地问向天空:你在那里。

咕咕叨虫,(我在山后)。

赵小宝:你吃什么

咕咕叨虫,(我吃石头)

赵小宝:谁给你做哩

咕咕叨虫,(俺老婆婆)。

赵小宝更加得意扭身向后照着张明做了个鬼脸,伸了一下舌头。

张明靠着墙跟摸着眼泪慢慢走着。

72    黄昏 家

张明背着书包进了屋胆怯的球了一眼赵宪军,赵宪军坐在椅子上抽着烟没看一眼张明。

张明把书包放在沙发旁边,走了出来。

张明来到大门外向远处张望一会。

张明又走到墙边的玉米杆,他倚着玉米杆坐下,一会睡着了。

73 路 傍黑

金英和张梅拉着地派车,车上有一些玉米紮。

张敏遇到了她的同学,张敏不想和同学说话,把脸扭向了一边。

同学:张敏你怎么不上了。

另一个紧接:你学习增么好。

张敏应付:不愿上了,您这是么去啊?

同学:上晚自习去。

同学错过,张敏扭着脸羡慕的看着她们,一个小沟将张敏绊倒。

金英不耐烦:哎咬,这个学不上怎么了,只要有本事怎么都能活。

张敏反感撅起了嘴:要饭也能活,你这样也是活。

74 傍黑 家门口

金英和张敏快步的走着。

金英看到墙边一黑乎乎的东西,走进一看是张明,她叫醒张明,亲了一下:走儿子屋里去。

金英领着孩子进了屋赵宪军在灯光下抽烟喝茶。

金英故意问赵宪军:小敏怎么还没回来啊,这又是上她同学家写字去了?

赵宪军:谁知道啊。

75 晚 家厨房

金英做饭(大锅)张明围在妈妈身旁说:妈咱去告我爸吧!让公安局管我爸。上午赵小宝抄我作业我给老师一说,老师就把赵小宝调到孬地方去了,还罚他抄课文。

金英转脸(在大锅的火苗下)看到张明的鼻子下面有血迹:明明你鼻子怎么破了。

张明有些委屈:赵小宝打得,赵小宝老喊我带犊子。

妈咱告我东北的那个爸爸去吧?

金英哽咽着:没用,公安局,就是法院也不好办。这样的事多得是拉,现在也不知跑哪去了。

76 日 路边

张明背着书包问路:爷爷去法院该走哪条路啊?

爷爷笑着:法院在县里里,你问这干么?

张明:我爸爸不养我,我去告我爸爸去。

爷爷笑着:你爸爸不养你,你去告你爸爸去,小鬼你好能耐嗷,你到镇上法庭就行,望东走,在望北走,还得五里地里。到前面再问吧?

张明背着书包向前奔跑。

77 日 法庭

张明走进立案庭。

里边的工作人员风趣的斗张明:同学,你来告同学。

张明厉声:我来告我爸爸。

工作人员:你爸爸怎么了?

张明:我爸爸不养我们,挣了钱光自己花。

工作人员:不养你们几个?

张明:我一个姐姐一个妹妹一个妈,不养我们四个。

工作人员:你爸爸干什么?

张明:打工。

工作人员:在那里?

张明:我也不知道。

工作人员:你不知道他在那里?我们怎么给你要钱啊?

张明:下通缉令逮他。

工作人员:小,这事不好办,告也得是你妈来,知道吧按法律你小孩不具民事能力人不能打官司,回去吧!

张明悻悻的走出来。

78 日 家

张明向他妈要钱,他妈又向赵宪军要钱。

张明:妈,我的铅笔用完了。

金英看向赵宪军:多给点,一管一管的买还贵,批发点去,过了麦,小梅也该上学了。

赵宪军有气地看向张明:怎么用怎快啊,这才几天啊,一管就用完了,要批来多了用的更快,还不是削断削的很细一摁就断了。

张明不敢说话

金英有气拿出了张明的本子:这一管铅笔都用了两个星期了,俺当初信你开,咱可是说好了的,问你养起了吧,你说养起了。孩子买个铅笔你就心疼了。

金英放低了声音:这样啊!黑夜别想睡。

赵宪军拿出一把零钱,找了五角:给,还是先买着用吧。

金英接过钱转身给了张明。

79 傍黑 赵宪军家

金换进屋,金英:换你怎么来了?

金换:那个张清国来了,想明天上午来看看您几个?

金英破口大骂:看他娘了个逼啊!叫他滚得远远的。

金换:他说给孩子攒了两个钱给您。

金英:他说给多少来吗。

金换:没说。

金英:行明天上午让他来吧。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